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湿 好多水 夹得我好紧,当着的面开了两个女儿的包

沈威教授要大家汇报集训感受,可有的说激烈有的说不激烈,他干脆就点名,一个一个说。徐加伟首先发言,他说:“没觉得什么压力,一路走下来都轻轻松松的,好像人家都有意让着我似的。”

“不错。”教授说,“希望你下一关也这么轻松。不过这边轻松,但另一边不轻松了,你自己要把握好,你的压力主要来自家庭。”

“我知道,教授。即便是我妈妈不同意我也会上去的,这次我是去定了。”徐加伟说。

“我说过,家里的事组织不会出面的,你们自己把握好。实在过不了家里的关就把名额让给人家,实验室也需要你们。”教授说。

“我会处理好的,教授。”徐加伟说。

“好。下一个林姗姗你说。”沈威教授说。

“好。”林姗姗说,“教授,我身体状况顺利通过,知识结构轻松压倒他们,应变能力也无对手。只是……”

“意料到了,心理素质出了点小偏差,不过也还行,虽然排在第二,但和第一名差距式微,你的综合成绩远远把人家抛在后边,所以也算是轻松入选了。下一关对你来说可能有一定的压力,上一轮的成绩不会带到下一轮,你可要加油哦。”沈威教授鼓励道。

“我一定会的,自信完全可以超过对手。”林姗姗说。

“我说吧。”林姗姗说完,马彪不等教授点名,紧接着说,“我和姗姗刚好相反,心理素质得了个第一,并且把他们远远的甩在了后边,身体状况大家都差不多,应变能力略胜一筹,知识结构不是很理想,只是第二。不过综合排名还是第一,顺利通过。”

“继续努力,下一轮可能重点在应变能力和心理素质,这是你的优势,只要你好好把握,问题应该不大。”教授也是进行了一番鼓励。

陈杰喝了口茶,说:“我觉得压力是挺大的,除了身体状况外,每项都是激烈的竞争,知识结构、应变能力勉强排第一,心理素质垫底。最后虽然总分排第二,但和第三名只差0.01分,反而和第一名有些差距。虽然进到模拟训练了,但最终也还是会淘汰的。”

“一切皆有可能。即使没选上,实验室也还是你们的家,无论是否选上都是好事。同学们,新的集训很快就会开始的,你们要做好充分的思想准备,太空旅行并不是一帆风顺的,更何况去这么远的地方,风险还是会有的,如果踏上去火星基地的路后,就有50%的可能很长时间回不来了,一旦选上直接出征,直到多年后完成任务才能回到地球。你们要想清楚,现在退出还来得及,如果被选上了,那对不起,你没有退路了。从今天开始,你们在实验室的工作暂时结束,等下向我的助手移交,如果下一步数个月的模拟飞行集训没被选上,回来重新分配工作,选上后那就有可能永远离开这间实验室了,因为等你们回来,实验室里早已放不下你们这尊大佛了。移交以后回家休息,多陪陪父母,等到集训命令一到马上回这里集合。都听明白了吗?”

“明白了。”大家齐声说。

“世界上没有不散的筵席,我们朝夕相处的日子到此结束了,同学们,我们接下去会以另一种方式见面,天天看得见面,听得见声音,但碰不到一起。当然,这是后话,现在说还早了点,但是这日子快要到来了,现在早点说,早点准备也好。好在大家的心理素质都挺好的,不会出现那种依依不舍的场面。”沈威教授特地看了林姗姗一眼,发觉她的表情有点伤感,特地点了她的名,“姗姗同学你说是吧,大家今后以另外一种方式在一起也是愉快的。”

“是的,教授,我们同样快乐。”林姗姗说。

“好了,大家还有想说的吗?”沈威教授说。

“教授,您还是会指挥我们的所有行动吧?”林姗姗问。

“是的,我是这次营救行动的总指挥,我们还会天天见面,天天给你们下指令的。等于说我们还天天在一起,只不过换了种方式。”

转眼间,去火星基地模拟飞行的时间到了,沈威教授和四位弟子一起去基地。他们乘坐的是亚光速飞行器,这种飞行器是目前内太空较为普遍使用的交通工具,他们只用了10来分钟的时间就到了目的地。除了徐加伟外,其他3位弟子还是第一次第一次离开地球,到火星后他们感到非常新奇,第一感觉是太阳比地球上小多了。

“徐加伟,你上次去金星什么感觉?”林姗姗问。

“第一感觉是太阳很大,大得有些吓人。当时还在想幸亏没去水星,否则看到的太阳还要大,还不吓破胆啊,哈哈。”徐加伟说。

沈威教授说:“火星上目前只有开采小行星的智能人和一些技术人员、飞船制造工人,太空模拟飞行环境系统也是刚建好不久,是专门为这次飞行建设的,管理和维护这个系统的科技人员比你们早些时候到了,此外就没有无关人员了,也不接待游客。趁现在还没把你们交接给基地,你们就多走走看看吧,一旦进了基地就出不来了。”

“会不会有同行先我们到达了?你们看–”林姗姗指着前方,“那边也是4位。”

“完全有可能,你们可以和他们交流,也可以我们走我们的,但不能走太远,因为我们只对火星做局部的改造,我们的工作生活都在这个范围内,包括发射基地。”教授说。

那边的人也看见他们了,挥着手向他们招呼。

“当初为改造火星的环境,我们的前辈花了不少的心思,勘察了整个火星,最终选择这里,因为这里常年气温相对高点,并且变化不大,地势也平坦。经过数百年的改造,约一万平方公里已经有点适合人类居住的样子了,其中的一千平方公里核心区块,就是我们现在的所在位置,含氧量、引力等完全跟地球一样,那边一百平方公里的大棚建筑,看到没有,是核心的核心,能生产水了,完全模拟成功地球的环境,会下雨、有植物、有小型动物。”

马彪感叹说:“还是我们的千年思想家说得对,‘世界上只要有了人,什么人间奇迹都会创造出来’。”

“我不知道这次模拟训练有没有安排你们参观的项目,如果有的话就最好,来一趟火星也不容易,可以在一定的范围内好好看看。如果想走得更远,就得穿上宇航服了,因为走出一万平方公里的范围就呼吸不到氧气了,南半球比北半球壮观,我们在读书的时候都看过模型、图片,但到实地感受完全不一样的。”

“教授您来过吗?”陈杰说。

“我差不多勘察过整个火星表面。”沈威教授说。

“我们教授还去过水星和金星。”徐加伟说,“要是其他几颗气体行星让去的话我们教授也一定会去过。”

“按照目前的操作规范,气体行星只能让智能人去,不过总有一日我们会登上哪些行星的。”教授说。

一艘飞船过来了,又有一批参加模拟训练的人到了。

“走吧,我们先去办个报到手续。”

在报到处,沈威碰到了老同学吴教授,吴教授是基地负责人,也是这次模拟训练的总负责人。

吴教授把沈威一行让到自己的办公室,说:“老同学,你亲自送得意门生过来啊。”

“和他们朝夕相处了几年,一旦分开还是有点不舍的,现在我就交给你了。”沈威说。接着他把弟子们一一介绍给吴教授。

“哦,名师出高徒,这几位都是很优秀的。徐加伟同学我见过,还在上中学的时候,就开始发表论文,那篇题目叫什么来着,获全国大奖……”

“《论外太空行星资源的开发和利用》”徐加伟轻轻地说。

“哦,对对对,观点很新颖,说到不和外星球居民争资源,在勘察前先摸清整个星系有无生命,如果发现有生命存在就放弃勘察,把这一资源留给这个恒星系的居民。这个看法很好,我非常赞同。一个中学生就能提出这一观点,心胸如此开阔,好!”

“吴教授您过奖了,那个时候犹如初生之犊,说话没分寸,想怎么说就怎么说,蒙老师们提携,侥幸获奖。”徐加伟说。

“呵呵,还是没改当年的中学弟子那样的腼腆,当时我和老沈一起坐在台下的前排,看你上台领奖的时候脸都红了。老沈说,要是有一天组建研究团队,第一个就把你要过来。后来老沈一直都在默默的关注着你的成长,老沈组建研究团队时果然如愿以偿,你是沈教授团队的第一个弟子吧?”吴教授说。

“是的。”徐加伟说,“沈教授对我关爱有加!”原来背后还有这样的故事,徐加伟一直不知道,自己从中学时代起就受到国内顶级天文学家的关注,实在是荣幸之极。沈威教授就是这样,对弟子的付出他只字不提,而尽量把成绩都记到弟子身上,这样的教授真的是太好了。

吴教授对沈威教授这个团队的人员构成是有所了解的,在这个团队里他最看重徐加伟,要是不出意外,徐加伟今后必定会成为国家天文事业的栋梁。意外?突然,吴教授心里产生出一丝隐隐的惋惜感。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糖三藏故事网 » 好湿 好多水 夹得我好紧,当着的面开了两个女儿的包

顶 (0)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置顶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