膝盖夹樱桃 富豪们的性奴比赛小说

当时晔国的建立,有不少江湖人士帮忙。晔国第一任皇帝曾说过,江湖人士,进京后不用向任何人行礼。

京城人人都知道这件事,遇到江湖人士,他们都很有礼貌。而秦芷歌几人的打扮,明显就是江湖人士。

秦芷歌:"……"

暗殇:"……"这姑娘,脑袋被门夹了。

巫棋:"……"

太子殿下扶额:"……"我不认识她。

"看什么呢?丑八怪,问你为什么不向我们行礼?"帝青云看清了秦芷歌的脸,心里的嫉妒更甚。

秦芷歌非常无语,这青云公主是怎么活到现在的。

她真的好好奇,皇后为什么都不教导,让青云公主这样在外面丢人真的好吗?

帝无修正要呵斥帝青云,却被暗殇抢了先。

"我说,你眼神不好吗?我家丫头可比你好看多了,你哪来的脸说她丑。"

"况且,你们是天王老子吗?凭什么我们一定要向你们行礼。而且,那边不是也有几个人没行礼吗?你怎么不去骂人家呢!"

帝青云听到她心仪的男子这样说自己,顿时歇了刚才骂骂咧咧的怒火,瞬间变得温柔。

"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就是想说说她而已。"

帝青云的声音,异常的娇羞,大家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你们是什么关系?为什么你这么帮她?"

帝无修看向暗殇,眼神凛冽,仿佛在说:你敢说你们有关系我就就弄死你。

暗殇眉一挑,暧昧的看向秦芷歌,而后对帝青云说:"你猜,我们什么关系?"

反正他可没说他的暗魅有关系,暗殇一脸的笑容。

帝无修握紧拳头,青筋暴出,他真的好想弄死这个男人。

挈宝阁的另一旁。

刚才的那几个人早就注意到了这里的冲突。

其中一个书童打扮的男子说到:"公子,这大晔的公主可真嚣张跋扈。"

尹倾彦捂住胸口,止不住的咳嗽。小书童邓轩急忙上前,在尹倾彦的背上拍了几下,尹倾彦慢慢缓过来。

"少爷,都说了别出来玩了,你还不听。"

"没事的,好不容易来其他国家看看,不出来不就是浪费这次机会了吗?"

尹倾彦微笑着开口,"我们在大晔,要注意身份,下次不能如此,被别人听到就不好了。"

邓轩懊悔的点点头,"是,少爷。"

他们跟随太子殿下和公主来大晔祝贺,最重要的是为了找到白神医,给少爷治病。

他要是得罪了大晔的公主,就不好了。

秦芷歌感觉到帝无修一身的冷气,知道他在生气。她思考了一下,也不明白这人在气什么?难道真的是因为他们没行礼吗?

暗殇没在理帝青云,直接用手肘拐了秦芷歌一下。"快去选你要的东西吧!都说了我付钱。"

帝无修上前,从秦芷歌身旁走过,随意拿了一把兵器,便头也不回的下楼。留下二楼一群风中凌乱的人。

秦芷柔看见心心念念的人走了,她很想跟上去,但又不能。只能眼睁睁看着帝无修走。

帝无级和陆沥青倒是没有走,而是认认真真的去挑选兵器。

帝无修来到一楼,掌柜的急忙迎上来。

"等一下那个浅绿色衣服的姑娘来付钱,你就说有人付了,到时候来冥王府,会有人把银子一起给你。"穿绿色衣服的只有那丫头。

掌柜点点头,一时间有点好奇,那个女子和冥王是什么关系?可从来没有女子能接近他,更何况给女子买东西了。

但他也不敢问,更不敢随意传出去。

说完话,帝无修离开了这个地方,他再留下来,怕真的控制不住自己。

几人也各自去挑选兵器了。秦芷歌大概看了一下,并没有吸引她的东西,无意间往人多的那个地方看去,一把生锈的匕首引起了她的注意。

华宝阁,怎么会卖一把生锈的匕首呢?但不知道为什么?那把匕首很吸引她,她的眼睛再也离不开。

帝青云一直在注意秦芷歌,当看到秦芷歌盯着那个虚弱的男子看时,她嘲讽的说到:"看吧,这人可真水性杨花,连活不了多久的男子都不放过。"

秦芷歌看向帝青云,眼神冷冽。

帝青云顿时被秦芷歌的眼神下了一跳。她稳住自己的心神,再次看向秦芷歌,呵斥到:"看什么呢?"

秦芷歌没理帝青云,朝尹倾彦他们那边走去。

尹倾彦几人也觉得奇怪,这女子怎么向他们走来。

秦芷歌从尹倾彦身旁走过,拿到了那把匕首,尹倾彦也看向她手中的匕首,颇有些不解。

"姑娘,这把匕首生锈了,还如此之贵,你这是要买它吗?"不怪尹倾彦问,大家都差不多选好了自己想要的兵器,秦芷歌却什么都没拿起来看过。

这把生锈的匕首是所有兵器中标价最贵的,也是看起来最没有用的。

"没事,我喜欢就行了。"秦芷歌看向尹倾彦,觉得这人还挺可怜的,身体看起来撑不了多久了。

她其实挺想给他检查一下,但是她现在身份不能暴露,而且,人家又凭什么相信她会医呢。

没想多久,秦芷歌转身,向暗殇哥哥华裳姐姐他们走去。她可还记得,暗殇哥哥说要给她付钱的。

暗殇看着秦芷歌拿的东西,无奈的开口:"我说妹妹,你这样不好吧,为了坑我,你这是拿了把最贵的东西呀。"

"贵就算了,这把兵器能干嘛?砍柴也砍不动啊!"

秦芷歌挑挑眉,狡黠的看向暗殇:"是你说给我付钱的,管我拿什么呢?"

帝青云一听,要气死了,这人怎么不知好歹。

她正要呵斥秦芷歌,暗殇的声音传来:"好吧好吧,你要什么都行。"

帝青云一口气憋下去,眼神冒火的看向秦芷歌,她就不明白了。这女人一无是处,怎么就有人看上了。

华裳也注意到帝青云的眼神,她很想在回夜刹之前杀了她,但是又怕给秦芷歌带来麻烦。

帝青云感觉到阴狠的眼神看向自己,她下意识看过去,便和华裳对上。

华裳杀人不少,眼神冰冷,充满杀气,帝青云怎么可能是华裳的对手。帝青云感觉自己像待在冰天雪地里,周身寒冷。

"我们走吧,别留在这里了。"华裳移开眼神,帝青云顿时如履薄冰。

帝青云不明白,她怎么会害怕一个平民?但她一想到刚才的眼神,就一阵阵害怕,也不敢再盯着秦芷歌。

秦芷歌一行人下了楼,几人都付了钱,就剩下了秦芷歌。

暗魅对着掌柜吐槽到:"掌柜的,你这什么匕首,生锈了也就罢了,为什么还卖这么贵?"

掌柜微笑着回答:"这位客官你不知道,这匕首叫血苓,是前皇后亲自放我这卖的,她拿来的时候就已经这个样子了。"

"而且这价钱也是她要求的。匕首放这里我都不记得多少年了,都没人买,这位姑娘是第一个买它的人。"

秦芷歌感到很奇怪,匕首奇怪,前皇后叶青璃也很奇怪。

"这位小姐,你的匕首已经有人付了银子了。"

秦芷歌很疑惑,剩下的人也很疑惑。

暗殇一脸戏谑,"哟,谁看上咱家的妹妹了,都帮你把银子付了。"

巫宵没有看戏的心情,他有点难受,她好像永远都注意不到他。他也不能阻止别人喜欢她。

秦芷歌没管暗殇,直接问到:"是谁?"

掌柜的想了想,刚才冥王好像没说不能说是他付的银子,他说出来也应该没事的。"是冥王。"

果然,是帝无修。自从她出现后,帝无修对她的一切表现都很奇怪。

"他是不是说,叫你去冥王府拿银子。"秦芷歌猜测,他应该不会拿这么多钱放身上。

"是。"

秦芷歌看向暗殇,眼神清澈。

暗殇:"……"不是都有人付钱了吗?为什么我还要付?

暗殇可怜兮兮的拿出了身上的银票,交给了掌柜。

"反正他还没付钱,我自己付自己的。"没等掌柜再说话,秦芷歌直接转身,离开了华宝阁。

"唉,小姐……"

掌柜的话还没说完,几人已经出了门,掌柜的摇摇头,果然有钱任性啊。

华显依然在前面带路,几人离斗兽场越来越近。

"你明明说过,这是最后一次比赛,只要我赢了你就会放我走的。"

封狼被迫趴在地上,脖子上被铁链套着,身旁有几个人拿着棍子。

四周围满了人,但都不敢靠太近。

魏屠紧紧抓住铁链,脸上满是幸灾乐祸的表情。

"哈哈,封狼,你真当自己是个东西吗?我告诉你,进了我的斗兽场,没有人能够出去。我当初要不是这么说,你会拼了命的赢下比赛吗?"

"哈哈哈哈,想离开,简直异想天开。"

"我告诉你,你以后要是输了一场比赛,我就砍了你一根手指头。"

"魏屠,你别太过分了,你想让我一辈子替你卖命吗?"封狼想起身,却被几人拿着棍子重重的打在背上,他又趴在了地上。

秦芷歌几人听到声音,走近便看到了这一幕。

魏屠抬起一条腿,用力的踩在了封狼的背上。

"哇"封狼吐了口血。

"你想离开,我给你个机会,你问问这些人。"魏屠指了指四周看戏的人。

"谁愿意买下你,我只要一百两。你问问,谁敢买下你。只要有人敢和埒杀门作对,买下你,我就放过你,怎么样?"

四周看戏的人小声的讨论,谁也不敢上前说买下封狼。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糖三藏故事网 » 膝盖夹樱桃 富豪们的性奴比赛小说

顶 (0)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置顶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