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宫囚爱皇叔不要txt,快穿父皇ⅹ太子妃

这一天,他跟着自己从江大到隆安寺,从隆安寺又到福镇,一路下来,自己虽休憩了片刻,可是他却没有合过眼。

铁打的身子都吃不消,更何况明儿他还要再坐车回江城处理陆氏的事情。

大抵是因为这一天发生的事情确实太多,这会儿好不容易躺在了床上,池秧没过多久就陷入了沉睡。

再醒来已经是第二天早上。

身边的陆远辰已经不知去向。

池秧醒了醒神,刚刚翻身下床,病房就被人从外面推了进来,她一怔,“梦琪?”

陆梦琪也是错愕,但很快就走了进来坐到池秧的床边,“醒过来了?”

“你什么时候过来的?”

“半个多小时前。”陆梦琪点了点池秧旁边的位置,“和我哥换了个班,本来是想叫你起来跟你说一声的,但最后看你睡得熟,到底还是不忍心。”

池秧愣了愣,然后把话题转开,“姜晓那边怎么样了?”

“放心,我刚刚从她哪里回来,虽然她爹确实是个人渣无疑,但是出手还阔绰,该上手的地方一点也不马虎,护工和医疗设备都已经跟上,这会儿就等着阿姨醒了。”

池秧点了点头,又想到了什么,带着几分感慨说道:“姜晓一个晚上都没有合眼吧。”

“她性子倔,这会儿谁劝也不听。”陆梦琪无奈的摇了摇头,“硬是把那个姓熊的赶出了医院,死死守在阿姨的床前,休息一下也不肯。”

池秧无奈的摇了摇头,这次的事情相比对她造成的影响不小,她还记得昨天姜晓给自己打电话时,她话音里的颤抖,她差点没能从死神的手里抢回她的母亲,这会儿自然更加珍惜和姜母在一起的时间。

她深吸了一口气,点着脚往门口挪去,“我去看看——”

“诶——”陆梦琪忙不递的从床上坐了起来,她还记得陆远辰走时反复叮嘱的池秧的腿伤,好在他也了解池秧的性子,并没有不允许她走动,只能让陆梦琪尽可能的跟在池秧的身边,免得造成二次伤害。

这会儿看着池秧要出门,自然连忙凑到池秧的跟前,揽起了她一半的重量,“我的祖宗欸,你可慢点走。”

池秧也不跟她客气,有了借力她确实轻松不少。

姜晓这头一瞬不瞬的盯着躺在床上面色惨败的舒元英,心底蒙着一层昏暗的云雾,一个晚上很短,还不够她把舒元英好好看清;一个晚上又很长,足够她想明白很多事情。

“晓晓?”

姜晓终于还是动了动身子,她看向来的人,脸上到底还是扯出了一抹轻笑,“不是让你回去好好看着她,怎么还把她看过来了?”这话是对搀着池秧的陆梦琪说得。

陆梦琪横了她一眼,“你俩的性子一个鬼德性,哪里是听人劝的人!”

池秧在一边坐下,环顾了一圈病房,并没有看见姜云等人的身影,姜晓看她的目光大概明白她是在找什么,然后不紧不慢的解释道:“我把人都赶回去了,待在这儿乌烟瘴气,我妈大概是不想看到他们才不愿意醒过来。”

池秧张了张嘴,到底还是什么都没有说。

病房里久久没有人开口说话。

“其实我早就预料到会有这么一天。”

池秧和陆梦琪俱是一怔,她们知道姜晓这会儿只是需要倾诉,也没有多嘴,仔细听着她的下文。

“这两年她的脾气越来越不受控制,有的时候甚至也会把怒气撒到我的身上,她大概觉得,姜云的出轨跟我也有不少关系,如果我是个男人,一个能够继承他事业的男人,这一切都不会发生。”

“说起来也真是很可笑,这五年间,她找过很多姜云出轨的原因,身边的任何一个人都扮演过犯错的角色,但她从来不觉得自己有什么问题,她从头到尾都只是一个受害者,在这样的精神压力之下走上极端实在只是时间问题。”

“她真的已经很累了。”

“她天天把离婚挂在嘴边,但是她又离不开现在衣食无忧的生活,说离婚不过就是为了让姜云回头,但是,事与愿违,这样只会把人越推越远,女人可以给自己的男人提任何要求,那是在他爱你的前提之下,姜云对她已经没有任何感情了,因此她每一次得寸进尺,对姜云而言都是胁迫。”

“可是她想不明白,我甚至能够猜到,就算她有幸能够醒过来,那之后的生活还将回到过去的模样,争吵妥协,再争吵。”姜晓苦笑摇头,“我真的是受够了这样的生活。”

池秧和陆梦琪面面相觑了一眼,良久,还是池秧看着姜晓问了出声,“你想怎么做。”

姜晓这个模样,显然是已经做出了什么重要的决定。

姜晓深深看了眼躺在床上的舒云英,“她做不了的决定,我帮她做。”

“我要让姜云和她离婚。”

池秧一怔,她从沙发上站了起来,“你想好了吗?”

这可不是一件小事,离婚会牵扯到的层面不少,更遑论是以姜云的身价,这盆水一旦被泼了出去,后果谁都预料不了。

“我很清楚。”姜晓看着池秧一脸坚定,转瞬她又想到了什么,又说道:“还记得她之前说过,她才不会离婚,才不会便宜了姜云和那个女人,只要她一天是姜太太,熊於那个女人这一辈子都只能当个上不了台面的第三者。”

“她真的是太傻了。”

“人生只有那么长,她何必把自己的后半辈子都跟他们搭上?她不是不放过他们,也是不放过自己。”

她说着,把一直紧紧攥在手里的名片朝池秧等人比了比,“这是陆老师离开前他给我的。”

清晨时,姜晓正好想来看看池秧的情况,却没有想到会在病房门口和陆远辰碰面,她感激陆远辰,虽然她明白多半是看在池秧的面子上,陆远辰站在一边顿了一会儿,到底还是把名片递到了姜晓的手里,“如果你有需要的话,找他。”

陆远辰离开了。

姜晓低头看了眼手里的黑边名片,那个人的名字叫做程霖。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糖三藏故事网 » 深宫囚爱皇叔不要txt,快穿父皇ⅹ太子妃

顶 (0)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置顶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