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女配文,宝贝我们去卫生间做吧小说

老严,严律师,严璞旬。

他和顾澜清是高中的同班同学,但他的年纪要比顾澜清大三岁。顾澜清属于天才小子,他初二受伤休学一年,他们因此相遇。但在严璞旬的心里,他一直觉得顾澜清和他同岁,老气横秋,喜怒不形于色。

高中三年严璞旬没有见他因为什么人或者什么事生气或者高兴,脸上的表情稳定的就像恒温的冰箱,三年如一日。

大学分开两地,偶尔打电话问问近况他都是不冷不热地音色:“好,可以,老样子。”

同学聚会他要么缺席要么行色匆匆,永远都是冷静如厮。之后读博他很忙没怎么联系,再联系的时候他已经博士毕业,严璞旬被他拉去一起创业。创业这三年只见过他没日没夜的工作,没见过他生气或者开心。

像现在这样,眼底藏笑,说着开心,还真是十年来第一次。严璞旬同样惊讶,惊讶的程度不亚于发现新大陆:“真的捡到宝了?”

顾澜清先干为敬,语气温柔:“我老婆回来了。”

“???”

“噗嗤!”

“噗嗤!”

严璞旬石化现场,两位正喝果汁的医生同时喷出来,又异口同声:“老婆?你有老婆?你知道老婆的定义是什么吗?女朋友是女朋友,情人是情人,未婚妻是未婚妻,床……”

“不,不是那些无聊的,就是我老婆,我名正言顺的妻子,你们可以叫她顾太太。我和她有结婚证有结婚照,受法律保护。”顾澜清不理会他们的诧异,自言自语,自斟自饮。

开心!

感觉憋了三年,终于可以浮出水面喘口气!

而且不能想,一想到她在家里等他,他心里就满满的幸福感。

没有把她逼回来之前,他想过很多的复仇手段,想过要把她弄得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可是她一回家他就心软了,想着算了算了,好男不跟女斗,让她三百回合又能怎样?只要她余生一直陪着他,之前的事情他可以过往不究。

手腕被按住,手中的酒杯被拿走:“别喝酒,先把事情说清楚,这到底怎么回事?”

“你什么时候结的婚?怎么也没通知我们?瞒得这么紧,瞒得意义何在?”

“关键是,他刚才说她老婆回来了。她老婆之前在哪?出差?读书?”

“你这么一说,刘雾芸就是你老婆的母亲?你的岳母大人?”

顾澜清点点头:“对,没错,就是她母亲,我的岳母大人。但是我和她属于隐婚,她的朋友我的朋友,还有她的家人都不知道这件事情。我家就我母亲知道。”看见他们好奇的目光,他又“好心”的把这件事情的来拢去脉全部说了一遍。

下午谈判的时候她说,结婚的事情他不能对外公开,那么,试问,他和同学之间的聊天算不算对外公开?他同学把这件事情传出去,和他又有什么关系?

说!使劲地说!还说了她闹离婚然后失踪的事情!

严璞旬越听越迷糊,不解地问道:“顾澜清,你有没有发现这事儿的逻辑不对啊?你那么穷的时候她都没有嫌弃你,你马上就要博士毕业的时候她忽然就嫌弃你穷?魏华禹追了她三年,她要走早就走了,为什么要等到你马上毕业的时候再走?你说,你们之间会不会是有什么误会啊?”

顾澜清一怔,马董听完他的故事也是这么说:“你们之间会不会有什么误会啊?”

张医生有同样的疑惑,莫医生却很专业的说道:“会不会她得了什么重病?怕你担心或者怕拖累你,就以离婚为由,然后跟着魏华禹出去治病了?”

“你,你是不是韩剧看多了?是不是治好病后,她又发现自己是我失散多年的妹妹?”顾澜清醉了,被莫医生的脑洞打败:“她怎么可能生重病?做流产手术的时候,医生给她做了全面检查,报告还存在我手机里。我发给你看,你看她是不是得了重病?”

相册找照片。

发送给莫医生。

莫医生和张医生轮流看,连看两遍都没发现重病迹象,可是:“这事情的逻辑不通啊!老严说的对,你穷得那样,她一个人打几份工的时候,都没有嫌弃你。到你……”

“你们觉得逻辑不通,我也觉得逻辑不通,可事实就是这样。”

“有没有什么误会?”

“什么误会?离婚前半个月,她跟我商量买房的事情。我说好,等论文通过我们就去看房,她说好。”顾澜清一项一项列举。

三人一致认为:“这个没毛病!”

顾澜清接着说:“买房的事情商定后的第五天,我和博导进入封闭式学习。进去之前怕她找我,我特意跟她打电话说了封闭学习的事情。她说等我出来,等我好消息。”

三人又一致点头:这个也没毛病!

“封闭十天,等我回家给她报喜的时候,家里就只剩她签好字的离婚协议。请问,误会在哪里?”顾澜清很无奈地看着他们。

他们面面相觑,按他的说法,确实没什么误会。莫医生的脑洞又来了:“会不会你漏了什么细节?比如,她以前受了什么委屈?”

顾澜清连连摇头一口否定:“这世上能让她忍气吞声的人只有一个,那就是她姐姐。除了她姐姐,你要凶她,她比你还凶。你要让她受气受委屈,她脸都能给你打肿。我今天跟她抬扛,她当即拐了我一脚,差点没把我拐废。她有委屈当场就动手,不可能给你留过夜。”

“那会不会是婆媳关系?”莫医生继续脑洞。

顾澜清一愣,婆媳……还没来得及细想,他手机又忽然响起,还是别墅保安的电话:“顾先生,您到了哪里?您家里着火了,那位小姐好像还在里面。”

“什么?你说什么?”顾澜清的脑袋嗡一声炸响,浑身的力气如泄洪般散去,又拔腿往外跑:“着火?怎么可能着火?快点叫灭火,快点把她救出来。”

其他三人又是面面相觑:着火?有仇必报?不受委屈?为了对付把她逼回家的顾澜清,她不惜放火把自己也烧……我去,着火啦!三人同时回神,紧跟在他身后一起往外狂跑。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糖三藏故事网 » 快穿女配文,宝贝我们去卫生间做吧小说

顶 (0)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置顶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