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攻一受同时 鲤鱼乡含着蛇根

这三个问题是她在听翡七说完三年前那场大火的时候,自己慢慢的琢磨出来的。

这个中缘由的弯弯绕绕,还真是叫人难以琢磨呢。

南宫离多心!!

哪怕只是寻常的话落在他的耳中,他都能够品出另外的意思来。

男人一口将杯中酒饮下,沉着嗓音警告:“你是不是忘了本王当初是怎么警告你的了?”

闻言,慕雪忽觉自己的左膝又疼的厉害了。

这简直就是本能的反应了。

那一日的疼痛似乎钻进了慕雪的心里,一旦回想起来便觉得周身寒噤。

不过此刻她莞尔一笑,替他斟了一杯酒。

“哎呀王爷,您可不要吓我,我只是夸您海量,您不喝臣妾敬的酒便罢了,怎么好好的还变脸了。”

南宫离闻言她在这儿装傻,有一种被气到了的感觉。

冷着脸哼了一声。

气氛一时间僵了下来。

慕雪见他周身萦绕着冷漠的气息,也不再多话了。

男人依旧一杯接着一杯的喝酒,他那边两壶很快就见了底。

他心里那些无人诉说的苦闷在两壶酒下肚的情况之下被放大了无数倍。

往日他整日脑海里面充斥的只有两件事情。

第一件事情,便是复仇!!!

这王府里面锁着一只野兽。

他会阴谋诡计的杀人于无形,哪怕他只是足不出户,也有这样的本事。

而他的仇人可就比较厉害了,不仅有他的手足,更有他名义上的嫡母。

这复仇之路漫漫长其修远兮,且伴随着无尽的阴谋诡计,稍不留神便会丧了命。

像三年前那样…..

而另外一件几乎占据了他全部身心的事情便是关乎那个在竹林睡了好些年的女人了。

他之所以会懂得药理,只是因为他想寻到那能让人起死回生的仙方。

为了那些珍贵的药材,他不惜万金,只为替那女子寻一线醒过来的机会。

他钟情于一人,愿意拿他所有的一切去换那个女子的万世安好。

想到了心中所埋藏的那点子温暖。

他忽然卸了周身锋芒凌厉的铠甲,忽然就想这样放纵了吧。

他忽然扭头看向了慕雪的方向,慕雪觉得自己仿佛被正在狩猎的野兽给盯上了。

她有些微的不自在,连一个刚刚吃进口里的牛肉片都不敢嚼….

他的手不老实了。

只见他骨节分明的大掌朝着往慕雪这边来了,几乎要碰上慕雪青葱的玉手了。

感受着他的意图。

给慕雪吓得呼吸都停了,僵着身子不敢动。

咋滴?

这男人要动手动脚了?

这么没酒品的要酒后乱性了?

然后第二天醒来之后提起裤子不认人的说本王昨夜喝醉了?

待会儿他若是碰到了自己的话,要不要誓死反抗的给他一个巴掌?

就在慕雪脑海之中想七想八想XX的脑补了一出大戏的时候,男人的手越过她,将她手肘处的那壶酒给拿走了。

“呼…..”

她猛地松了一口气,下意识的离远了些许。

慕雪有些郁闷,他刚才一直喝酒的时候,慕雪已经吃饱了。

她瞧了那紧闭的大门一眼,又瞧了一眼那边一直在喝酒的他,就这样走的话,似乎不太合适吧。

他喝多了,三壶窖藏了二十年的女儿红将他给放倒了。

而且他这个毫无章法的喝闷酒,不醉他能醉谁呢?

此刻他倒在了桌子上面,似乎是睡着了。

他不仅喝多了,还在低声喃呢着一些什么,还没传到慕雪的耳中,随风便散了。

慕雪将自己耳朵给支棱了起来,想要听清他的话,却发现自己离的有点远,听不清。

她离了自己的椅子,往他那边走了去。

“王爷?”

慕雪尝试性的唤了一声,可是那个男人趴在桌子上面明显睡了过去的样子,哪里是这么简单能叫醒的。

慕雪站在旁边将他细细的打量,心里有个声音在疯狂的叫嚣。

快!!

就趁现在!!

快动手吧!!

快摘了他脸上的面具吧!!!

从第一天嫁进来的时候,慕雪便想着有朝一日一定要摘掉这男人脸上的面具。

她蹑手蹑脚的走进,将询问的声线给提高了两度:“王爷?”

房内的气氛诡秘安静的可怕,她甚至都能清晰听到自己心脏怦怦跳,似乎要跳出来的感觉。

房内一个人影都没有,她不放心的环视了一圈。

第一次,慕雪有一种正在做亏心事的感jio,右手停在那银色丝线的打结之处。

此刻只消她轻轻的一个拉扯,他的面具便会掉了下来。

在轻轻一个推动,她便可以瞧得清他全部的相貌了。

好奇心驱使,心里那焉坏的小人儿叫嚣的更欢了。

“快扯掉,扯掉就能看到了….”

慕雪的手已经摸上了他那银色的丝线,可是还没有等到她拉扯,那人忽然难受的闷哼了一声。

慕雪猛地回神,小手仿若被火苗烫着了一般,猛地抽了回来。

自己在做什么?

疯了吧?

去老虎的头上拔毛?

她连续后退了好几步,扯痛了她那尚且未曾复原的伤口。

她将自己砰砰跳的心脏按住,大有劫后余生之感。

“吓死我了。果然还是不能太有好奇心。”

小声嘀咕着,慕雪深吸了一口气调整了一下自己的思绪,想着还是让江辞将这喝多了的王爷抬回去休息吧。

“小雪….”

一声小雪唤的温柔至极,不似对慕雪说话之时的清冷。

慕雪下意识的应了。

“嗯?”

但是应完了之后这才发现不对劲。

慕雪的小名叫做小雪,稍微亲近一点的人都是这么叫她的。

她盯着烂醉如泥的他,心想着莫不是方才自己也喝了两杯酒,听错了的缘故吧。

她又往回走了两步,将耳朵给竖了起来。

“小雪….你别走,别走。”

果然是叫着小雪。

还真的是叫她呢。

慕雪的脸色忽然腾地一下子就红了,仿若被火舌炙烤着,火烧火燎的。

从脚底升起一股诡异的窃喜。

很淡,但是慕雪确实高兴了。

可是她又觉得有些怪异,这人不是在叫自己吧。

她心里不确定,想着还是要问问他。

“王爷?您是在叫我么?”

慕雪壮着胆子将不清醒的他给推了推,见他眼眸松动似有醒过来的迹象,开口问他刚才到底是不是在叫自己。

南宫离喝的醉醺醺的,被人推醒了也没有恼怒。

半醉半醒之间,有人在他的耳畔低语问话。

他惺忪着眼看着这放在自己胳膊上面的小手,再一个抬首,他仿佛瞧见了他的小雪。

她发间斜插的步摇轻微晃动,裹着周身细微的幽香,丝丝撩人心弦。

他不止一次幻想过他的小雪也可以像现在这样满眼担忧的看着他,又温言软语的关心着他。

他伸手,将她柔弱无骨的小手牵在掌心。

慕雪慌忙将自己的小手给扯了回来,但是这似乎惹恼了他。

他哪里允许他的女人离她而去,慕雪退一步,他便前进两步,循着她的脚步而去,很快就将慕雪给抵在了粗圆的柱子上面。

背后的这个柱子,慕雪之前坐在这儿等他的时候还夸这柱子上面的蛟龙雕的栩栩如生呢。

没想到这会子就被人给压在这上面了。

慕雪被抵在柱子之上,见他似有侵犯的意思,整个人都僵住了。

两个人离的甚近,这姿势是他一贯的霸道,将人抵在柱子之上,一双微醺的醉眼将明显被吓呆的慕雪肆意的打量着。

眼神炙热,仿佛她身上的衣服都不存在一样,炙烫的撩人。

周身都萦绕在他的气息之中,她甚至都能闻到他身上淡淡的草药香。

慕雪对草药的味道格外的敏感,大婚的当天,她就闻到了他身上这似有若无的味道。

什么样的人会经常泡在草药里面?

就以前慕雪那种病秧子一天三顿喝药的人才会在周身萦绕一丁点草药的味道。

难道这人有什么隐疾不成?

玖佩三年得宠了三年都没有孩子?

难道这人不举???

所以总要喝药?

所以他总自卑的不出门?

忽然之间….

他那一切常年不出门非人的举动,不可有丁点忤逆他的怪异脾气。

瞬间都在这不举二字之中得到了合理的解释。

毕竟嘛,一个男人有这样的缺陷,会做出什么样怪异的举动显得不奇怪了。

某女以为自己发现了什么了不起的惊天大秘密,瞪大了眼睛,看着眼前这被放大了的面具,倒吸了一口凉气。

真是太可惜了!!

这男子哪怕只漏了半张脸都足以勾引万千少女为他着迷了。

白瞎了这么诱人的面容了。

“那个啊,王爷啊,您喝多了,要不然让江辞抬您回去休息?”

慕雪决定将他不举的事情给隐瞒着,毕竟她想若是自己真的往他的这个痛处去戳,八成自己要被大卸八块丢到后院去喂那白虎吧。

白虎虽说吃的活鸡活鸭,但是她敢相信若是自己被丢进去了,肯定会被那老虎一口咬断脖子的。

他还在逼近,如同一只优雅的猎豹,埋首在她的脖颈之间,细细的嗅着。

似乎是要分辨一些什么东西来似的。

伴随着这个动作,那冰凉的面具轻贴她的皮肉,传来丝丝凉意。

慕雪赶忙抬手抵在他的胸膛之上,想要与他之间拉出一个安全的距离来。

醉酒的男人是不理智的,攻击性也强。

他猛地伸手将她的手腕拿住,带着些恼怒的命令她:“别动。”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糖三藏故事网 » 3攻一受同时 鲤鱼乡含着蛇根

顶 (0)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置顶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