吞吞吐吐蜜汁小雪,调教 卧室 h 道具

“好啊!这是你的私事本公主不管!那韩琪的事情我总可以过问了吧?!”提起韩琪,公主的眼睛通红,她才十六岁,还没成婚就守了寡,她实在无法原谅眼前这个对一切都毫不在乎的人。

沐风潭紧咬着牙,提到韩琪那也是他不可触及的痛,“韩琪的事情,我很抱歉…”对于韩琪他的心里有千言万语,可是到了韩琪的未婚妻安和公主面前,真的也只能是一句“抱歉”。

安和公主明显不买账,看着眼前的人那怕他有再大的功劳,如今也不过是一个逃兵,一个牺牲自己兄弟生命换取生存的逃兵。“抱歉?你去黄泉给你的兄弟们说抱歉吧!来人,将他拿下!”

只见安和公主身后的人,你看我我看你,谁都不敢动。那是谁,那是北齐的战神,冲上去保准命就没了。

安和公主见半天未有人上前,转过身怒吼道,“他现在就是一个半残!你们几百人还怕他一个吗?!窝囊废!”说着拿起鞭子就想沐风潭走去,她实在是太恨了,明明等韩琪回来他们就可以厮守了!

她一鞭子狠狠的抽在了沐风潭的身上,沐风潭面不改色的站在那里任由她发疯,不一会儿沐风潭便浑身伤痕,血淋淋的有些渗人。旧伤未愈新伤又起,他重重的跪倒在地,一言不发。

纵然他有心赎罪,兮君却不一定看得下去。兮君从树后冲了出来,一脸狠戾的抓住了安和公主的脖子,安和公主显然被吓到了,死死掰着兮君那想要捏死自己的手,不一会儿兮君的手上全是她的爪印。“小贱人!你放开!我可是…安..安和公主!”

沐风潭看着眼前的人,虽然有些惊愕但还是觉得心里暖暖的。他那因为微笑勾起的嘴角,此时正不停的抽动着,他不值得兮君消耗维持生命力的灵力来帮他,这是他罪有应得,他伸出手想要拉住兮君的衣角,“兮君,放开她。”

这话说出口,却连他自己都惊到了,停在空中的手微微颤抖着。兮君不曾说过自己的名字,为何…

兮君回眸看着他心止不住的悸动,眼前这个男人,已经太多太多次让她止不住怀疑了,难道上天眷顾,让自己临死再见他一次吗?她红着眼,银豆子在眼眶里打转。虽然害怕安和公主在此动手,但还是听话的放开了。

兮君哽咽着,“你要是再敢动他一下,我废了你!”她红着眼死死地盯着安和公主,一副要将她碎尸万段的狠戾。

安和被怔住了,浑身颤栗,但她是公主,至高无上的公主,会怕一个野丫头?她胆怯的从背后推了一把兮君,“你以为你是谁?!凭什么威胁我?!”

兮君一时不察踉跄了一下,这次她真的生气了,手一挥一根根树藤紧紧缠绕在安和公主的身上,这可把在场的人吓坏了,“妖怪!她是妖怪!”

安和公主的额头冒着冷汗,可还是嘴硬的不饶人,她挣扎着,嘴里胡乱骂着,“小妖女放开我!你救得了他一时,救不了他一世!北齐和南疆已经准备谈和,他早晚要死!”

“你…”兮君正想一举绞杀她,却被沐风潭抱住了,“风潭…让我杀了她,杀了她你就安全了。”她知道沐风潭不忍下手,那就让她来,在这些人眼里她就是妖,妖杀人在正常不过。

“够了,让她们走吧,我累了我现在只想好好陪着你。”沐风潭窝在她的脖间轻声叹息,征战了一辈子,终究还是迎来了这一天。他没有恐惧,但也难以直面。为了安抚兮君,沐风潭紧紧抓住她的手,在她耳边深情款款的说道,“我的脑子有一棵树,郁郁葱葱的,树上还坐着一个小女孩。小女孩一天什么都不做,就是坐在树上傻傻的看着我…”

“别说了!别说了…”从他说出第一个字,兮君就已经泪流满面。上天真的是在和她开玩笑,十几万年那是多少个转世啊!

沐风潭将她的手缓缓按下,法术消失安和公主重重的摔在地上。她就那样坐在地上哭了,她现在的心里真的是羡慕嫉妒恨啊。

如果韩琪没死,他现在或许也是这般抱着自己,在耳边说着只有她们知道秘密吧,“沐风潭,你现在是在炫耀给我看是吗?炫耀你有多幸福是吗?”

她哭的是那样伤心,她真的不甘心啊,为什么她的韩琪连命都给他了,他却在这里心安理得的谈情说爱,“全北齐那么多人喜欢你,现在连一个女妖都喜欢你!可是韩琪有什么?他现在什么都没了!连尸骨都没了!”

“你…”沐风潭抱着兮君的手更紧了,兮君能感觉到他在颤抖,她默默地低下了头,在嘴边的话有缩了回去。

“你们走吧,我的罪行自然有皇上来定,是生是死那是和谈之后的事情。至于韩琪和死去弟兄们,我会给你们一个交代。”他紧咬牙关,闭着眼不让眼泪掉下,身体确实颤抖的越发厉害了。

安和公主从地上爬起来,抽泣着说道。“好啊!我倒看看你要怎么交代!走!”虽然她仍有不安,但她确实不能把沐风潭怎么样,如果此时杀了他,和谈可能就废了。她握紧手里的皮鞭,不甘的带着人走了。

那几个将士挣脱束缚,着急的跑了过来,“将军,你没事吧?!”

他松开兮君,闭着眼长吁一叹,“你们跟公主回去吧,皇帝不会为难你们的。”他早晚要死,若此时还将他们留在身边,必然也会给他们带来杀身之祸。

“将军!”他们跟他打了一辈子的仗,谁能想到会是如今的模样呢?

兮君伸手拦住他们,“你们走吧,让他一个人静一静。”她知道他在想什么,让一个在神坛站了一辈子的人接受失败,太难。

几人虽然不甘,但还是听话的决定离开,毕竟谁都要家人,难道真的就这样去死吗?“劳烦姑娘,照顾好我家将军。”几个人虽然不知道俩人到底什么关系,但估摸着这个小妖女也不会伤害沐风潭,行了礼,就此辞别了。

一番闹剧之后,偌大的庭院里静了下来,静到连落叶的声音都变得清晰。

沐风潭闭着眼依靠着坐在树下,脸色苍白。兮君走上前跪在他的俩腿之间,额头对额头,轻轻捧着着他的脸,心疼的说道,“我会陪着你的,就像…就像那一年你陪着我一样。”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糖三藏故事网 » 吞吞吐吐蜜汁小雪,调教 卧室 h 道具

顶 (0)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置顶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