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大好软啊,公主的奢靡生活雨佳3

听了这话,感到了特别无助的洛羽妍,心态有点不平衡,但还是选择了一步步的下楼去。

这个时候已经走上二楼的墨铭珏按下了开关,楼梯口的空间一下子就亮了。

喜悦的洛羽妍,回头看了看男人的背影,却发现他手肘的绷带变黄了,仔细一看是伤口化脓了。

“墨先生,你的手没有事吧!”挺唐突的一句问话,让气氛有点点的尴尬。

回应女人的是空气中的缄默,嘴角还动了动的洛羽妍低下了头,走向了厨房的冰箱。

知道自己不能一下子吃太多的洛羽妍,选择了一个火腿肠,但是这个食材生吃对胃不好,要是能吃点热食品就好了。

也知道自己这种虚弱的状态是根本煮不好一顿饭的洛羽妍杵在原地。

这个时候男人仿佛是上帝派来的一样,墨铭珏居然下楼来了,看见了女人在厨房里面发呆:“洛羽妍,晚上少吃点东西。”

听了这话的洛羽妍转过头来,再明白男人的意思后,心里面就一万头的草泥马跳过,但是最后向来温顺的她还是选择了温柔:“可是,我真的好饿啊!”

缄默的男人,从冰箱里面拿出来新鲜的生牛排。

突然意识到了什么的洛羽妍,忍住了自己的惊叹,并且乖乖的坐在了沙发上,等待着“墨爸爸”的菜。

但是男人有伤口的胳膊肘动着实在是惊心怵目的很,胡乱简单的包扎一点都不科学,墨铭珏也太不爱惜自己了。

在等待的途中,洛羽妍忍不住就说道了起来:“你的伤口,真的不能这么处理。”

“吃吧!”走过来的墨铭珏,手中端着热腾腾的牛排,但是嘴上却说着最冰冷的话语。

不客气的洛羽妍,要是再客气就对不起自己的胃了!不摆什么客气的架子,愉快的吃了起来。

吃的有点急居然噎住了,墨铭珏居然已经贴心的把红酒拿出来。

终于是吃到了热的食物,洛羽妍觉得自己的胃很暖很满足:“真好吃,你都可以去参加厨艺比赛了。”

转过头来的洛羽妍还不忘把墨铭珏给夸了一顿,倒是禁得住夸赞的男人冷着个语气说道:“吃完,就快点去睡觉吧!”

站起来的洛羽妍,巧妙的拦住了墨铭珏上楼的去路:“等等,你手臂上面的伤口,是一定要处理的。”

说着女人就赶快把医药箱拿过来:“吃了宵夜,我觉得我有必要运动一下。”

算是一个合理的借口,男人满眼趣味的看着女人,然后坐下来。

看着手臂上随意包扎做暂时处理的伤口,男人嘴角挂着冷冷的笑容,女人的包扎技术当然不如他。

男人伸出了自己的手,静静的看着女人给自己处理伤口。

打开了绷带的女人,看着惊心怵目的伤口,里面黄色的浓水和周围美好光滑的皮肤形成鲜明对比,洛羽妍就犹豫了一下子,不知道该怎么办。

男人却把手伸过去,把医药箱拿过来,打开了箱子,一个金属的镊子被拿出来。

只见男人把酒精倒在镊子上,并且用纱布擦拭着,一切的动作都这样自然和熟练,仿佛是在以前重复了很多遍。

接着更加让人难受的一幕出现了,洛羽妍看着那镊子一点点把化脓的肉剔出来。

而面前这个坚强的男人,一句话都没有说,呻吟哀嚎也没有,不得不佩服起来铁骨铮铮的墨铭珏,洛羽妍就一直盯着男人,看看他需要什么帮助。

弄完了,里面鲜红的肉就出来了:“怎么了,要是害怕,就转过头去。”看着女人眼神中的担忧和惊恐,男人打趣着她。

摇了摇头的洛羽妍,看着男人把酒精倒在了鲜红的伤口上,光是看着就非常疼。

紧接着男人就用纱布简单的饶了几下胳膊,这样简单粗暴的样子,一点都不像是白天那个对自己呵护直至的男人,洛羽妍看了看自己腿上的包扎,却是很专业很贴心的。

“你别走先,你这样包扎还是会感染的。”就算没有学过护理知识的洛羽妍,也知道伤口暴露在空气中容易沾染细菌。

成功的把男人留住了的洛羽妍,把他的手拉过来,解开了他胡乱包扎的绷带。

看着鲜红已经处理好了的伤口,上面已经一点化脓的肉都没有了,女人就能想象到当时剔肉的感觉。

墨铭珏越是这样不爱惜自己,洛羽妍越是心痛,拿着绷带就开始帮着墨铭珏包扎了。

男人眼底有一抹暗色,安静的看着女人为他包扎。

洛羽妍之所以能轻易的把墨铭珏留下,是因为这个男人本来就要留下来。

正在洛羽妍做好了最后一步,准备打一个蝴蝶结的时候,自己的身体突然前倾,女人意识到不妙。

结结实实的躺在了男人的怀里,而他在这个时候顺势倒了下去,女人也就压在了男人身上。

楼梯口传来的微弱灯光,给这个暧昧场景增添了很多诱惑。

男人倒是还蛮兴趣的说着:“你怎么在这个时候对我投怀送抱。”

没有等洛羽妍回答,薄凉的嘴唇就对上了女人那张正要为自己解释的小嘴。

想要辩解却不能辩解的洛羽妍也不知道应该怎么辩解:“先生,别这样。”躺在男人身上的洛羽妍不想碰到男人的伤口。

话到了男人的耳朵里面,就像是拒绝,不满的墨铭珏直接一个翻身,把娇小的女人压在了身下。

感觉就像是一座大山压下来的洛羽妍,脸已经红彤彤的,不知道是因为喘不过气来还是因为什么别的原因。

想要挣脱的女人,最后选择了“妥协”:“先生,你这样做,会碰到你本来就化脓的伤口的。”

这时候,洛羽妍说这种话,打扰原有的气氛,但是女人是真的很担心男人。

小心翼翼的女人,用着自己微弱的声音,想让让男人从自己身上起开,不起一点作用。

此刻女人任何的反抗,在墨铭珏的身下都是无效的:“夫人,你这样挣扎会碰到我的伤口的。”

变本加厉的墨铭珏突然明白洛羽妍有这个顾虑后,就变了法的调戏这个好玩的女人。

男人邪魅的声音,在洛羽妍的耳朵边,耳朵就像是喝醉了一样,女人怎么会不知道男人玩的把戏。

心里面居然有一丝的气愤了,莫名的火气在胸中作祟,洛羽妍不管这么多了,使出了全身力气挣扎。

到了最后还是斗不过力气大的墨铭珏,但是采用了一点男人的智慧,洛羽妍也学着墨铭珏:“你碰到了我小腿的伤口了。”

“••••••”一时缄默的墨铭珏,哪里听不出来是女人和自己学坏了,眼底出来了一丝玩味。

片刻之间的沉默,还是没有放开女人:“真的吗?那我要好好看看了。”说着墨铭珏就扭头朝着身后,并且一只手在女人身上游走,往下。

意识到哪里不对劲的洛羽妍,觉得浑身都热了起来:“不,我已经好多了,不用去看了。”

脸色惊慌的女人,大口的喘气,快速的回复男人自己没事,真的没事,那样子实在是非常的有趣。

这么有趣的人儿,墨铭珏怎么能轻易就放过了呢!所以洛羽妍还是保持着被压着的状态。

也不知道是不是被压着太久了,或者是真的觉得委屈了,洛羽妍清澈的眼眸中有了一圈圈涟漪。

听到了女人缴枪投降的声音,得到了满足的墨铭珏,转过身来却看到了这样一幕。

女人眼中就像是有一颗颗璀璨的星星一样。

但是很快男人意识到不对劲,身子也起来了一些,不把全部的重量放在女人的身上。

感觉到了稍微的放松的女人,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泪水,一滴热泪滑了下去。

男人眼神中一丝忧伤转瞬即逝,并且取之而来的是满眼的温柔。

那滴泪水还没有滑下去之前,就被男人那薄荷味的唇齿擒住了。

难受的洛羽妍,这些天的委屈都爆发出来,今天的她还丢了录音和视频,男人在她身上所做的一切成了点燃导火索的火星。

但是这一切都不能全怪男人,只是墨铭珏的做法过火了些。

女人眼中的绝望让墨铭珏心里一揪,眼神中掩盖不住的疼惜,并且同时在这个时候移开了自己的身体,侧躺着静静地看着女人的一举一动。

身体得到了完全放松的洛羽妍,眼神空洞着望着天花板,好像是在思考着些什么问题。

尽管不能完完全全猜到女人的想法,就墨铭珏对她的了解,她肯定是为了自己的家族事业而奔波着,中间遇到了很多的问题。

今天才从绑架犯那里逃出来的女人,觉得特别的委屈,没有依靠的她都找不到任何一个人,能借用一下那个人的肩膀哭泣一下。

女孩的遭遇足以让任何一个男人痛惜,她纯洁的眼睛中没有一点污垢,这样的女孩没有人会不爱。

墨铭珏莫名的占有欲一下子就涌上了心头,琥珀色的眼珠在夜色的掩盖中难掩那浓厚的爱意。

一个湿润的吻落到了洛羽妍冰凉的额头,仿佛是上帝吻了自己宠爱的天使一样。

感受到了的洛羽妍,眼神恢复了一些神采,呆呆的看着墨铭珏,她好像觉得男人有话要说。

“下次不准不打招呼就出去,你是我的女人,没有人敢动你。”前面的半段话是温柔的,后面的半段是霸道的。

目光灼灼的墨铭珏,琥珀瞳孔中折射出来的爱意已经不能被掩盖住了。

听到了这话,有点呆然的洛羽妍,把自己的头转过来,看着墨铭珏的眼睛,仿佛是要在他的眼神中再次确认一样。

见到女人转过头来看着自己,墨铭珏薄唇轻启:“以后你的心里只准住着我一人。”

对于男人突然来了的莫名其妙的话,洛羽妍一下子不知道该怎么回答的好,也许是刚刚自己没有控制好情绪,让自己的救命恩人,看到自己流泪的情景了!

只是这个女人在这个时候不知道该怎么回答男人的好,眼神躲闪起来。

“对不起,先生,我失态了。”用手擦掉要溢出来的泪珠,洛羽妍跟着男人解释刚刚自己••••••

白天才一起经历了生死,到了晚上就说这话,洛羽妍也太见墨铭珏的外了。

男人对于女人的客气显然也很是不满,不由的把头别到了一边去。

而洛羽妍在这个时候心里面居然开始纠结上次在农家乐里面,从墨铭珏口中侧面的得知,自己不过就是一个玩物,给人暖床的。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糖三藏故事网 » 好大好软啊,公主的奢靡生活雨佳3

顶 (0)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置顶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