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娇冰冷受gl小说,局长不要 你的太大了

三月前喜莲街来了一家漂洋过海的新茶叶公司,名字叫做“日茶株式会社”。它仗着资金雄厚很快在上海地界扎根立足,在不到半个月的时间接连吞并了几家茶叶公司,残存的民茶公司勉强与其分庭抗礼。

日茶株式会社的社长是一个名叫藤原三郎的日本人,他大约二十余岁,个头挺拔魁梧,做起事情来雷厉风行,遇事喜怒不形于色,是一个商界了不得的年轻人。苏金鑫曾经多次与他产生商业矛盾,但是在其咄咄逼人的商业攻势下民茶公司的外部经营环境日渐恶劣。

由于日茶株式会社的茶叶贴上了东洋的标签,再加上其制作加工工艺的精进,它的茶叶物美价廉,颇受上海人民大众的喜爱,甚至本来民茶公司的外销通道也被其占领了三分之一。

内销的窘迫和外销的雪上加霜让本来就逐渐凋零的民茶公司出现了亏损的局面,而且苏家不得不每日生活在被日茶株式会社吞并的阴霾中。

苏金鑫经常苦恼于公司的经营,时常茶饭不思,就连昔日陪伴苏太太看戏的时间也被无情的占据。不过在得知苏筱归家时他在百忙之中抽出了时间,去看望一年未曾见面的女儿,并且精心准备了接风洗尘的酒宴。

然而在女儿回来的第四天,苏金鑫发现女儿突然心事重重,一整天愁眉苦脸,似乎满腹苦恼和委屈。他在下班之余去了苏筱的房间询问她闷闷不乐的原因,但苏筱脸上挂着笑容说:“爸爸,我只是刚回家,还没适应家里的生活。”

苏金鑫安慰了苏筱几句便回了房间询问苏太太女儿不开心的原因,苏太太知道后一副满目在乎的语气说:“那臭小子混了帮派,八成也和她决裂了。”

苏金鑫满头雾水地问:“咦?什么意思?我怎么不懂?”

苏太太一手拉过苏金鑫,小拳头捶着他的肩膀趴在他的身后若有所思地说:“你不要管,这个家的家事我做主的。”

“那当然,我说话算话的。”

苏太太松开苏金鑫,倒了一杯茶说:“最近生意怎么样呀?我看你老是愁眉苦脸的,似乎公司出了大事一样。”

苏金鑫给苏太太倒了一杯茶,强装微笑地说:“你不用担心,你只要照顾好家里就是了,公司的事情我一人顶着呢!”

“你总是这样!也罢!”苏太太不高兴地说了一句又无奈地喝了一口茶说:“我的零花钱没了,你要再给我一百块。”

“我立即打了电话和薛经理,让他给你送钱。”

苏太太点了点头,端坐在椅子上久久不语,似乎在思考着什么。

翌日清晨苏金鑫刚上班没多久薛经理派的王秘书就火急火燎地拿着钱送到了苏太太的手中。

苏太太见了一百块的大钞票便收下了,心里寻思着留着三十块打牌,用七十块给苏筱买吃的和一些自己用的化妆品。

过了两日苏太太在家里闲着无聊,东西都没有人说话解闷儿,本欲和女儿聊天,女儿却整日捧着一本小说津津有味地看。

失落之下她就只好去找薛太太打牌。到了薛太太的公寓楼,落座进入牌局,开局的三圈苏太太不是天胡就是地胡,犹如神助,运气极佳。趁着财神爷的眷顾,苏太太转瞬间就赚的盆满钵满,不仅捞回来几日前输光的赌资,还小赚了一百多块儿。

打了十几圈后公寓的大洋钟开始发出苍老的声音,太阳透过公寓的门窗照射到牌桌的一角。苏太太手里摸着麻将,瞧了一眼窗外说:“天都到大晌午了,我也不打了,这是最后一圈了。”

薛太太放下手中的一张麻将,抽了一口香烟,吐一个烟圈嫣然一笑说:“苏太太这是想要开溜呀?你今天财神爷上了身儿,怎么也得请我们去哈斯曼舞厅跳舞呀!”

苏太太莞尔一笑说:“我向来是不学跳舞的,那些俱乐部舞厅又是搂腰又是勾肩搭背的,我不喜欢。”

薛太太旁边的李太太淡淡地说:“舞场不都是如此吗?亏你还是书香门第的大家闺秀出身,怎么这点气量都放不开?”

苏太太忿然变了脸色,打出一张东风说:“我不喜欢就是不喜欢也赖不着你来嚼舌根。”

薛太太一看气氛弥中漫着浓重的火药味,慌忙一边搓着麻将一边说:“李太太你呀!就喜欢一些洋人的娱乐活动!我们穿洋人的衣服,就必须像那洋人一样你搂着我的腰,我搂着你的腰的群魔乱舞?我看是你的洋病犯了!”

李太太不以为意,从身边的黑皮夹子里拿出一张白色的纸片放在麻将旁指着说:“我是洋病犯了,没这舞票,我的脚根就痒痒呢!”

“碰!清一色!自摸!胡了!”苏太太把桌前的所有牌以摊,脸上漏出几分愤然和不屑之色站起身说:“不玩了,薛太太你们接着玩吧!”

李太太收起舞票换是上钱票子说:“苏太太改日还来玩呀!”

薛太太点上一根烟,笑着也说:“你慢走,常来玩,没你打牌可无聊了。”

“我还是少玩吧!指不定哪一天染上了洋病,治都治不了呢!”苏太太清点了自己钱包和桌子上的钱轻蔑地说道。

坐在一旁许久沉默的王太太望着苏太太的鼓鼓囊囊的钱包,心中一阵心疼,一阵肉疼,今早就属她输的惨,哪有什么心思调侃苏太太,只有暗自神伤了。

苏太太提着手皮包踩着皮鞋哒哒地下了楼梯,走到马路旁叫了一辆黄包车,怀里揣着鼓鼓囊囊的钱夹子,心中欣喜:我让金鑫瞧一瞧,我也为这个家出了一份力!

然而回到了家之后,事情并没有苏太太想象的那样简单,苏金鑫并没有所谓的称赞,反而言语中劝导她现在赌本太高了,少赌为好。就连女儿也表露心意地说:“妈妈,爸爸维持这个家不容易,你就不要添乱了。”

“我赌点小钱,还能输掉家产不成?你们就会管束我,那人家薛太太玩这么久,也没见输掉家产!为了一点小钱就对我指指点点,果然是嫁过来时间久了,男人也变了心,从前的百般恩宠变为管教训斥了。”苏太太不满地抗议说。

苏金鑫一听急了,慌忙跑到苏太太椅子边轻轻地揉捏着她的肩膀说:“好好,我不管你行了吧?我的长官!”

苏太太扭头把桌子上自己的钱包拿起来说:“这三百块钱我一定给你变出花样来,到时候我就是女赌王。”

苏筱噗嗤一笑,手捂住肚子说:“得,爸爸和我都等你变魔术呢!”

一旁的苏金鑫也是脸上挂着笑容,嘴里无言却也表达了心意。

这时苏太太一挑眉毛火了,恼羞成怒地起身,径直走到门槛边回头说:“骑驴看唱本,我们走着瞧。”

说罢,苏太太就摔门而去,留下呆坐在会客室的苏筱和苏金鑫,因为他们万万没想到苏太太真的耍了脾气生了闷气。

苏筱苦笑了一声,斟了一杯茶递给苏金鑫说:“妈妈真的闹了脾气,你要讨好她一下,不然她一定恼上你几天。”

苏金鑫喝了一杯茶叹了一口气说:“哎!你娘要是和你一样听话,我也就少操心了些,现在家里和公司两头乱,真是让我焦头烂额。”

苏筱煞有其事的关心起来,一手提着瓷茶壶,抬头笑着问:“爸爸,咋了?公司出了什么事情?”

苏金鑫唉声叹气了一声说:“我们公司连续几个月惨淡经营,本来我想请阮玲玉大明星做一个茶叶宣传广告,可是她的广告款子也太贵了,正好三千法币,我怎么舍得呀!再加上日茶株式会社抢占我们货源,三家大茶庄供应链他们抢走两家,独留一家也是独木难支。更窘迫的是我们公司的资金周转不开,能贷的款子也是小到杯水车薪,大贷款子银行又怕担任风险,所以我们哪有钱拍广告呀!”

苏筱皱了皱眉头,也苦恼地说:“都怪那个东洋鬼子,不然我们生意也不会这样。”

“哎!现在我们的公司如果在这样下去,恐怕支撑不到两个月就要破产了,我现在真是担寝食难安呀!况且你娘还添乱,我也是更苦恼了。”

苏筱顿时一起身说:“你怎么不给我妈说,还苦撑着!现在她还打牌,完全不顾家。”

苏金鑫慌忙拉住苏筱摇了摇头说:“不要和你妈妈说,我只想她一直开心的过日子,她想怎样就怎样。”

苏筱坐回椅子上,一撇嘴说:“我也是不明白,妈妈脾气那么坏,你怎么还能疼爱她二十年。”

“你还不懂!不要多问,乖乖地读书就行了,等日后战乱没了,我再送你回北平读书。”

苏筱含笑说:“好,爸爸!我回房间了看书去了。”

苏金鑫欣慰地点了点头,也转身走向了书房,他要看一看家里还有多少闲置的款子,盘算一下日后如何减少开销,毕竟现在经济形势不容乐观,就连法币也出现了贬值的趋势。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糖三藏故事网 » 傲娇冰冷受gl小说,局长不要 你的太大了

顶 (0)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置顶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