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常自己揉揉胸可以吗 流氓老师上小小哪一章

“刷干净了吗?我怎么感觉还是有点脏?”瓦灵摸着汗血宝马柔顺的马毛故意挑衅的问道,但是隔着黑纱闻着马身上香香的味道,令她甚是满意,脸上不免露出了开心的笑容。

“女煞星,你要是觉得还不够干净就亲自刷啊。”苏凡没好气的说道,他可是个有严重洁癖的人,不能容忍一丝丝脏脏的感觉。更何况他凡是要做的事情一定会把它做好,绝不容许有半点瑕疵的。

“我看还是不够干净,尤其是这马身上的味道,就跟你一样臭臭的,让人闻着直想吐。”瓦灵纯粹是找碴,明明很香的味道,到了她嘴里就成了臭臭的。

听着大小姐把自己贬得一无是处,苏凡甚是生气 ,大步的走到汗血宝马面前,用鼻子使劲的来回嗅着,然后摸着后脑勺自语道:“根本不臭嘛,好像还挺香的。”

看着苏凡傻兮兮的动作,站在院里看热闹的人是轰堂大笑,在场的每个人都看得出来大小姐在耍他,唯他自己实诚的信以为真。

“怎么不臭,你仔细闻闻 ,是不是有股臭豆腐的味道?”瓦灵并不理会在场的人的大笑,指着汗血宝马让苏凡再闻闻。

一听到臭豆腐,这让生性洁癖的苏凡很是受不了,干呕的特厉害。

“呆头鹅,我看你是干嘛嘛不行,还是我自己来吧。”瓦灵纯粹是让苏凡难看,拿起身边的刷子轻轻的给汗血宝马刷起来。

见一向蛮不讲理,颐指气使惯了的大小姐对着汗血宝马温柔的举止,令苏凡甚是惊讶,站在那里傻愣着不知如何是好。

“快快,站好了,我给你洗澡,你可要听话哦,不可以乱抖身子的,否则会溅得我一身水的。”瓦灵扶着汗血宝马,一边亲昵的给它梳理着毛发,一边嘶哑着声音柔和的和它聊天。

苏凡从来没有想过眼前的丞相府里的大小姐也有发善心的时候,于是不面为自己以前的龌龊想法感到甚是羞愧,不好意思的赶紧上前帮忙。

“你叫它什么?”苏凡拿着手上的刷子一边刷,一边和瓦灵聊道。

“快快。”瓦灵好像心情很好,苏凡一问,她立马就痛快的答道。

“好简单的名字,没有一点内涵。”苏凡抱怨道,他觉得贵为丞相府里的大小姐应该是文采很好的,没想到起得名字却是这么直白,就连三四岁的小孩都可以起得出来。

“呆头鹅,我怕你听不明白,才起得这么简单的。你不觉得,起名字就应该跟做人一样,凡事还是简单直白一点好。”瓦灵解释的同时还不忘教训苏凡。

“女煞星,女孩子本身就应该内敛点,我觉得你还是不要太直白的好。”苏凡不甘示弱,直接反过来教训起瓦灵。

瓦灵可是丞相府里的大小姐,从来没有人敢教训她,更何况是当着府里这么多下人面。没了面子的瓦灵甚是生气,抓起地上的水桶就对着苏凡的头顶倒下来。

“妈呀,你可真是阴晴不定,喜怒无常。”苏凡在没有丝毫防备的情况下,被瓦灵泼了个满身,整得跟落汤鸡似的。

看着湿漉漉的苏凡,瓦灵心情大爽,寻思着终于报了钻狗洞的仇,于是在斗笠底下霸气的说道:“呆头鹅,记住以后不可以乱教训人。”

“你个女煞星,间直就是蛮不讲理,纯粹是欠教育,今天我就教训你了怎么样?”苏凡也来了火气,抓起身边的葫芦瓢,把长辫子往身后一甩,舀起水桶里的水对着瓦灵胡乱泼起来。

瓦灵可不是吃亏的主,一边闪躲着一边拿着另一只水桶里的水瓢舀水和苏凡对战起来。

府里的人看到大小姐和苏凡对战的局面,没有一个人上来阻止,反而都很开心的观战起来,一边观战还一边呐喊助威起来。

“大小姐,左边,攻他左边。”

“大小姐,右边,攻他右边。”

“大小姐,攻他下边。”

这丞相府里的下人都好奇怪,见了大小姐明明怕得要死,但是跟着起哄起来却毫不示弱,听着这么多人给大小姐打气,苏凡觉得自己好孤独,好单薄,好没面子。

“白郎中,帮帮我。”苏凡恰巧躲到了白郎中面前,看着白郎中笑呵呵的样子赶紧求助道。

“苏公子,祸是你闯的,你可不要拉我下水啊。”白郎中摸着胡须,明摆着不帮忙,还一副看热闹的情形。

“白先生,我们可是一起来的,是同一条绳上的蚂蚱,你不可以不帮我的。”苏凡真是被大小姐泼急了眼,顾不得做人应有的矜持,开始跟白郎中争执起来。

白郎中好像是药吃多了,头脑不正常一样,愣是把躲在他身后的苏凡给推到前面,说道:“苏公子,临阵脱逃者可不是男子汉应有的作风。”

“我没有。”苏凡着急的解释道,好怕就连唯一的外人白郎中也站在大小姐这一边。

“呆头鹅,难不成你要做缩头乌龟吗?”瓦灵端着一瓢水,站在白郎中面前来回的追寻着,想泼苏凡却泼不着,甚是着急的不免使起了激将法。

“说谁缩头乌龟呢,女煞星!”苏凡气愤的说道,一副誓死战到底的个性,马上从白郎中身后站出来。

瓦灵看着苏凡一现身,立马拿着一瓢水对着他当头浇下。

“哇,好舒服!”夏天天本来很热,苏凡被瓦灵当头一浇,凉快得是不得了,用右手抹了一把脸,马上捡起地上的水瓢,舀起一瓢水打算立刻回敬。

“不可以的,苏公子。”白郎中拉着他的手,着急的阻止道,要苏凡赶紧把水瓢放下。

“白郎中,你怎么胳膊肘子往外拐。”苏凡气愤的说道,他觉得白郎中不帮自己也就算了,怎能让他放过眼前的最佳时机。

“苏公子,女孩子娇气,万一她要是在月事期间,你这一瓢水浇下,会毁了她一辈子的。”白郎中到底是郎中出身,一句话就摆明了厉害。

听着白郎中说的言之有理,苏凡脸微微一红,觉得自己不可以太过份,拿着一瓢水觉得不能对着瓦灵泼下甚是生气,为了发泄心中的憋屈,对着自己当头浇下。

“哇,苏公子,你疯了吗?自己泼自己,是不是打不过小姐,就拿着自己出气啊?”丞相府的下人不知道白郎中对着苏凡说了什么,只看到他自己浇自己,觉得这白郎中真是太神奇了,不知不觉的情况下就让苏凡疯了。

瓦灵也觉得苏凡好奇怪,看着他奇怪的举止不免紧张的跟白郎中说道:“白先生,你快给这呆头鹅看看,看看他是不是变成傻头鹅了。”

“女煞星,你…”苏凡听着瓦灵的嘲笑气得肺都要炸了,拿着水瓢真想和瓦灵大战一场,但是想到白郎中刚说的话,真是忍无可忍的提起一桶水对着自己再次当头浇下。

“苏公子,你厉害,好样的!”白郎中见苏凡宁可折磨自己,也不再往瓦灵身上浇一瓢水,伸着大姆指开始对他大加赞赏。

“呆头鹅,你疯了吗,拿着自己出气?”瓦灵何等聪明的人,看到这一切,立马明白苏凡是受了白郎中的点拨,宁可委屈自己也不愿和她再战下去。

“女煞星,我疯了,我就疯了。”苏凡气急败坏的甩了一下身上的水,冲着瓦灵硬顶上来。

看着苏凡发疯的架势,吓得瓦灵赶紧逃跑。

“苏公子,你不可以欺负小姐的。”刚才对付苏凡的一群老妈子好奇怪,看到苏凡冲着大小姐追来,立马在他面前筑起了一堵人墙。

“躲在背后,算什么英雄好汉!”苏凡抓不到瓦灵,看着面前一群颤颤巍巍的老妈子又硬闯不得,甚是气的牙疼,开始激将起来。

“本小姐本来就是女的,根本不能算英雄好汉。”瓦灵摆着黑纱底下的手,淘气的和苏凡叫骂道。

丞相府里已经好久没有这么开心好玩了,众人看着苏凡和大小姐对峙的局面甚是开心,有的甚至拿来了锅碗瓢盆充当乐器,对着瓦灵和苏凡敲起了助威乐。

到底是丞相府里的下人,每当瓦灵得势的时候,下人们就会把乐器敲得很响很急促,听着甚是带劲,给人一种气势凛然的感觉。遇到苏凡得势的时候,这些下人就会把乐器声敲得稀零瓜落的,还伴有唏嘘声,给人一种垂头丧气的感觉。

苏凡在一群老妈子的阻止下,是半点也赚不得瓦灵的便宜的,气得他翻身跳上了一颗大树,站在树上对着瓦灵吼道:“你个女煞星,我这辈子和你势不两立,千万别让你落到我手里,否则我要你吃不了兜着走。”

“呆头鹅,你除了会伸着脖子乱叫,还会干什么!”瓦灵站在树下指着大树上的苏凡叫骂起来,由于太着急了,整得斗笠差点掉下来。

“小姐,要注意保护自己!”青青话里有话的提醒道。

瓦灵好怕暴露了自己的容颜就不好玩了,加上折腾半天也有点累了,站在原地开始不再蹦跳,只是和苏凡斗起了斗鸡眼。

苏凡平时是个很少说话的人,他今天也不晓得自己是哪根筋搭错了,硬是要豁出脸皮和瓦灵对战到底。

长时间的对峙让瓦灵很快败下阵来,毕竟她是女子,体力有限,是干不过苏凡这条硬汉的。

苏凡见瓦灵没了力气,逐把长辫子一盘,倚在一棵大树上休息。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糖三藏故事网 » 平常自己揉揉胸可以吗 流氓老师上小小哪一章

顶 (0)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置顶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