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润对准他的硬物,逃跑抽打断你的腿

卢瑶没有正面回答程度的这个问题,担心自己的话会让对方感到失望。

“好,我这边的工作都已经告一段落了,这就过来接你,等我!”

卢瑶嗯了一声,随即挂断了电话把出租屋的地址发送给了程度。

……

程度收到卢瑶地址的信息本来还是很高兴,可是医院的同事却焦急的跑过来找他,“程医生,原来你在这里啊,可是让我好找,那边301的重症病房,患者突发状况,做了急救措施也没有什么作用,生命体征在逐渐下降,你快去看看吧。”

听到这个消息,程度没有丝毫犹豫,毕竟生命不是儿戏,一旦错过最佳的急救时间就很有可能会走向死亡。即便他再想立刻到达卢瑶的身边,也只得按捺住这个心情。

“好,我这就过去。”程度说完,一边跟着同事跑向重症病房,一边拿出手机简短的给卢瑶发了一条消息。

……

卢瑶丝毫不知道程度那边临时发生的事情,手机也被她随意的丢在客厅的桌子上,也因此并没有及时的看到程度的消息。

趁着他的人还没有过来,卢瑶低头看了看被自己睡皱的衣服,决定还是换一套衣服比较合适,毕竟是程度学长,可不能在他的面前失了分寸。

想到这儿,卢瑶来到房间打开衣柜,翻找着自己的衣服,挑来挑去最后选了一套白色元宝领的系带长袖雪纺衫,下面搭配一条浅米色的纱质半身长裙,脚上也穿了一双同色系的米色小粗跟高跟鞋,整体看起来十分淑女和温柔。

卢瑶换好衣服后站在镜子面前转了几个圈儿,很是满意的样子,她像是突然想到了些什么,小跑着从李行箱里面找出唇膏涂了涂,瞬间整个人的气色提高了好几个度。

待一切都准备完毕,卢瑶静静的等待着程度的到来,她百无聊赖的坐在沙发上,这才看到桌子上面放着的手机,她有些无聊的打开屏幕,打算刷刷微博来打发这个时间,也就是在这个时候,她才发现程度后来又给她发了一条消息,内容是:临时有事,改约晚上。

看着这简短的八个字,卢瑶感到有些小小的失望,不过她转念一想,程度学长之前都说话都不会这个样子,也许是医院突发什么事情也不一定,卢瑶如是猜想着,反正她今天也休息,时间很是充足,也不在乎这一时半刻的。

思及此,卢瑶便哼着轻快的歌谣刷着当下下正在热播的偶像剧,不知不觉的天色渐渐昏暗,卢瑶有些困倦的打了个哈欠。

而此时此刻,程度终于是忙完了手头上的工作,他换下工作的白大褂,穿着自己的私服,白色衬衫加上黑色长裤,一派清爽俊朗的模样。

他一出医院大门,就赶紧掏出手机盯着,看着卢瑶发给他的位置消息,程度情不自禁的勾起嘴角,到医院的停车场把车开过来之后就直奔着卢瑶的出租屋方向。

不一会儿的工夫,程度按照卢瑶给的地址很快就找了过来,他下车之前特意在车子里面的小镜子照了照,确保自己的衣着一切妥当之后,拿着在途中买的一束娇艳欲滴的红色玫瑰花下了车,他略有些紧张的敲了敲了门。

咚咚咚!

卢瑶听到有人在敲门,赶紧跑到门口问了一句,“谁啊?”

“是我,程度。”

“学长,我马上就来开门,实在不好意思,我一个女生住在这里,必须得提高警惕才行,学长你千万不要介意啊……”

一听来人是程度学长,卢瑶一边说着一边便放心的打开了门,看着门外站着的程度手里还拿着一束玫瑰花,卢瑶瞬间愣住了。

“卢瑶,抱歉让你等了这么长时间,这束花送你。”程度笑的一脸温柔,将玫瑰花举到卢瑶的面前。

“啊,这……玫瑰花诶,这怎么好意思呢,学长。”卢瑶愣愣的婉拒道。

见状,程度脸上的神情带着些许失望,他开口说道:“卢瑶,这么多年过去,难得我们还能在茫茫人海中再次相遇,产生交集,不管是以一种什么身份,但都是非常难能可贵的。即便是这样,我送你一束花,你都还要拒绝么?”

“学长,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卢瑶连忙摆摆手着急的想要解释。

“既然没有这个意思,那就不要再多说其他的人,快收下吧。”程度阻断了卢瑶接下来想要说的话,他知道卢瑶生性善良,一定不忍心再次拒绝,他将手里拿着花又往卢瑶的面前送了一点儿,

卢瑶心里十分为难,尤其这束花还是红色的玫瑰花,这玫瑰花的花语不是象征着爱情么,怎么程度学长什么花不送,却偏偏送自己这束呢?到底是自己多心了还是程度学长他真的对自己……

不会不会,程度学长一直都是很温暖的人,从上学时期就是了,他对每个同学朋友都是这么的温柔热心,再说自己长相普通家世也普通,他怎么可能看得上自己呢?

卢瑶蓦地的产生了这种想法,可自己又难以置信,终是自己又全盘否定。见程度学长一直举着这束玫瑰花,很是执着的样子,于是卢瑶只得微微笑了笑,伸手接住了这束玫瑰花。

对此,程度脸上的笑容又扩大了几分,他深深的看着卢瑶说道:“走吧,咱们去吃饭。”

“好……”卢瑶刚答应下来就猛然想起来什么似的,她紧接着开口说道:“等等!”

“怎么了么?”程度刚打算转过身就听到卢瑶说的话,便折回来询问道,他担心卢瑶会临时反悔,不去跟他一起吃饭了,是以,程度的心也跟着咯噔一下。

“啊,我是想把这束花放在家里就好了,不然出去吃饭还得抱着,挺麻烦的,呵呵……”卢瑶讪讪的笑着,开玩笑诶,当然不能带着这花了,要是让她跟程度学长一起出去吃饭,还一路抱着玫瑰花,傻子都知道是什么情况。

到时候人来人往的盯着她看,误会他们两个人,还不是难为情的呢。

程度倒是想着只要卢瑶肯收下玫瑰花就行,至于带不带着一起吃饭,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他希望卢瑶每次看到这束玫瑰花的时候都能够想起他。

“好啊,你说的也有道理,这么抱着来回折腾,花也不精神了。行,那你快去吧,我在这里等你。”

听到程度这体贴而又理解的话语,卢瑶忙不迭的点头。随后她以最快的速度把玫瑰花放到家里,重新来到了程度的面前。

“学长,真是很抱歉啊,让你久等了吧。”卢瑶不好意思的说道。人家好心开车琮来接着去吃饭,还这事那事的一大堆,要是放到别人身上,恐怕早就已经黑脸开撕了。

“没有,已经等了这么久,不在乎再多等一等……”

程度意味深长的说出这句话,可卢瑶却不知道他的心中所想,还以为是自己太事儿精,让人家有些不耐烦了呢。

“那我们就走吧。”

“嗯,好的。”

说着,程度十分绅士的先帮卢瑶打开车门,等人坐进车里面去之后,他才又小跑到另一国,自己也坐了进去。

此时,卢瑶才想起来一个重要的问题,她问道程度,“学长,咱们这是要到哪里吃饭呢?”

“你先告诉我是喜欢是中餐还是西餐,或者日料?”程度没有回答卢瑶的这个问题,而是反问着她。

“我嘛,其实都可以的,好吃就行,我不挑食啊。”卢瑶笑的一脸没心没肺。

程度听了她的话无奈的笑了笑,他决定好了说道:“那咱们就浪漫一把,我知道有一家日本料理的店味道不错,带你去感受一下氛围。”

程度开车带着卢瑶来到一家日本料理的餐厅,这家餐厅是典型的日式风格。雅致的木质推拉门,还有一个榻榻米,以及桌柜上摆放着的身穿和服的小玩偶,无一不彰显了和风的特色,这是卢瑶第一次来到日本料理的餐厅,之前也没有吃过什么料理,所以她十分新奇。

看到卢瑶左右望望的好奇模样,程度看着她笑了笑,“之前没有来过这里吧?”

程度找了个话题给卢瑶聊着,“嗯,没有,我这是第一次来吃日本料理,以前只在电视上看到过,好像很精致的样子,就是不知道味道怎么样。”

听到卢瑶的话,程度轻轻的笑了笑,回应着她说道:“味道不错,但是也是比较清淡的那种,现在吃油腻的对身体不好。”

“嗯嗯,学长说的对,毕竟你是医生嘛,肯定对这些了解的比较多,听你的肯定是没有错的。”

程度是订了一间包厢的,身穿和服的女性侍应生走了进来。轻声细语的对两个人说道:“二位,这个是菜单,看看你们想点些什么菜。”

看到来人的穿衣打扮,卢瑶瞬间愣住了。程度接过了菜单,很快就点好了菜,然后把菜单递还给了女侍应生。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糖三藏故事网 » 水润对准他的硬物,逃跑抽打断你的腿

顶 (0)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置顶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