含着 今晚不准掉出来,来尝一尝h

池骏望着自家大哥无比真诚的脸,有那么一瞬间感觉自己不认识他了,结结巴巴道:“大哥,你确定要当服务员?”

池域十分自然的拿过一件围裙穿上,随手掸了掸围裙上的并不存在的灰尘,“怎么,你确定我当不好?”

“不不不,我不是这个意思。”池骏抓耳挠腮的想了半天,“大哥,你这么闲吗?公司的事情都处理完了吗?”

池域往他脑门上打了一个脑崩,“你以为我跟你似的,工作早就处理完了,你放心吧,你赶紧让开,我要跟小北学习一下如何点菜。”

小北看着虚心求教的池域,一时之间有些疑惑,“池总,是你自己想干的?还是我们老板娘逼你的?”

池域心想这小北还挺了解老板娘的,不过他可不能随便出卖婉棠,于是笑了笑道:“我闲着也没事儿,帮帮你们老板娘,看她那么辛苦我也心疼。好了,你跟我说说吧,点单的时候要注意些什么?”

小北有些纠结。

他有些害怕,万一池域像何南那样不靠谱,动不动就把客人吓跑了,那这生意还怎么做呢?

但是他转念又一想,池域是管理几万人公司的大老板,肯定比何南靠得住,于是他放心下来,低声跟池域说了点菜的注意事项,然后就打发他去前堂了。

池域在做事之前喜欢先规划好,他跟小北打听了所有该注意的事项,在脑子里先过电影似的过了一遍,然后就信心百倍的去点菜了。

现在正好是午饭的高峰期,来吃饭的客人特别多,池域往大堂中间一站,挺拔的身形鹤立鸡群,有不少顾客把目光都投向了他。

虽然他戴着口罩看不清长相,但是光从那挺拔的身材也能看出这人气质十分之好,于是有不少刚进门的顾客纷纷叫他来点菜。

口罩后面的池域露出一个迷之微笑。

看看咱就是这么受欢迎,第一天上岗就迎来这么多业务,估计何南看到会羡慕死吧!

池骏和小北也不吵架了,两个人靠在柜台后面,眼睛眨也不眨的盯着池域,好像要把他盯出一个洞来。

可惜他们没能找出池域的错误,因为池域显得十分专业,一点也不像第一天干服务员的人,只见他十分熟练地给客人点了单,还赢得了客人的拍掌叫好。

“瞧瞧人家这服务员态度多好,身材也好。”

嗯?这是什么看脸的社会!

刚从后院回来的何南看到这一幕顿时傻眼了,自己费劲巴力的讨好顾客,又是帮人家开门,又是帮人家抱孩子,结果还被人奚落一顿,都投诉到老板娘那去了,怎么到了池域这待遇就完全不一样了呢?

小北看到何南,招招手让他过,来指着池域道:“看到没?都是第一天上岗,都是一百多斤的人,咋就差别这么大呢?”

何南不想承认,可事实就是如此。

自己干过跑堂,洗过菜,收过银,当过迎宾,结果哪个都干不下去,可再瞧瞧人家池域呢,干起服务员来得心应手,好像上辈子就是个服务员似的。

当然这句话不是何南说的,是池骏说的。

池骏站在柜台后面,双手托着腮,目光崇敬的看着池域,“哇塞,不愧是我亲哥,我怀疑她上辈子就是一个优秀的服务员。”

池域自己也很骄傲,时不时的用余光瞥一下来婉棠,意思是瞧见了没?哥就是这么优秀,不管做啥都能做到极致。

婉棠也是奇怪极了,

原本池域提出要当体验服务员的时候,她还以为是开玩笑,没想到池域竟然穿上围裙点起菜来,看样子有模有样,反正比何南专业多了,而且顾客纷纷拍掌叫好,这到哪儿说理去啊?

大佬就是大佬,不管做什么行业都能做到最优秀。

池域十分耐心地接待了一拨又一拨顾客,十分的驾轻就熟,直到他迎来了一波特殊的顾客。

因为这群顾客是他公司的员工。

嗯,是他手下一个部门的刘经理,还带着他们部门的一群年轻人,一起过来吃午饭。

其实碰到他们不奇怪,因为池林集团就在来家饭馆的对面,所以有很多员工图方便,经常来这边解决午餐。

池域看见他们的时候,下意识转身就要走,但想想自己是亲口答应婉棠了的,何况现在还戴着口罩,他们肯定认不出来,所以他又淡定的站住了脚。

“你好,请问有几位?”

刘经理看向池域。

总觉得这个人有些面熟,但因为戴着口罩,声音有些听得不太清楚,他也就没在意,随口道:“六位,给找个靠窗的位置吧。”

池域带着他们到了一个靠窗的位置,每人倒了一杯水,然后把菜单寄给他们,“看看要点些什么菜?”

刘经理是这里的常客了,连菜单都不用看,随口捡了几个家常菜,“就这些吧,下午还要上班,我们赶紧吃了赶紧走。”

然后几个人就不再理池域,随口聊起天来,说的话题无非就是公司的一些绯闻八卦之类的。

“哎,你们听说了吗?咱家老大经常来这里吃饭,据说他跟这里的老板娘关系非浅,不知道真的假的。”

“我也听说了,之前没怎么见老板来过这里,不知道为啥最近经常来,难不成真是看上这里老板娘的美色了?”

“柜台那边穿红裙子的就是老板娘吧,长得真好看耶,怪不得是网红餐馆,我要是顾客我也天天来吃饭。,”

“咱们老板不能看上一个开饭馆的小老板娘吧,你没看见辛家那大小姐天天来公司找咱们老大。”

“她天天来又怎么样,咱家老大又没看上她,还好意思死乞白赖的来公司,我都替她丢人,不过还别说,咱们现在公司同事设了个赌局,听说大家都在赌等老大会不会娶辛夷?你们觉得呢?”

池域点完菜收起菜单刚要走,猛然间听起他们这一顿闲聊,顿时站住了脚步。

那一行人聊了一会儿,突然看见池域站在桌旁还没走,于是奇怪的问道:“我们不是点开了吗?你怎么还不走?”

池域在桌旁站定,转过身来朗声道:“你们设了个赌局?”

有个年轻同事低声道,“哎呀,你这么大声干嘛,万一被其他人听到了多不好,这是我们公司的机密,你管这么多干什么?”

刘经理瞪了一眼年轻同事,“你们也是,怎么什么话都敢往外撂,万一让池总听到了怎么办?你们呀真是的,平日里不好好工作,净整这些没用的。”

池域听到这里总算欣慰了一些,看来他手下也不全是蠢货。

竟然还搞什么赌局,赌他会不会娶辛夷小姐,公司里的人都是瞎了吗?辛夷来过那么多次,他给过一次正眼相待吗?他见辛夷的次数还没还没有来饭馆吃饭的次数多呢,话说怎么没有人赌他会不会娶老板娘呢?难道是自己做的太不明显了?

想到这里他清了清喉咙,朗声道:“我觉得虽然我不是你们公司的员工,但是我对你们老板也约略有耳闻,以我对他性格的了解,我觉得他不会娶你们口中所谓的辛夷小姐。”

六个人一起抬头看见他,“什么意思?””

池域又道:“我的意思就是,你们老板肯定是心中另有所爱,你们作为他的员工,难道就没有注意到他最近有什么反常吗?”

他说完这话,期待的看着他们。

刘经理低头想了一会儿,“要说有什么反常,就是我们老大最近确实饭局少了很多,没有像以前那样经常出去赴宴了,而且听说他最近经常来这家饭馆吃饭,所以我也想带同事们来体验体验,到底有什么把我们池总迷住了。”

池域笑了笑,“那你看出来了吗?”

刘经理四处看了看,然后压低声音,“我没有看出来,但我估计肯定是被这饭馆老板娘的美色迷住了。”

池骏池域忍住了笑,反问道:“为什么?”

刘经理坐直了身体,低声道:“这还用问为什么?哪个来餐馆吃饭的人不是冲着老板娘来的,除非我们池总眼瞎,要不然他铁定也会拜倒在老板娘的石榴裙下。”

池域下意识想反驳,我怎么会是那么浅薄的人,动不动就拜倒在石榴裙下?但转念一想,这个老板娘可是来婉棠,拜倒就拜倒吧,何况是自己心甘情愿的。

来婉棠忙完经过大堂的时候,看到池域正在跟几个客人聊天儿,不由奇道:“你在这站老半天了,怎么不去厨房下菜单?”

池域点头哈腰的去点菜了,临走还撂了一句,“老板娘,我能给这桌送道菜吗?”

婉棠奇道:“为什么?”

“因为我很喜欢他们。”

婉棠想了想,“那菜钱从你工资里扣。”

池域脑门三道黑线,“请问我工资里的钱够扣菜钱吗?”

婉棠只是笑,“强够吧,实在不行的话只能你倒贴了。,”

池域装作惋惜地叹息了一声,“好吧,真是没有想到第一天上班就要倒贴。”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糖三藏故事网 » 含着 今晚不准掉出来,来尝一尝h

顶 (0)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置顶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