哑学霸的别样爱恋 宝贝我们换一个姿势

九方居的暗牢在假山下面,不大的一块地,甚至算不上阴冷潮湿,更加偏向于一方密室。

里面常年空着,直到不久前关进来的大齐密探。

九方居的毒师绞尽脑汁也想不出来这密探中的是何毒,毒发几乎在一瞬间,密探吐了两口血就危在旦夕。

萧辞疾步进来,铁牢敞开,那密探嘴角流着乌黑的毒血,双眼半合,探过鼻子,一息尚存。

“如何能解?”他问。

毒师暂时用银针封住要穴,匆匆回话:“主子,最多半个时辰了。”

萧辞走近密探,深邃的眸子在幽暗的暗牢里显得波澜不惊,声音冷的凌冽:“审!”

“是!”

守牢的侍卫得令,将半死不活的人从铁牢里提出来,那人睁着眼盯着萧辞,瞳孔涣散,一双手长长伸着,张了张嘴。

严宽匆匆进来,看到的正是这一幕,诧异道:“主子,他好像在求救。”

斟酌片刻,萧辞幽幽开了口,他道:“与你同来大梁的密探有多少人?你们长久以来隐藏在哪?”

那人选择闭口不言,毒发时可谓极其痛苦,但是一想到他若说了其他兄弟都要死无葬身之地,他只能咬牙忍着。

“在这牢里关了半月,也未见有人来救你,你当真觉得自己还有机会出去吗?”睥睨着他,萧辞缓缓坐下,一双眼让人不寒而栗:“说了,给你个痛快。”

“我不……知道……”,那密探浑身紧绷,艰难道:“大梁摄政王权倾朝野,有什么是你不知道的,你放弃吧,我不会说的。”

冷嗤一声,萧辞不以为意,能走到这一步的必然都是硬骨头中的硬骨头,想从他们嘴里套出点什么,难如登天:“本王听说你们公主来了?料想一两日之内消息就会传达盛京,为何而来?”

萧辞眼颊微眯,凝神:“和亲?那可要想清楚了,来了就回不去了。”

那密探浑身一震,萧辞的一字一句像利刃一样直击心底,挣扎两下,嘶声:“这些事都和公主没关系,她什么都不知道。”

严宽立刻抬眼去看萧辞,揪住那人的衣领:“你是大齐公主的人。”

“不是”,密探果断否认。

只是他说完这句话就浑身痉挛抽搐不止,口吐白沫。

“哎!”严宽探他鼻息,气若游丝,连忙道:“毒师。”

毒师将人放正看过,摇了摇头。

萧辞皱眉。

严宽神色踌躇片刻,试探道:“主子,要不要属下把王妃找来?”

“找她作甚!”萧辞道。

“属下看王妃的样子不像是说假话,说不定真的可以解这人的毒,毕竟就剩这一个活口了。”

再耽误一会就死了。

沉吟片刻,萧辞轻笑一声,将信将疑的丢下一句:“带她过来。”

他倒要看看,穆安到底能耍什么花招。

半盏茶时间,萧辞冷眼看着毒师快将那密探扎成一个筛子,才听到外面甬道里清脆的声音,不由分说,他已经开始头疼了。

“哇偶,没想到你们王爷还喜欢在屋子底下修密室呢?”

严宽无奈:“王妃,这是在假山底下,况且也不是密室是暗牢。”

“好好,假山地下,暗牢暗牢”,穆安笑笑:“看样子这里也没关什么人啊,冷清的紧,一点都不热闹。”

“……”严宽:“太平盛世,咱们王爷不喜血腥。”

“嘁——”,长吁一声,穆安快步进去。

她就知道,最后还得来找她。

笑嘻嘻跑过去,看到某人大晚上扳着一张脸,好不容易消下去的起床气顿时泛了上了,翻了个白眼过去,穆安屈膝假惺惺的行礼:“王爷找我。”

“嗯”。萧辞应声,看她这次还穿的像模像样,脸色总算好了不少,向躺在地下不知死活的密探抬抬下巴,拉起穆安把她带到面前,道:“你不是挺能说吗,瞧瞧。”

挑衅的看着他,穆安皮笑肉不笑:“怎么,王爷不信。”

“信不信治过才知道。”

“那这毒我若是解了呢?”穆安笑的贼眉鼠眼:“放我走。”

“做梦”,萧辞轻笑:“得寸进尺,你的账本王还没跟你算呢,够你浸猪笼十次八次了。”

“嘿……嘿……”,翻了个白眼,穆安贱兮兮低头去看,浸猪笼什么的还是算了吧,她的错。

二话不说直接上手,没吃过猪肉还见过猪跑呢,不管会不会,样子总得做足了。

其实从一进暗牢系统就提醒她:“剧毒,剧毒。”

这会趁着摸“尸体”的瞬间,她问:“检测出来了没,能解吗?”

都到这一步了,可千万别掉链子,要是最后毒没解,白白浪费了时间,后面那位大爷非得砍了她不可。

几秒钟后,系统提示音响了。

穆安一喜:“可以解是吧。”

但是配置解药需要血液样本,穆安一本正经盯着刺猬一样的密探看了会,挑了一个保证出血的地方,白净的小手伸过去,眼疾手快的拔了毒师插的银针。

毒师大惊,要阻止已经来不及了,愁眉苦脸:“王妃这万万不可啊,拔了针会促进毒发。”

看了他一眼,穆安扯皮:“我要是不拔他就不会死了?”

毒师:“这……”

“看吧,不一样吗”,轻声一笑:“早死晚死都要死,我总要看看这是什么毒吧。”

趁着说话功夫,她早就利用宽大的袖子做掩护把血液送进去了。

相信等一会她就是受人敬仰的“神医”了。

只是穆“神医”还没洋洋自得两秒钟,身后的萧辞就不轻不重踹了她一下:“看了这么久,看出来了吗?”

拍拍手起身,穆安道:“差不多了,等我想想。”

系统:“OK,完成。”

穆安:“这么快。”

系统:“只是数据库对于这种毒的知识很少,配置不出完整的解药,只能暂时保住他性命。”

“……”穆安脑子“嗡”一声,欲哭无泪:“不是吧,保多久?”

系统:“八个小时。”

“……”

萧辞偏冷的声音从后方响起,短短片刻,那密探脸色紫青,已经一动不动的,容不得他冷静。

他这一声给穆安一个激灵,脖颈不由自主的往进缩了一下,似笑非笑的回头:“一个好消息,一个坏消息你想听哪一个?”

她小脸娇俏,因为之前披散头发的缘故,这次就单纯用一根红绳绑着,幽暗的烛光下,双眼星辰一样闪亮,萧辞看着她无缘无故心底就像被什么挠了一下。

不消片刻,等他反应过来自己在想什么,不免觉得魔怔了,拉回思绪:“别卖关子,说!”

“哼”,不满的嘟嘟嘴,穆安痞声:“真是一点惊喜都不给,你这人怎么总跟个木头一样,硬邦邦的。”

一旁的侍卫大跌眼镜,毒师吞了吞口水:“王妃可有解毒之法?”

“没有”,穆安摇头。

萧辞脸色一紧。

“打住”,一瞅他穆安就知道这人要发作,连忙道:“你先别生气让我说要好不好,这就是我要说的坏消息,这人的毒我解不了。”

萧辞:“好消息呢?”

“好消息就是可以解一点点,在一定时间内让他活着,就是拖延时间”,转身拍了拍旁边傻愣的毒师:“诺,就跟他的银针一样,不过比他能强点,能拖四个时辰。”

神色微暗,萧辞道:“只有四个时辰吗?”

“嗯,这是最大限度了”。

见没人反对,穆安转过身将快死了的密探扶起来,快速从袖口里拿出医疗室分配好的药丸一股脑给那人喂了下去,速度快的其他人都没看清她掰开人家的嘴喂了什么。

装模作样按了几个能让人快速清醒的穴位,穆安才起身。

一脸泰然自若,反正这件事她不会解释的,总不能说她怀有一个智能空间吧。

“好了”,穆安眯着眼,认真道:“过会他应该就醒了,刚才我发现他身上的毒是根深蒂固的,就是说他的身体本来就有毒,需要每月按时服用解药,若是一次不用就这样了,这种毒复发时会让人生不如死,清晰的感觉到身体的每一处被腐蚀的变化,痛苦至极。”

可谓是十分残忍。

“他是什么人啊,很重要吗?”穆安问。

萧辞没回答她,命令严宽:“送王妃回去。”

“用不着,我自己能回去”,摆了摆手穆安转身就走了:“不说不说呗,我还不乐意知道呢。”

殊不知萧辞一直盯着她的背影消失在甬道口。

穆安走后,毒师立刻检查了密探的身体,连连称赞:“主子,王妃厉害啊,这毒果真短时间内被解了。”

不能耽误时间,萧辞冷着脸一审就审了整整几个时辰,直到最后那密探毒发身亡。

一整夜没歇息,身体难免有些承受不住。

况且身上的伤还未好全,吃过药刚打算歇息一会,萧辞就感觉哪里不太对。

对面的厢房门怎么这个时候还关着,那麻雀一样叽叽喳喳的人怎么没见在院子里溜达。

“听风。”

听风从外面进来:“主子可是找王妃?”

“她去哪了?”

九方居不比别的地方,奇门遁甲机关暗器到处都有,别一不小心送了小命。

萧辞想,他这样也不算过分关心,不管是谁他都会担心一二,这么一想,心里痛快多了。

听风道:“主子,早些时候王妃被太妃遣人喊走了。”

婆婆见媳妇,想着也不是什么要紧的事,而且萧辞一回来就满身疲惫,她们都不敢上来打扰,所以便没有及时禀报。

岂料萧辞一听,眉头就皱了起来:“去了多久了。”

听风回道:“两个时辰了吧。”

两个时辰足够做很多事情了,萧辞干脆想就让她吃吃苦头,磨磨性子,可是一转念,想起她才刚死里逃生,别又整出一个什么万一来。

受不得他控制,严宽还在门外守着,就见他家王爷横眉竖眼的出来,向景仁宫的方向去。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糖三藏故事网 » 哑学霸的别样爱恋 宝贝我们换一个姿势

顶 (0)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置顶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