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 狠人大帝 夫人你今天喜欢上我了吗gl

“县主,你有没有听到一些奇怪的声音?”

“有吗?没什么声音呀,只听到你的鬼叫声。”

彩蝶吓哭了,躲在县主的身后,“县主,你仔细听听,好像是女人的哭声。”

李婉仔细听着,好像确实有那么一回事,从远方飘来女人的哭声。李婉心里发毛,抱着彩蝶,“彩蝶,陪我到屋外看看,看是谁在搞鬼?”

“县主,我不敢去,你要不喊外面的下人去吧。”

“等你喊来,鬼都被你吓跑了,放心,这世上没有鬼的,只有装鬼的人。”

李婉鼓起勇气,随着哭声往门外跑去。

哭声突然停止了,但县主出去半个时辰还没回来,彩蝶着急地通知下人,赶紧去找县主。

“找到县主了吗?”事情惊动了季老夫人,“管家,你赶紧入宫通知轩儿回府。”

找了大半个时辰才从季府那偏僻的别院找到了县主,县主晕倒在地上,头部明显被人用棍棒击晕过去,大夫前来看诊,还好无大碍,但目前还没醒来。

季梵轩赶回来了,直奔寝室,守在县主床边。他很内疚,没有好好保护自己的妻子,自从成亲以来,他对这位县主的关心少之又少,他身居要职,每天忙于处理公务,也很少回府上。还记得县主前几天还让他跟她回王府,结果都被他拒绝了,季梵轩越想越愧疚。更愧疚的是,刚刚在侧妃殿发生的那一幕,良娣知道季梵轩府上出事了,他要离开皇宫,良娣抱着季梵轩求他别离开,好在季梵轩当机立断,立马推脱开良娣,不然就酿成大错了。季梵轩心里明白,他虽然放不下良娣,但他是个正人君子,私下偷情之事他绝对不会去做。季梵轩满是愧疚,他不懂自己到底做了什么,为何让自己妻子处于这般危险境地而浑然不知呢?到底是谁在搞鬼?

季梵轩连续5天守在侧妃殿外,怪声就再也没出现过了,今夜怎么会出现在自己的府上,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季梵轩想着正入迷时,李婉醒来了。

“你醒了?”季梵轩温柔地问

“嗯嗯。”季梵轩轻轻地把李婉扶起来。

“我看到了一个穿白色衣服披着很长头发的女人,在我们窗台边扮鬼哭。”

“真的吗?你有看清楚那人长什么样子吗?”

李婉失落地摇了摇头,“没有,那时太黑了,我一路追她到那个别院,结果就感觉被人从后背击打了一下,就晕过去了。”

季梵轩轻轻地抱紧李婉,“下次这么冒险的事情不要再做了,你有什么需要可以跟我说,捉贼捉鬼的事情还是要留着给男人去做。”

李婉有点受宠若惊,说话都结巴了:“当…..当时的……情….情况很紧急。”

“呵呵….万一那个真的是鬼,你不害怕吗?”

“这个世上本来就没有鬼,只有装神弄鬼的人。”

季梵轩竟然有点佩服李婉的胆量,真的是个不简单的女人。

“梵轩,你想这个装鬼的人和侧妃殿的那个人会不会是同一个人?”

“不排除有这种可能。”

“梵轩,我怀疑那个鬼是有同伙的,因为我一路追着那个长发飘飘的女人向前跑,那个女人一直没有离开过我的视线,但是到了别院后,我却从后背被击晕了。”

“五天前,在侧妃殿发生奇异事件后,我派人彻查了一下侧妃殿周边,找到了一个上面印有“娟”字的香囊,我估计应该是装神弄鬼之人大意留下来的。根据最近宫中盛传的宫女还魂流言,我问了几个了解十年前华妃一案的下人,结果得知被处死的那名宫女正是叫王娟,但我查看纪事格目写着十年前她是因盗窃罪被处死,并没有过多的记载,看来此案另有蹊跷。”

正在这时候,外面听到季梵轩的手下白烨传来喊声:“大人,在您府上别院里发现一名女尸,应该是刚死不久,初步怀疑是被人用手帕勒死的,在尸体脖子上发现该手帕。”

“什么?”李婉和季梵轩惊讶地四目相对着,“这手帕是我的,但是我没有勒死任何人。”李婉眼神坚定地看着季梵轩。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糖三藏故事网 » 遮天 狠人大帝 夫人你今天喜欢上我了吗gl

顶 (0)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置顶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