京叭在爱情中的两个名字

  你给我记着,我接受了你的舌头,跟失了身一样的,你得对我负责……

  ——1——

  袁小沫对于爱情还是纸上谈兵,可她一副熟女派头。比如骂贺伟念书念傻了,只晓得“爱辣勿油,油啊狗的”。

  京叭在爱情中的两个名字贺伟不跟她一般见识,由着她嬉笑怒骂,还得赔着笑脸,按她的话说,别人给出场费我都不骂,我骂你,那你是占了我的便宜。

  贺伟把指头放在嘴唇上求她住口,这占了便宜哪能随便说呢?她白他一眼,在心里骂他有病,分明心里眼里都有了,可就是不表白。可如果她表白,他装聋作哑的功夫却是一流的。这让她不服气,她这般如花美眷,凭什么让他荒废流年?

  终于逮了个机会,那天只他俩加班。她说,贺伟,你就说一句你到底喜不喜欢我?这回他点了点头。她一个助跑朝他怀里扑,他一个侧身,她扑了个空。

  她转回来踹他,踹着踹着就抱在一起了。她突然安静下来,那个感觉很美,偷偷看了他一眼,可并没有和他的目光相遇,他看着远处,像是要保持某种警惕似的。

  她把嘴巴嘟了一下递了一下,微闭了双眼,好像要给他一个角度似的。等待,某个时间,他的嘴唇俯了下来,同时带来热热的呼吸,她的鼻子一下就痒痒起来,她忍都没忍住打个喷嚏,他缓缓地抹了一下脸,她说,抹啥抹啥呢?人家说亲嘴就是交换唾沫的游戏……

  贺伟咧着嘴笑了说,哎,你亲过嘴吗?她横他一眼说,你以为本小姐亲个嘴还要救济啊?

  他们的接吻因此推迟了一个星期,倒是成功了。可是她不满意,因为他没闭上眼睛,被她评为不敬业不专心不投入,进而总结成三不男人。

  贺伟一句话就打消了她的气焰,他怜惜地瞅着她说,你看看你那个笨笨的样儿。她忽然哭了说,你给我记着,我接受了你的舌头,就跟失了身一样的,你得对我负责……

  贺伟猛地抱住她,再一次吻了她。

  她偷偷看了他,这次他闭上眼睛了。

  袁小沫觉得贺伟有毒,要不然,她怎么会爱上他?

  贺伟说,我给京叭起了名字,叫小沫。袁小沫说,好啊,这女人先爱上别人,不就是阿猫阿狗的命嘛。

  爱上了贺伟,爱上了他的京叭小沫,虽然它一见她就吠。

  ——2——

  赵小静回来了。

  赵小静一年前是贺伟的女友,现在说不清了,按袁小沫说,百分之九十不是他的了。然后,举了若干例子,比如说没时间啊时差啊累啊我会记得你的好啊,其实,都是在敲爱情的丧钟,也就是说他正在被甩。

  贺伟怎么会不明白呢?不过,他说过等她回来。袁小沫说,等吧,等成情痴情圣等成白发苍苍,你以为佳话是等出来的?

  贺伟笑而不语。

  袁小沫说,你是个骗自己的骗子,可是我喜欢你,你这个二手男人。

  赵小静终于从温哥华回来了,却住在饭店里,理由是她和同学一起,这让贺伟难受,就像一首歌里唱的,日子到头了,果子也成熟了,我们最后一次收割对方,从此仇深似海。

  贺伟想,就是要分,也得把话说个明白吧。他打电话问赵小静,你不回来住?她只是笑。他说,狗狗都想死你了。她说,你来看我吧?他说,好啊,什么时候方便?她笑笑,随时啊,咱们怎么还客气上了?

  那天早晨,他跟赵小静说,我过来啊?赵小静迟疑了一下说,我们还没有起床呢,中午吧?

  像是泼了半盆凉水,不过,他想,都等了一年了,也不在乎一个早上。

  办公室,袁小沫总是比贺伟先到,这样,他到了就有一杯热茶等他。袁小沫说,你是不是失眠了啊。他摇头,她说,那怎么看着气色不好?他说,为伊消得人憔悴。

  袁小沫就笑了,脸上有两个酒窝,很漂亮。然后,袁小沫低着头忙自己的事情。过了一会儿,隔了三米的距离给他发短信说,有个新开的烤鱼店很香,中午一起去吧?他立刻回了说,晚上去吧,中午我还有点事情。她再回,什么事啊,要不我陪你去吧?他回,不用啦。

  他抬头看她,只见她怒目圆睁,他像是溶化剂似的看着她,直到她低下头,留给他一抹娇羞,他差点都想跟她说,那个人回来了,可像是心怀鬼胎似的没说。

  好不容易挨到中午,他直奔酒店。敲门,那个朝思暮想的脑袋探了出来,对他笑着,他闪身进门,正要拥抱时,却看见房间里还有一个男子,有着蓝色的眼睛。刹那间,他明白了。不过,他并没有转身离开,保持了一定的风度。

  赵小静介绍他们认识,是这样说,这是我的老朋友贺伟。这是奥斯丁,我的新朋友。这一新一老,就像王母娘娘拿玉钗划出一道银河,就把牛郎织女隔开了。

  然后三个人在饭店吃自助餐,贺伟如同嚼蜡。告辞的时候,赵小静说,她想看看狗狗。贺伟说,它好着呢。

  赵小静终于说了,对不起。贺伟说,没关系。

  ——3——

  袁小沫正坐在贺伟的座位上看电影,他的电脑是宽屏的。贺伟老远就把手包朝桌子扔,吓了她一跳。他走过来,手搭在她肩上,接着就有些小动作。怪模怪样的……

  晚上贺伟死死地抱着袁小沫,好像一松手就摔坏了似的。袁小沫从他怀里挣脱出来说,难怪你今天蠢头蠢脑的,你知道为什么有个词叫蠢蠢欲动吗?那是因为很难看。他说,有那么难看吗?她说,就那么难看。

  他说,我有那么好吗?她说,也不是多么好,就是我喜欢,仅此而已。他说,可是我还在等人啊。她说,没有人会等在原地,有什么关系呢,我是预备队员啊。他说,要是不像你说的那样……她说,好啦,把手放在心口上,事实上,你心里也没底了,难道不是?他说,我感觉像是偷情。她说,哪怕情是偷的,你都得好好爱我。

  无疑,贺伟受到了打击,虽然赵小静之前说过,爱情如同跳舞,不管和谁跳,只要投入了就好了。还说过,隔了重洋,那么多的想念不如一个温热的怀抱真实。虽然他也怀疑,可是他不愿意相信,如果她抒情呢?现在看来,她一直都在暗示他。

  那天晚上,贺伟和袁小沫并没有吃烧鱼。他带她回家,把家里所有的酒都拿了出来。没有哪一次喝酒如同这般的豪迈,连京叭小沫都不安地吠来吠去。

  喝到后来,他泪水涟涟,却还要抱了吉他唱歌:

  天气疯了/海水滚了/所以我要无“乐”不作/不要浪费每一刻快乐/当梦的天行者/像你这样的天使/该有翅膀和名字 该美丽中带着刺/该很认真地属于我一次……

  她抱住了他,任京叭小沫吠声大作。

  ——4——

  京叭小沫一夜未眠,在卧室门外高亢地吠,低沉地呜咽。袁小沫问贺伟为什么它就不能停下来呢?贺伟说平时它都在睡在床下的嘛。袁小沫说,那让它进来呀?贺伟一把揽过她贴在她耳边说,它会学坏的。她咬住他的唇说,你可比它坏多啦……

  清晨,袁小沫刚打开门,京叭小沫猛地扑了过来咬,顿时在脚踝上留下几个牙印。贺伟一声叱喝,京叭小沫将头和身体贴在地上,如同那句把头低到尘埃里的话。

  接着,贺伟蹲下来揉她的脚踝,她一甩腿,他仰在地上。京叭小沫又冲着她吠了起来,这一次他捉住它扔到阳台上去了。

  她说,小沫怎么这么凶啊?每次我来,都像是见了仇人似的。他笑说,它可能就是认生,像个孩子似的,也想得到宠爱嘛。她叹口气说,要是没时间,就别养狗狗,其实,它也嫌孤单。

  他盯着她看,她笑了说,其实人和狗是一样的,这个你不懂?他笑说,不懂,我只懂你。

  她忽然不好意思起来,那是他们的第一个夜晚。

  他拿面包,酸奶。她突然想起来他说,狗狗也喝酸奶的。于是就去阳台,隔着玻璃门,它依然龇牙咧嘴,她还是把酸奶放在阳台上了,不过,它连一眼都没有看。

  她想,小沫是一只有个性的狗狗。她说,把小沫送人吧?像之前她说过多次一样,他摇头说,还是养着吧。

  ——5——

  新的早晨,对贺伟和袁小沫来说都是动人的。袁小沫想不明白为什么他突然如火山爆发了。她问他,告诉我,你不是因为喝了酒。他说,不是,你为什么就能确定我爱你,而不是玩弄你的感情?

  这回她跟他说了,有一回公司集体春游,她带着相机,他也带着相机。那时候,那时候她就喜欢他,算是暗恋吧,偷偷地拍他,大部分都是背影和侧面。回来的路上,他睡着了,她看了他的相机,发现他的相机里除了风景,拍的也是她……

  原来,心里一直都有。

  贺伟想象一个场面,让赵小静看见他和袁小沫的幸福,他也介绍说,这是我的老朋友赵小静,这是我的新朋友袁小沫。

  贺伟给赵小静打电话说,昨天狗狗叫了一个晚上。赵小静说,我想看看它。他说,路,你是知道的。

  贺伟跟袁小沫说晚上要做一桌子菜。袁小沫说,我只会西红柿炒鸡蛋……

  贺伟想象中的敲门声响了,打开门,狗狗忽地扑了过去,跳了起来,将前爪搭在赵小静的身上,就像一个孩子见了母亲。

  赵小静把狗狗抱在怀里喊,静静。喊一声静静,狗狗就呜咽一声。喊一声,它呜咽一声。

  袁小沫呆呆地看着,突然明白,原来狗狗不叫沫沫,从前它叫静静!它只记得原来的主人……她说,你好啊,我叫袁小沫。

  贺伟接着说,这是赵小静。他还是没能说那句,我的老朋友。

  赵小静看着她笑了笑说,你好啊,我就是来看看静静。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糖三藏故事网 » 京叭在爱情中的两个名字

顶 (0)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置顶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