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王府大丫鬟,黄瓜莲藕哪个舒服

陈书锦看着刘文涛仓皇而去的背影心中那叫一个酣畅淋漓,就是自己身边站着的陈书娇脸上的神色不是太好罢了。

“大妹子,下次再碰上这样的人你别怕,大家伙都能帮你!”

那婶子就坐在一个小方凳上,一双眼睛真是清亮,只是陈书锦之前一直心情不是太好都没有注意过。

“今天真是谢谢婶子仗义执言!”陈书锦对着那婶子鞠了一躬表示自己的感谢。

那婶子也是淳朴,起身直直的摆手,“大妹子你真是太客气了,我也就是周边庄子上过来卖头花的,你可千万别这样!”

陈书锦也不管,对于帮过自己的人她就是要客客气气的,对于像刘文涛那样的人她才会无所不用其极。

“这妹子,你可千万别被那男人那张脸给骗了,这种光长得好看的我可见得多了。”那婶子话是对着陈书娇说的,她还以为陈书娇是被刘文涛骗了才那样说话的。

见陈书娇脸色更加难看,陈书锦乐的在心里偷着笑,嘴上还是一本正经的。

“是啊书娇,我以前也跟你一样觉得这个刘文涛是个好人,可是自打上一次的事儿我算是认清了这个人的真面孔,你比我还小些,你可千万别跟我一样被骗哦!”

说着她还很是亲热的揽住了陈书娇的手臂,表达着自己的关心。

但是这次她们两个人就跟反过来一样,陈书娇还记着她说自己的那些话,脸色难看的挡掉了陈书锦的手。

那婶子见陈书娇闹别扭也懒得多费口舌,便自顾自坐了回去。

陈书锦也不觉得尴尬,为了感谢那婶子,又挑了好些头花买来才跟说笑着离去。

“书娇呀,你可千万别生气,我刚刚说话不是针对你的,我就是气坏了,怕你被人骗呀!”陈书锦边走边在她耳边呱噪,跟小喇叭一样。

失败的陈书娇则是面如土色,她一个劲儿的低着头往前冲,觉得自己的脑袋都要被今天给外话多的陈书锦给吵炸了。

可这样却不能阻挡陈书锦,她就像是尝到了甜头一般,陈书娇越是不愿意,她就越要装着为她着想的样子一个劲儿的赖着她。

两个人直走到陈书昌的修理铺子都是这样的状态。

“吆,娇娇这是怎么了?是不是被人欺负了?”陈书昌笑着问了一句。

陈书盛早已经收拾好到了,就等这两个小姑娘买好东西就启程回家了。

等来等去不见人来,正要去找的时候,那个人却是这样的状态。

“是不是在镇子上碰见流氓了?”陈书盛也有些担心,毕竟陈书娇是自己的堂妹,要是她受了什么委屈自己不好交代。

陈书娇不想把事情闹大,便勉强扯出一抹笑容看向陈大家的两兄弟,“没什么……没什么的!”

这笑勉强就是勉强,看起来比哭也差不远了,叫他们看了更加担心。

“锦妮儿你说,是不是在街上被别人欺负了?”陈书盛转头看向一脸轻松的陈书锦。

心里高兴的陈书锦便仔细将刚刚发生的事情原原本本的给自己的两个哥哥还原了一下,陈书娇听着陈书锦复述,脸色是越发的难看了。

“咱们锦妮儿说的好,下次要是叫我碰见了他,我非好好揍他一顿不可。”陈书昌恶狠狠地说着还挥了挥拳头。

他到底年轻,碰见自家妹子被欺负,恨不得冲过去把人给打残废!

刘文涛和陈书盛虽然是一个学校的,但平时其实也没有什么交集,且自打上次他做了那样的事儿差点害的自己老丈人被抓,陈书盛对这个人印象就已经是很差了。

结果今天又来这么一着。

“以后你们两个有什么要买的就告诉我或者书昌,省的下次再碰见那个人吃亏!”陈书盛稳声道。

“我知道的大哥,”陈书锦听话的点点头,却又恶作剧一般略带愧疚的看向陈书娇,“就是我说话可能说的太重了,书娇好像生我气了!”

陈书锦求救似的看向陈书昌,陈书昌顿时有些着急了,他拉着陈书娇的胳膊道:“娇娇啊,你可千万不能犯傻,那人不是好人,锦妮儿说你是为了你好啊!”

被拉着的陈书娇心里就跟吃了一个苍蝇一般,可她又不敢表现,只能努力装出一副自己明白了懂了的样子。

“我知道了二哥,”又转身对上陈书锦道:“锦妮儿,刚刚是我犯糊涂没明白你的意思,我现在知道了,知道你是为我好。”

陈书锦欣慰的拍了拍她的肩膀,“我受点委屈也没什么的,关键是书娇,你现在知道刘文涛不是个好人了吧?”

“是,我知道了,刘文涛那个人不是好人,我以后一定离他远一点!”陈书娇咬牙道。

她不知道陈书锦是故意还是无意,一直拿着似笑非笑的眼神看着自己,就好像自己是什么好玩的东西一般。

陈书娇在心中暗暗发誓,自己一定的讨回这一次受的委屈!

“你知道就好,我两从小就一起长大,要是你被骗我心里可不好受的!”陈书锦心里哪里是不好受,她简直快绷不住要笑出声了好吗?

但是陈书锦知道物极必反,便收敛了自己,乖乖的不再招惹陈书娇。

他们一行四个人,三辆自行车,陈书锦主动举手说想骑着新自行车回家,陈书盛也笑着由她去了,陈书娇则是坐在了陈书昌的后座,几个人就这样回了家。

陈大见他们回来心里那叫一个高兴,尤其是陈书锦骑着的崭新的永久牌自行车,更是赚足了众人的眼球,还有不少人聚集到了陈家大的门口,大家都来看这辆新车。

坐着陈二婶看着那叫一个眼红,自己累死累活的还真舍不得拿钱出来买这样的好车。

“俺大哥家真是有钱啊,这车说买就买了!”陈二心里也有些泛酸。

陈大笑呵呵的抽了口水烟,“是我们家二小子买的,我还嫌他浪费钱呢,啥车还不是一样的骑?”

旁边有懂行的人就给他做普及,“我说陈大你这话说的,就这自行车咱镇子上也就十来辆,咱们村子也就你家有,永久牌自行车,听这个名字就知道,永久!”

陈书昌也笑,“还是三大爷懂行儿,俺爹还不知道哩。”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糖三藏故事网 » 重生王府大丫鬟,黄瓜莲藕哪个舒服

顶 (0)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置顶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