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朋友告诉我他想抱着我哭 办公室play来一发

“高管家不要逼我,不然到时候我们弄个鱼死网破,不过这毕竟是你们青云山庄的事,关乎到柳庄主的名声,对我一个外来人是没有什么影响的。”

君彦算是彻底撕破了脸,不想再与高止废话下去,他现在更担忧的是初锦的安危。

对于君彦的逼问高止倒是不慌不忙,眼里一道精光闪过,举止悠闲地说道,

“雁公子不要急躁啊,你想让我告诉你云公子在哪里,我也不是不能,只是不如我们做个交易。”

君彦眉头一凝,眼里的冷箭似乎想要将高止射穿衣般,倒也压得住脾气,一番计较考量之后,君彦答应了高止的要求。

“好。”

他们的对话只有他们两个人能听到,这时君彦才发现青云山庄之内这位老管家的武功可真是深藏不露。

“你的条件是什么?”

高止闭上眼睛,说出了出人意料又在君彦意料之中的一句话。

“不能告诉别人这些罪行都是庄主做的,更加不能让公子和小姐知道。”

高止希望在柳知微和柳时雨的心中,他们的父亲永远都是那个高大的英雄,而不是个泯灭人性的罪人。

君彦沉思片刻,便答应了下来,

“我可以不告诉任何人,但我不得不提醒你,你又如何向那些失去受害者和她们的家人交代。”

高止看向那些愤怒的人们,其中有那些无脸的少女,有无辜的青云山庄之中的人,也有闻讯敢来要讨回公道的受害人家属,他们都在等待着青云山庄的一个交代。

自始至终,高止的眼神都古井无波,他早已预料到了这一切,这一天迟早都会到来,不过是时间早晚,该面对的无论如何都逃不掉。

“就在庄主的屋子里,我把云公子放到了床上。”

高止的话音刚落,君彦立刻向屋子走去,晨风和闻人月紧随其后。

“高伯伯,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柳时雨急得快要哭出来了,她到现在还一片茫然,怎么一夕之间,什么都变了。

高止摸了摸柳时雨的头,

“小姐,别哭,没事的,高伯伯来处理就好。”

接着高止拍拍柳知微的背,隐约间竟像是最后的嘱托,

“公子,你手里握着青云山庄的青云剑,就要牢记青云一族的家训,坚守本心,高伯伯相信你可以治理好青云山庄,你爹一直都对你给予重望,高伯伯也相信你不会辜负我们对你的期待。”

柳知微心里一动,他感觉好像要发生什么事了,可能这是他与高伯伯最后一次对话。

“高伯伯你……”

高止伸手制止了柳知微继续说下去,面容慈蔼和善,如同以前一般,从来没有变过,柳知微与柳时雨是他看着长大的孩子,离别的时刻他也有些不舍。

时雨从小被他和柳景行骄纵惯了,所以脾气大一些,但是本质不坏,是个好姑娘,知微从小被用心教导,心思纯正,可堪大任,青云山庄交到知微的手中,他也没什么不放心的,相信知微这个做哥哥的会照顾好妹妹。

“高伯伯要去做一件应该做的事。”

高止来到所有人面前,人们都知道他是青云山庄的管家,是柳景行最信任的人,所以不乏有人议论。

“高管家,发生了这样的事,柳庄主也自杀了,没有人告诉我们真相,青云山庄也该给我们一个说法,为什么隐瞒了我们这么多年,无法想像的是,青云山庄曾信誓旦旦地告诉我们会找到失踪的少女,可这些失踪的少女又别关在了青云山庄里,这该做何解释?”

“对,解释,我们要解释。”

“为什么瞒了我们这么多年,难不成正如传言那样是柳庄主做的?”

“肯定是柳景行干的这些天怒人怨的事,真是人面兽心,想不到一个人人称道的君子之士,却丧尽天良,原来是个衣冠禽兽,他就不怕遭报应吗?”

“面子上一套,背地里又一套,说得倒是冠冕堂皇,做的却是惨无人道的罪恶滔天之事。”

“青云山庄难不成将我们都当成了傻子,一面打着保护的旗号,一面又做着这些肮脏龌龊的事,把我们当猴耍,就因为青云山庄家大业大,就肆意妄为,犯下此等丧心病狂的罪行,真当这天下是青云山庄的天下了,这还有没有王法,有没有公道了。”

“公道,我们要公道。”

树倒猢狲散,更何况失踪的人确实是出现在了青云山庄,也难怪人群渐渐骚动起来,悲愤填膺地发泄着心中的怒火。

高止用手示意人们安静下来,

“这些不是柳庄主做的。”

立刻有人满腔义愤地问道,

“那是谁做的?”

高止看了一眼柳景行的尸体,他的弟弟正静静地躺在那里,至死都没有后悔所做的事,他想起了柳景行和他说过的话。

“我做的是活该天打雷劈的事,如果我注定是要下地狱的话,我也想让霜见好起来,只要她活下去,这是我在世间唯一的念想。”

这句话犹在耳边,可他仍不想让自己的弟弟名声扫地。

“所有的一切都是我做的。”

柳庄主,这遗臭万年的骂名,还是由老奴来承担吧。

他知道只要他承认所有的事都是他做的,与柳景行没有丝毫关系,从此要被万人唾弃,这罪名就要被他做实了,因为没有人知道当年的真相,雁杳也答应他不会说出去,那么就没有人会知晓,那几个少女见到的人是他,也只会认为是他,所以吧会有人识破他的谎言,那么所有人都会认为他说的是真的。

人群突然死一般的寂静,哄然爆发出各种咒骂声、怨恨声,有人想要上去打高止,被柳知微和柳时雨死拦着不让他们靠近,柳时雨哭着说。

“不是这样的,这不可能,高伯伯那么好的一个人,不可能做这些事,高伯伯你快说,不是你做的。”

看着两个孩子拼死保护他的样子,高止的心中是感动的,他把这一生都奉献给了青云山庄,只是为了当初柳老庄主的救命之恩,他仍记得,柳老庄主将柳景行交到他的手上的时候,软糯糯的柳景行拉着他的手叫哥哥。

“小止,这是景行,以后你就是他的哥哥,我希望你会保护好他。”

高氏一族的使命就是保护青云一族的传人,每一辈高氏的子弟都有要保护的柳家人,终身只有他一个主子,保护他的安危。

高止知道,他所能报答柳老庄主大恩的,只有保护好柳景行。

我高止誓死效忠柳景行,决不背叛。

不可置疑,他的忠是愚忠,那又如何,这是他应该做的,就像柳景行的一意孤行一般,他也绝不后悔。

在他最孤苦无依的时候,是柳家救了他的命,所以他这一生,都是柳家,因为柳家而生,为了柳家而死,这是他的宿命,也是他注定的结局。

“哥哥,以后,你会保护我的对吗?”

小景行睁着一双大大的眼睛,那里都是信任,对他毫不怀疑的信赖。

第一次有除了姐姐以外的人用这样的眼神看他,那一瞬间,他承认,他将这个孩子当成了他的家人,决定了要用一生的性命来守候。

这是责任,也是承诺。

所以他要顶替他,成为那个万恶之人,保全青云山庄几百年的名声。

柳景行依旧是那个为民除害的侠士,他才是那个众人唾弃的恶人,到时候,人们只会说柳庄主是被奸人所蒙蔽,而对奸人所做之事毫不知情。他死了,所有的真相也会随着他的死去而别掩埋,这才是他想要的那个结果。

高止拿起柳景行自杀的剑,仰天长叹一声,

“庄主,老奴来找你了。”

高止死了,凶手畏罪自杀了,一切真相大白。

可是那三十个少女是那样无辜,白白失去了自己的脸皮,还有那被禁锢着的大好年华,再也无法挽回,可是真凶死了,哪怕她们再想把他食肉寝皮也不可能了,徒留一声叹息。

在这个罗生门里,谁是错的,谁是对的,该赞扬谁,又该指责谁,没有人能说得清。

君彦进了屋子就看到了初锦在床上躺的,探了探她的呼气,初锦也并没有什么事,估计是被高止敲昏过去了,君彦放下了心里的石头,一直以来提心吊胆地害怕初锦遇害,现在也终于放心下来了。

“云沈没事吧?”

闻人月和晨风也跟着进来了,看到了躺着的初锦,不由问道,

“没事,只是被打昏了,应该很快就能醒来。”

闻人月一直思索着刚才的事,心里一直都有疑惑没有解开,

“雁大哥,你觉得真相是什么?”

君彦将初锦抱起,打算把她带回他们的房间,

“无所谓了,人们总是看到他们以为的样子,真相是什么,有些事哪有那么清楚,重要的是有人已经说了真相,而这个真相没有人再怀疑,那便真的成为了真相。”

闻人月还有些似懂非懂,君彦的这番话让她有些不能理解,君彦没有再为她解释,只是说,

“很快你就会知道真相了。”

闻人月有些犹豫地问道,

“难道是那个高管家,毕竟所有的证据都指向了他。”

君彦轻轻一笑,抱着初锦走出了门外,而闻人月不依不饶地追着君彦问。

“到底是不是他?别走,告诉我啊。”

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说到底,牵扯在这件事里的每个罪人都死了,只不过有人用死让所有人相信了他想让人们知道的真相,保住了他所在意的,不惜用生命换来的,那个对他而言的和璧隋珠。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糖三藏故事网 » 男朋友告诉我他想抱着我哭 办公室play来一发

顶 (0)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置顶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