拒绝初恋的最后恳求

输完液,田花的气色红润了许多,她的眼神,久久停留在丈夫消瘦的脸上。丈夫说:“有什么话,你就说吧。”

  田花说:“几十年过去了,心里一直是个疙瘩,这次再不说,恐怕得带到地下去了,说了又怕你不高兴。”

  拒绝初恋的最后恳求丈夫说:“都是几十年夫妻了,我还不知道你对我好啊?”

  田花说:“明天,去大旺公司,找他们的老板山旺,就说田花对不起他。现在,田花病危,快不行了,只希望听到山旺说一句原谅她的话。”

  丈夫说:“你瞎说什么,你的病很快会好的。”

  说归说,他的心里像刀绞一样。医生暗示过他,田花的病有点麻烦。

  田花说:“自己的病,自己心中有数。”说完,她从枕头下拿出一封信。丈夫不敢说什么,只好默默地接过。

  田花合上眼,心里怎么也难以平静。

  当初在村里,自己是一朵花,和邻村的山旺情投意合,堪称佳偶天成。谁知,父亲一场大病,人没留住,还落下一大笔债。母亲“扑通”一声跪在自己面前,田花只得答应,愿意为家里还清债务,并为一弟一妹供读,嫁给现在的丈夫,一个老实巴交、因祖上有点历史遗留问题而耽误成家的城里人。

  出嫁前一天,田花把自己关在房里,哭得泪水枯竭、嗓子失声。她要求家里人封锁自己出嫁的一切信息,也不摆设酒席,悄悄地来到城里,和丈夫结婚。从此,她连家也很少回,养儿育女,打工挣钱,死心塌地操持着这个家。

  不管怎样,她的心里,时不时被什么东西撞击着,她知道,那是对山旺的愧疚。

  偶尔回家,她陆续知道山旺的一些情况。刚开始,他像发疯一样,到处找她;后来,外出打工;再后来,有了自己的事业,在县城里将生意做得红红火火。

  田花的心里,稍稍找到一点平衡。她从来没有想过去找他,尽管现在儿女上大学差钱,丈夫早已下岗,和自己一样,打点零工挣钱。雪上加霜的是,田花劳累过度,病倒了,到医院一查,居然是绝症。

  田花心想,这就是报应,当初自己把山旺“卖”了,也没有还清债,何况还得供养弟妹读书。父亲走了,家里重担她这个长女不挑,家不就垮塌了?牺牲自己,换来全家安宁,这种苦又有谁知晓。好人怎么就没好报呢?田花觉得脸颊上有泪珠滑落,不禁长长叹一口气。那天,山旺刚上班,秘书从外面打来电话,说有个叫田花的人,一定要见他一面。

  山旺腾地从松软的老板椅上弹起,随之又重重地坐回椅上,他对秘书说,让她在会客室等一下。

  当初,从田花母亲嘴里得悉田花嫁人的消息,山旺疯了一样,他不相信这是真的,他要听田花亲口对他说,田花的家人却怎么都不肯告诉他田花的下落。后来,还是田花家邻居约略说出事情的缘由:田花是为了还债,无奈走到这一步。说到钱,山旺像被放了气的球,顿时瘪了。山旺家兄弟五个,在村里,他家是出名的穷,他明白田花的处境。

  从此,山旺下了决心,一定要挣好多好多的钱。回家后,他打点行装,南下广州、深圳,挣了几年血汗钱,回来开始创业,也算天顺人和,现在,山旺的企业大旺公司,在县里也算数一数二的。二十几年了,山旺一直没有田花的消息,这么多年,他备尝人间冷暖,知悉生活疾苦,心里早就原谅了田花。今天,一听到田花要来,他不免有些失态。山旺呆了好一会儿,正正领带,走向会客室。

  当着田花丈夫的面,山旺拆开信,得知田花身患绝症,山旺呆住了。哪怕说上千句万句“我原谅你”,也无济于事。

  憨厚的田花丈夫,问山旺什么时候有空,过去看看田花。山旺突然清醒了,他不能去。田花一脸企盼,等着山旺的出现,一旦山旺出现,田花最后的心愿也许就了却了。人活着,不就憋着一口气吗?咽下这口气,自然一了百了,无牵无挂。

  山旺说了自己的想法:钱由山旺出,一定要把田花送到省城医院。

  男人回到医院,对田花转告山旺的意思,田花必须亲自去一趟大旺公司,山旺才会原谅她。

  田花呆了半天,要强的她,终于下了决心,一定要好起来,一个人走着去,让那狠心的山旺,看看我田花是什么样的人。过了一些日子,省城医院负责治疗田花的主治医生,在例检报告中惊奇地发现,田花的癌细胞正在减少。医生说,这简直就是奇迹!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糖三藏故事网 » 拒绝初恋的最后恳求

顶 (0)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置顶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