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坐下去就不疼了乖乖,放跳蚤蛋在下面去上学

真没想到,陈悠悠居然那么轻易的就进了她的圈套。

夏妍顿时感到有些没意思,不过刘负责人还在等待着她的解释,她也只能打气精神将这一场戏给演完。

见到夏妍没有被自己的话激怒或是为难起来,陈悠悠咽了口唾沫,瞥见夏妍嘴角的那抹笑,内心不由自主的产生了些许畏惧。

就在她试图猜测夏妍的想法后,又听到了夏妍缓缓开口:“陈悠悠,我想向你请教一个问题。如果这金属粉是我故意下在化妆品里面的,那么,为什么我还有特地拿化妆品去检测。难不成我真的那么蠢,特地留下了陷害你的证据?”

她的这番话,瞬间将陈悠悠问倒。

对啊!既然金属粉是夏妍下的,那么夏妍又何必多此一举。

其他人显然也都想到了这一点,纷纷面露诧异。

“陈悠悠,你的想法呢?”刘负责人俨然也想明白了这件事情的经过,冷声朝着陈悠悠逼问。

“这……这我就不知道了……”陈悠悠擦了一把额头上的冷汗,“也许……也许这一步也是她策划的,为的就是想要假装不知……”

“呵呵,对啊,我故意在化妆品里吓了金属粉陷害你,还故意把那些化妆品拿去检测,最后甚至故意让检测报告让你看到,为的就是让你揭露我恶心的真面目。

不仅如此,我还蠢到用了根本就毫无效果的金属粉,闹了这么一出,最后你的脸也根本就没有出现什么不良的反应。

这么说来,我还真是个笑话,故意兜了这么大的圈子,就是想让刘负责人也厌恶上我,然后就此取消我的被挑选资格!”

夏妍的话一字一句掷地有声,让原本鄙夷她的那些人,也都不敢在出声。

事情闹到现在,饶是没有证据,单单凭着她们的那些说辞,大家也都已经看得清到底是谁对谁错。

“你……我……不、不是这样的……”陈悠悠呢喃着,想要继续反驳,可奈何心里已经没有了底气。

自己的那些话,在夏妍反讽的这些话语面前,根本就经不起推敲。

可恶,她居然失算了!

刘负责人面露鄙夷的扫了陈悠悠一眼,然后将手机换给了夏妍,冷声开口:“这件事情到此结束,刚才打分到哪一位了?现在继续!”

夏妍本也没奢望刘负责人会为她出头,毕竟刘负责人是总部的人,职位甚至比她们高了几倍,根本就懒得理会她们的这些小打小闹。

但自己的目的已经达到,哪怕陈悠悠没有受到刘负责人的责罚,她也无所谓。

想到这里,夏妍从口袋里掏出了小镜子,再次细心整理一下仪容仪表,然后对着小镜子挤出了一个满分的笑容。

将小镜子收回进口袋里,她就不再理会陈悠悠朝她射过来的那恶狠狠的目光。

她要的,只是得到名额,然后拿到拿五万元。

其他的这些小喽啰,根本就不值得她在意。

陈悠悠的视线被无视,眼见着刘负责人就要来到她这一排了,她连忙收敛心神,直直的站立着。

可是刘负责人虽是没有对那件事情有明确的表态,但当走到陈悠悠面前的时候,刘负责人居然直接略过了她。

刘负责人没有对她评分,陈悠悠的自然也就一点分数全无,这样一来,无异于直接被刷掉了!

评选结束,结果要后天才出来,众人也都纷纷回到了自己的岗位。

只不过陈悠悠闹的那一出,也瞬间成了整个公司的笑话。

当天公司里不管男女员工,每一个见到陈悠悠的时候,都面露鄙夷之色。

陈悠悠宛如过街老鼠,当天下班时间一到,就立刻收拾东西走人了。

“夏妍,你还不回去!”梁经理想到了前不久沈苇的那命令,见夏妍还在埋头苦干,立刻埋怨呵斥。

“现在就回。”夏妍无奈的站起了身,本还打算多在这里避避风头的,看来还是没有办法。

她收拾完东西,正准备往外走,余光突然瞥到了梁经理那恶狠狠的目光。

夏妍顿住了脚步,回过头,有恃无恐的看了过去。

梁经理明显没料到夏妍居然会这么大胆的和她对望,反倒瞬间愣住了。

过了一会,她才反应了过来,没好奇的哼道:“你还站着干什么?是不是还想着高层会突然来这里,然后借着机会狠狠的敲诈我?!”

说到这里,梁经理又立马一肚子的火气。

真是不知道中了什么邪,居然会遇到这么一个扫把星,只是稍微惩罚一下夏妍,集团竟以此事为由头给她记了一次打过,这个月的工资还被扣了不少!

见梁经理的情绪很不好,夏妍在她这里遭遇的不开心瞬间烟消云散。

她一脸乖巧的抿了抿唇,然后无辜的开口:“我只不过是想要看看梁经理是不是还在生气……”

听到这话,梁经理闷哼了一声,“你巴不得看到我被公司炒鱿鱼!”

“对对对!”夏妍立刻点头如捣蒜,“不过现在这个结果,已经算是不错的了。梁经理,谢谢你给我上了宝贵的一刻,我们以后走着瞧呀!”

明明是挑衅的话语,她偏偏用软萌的声调说了出来,简直更加给梁经理添堵。

见到夏妍心情愉悦的离开,梁经理简直一口老血险些喷出来。

……

出了办公楼,夏妍又迷茫了。

今天大魔头意外的一整天都没有联系她,该不会又是像上次一样,因为什么事情正在生她的气吧?

她拿出手机,走到了角落里,正准备给炎亦忱打电话时,身后突然传来了一道锐利的嘲讽声:“怎么,才刚下班,就要给你的金主打电话了?”

夏妍蹙了蹙眉,回过头,见说话人果真是陈悠悠,也不理会,就打算往一旁的方向走。

陈悠悠拦住了她的去路,冷哼道:“心虚了?被我说中了?我就说嘛,你一一刚刚出来工作的人,居然拿得出那么好的化妆品,也不知道背后被几个男人养着!”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糖三藏故事网 » 全坐下去就不疼了乖乖,放跳蚤蛋在下面去上学

顶 (0)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置顶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