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妃受伤瞒着王爷,永琪与知画黄文

文超何尝不感到奇怪,他没想到觅儿不但进去了还是被陈助理亲自带进去的。这让他很意外,她到底还有什么他不知道的?

“我们也走吧!”有一名少年忍不住开口,这热闹也看了,虽然有点失望,但这肚子好像也饿的差不多了。

一群少年热热闹闹往里面走去,只留文超落在最后一个。

走在最后的文超问了侍者一个同样的问题,“刚刚那个女生给你看了什么?”

侍者愣了一下,歉意的摇头,“抱歉文少,这是客人的隐私。”

文超眸子一下便暗下去,他危险的盯着那侍者,“你是不想要这份工作了?”

侍者脸色大变,害怕起来,他还记得上次有一人得罪了文少第二天就再没见过,在同事的议论中他得知文少和老板之间有着某种神秘关系。没想到今天他竟然也遇到这样的事情,今天是哪里来的霉运?

“抱歉,文少!”侍者想起刚刚看到的暗金卡不得不在文超如刀子一样的目光中垂下头,毕竟文少是文少,老板是老板,老板说的话怎么也比文少的话管用。老板说过凡是拿黑金卡的客人提的要求全部满足,哪怕是她今晚要包下这家店,他们只会无视里面的达官贵人立即清场,还不会收她一分钱。用老板的原话说――哪怕她今晚要烧了这家店,你们也得毕恭毕敬的递上火把!

每一次新人就职从经理到主管都会往下宣讲这件事情,他有幸见过老板亲耳听到他这样说过,只是在这里工作三年他从没有见过拿黑金卡的人,还有人说他们工作十年都还没有见过这样一个人。有幸的是他今天见过了,他有点失望,他以为能被老板这样重视之人非富即贵,今天一见却是这样一个平凡到不能再平凡的少女。

见侍者没有丝毫的畏惧文超只得放弃,今天是来吃饭的庆祝的,可不能为了皇杞觅儿的事情败了兴致。

百音不愧是Y市最高档奢华的酒店,服务员不论男女容貌皆是无可挑剔,服务态度更加让人有种高高在上的宾至如归感觉。

进入大厅时她们的到来并没有引起谁的注意,觅儿本来就不受人欢迎,朱鱼更加没人认识,没引起人注意是很正常的事情。

“啧啧,有钱人就是不一样!”朱鱼看着琳琅满目的美味佳肴和衣着讲究的少男少女只觉得这个世界多了一分奢侈和纸醉金迷。

觅儿看着朱鱼像孩子一样捧着那些食物转圈圈忍不住笑了,这笑容落入别人眼中自然而然成为一道风景。突然间文超意识到他对皇杞觅儿越来越关注就忍不住开始鄙夷自己,他一边冷漠起自己刚刚柔和的脸,一边在心中暗骂真是什么人都能入他的眼了,她那么丑有什么好看的?呸!

这样鄙视一番后他往大厅里高台上走去,众人看到文超走上台都很自觉的安静下来,高一A班可以说除了蓝时末和不明身份的皇杞觅儿,无不是富二代,官二代,在Y市无不是知根知底的少爷公主。除了高一A班还有文超私底下交情不错的朋友,放目看去在这个不小的宴会厅中竟然差不多有一百来人。想想文超的身份这点人也算不了什么,他身为市长的独子多的是人想要巴结他,也没有人敢随意招惹他,不过他名声虽然不好听但为人还是有道德和底线。

文超刚刚走上台在这么大的一群人中目光好巧不巧又落在那个长的丑又冷漠无情的女人身上,天可怜见,他可不是有意的!只是那个人很快就拉着和她一起来的少女匆匆离开,“唉……”

他刚要叫住那个人巨大的话筒声音让他回过神来,她怎么这就走了?宴会还没有开始,他还没有当面感谢她,这一次他没想到她会这么给力。只是现在不是叫住她的时候,可是……

文超咬牙,一副气愤到极点的样子看的众人莫名其妙,这个女人懂不懂规矩,说走就走!他的宴会就这么让她难受吗?多待一刻都不行吗!他越想越气,一双眸子仿佛有火焰即将喷薄而出。

“文少,你怎么回事?”程如今也不知道文超怎么回事,可他必须上去提醒他现在不是生气的时候。文超在程如今的提醒下可算恢复了理智,暂时性忘记那个可恨的女人,脸上露出看柔似和的笑容。

明亮璀璨的大厅外,走廊 上的灯光显得有些昏暗,不过大气奢华的装修风格依然叫人心生向往。

“觅儿,怎么了?”朱鱼被觅儿拉着走出宴会厅,走的很急她不得不小心翼翼护住碟子里的提拉木苏黑森林蛋糕。

“嘘!”觅儿神情严肃的做了个噤声的动作,朱鱼仿佛被感染也一同严肃起来。

果然,原本安静的过道里传来说话的声音,声音断断续续,仔细听任然听得清楚。

“哼,你小子,可算让我逮到了!”男声气急败坏,显然很生气。

“王仪风?”蓝时末没想到在这里会遇到王仪风,捂着已经被打了一拳的脸颊,深深的疼痛让他害怕。

王仪风冷笑,身后几名少年纷纷围拢上来,一个个都带着“你完蛋了”的笑容,摩拳擦掌恨不能立刻上来将他大打一顿。他不知道,替文超拦下王仪风的那一棍会让王仪风对他有这么深的敌意,他确实是害怕了。

王仪风混迹于社会多年, 他自己独身一人,没权没势怎么和他对抗?他该怎么办?

“风哥别和他废话,敢和你做对的人别给他留活路!”又来一个比王仪风说话还狠的人。

看蓝时末害怕的缩在墙角王仪风心情大好,在文超那里吃的亏他迟早要还回去!现在,就让这个倒霉鬼还点利息也不错。

“说的对。”王仪风沉声冷笑,原本俊逸脸上笼罩一层寒芒,将大哥气势拿捏的十足。

话音刚落就传来拳头打在皮肉以及蓝时末的闷哼声。

“一会儿你带蓝时末先走。”觅儿向朱鱼点头,朱鱼立马答应,听到刚刚的话她已经明白现在是有人在欺负人了,也知道觅儿要做什么。

见朱鱼点头她也不再犹豫,抖抖身上并不存在的灰尘走出去,“王仪风?”清冷的声音在众人身后响起,众人立马回头去看,只看见光影影绰绰中一名高挑的长发少女站在那里,她穿着一身普通的黑色衣服,站在人群里根本不易被察觉。她的长相也就一般,只是声音清冷,眸光深邃,仿佛看一眼就会被吞没到万劫不复的深渊,那气势竟然比王仪风还强,一时间他们都停下对蓝时末的拳脚相加。

王仪风觉得这个人有点熟悉,直到有人在他耳边耳语几句他才恍然大悟,周身散发凛冽气势,一步步逼近觅儿。他没想到破坏他计划的会是这样一个小丫头,这么普通的长相是什么给她的勇气?

蓝时末抬起埋在臂弯里的头,那个挺拔的身影同样落在他眼里,是皇杞同学,她怎么在这里?他只觉得很丢人,为什么狼狈的时候会被她看见?脸上火辣辣的,并不是因为被打,而是因为觅儿的到来。

“比不过文超就来欺负弱小,你也太无能了。”觅儿字字都是诛心,王仪风身后的小弟听了只觉得火气涔涔往上冒,纷纷围上这个不知好歹的丫头。

一听这话王仪风当时就变了脸色,什么叫比不过文超?他文超算什么东西也配和他比?不过是仗着他老爸是市长,他有什么能和他比的?身侧的拳头握的咯咯作响,一个小丫头片子也敢这样和她说话,是不想活了吗?

“你和文超什么关系?”王仪风牙齿咬的死紧,恨不得马上扭下这丫头的脖子,敢说他不如文超!

“你不是在找我吗?”觅儿丝毫不惧怕,哪怕是被十几个男生围住,也是面不改色心不跳,“现在就解决还是约个时间,约个地点?”

“话还说的挺大,你既然让我不痛快,那你也别想痛快。”王仪风后退一步,冷喝,“带走!”

几个男生一听立刻兴奋起来,正是血气方刚的年龄,这种事情最是让他们兴奋。

“你们这么多人还怕我跑了不成?带路,我自己走!”觅儿抬手阻止所有人的靠近,声音带着挑衅,也带着让人不敢妄动的强势。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糖三藏故事网 » 王妃受伤瞒着王爷,永琪与知画黄文

顶 (0)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置顶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