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军婚洞房之夜 子宫里的尿用塞子堵住

“轰——”

推开府门的那一瞬间,触目惊心。尸体遍地,杀人于无形之中,每个人的脸上都露出了惊恐与不甘心就此一死的表情,眼底乌黑,嘴唇发紫。

杨鑫就跟在方落棠的身后,眼前的景象让他方才好的身体承受不住,一时间竟然吐了血。

黎千媚连忙跑上前去,扶助他,支撑住他摇摇欲坠的身体。

黎千媚看着眼前的景象,难以忍受的恶心,这时杨鑫推开她,踉跄的朝着里面走去,撕心裂肺的一声“母亲,我回来了!”让人听了更加难受。

与此同时,方落棠脑海中不停的划过五年前方家灭门的惨像,李宇手中拿着刀,所有人都躺在血泊之中,血流满地,她只觉得脚底顿时满是鲜血,眼前一片猩红。

“不要!不要——”

方落棠抬起手来捂住自己的脑袋,看着自己眼前遍地的尸体,无力的抱紧自己。

“落棠!”江临潇意识到方落棠的不对劲,连忙冲上去抱紧她,“不要怕,我在这里。”

江临潇缓缓的拍着方落棠的后背,安抚着她的情绪,看着眼前遍地的尸体,到底是心下一沉。

方落棠的身子抑制不住的颤抖,整个人濒临在崩溃的边缘,耳边一直响起江临潇的声音,“落棠,当务之急是查清楚这些人的死因,以及揪出做这一切的背后黑手。”

江临潇冷静的言语进入方落棠的耳朵里,方落棠强迫自己镇定下来,这不是五年前。

她施施然转过头去,任由遍地的尸体进入自己的眼眸之中,冲击着自己的心房,方才她站在府门外,仿若隔过一道门,也能看到满地的尸体,而她只能眼睁睁的接受眼前这一切。

“父亲!”

杨鑫一声撕心裂肺的嘶吼声,像是将方落棠唤回了神,看来,今夜又是一桩灭门案。杨大人死了,杨夫人死了,杨家上上下下除了外出的杨鑫全都死了……

方落棠颤颤巍巍的开始迈出自己的脚步,踏入杨府,走到距离自己最近的一具尸体面前,缓缓蹲了下去,眼睫毛下意识的飞颤着,一双纤纤玉手不停的抖动。

江临潇将这一切全部看在眼中,他知道,方落棠此时此刻,犹如一下子回到了五年前,即使这并不是方府,也足以唤醒她那段惨痛的回忆。

江临潇没有开口安慰方落棠,而是与她交流,只有将她拉出自己的神思,将她引导出来,才会让她真正的面对现实。

“落棠,怎么样?”

“尸体还温热着,似乎是才死了没多久。”

“他们是怎么死的?”江临潇看向地面上的尸体,心中不难猜出死因,只是为了将方落棠引导出来,他只好明知故问。

“中毒。”方落棠涣散的神思渐渐凝聚起来,好像真的能够接受眼前的这一切。

江临潇提出建议,“那我们去里面看看?”

“好。”

方落棠站起身来,同江临潇一起走进去,先去的自然杨锦添与杨夫人的屋子,彼时,杨鑫正跪倒在地上,双眼通红,却是没有了声音。

黎千媚一脸担忧的看着他,哪怕他像方才一样撕心裂肺的喊一声也好,只是,他闷闷的跪在杨锦添与杨夫人面前,一句话也不说。

“庄主,不如你与杨公子先去药王庄,我担心这些丧心病狂的人会找回来,害了杨公子。”

黎千媚看向杨鑫,看他一副病恹恹,不堪一击的样子,便说,“也好。”

黎千媚带着杨鑫走后,江临潇与方落棠开始检查尸体,首先是查过杨锦添与杨夫人的尸体,死状与死因与方才一进门的那个人一模一样。

方落棠几乎是翻过每一具尸体,发现居然都是一样的死因,起先她还试图存有一丝发现活人的希望,只是这希望最终全都消散了。

“这毒药的源头到底是在哪里?竟然让这么多人同时都死了。”

江临潇否认了方落棠的答案,“也许不是同时,而是连环谋杀。”

紧接着他又说出自己的想法,“我猜测,是先毒杀的杨锦添与杨夫人,随即再解决掉其他的人,而这守门之人定然是最后的死的。”

“对!不是同时死的,而是连环谋杀!”方落棠将自己方才的答案否认,认同了江临潇的说法,同时又说道,“越往里走,尸体的温度便越来越低,不像我们最初进门那具尸体一样,是温热的。”

“这毒药的源头应当是饮食。”

方落棠抬起头来,与江临潇相视一眼,二人默契的一同向着灶房走去。

灶房之中锅里还有剩菜没有盛出去,方落棠拿起筷子来,夹起菜来,放在自己鼻尖闻了闻,心中当下有了答案,“就是这个毒!”

江临潇眸中的光暗下去,看来是这府中的人作怪了。

二人当即选择在府中继续寻找别的线索,走到一间屋子时,当即一惊,只见一个男子的脖子挂在绳子上,绳子悬于顶上,他竟上吊死了。

江临潇目光敏锐的扫过这间屋子,一眼便发现了桌子上的纸张,“落棠,你看。”

江临潇打开信,只见这信上字迹工整:兹有杨氏杨锦添苛责下属,克扣银两,我只好拉着杨锦添一家下黄泉,去陪我。

方落棠凑近江临潇,将信上的话全部看在眼里,再抬起头来看向江临潇,却见他阴沉着脸顿时带了几分冷笑,“你瞧这信上的字体。”

“字体?”方落棠将写的方正的字体看在眼中,只是心下并没有任何的想法。

随即江临潇便道,“据我所知,这下人一般是不识字的,也许是连自己的名字都不会写,可这字体如此的方正漂亮,他却手中连个笔茧都没有,这其中怎会没有猫腻?”

方落棠将江临潇说的话听在耳里,当即恍然大悟,“是了,这个人不会写出这样漂亮的字来。若是普通的人,心思极端,动了杀心,怎么会留下这纸条,这不是欲盖弥彰还会是什么?”

方落棠仔细回想着从发现这场凶杀案到现在,那个灶房里,为什么会留下剩菜,而不是将线索都隐去了,这冥冥之中像是有一双大手在推动着这一切,故意引他们发现线索。

登时,方落棠眼中划过一抹光,她知道是怎么回事了,“此人还真是心思缜密,杨府发生这么大的事情,当地的官府不会一点反应都没有,一定会派人前来彻查,而这个下人以及灶房里的剩菜就是证据。而这案子也就这么了结了,不会再有别的进展和发现。”

江临潇看着方落棠已经完全镇定的分析此事,心下的担忧散去,“当务之急,我们要做的,就是保住杨公子,背后之人若是发现杨公子没有死,那么一定会卷土重来,杀人封口。”

方落棠隐隐约约觉察到背后之人,“我们离京之时十分隐秘,这件事难不成是哪里出了纰漏?”

江临潇沉吟道,“一定是消息不知从哪里传了出去,否则,那边不会轻易动手,毕竟他自以为杨鑫所中的毒药便可以牵制的住杨锦添了。”

“倒也不全是,也许,他早就动了杀心,想要除之后快。”方落棠细细想了想,倒也不是只有一种可能,眼见着杨鑫的身子已经是强弩之末,可能是担心再也牵制不住杨锦添,只能是先下手为强。

江临潇紧接着说道,“一切皆有可能,不如,我们现在便动身前去药王庄,也许杨鑫会知道些什么。”

二人抵达药王庄之时,杨鑫仍旧是离开杨府时的样子,黎千媚守在一边,亦是无奈至极,江临潇嘱咐她说,“庄主,还请你将杨公子保护周全。”

“你放心,杨鑫我一定会护着的!”

方落棠上前去,安慰杨鑫,“杨公子,请你节哀,注意自己的身子。”

杨鑫猩红着眼,抬起头来,他还记得方落棠在为他诊病之时,提出的条件。

果不其然,方落棠紧接着就问他,“杨公子,我们还是想从你这里知道一些事情。”

杨鑫警惕的看着江临潇与方落棠,不答反问,“你们究竟是什么人?”

“我们是什么人,并不重要不是吗?你只要知道,我们并没有任何想要加害你的意思。”方落棠回应着他。

彼时,江临潇走过来,补充道,“不知有一句话,杨公子听过没有,那就是敌人的敌人便是朋友。”

杨鑫本就是聪明的人,自然明白江临潇这话里的意思,看来,他们对于这幕后凶手是有一定的了解,转而便问道,“你们想要问的,究竟是什么事情?”

方落棠脱口而出,“五年前的京城方家灭门一案,不知道杨公子知道不知道?”

杨鑫皱了皱眉,竟然还是这件事,“这件事请我略有耳闻,可与其相关的事情,我便不得而知了。”转而他又忽然想起一件事来,便说道,“不过,我倒是知道我父亲有记东西的习惯,会将重要的事情记录在一个册子上。”

与此同时,京中李府,李宇接过手下送来的密信,摇头晃脑的欢愉着。

“将军,您交代的事情,已经全都办妥了。”

“下去领赏吧。”

那人转身离去,李宇眼中划过几分阴狠,脸上亦是露出阴骘的笑容。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糖三藏故事网 » 重生军婚洞房之夜 子宫里的尿用塞子堵住

顶 (0)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置顶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