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价宝宝纯情妈第三部 你敢打我三哥的女人

“左阑大人,有什么话你便说吧。”羽轻翎和左阑离开了府邸,来到一间小茶馆坐了下来。

左阑收起了笑容,有些严肃的看向羽轻翎:“殿下皇家军路过此地,附近可是有战事?”

“本是军中机密,不方便告诉他人,可左阑大人曾是监察院的人这让我很放心所以告诉你也无妨。”羽轻翎端起被雾气环绕着的茶杯,看着左阑的反应。

左阑很是镇定。羽轻翎满意的点了点头,处事临危不乱,对别人说的话永远存在质疑。这的确是监察院的风格。

“左阑大人,不瞒您,在罗水镇旁的似水城遭受神族兵的进攻,似水边境只有左翼军在苦苦坚守,但实力不济,如今正被困于似水城。我们皇家军奉命前去支援,因为似水城被重重围困所以暂时在罗水驻军。”

左阑听得皱了眉头:“殿下战事若起可会波及罗水镇?”

“左阑大人我不敢跟您保证什么,战事若起,谁都不能预料到会发生什么。”

“殿下,微臣有个疑虑,似水城离罗水镇这么近,发生这么大的事我们为何不知道?”左阑的神色愈发紧张。

“左阑大人,这是军事机密。”

左阑听到羽轻翎说军事机密这四个字才发现自己逾越了,连忙欠了欠身体:“微臣逾越,请殿下恕罪。”

羽轻翎摆了摆手说道:“无事。”

等左阑重新坐直了身子羽轻翎放缓了语气问道:“今天邀请我的,应该不是陈镇长吧?”

左阑舒缓了紧张的神态脸上又挂上了标志性的微笑:“殿下,若是微臣不借着陈镇长威名,又如何得见殿下呢。”

羽轻翎将面纱揭开一半抿了一口茶,茶香浸润了整个口腔,让说了太多话而疲惫的口腔瞬间醒了过来。一阵神情气爽。羽轻翎却不知当她掀开面纱的刹那对面坐着的左阑看得呆了,丹唇微启,眉目如画,他一时间想不到好的形容词,好一会他的脑海中浮现了一个词——风华绝代,是了,没有比这个词更合适了。少年英雄,国之栋梁,明眸皓齿,冰肌雪骨。眼前的这位姑娘既有男儿般的实力,也有着世间难得的美貌。

“左阑大人?”羽轻翎见左阑目光有些迷离,有些疑惑地喊了一声。

“哦 殿下啊,其实看到大队的军队前来我就料想到了会有战争,可是没想到距离罗水镇会这么近,战争总是会有人牺牲的,我希望殿下的皇家军能尽力保护罗水镇居民们的安全,不在城内大肆掠夺。相对的我们自愿为殿下的皇家军提供物资。”

羽轻翎心里冷笑:军队在驻军地征集粮食本就是天经地义,到了他的嘴里倒成了谈判的条件,实在是个聪明的人。她感到庆幸,幸好没有让宣语前来跟这样聪明的人谈判,若是一个不小心怕是皇家军连在这里征集粮食的资格都没有了。

“当然,保护羽族子民是军队的职责”羽轻翎的语气让人意味深长。

左阑听出了羽轻翎的言下之意:我们军队耗费兵力来保护你们,你们提供粮食不应该是理所应当的吗?

左阑尴尬地咳了两声:“殿下啊,我们罗水镇虽不及羽都豪华但也向来繁茂美丽,若是遭受了战争我们罗水镇的损失很大啊!”

“难道我们皇家军在前线血战就没有损失了吗?我以为左阑大人是个明白人。”羽轻翎提高了声音,摆出了威严的气势。

左阑感觉一阵压迫,那是皇族的威严,是统治者的威严。

左阑还想再说些什么却又不敢说出来。“好吧,殿下如你所言我们罗水镇会全力支持皇家军,做皇家军的后援,”

羽轻翎缓和了脸色,没有说什么。

左阑见羽轻翎没有了刚才的怒气试探着问:“殿下从羽都带来的物资可有专人看守?”

“自然有。”

“殿下此次带来的物资一定不是少数吧?”

羽轻翎不等他说完斩钉截铁地说:“军事机密。”

左阑笑了笑:“殿下,现在我们应该是盟友关系吧,羽都距离罗水那么远,羽都的军法处也管不到这里吧。然而皇家军的后援却是掌握在罗水镇的手里,我们之间若是不够了解怕是不足以服众吧。”

左阑这是在威胁她,拿皇家军和似水城在威胁她,她感到一阵怒气,她忽然间想到若是先灭了罗水镇让他们乖乖交出物资岂不是更好?她知道陈镇长只不过是个傀儡真正掌握整个罗水镇的就是在她对面这个头发半白的男人,羽轻翎身边露出了杀气。手下不自觉得去摸自己腰上的明月剑。

左阑感觉到有一股浓重的杀气笼罩着自己,忙露出了一个讨好的笑容,但说的话却让羽轻翎不得不放下杀他的念头。

“殿下,若是实在协商不妥,我们罗水镇所有百姓愿拿起武器与您的皇家军一战,反正等到神族来了也是一死倒不如为了自己的生存与您的皇家军一战,左右都是死路一条,我们罗水倒也不怕了!”

说到这,羽轻翎恨不得一剑杀了他,外敌来临危难之际,罗水竟然要反!若是杀了他罗水说不定真的会反。皇家军并不是害怕罗水镇的那些百姓,只是在大战来临之际与自己的族人交战是非常愚蠢的,不仅会浪费很多兵力,还会大幅度的降低军心。其实更多的是羽轻翎不忍心,不忍心让繁华的罗水镇,变成两年前的熙和城,生灵涂炭,寸草不生。

为了国家羽轻翎可以拿起武器,可这些羽族百姓是最无辜的,她做不到与他们兵刃相见。

羽轻翎压制住怒气,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尽量显得平静:“左阑大人竟然好奇,那么告诉您也不是问题。”

左阑深吸了一口气,刚才他可是在生死线上徘徊啊,稍有差池,不仅是自己的小命就要交代在这里了,还有那罗水镇的百姓们也要为他陪葬了。他后来再想起来这一刻还是不自觉的冷汗直流。

“左阑大人,我们从羽都运来的物资的确不少也有设有专门看守的士兵。”

左阑恢复了平静,又露出了标志性的微笑:“殿下不妨将粮食交给我们保管,这样也省了来回护送粮食的兵力,护送粮食,我们罗水镇的民兵是可以做到的,请殿下放心。”

“好”

左阑好像是没料到羽轻翎会答应得那么快,愣了一秒,直直地盯着羽轻翎。

“用人不疑,疑人不用,我竟然决定答应你了,那就会百分百的信任你。”羽轻翎解释与他说。

左阑很是感动,他从没有被人这样相信过。他从小就受到战争的摧残父亲母亲都被战争误杀。后来机遇巧合进入了督察院,让他最深刻的一句话就是,不要相信任何人。如今辞去高位回到家乡罗水,他带领着罗水镇走向繁华,却将功劳都送给给了陈镇长,他的目的就是想让罗水镇和平安宁,富足安康。不料又遇战事,年轻时战乱中一幕幕的惨状从他脑海中浮现。

谈判结束,两人都深深呼了一口气。然后相视一笑。

“殿下,这场谈判可是我经历过最可怕的了。”

“左阑大人说笑了。”

结束了这场谈判羽轻翎一身轻松地回到营地,宣语急忙迎了上去:“殿下,不好了,神族军已经到达罗水六百米的距离了。”

羽轻翎像是被人从头上浇了一盆冷水,刚才的轻松立马消失不见。

“来的是神族的主力军吗?”

“殿下,我不确定,似水城依然被重兵包围着,这些军团像是从天而降似的。”

“派几个斥候军团前去打探一下军队的实力。”羽轻翎看着桌面上的军事地图,表情冷冷的。

宣语得到命令行了个军礼离开了羽轻翎的房间。房间里窗户半掩着,一阵风吹过,羽轻翎额间的碎发被吹了起来。羽轻翎一动不动地坐在椅子上,死死地盯着那张军事地图。

第二日,宣语找到正在巡视士兵操练的羽轻翎“殿下,斥候兵回归报告,那些神族军团整装待发,士气高涨,纪律严明,战斗力高,人数极多,应该就是神族的主力军。”

“知道了。”

宣语第一次经历战争显得十分激动竟不顾身份的向羽轻翎分析起了战况。

“殿下,神族主力兵全都集合在了罗水镇,此时神族对似水的包围定是松了不少,我们可以趁此机会到达似水城与左翼军汇合。”

羽轻翎并没有打断她说话认真地听着宣语副将的分析。末了,羽轻翎冲着宣语轻轻点了点头,表示赞同。

宣语得到了羽轻翎的赏识很是高兴,大幅度地向羽轻翎行了一个军礼,离开了。

羽轻翎看着宣语因为高兴而显得轻盈的步伐。摇了摇头:“若这只是神族的计谋怎么办?”

在皇家军会议上,宣语得到羽轻翎的允许,将之前的一番言论说了出来。

一时间会议上展开了讨论,人声鼎沸好像是谁的声音大就听谁的,那些将领们的声音一个比一个大。羽轻翎并没有叫停,与会议上的纷杂不同,她安静地坐在最中间的位置一言不发,好像周围的吵闹声她根本听不见似的。

这是羽轻翎的带兵习惯,每次召开会议时她都会让在座的所有将领发表自己的意见。她知道若是不让他们发表意见,他们把话都憋在肚子里,谁都不服谁,这个场面就很难把控了就算最后下了命令,那些将领们也不会为了一个自己不赞成的军令去拼命,士气就会很散漫。等他们都交流完了,他们就能发现自己想法的一些漏洞,最后统一出一个让羽轻翎满意的策略。

可是这一次却却出现了两个相对的想法,羽轻翎并没有感到不解,因为她早就料想到了。

在会议中皇家军的将领们分成了两派,一派是同意宣语所说的趁机攻入似水城,与左翼军汇合。另一派担心这是神族的计谋,把皇家军骗入似水城再以兵力的绝对优势瓮中捉鳖这也正是羽轻翎所担忧的。

讨论结束后,整个会议室安静下来,安静的能听见此起彼伏的呼吸声,大家都在等待着皇家军的最高高指挥官羽轻翎的决断。

羽轻翎环视了在座的所有皇家军将领,声音不大但每个人都听的清清楚楚。

“我认为宣语分析的有道理。”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糖三藏故事网 » 天价宝宝纯情妈第三部 你敢打我三哥的女人

顶 (0)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置顶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