痴情受暗恋攻现代 5岁就被总裁叔叔收养

青睢慢慢睁开了还有些朦胧的眼睛,凤目瞬间变得锐利,从一旁的架子上取过外衫匆匆套在身上就绕过了屏风,她对于两人一间房本来就很不自在,一直是只脱了外衫和衣而睡,但是,白玉堂不住自己的房间的真正原因可不是她不会自己束发,而是这一趟本身就非常危险!白玉堂还未完全清醒,但察觉到了青睢的动作,强迫自己清醒。“有人动手了,可能已经死了。”白玉堂眯了眯桃花眼,瞬间房门大开,白影如风般消失。青睢随即跟上,向着血腥味传来的方向运足轻功掠去,半路上却突然被一只修长的手拉住,青睢没有反抗,顺势躲到了假山石后面,一个熟悉的嗓音低低的描述:“不用去了,四肢离体,被做成了人彘,已经死了。”说着又冷笑补充了一句“被金线勒死的,四肢是虫子生生咬下来的。”青睢眼中寒芒渐盛,这些人的意思太过明显,只怕不是想针对她,而是想通过针对她来针对白玉堂“他们既这般挑衅,不去看看岂不可惜。”“你真要管?”白玉堂松开了手,皱眉看着她,从内心出发,他并不想青睢参合进去,以她的本事,只要不主动,那些人会非常乐意忽略她的“是他们先行出手的,我没有选择的权力。”“再者,你是陪我来的。”现在在弄剑山庄的人都是人精,当然不会凭借这个就认为是她做的,反之,她还是嫌疑最小的人,只是,这些人的做法让她非,常,不,痛,快。

凝眉许久,才道了一句:“走吧。”他们到现场的时候,一大半的人都来了,看着青睢的眼神有些古怪,还有些怜悯。“青大夫,最有可能拿到你的武器和虫子的人是谁?”一个身高九尺的大汉几乎是迫不及待的开了口,而他瞄准的人非常明确——白玉堂。青睢看了他一眼,并没有说话,只是蹲下来检查那人的身体,过了一会儿,得出了结论:“不是我的,是冒牌货。”那大汉有些愕然,不明白话的意思,只能硬着头皮再次开口:“青大夫…..”只不过这次,直接就有一个人很不给面子的打断了他的话:“怎的,老兄是听不懂人话?不是人家的东西多问无意,哥们儿,乘着这有神医好好求求,兴许还能解决你耳朵的问题。”说话的,是昨日的飞刀客,名叫郑非,这人眼里全是嘲弄和戏谑,偏在这是昨日与飞刀客打擂的年轻侠士,倪骁也开了口赞同:“确实,但是造物主既给了他这么一双耳朵,自然还要给他一个愚笨的脑子匹配,这可就是为难人家大夫了。”而现场的大多数人虽不吭声,但看神色就知,是站在这二人一头的,原因么…..当然是这个人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看见尸体之后就大呼小叫,几乎把除他外的所有人都怀疑了个遍,就差说是不是你们这群刁民要谋害朕。作为经验人士的展昭紧锁眉头,转身去查看了院子里的情况,这人死不超过半个时辰,否则早就被巡逻的人发现了,可是受人彘之苦居然没有让人听到惨叫声,这……青睢适时的开口:“声带被割断了,发不出声。”“肚子里被塞满了虫卵,应该是想做一个虫子的温床,培养蛊虫。”“这人技艺不到家,驱使的虫子不能随心所欲,也只是普通的毒虫,没有成蛊。”“为了练蛊,他应该在身上带了不少蛇毒,蜘蛛毒,花草树木里的天然毒素和活体血混合的液体。”最后一项才是关键,那大汉刚刚被抢白一翻不甘心的再说话:“那你呢,你不养蛊?你身上就没有那玩意?”青睢瞥了他一眼,金线突然飞出,卷走了他的发冠“看好了。”手中的铜质发冠立刻被她竹筒里的蛊虫吞噬的一干二净“你觉得,一个人能比这发冠坚实多少?”“而且,我不需要那种容易暴露的东西,简直是侮辱了蛊师。”那大汉立刻噤声,只一双眼睛还转,不知在想什么。

青睢懒得理他,检查完尸体之后就逗弄自己的蛊虫,小巧玲珑的黑鞘用前肢抱住她的手指,轻轻的咬了一口,迅速的把渗透的血珠吃了个干净,接着,就伏在她的掌心,透明的翅膀折射阳光,看起来闪闪发光,璀璨耀眼。白玉堂看着青睢毫不介意的样子,脸色沉得很,却又立刻恢复了常态。出了这人命官司,弄剑山庄的戚庄主来的迅速,还带了几名大夫充任仵作,仵作得出的结论并没有青睢详细,很多地方似是而非,模糊不清,但有一点是确定的,不是蛊虫,但这尸体必须尽快处理掉,否则容易成为祸端。

“那个大夫手里的东西太邪门儿了,这件事还有待商榷。”蒋平摇着羽毛扇,双眼微眯“这件事明显是冲着老五来的。”徐庆挠了挠头:“那个青大夫会不会对老五不利啊。”昨天下午陷空岛的人以最快的速度调查了青睢,可居然只能得到最近一年的消息,就像是…..一年以前凭空出现的一样,身份未知,立场未知,本事未知,在刚才以前,他们甚至不知道那人手里还有那么一个大杀器。就算时间仓促了些,这也太过夸张了。不由得几人不心惊“我倾向于青大夫对老五没有恶意,至少现在没有,但是事情是不是他做的…..难说得很。”卢方也很是踌躇,这么个人呆在自己当儿子养的白玉堂身边,怎么想怎么不放心。“你们说,会不会老五已经死了,但是这个人用什么法子让尸体看上去和活人一样,我听说苗疆蛊术中有这么一种蛊,可以操控死人为其所用。”不得不说,韩彰的这个想法很是诡异,但是还颇有道理,控制尸体的蛊虫确实有,青睢也能练出来,这种蛊只能在短时间内让尸体按心意行动,人死之后的身体还是会不可避免地腐烂,而且会加快,本事也远远不如以前。但四鼠都不知晓,所以包括韩彰自己都被吓了一跳,拼命安慰自己不可能,却还是忍不住去想这种可能。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糖三藏故事网 » 痴情受暗恋攻现代 5岁就被总裁叔叔收养

顶 (0)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置顶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