宿舍三攻一受全文免费阅读,澄宁囚禁车肉

我打江南走过

那等在季节里的容颜如莲花的开落 

东风不来,三月的柳絮不飞 

你的心如小小寂寞的城 

恰若青石的街道向晚

 跫音不响,三月的春帷不揭 

你的心是小小的窗扉紧掩 

我达达的马蹄是美丽的错误 

我不是归人,是个过客

有些人,注定了只能是过客。

那天在餐厅吃过晚饭,两人回家,接到李尧棠奶奶打来的电话 。

“鬼丫头!”

“奶奶好!”

“什么时候过来上海看看我这个老婆子啊?”

“嗯……最多再过两个多月吧,放了暑假就回来的。”

说起这个,李尧棠就心虚。

“还要这么久啊!我这个老婆子可是想你了啊!”

李奶奶听了明显很失落。

李尧棠笑眯眯的,说我也想奶奶。

“棠棠就是乖。谁家娶到我们棠棠做媳妇,真是……真是几辈子修来的福气哦!”

李奶奶旁边的人听了笑着打趣,“可不是。说起你的宝贝棠棠来,那是天上有地上无,得意坏了。”

李尧棠静静地听着两个老人说话,她也很想念家里的老人,她很久没回去了。

“那个还要我来说的哟!何姑爷就是有福气,样子就是有福气的……哎哟,棠棠你快过来吧,奶奶给你备了好多你爱吃的。”

“奶奶,您自己吃,不要放坏了。”李尧棠笑着,奶奶很多东西总是都给她留着,有时候东西放坏了她都不知道。

“奶奶不吃,老了吃不动了……你最近见过飒飒没?给她打电话都没人接。”

“她忙死了。筹备新音乐会呢。整天排练。”

“挂个什么艺术总监的名头,还挺当真事儿做。唉哟,联系不上她我是又担心又惦记,她一回来我就又头疼又无奈。这孩子总是没一刻消停。他们父女俩见面就吵架的,前些日子又不知道跟你大伯因为什么事吵起来了……吵的好凶。”

“哦。”

李尧棠心里一动。家里对最近的事她都了解一些,但到什么程度了她不知道,也不敢随便说话。

“我听着,大约又是因为邱家的那个孩子。要我说,闹了这么多年,也就罢了。可你大伯就是怎么也不中意那孩子。有什么办法?”

老太太叹气,“我跟你大伯说,再好再好,也不是跟咱们长辈过日子,飒飒满意就好了嘛。你大伯也不松口。你说说,这让人干着急的。我别的不急,这一来二去的,飒飒也不小了啊,比你还大几岁呢。”

“奶奶,您别担心,姐姐会处理好的。”

“你们这些孩子,有一个算一个,没一个让人省心的!还有你,”

老太太质问自端,“还没怀上?”

“没。”

“你对小铁好一点儿。都说小铁是个有福气的,那是不假;但你嫁到小铁,也算是有福气的。婆婆也好,公公也好,小铁也好。”

李尧棠只是笑。

“傻丫头……”老太太语气里尽是宠溺的喊着自己的小孙女儿。

挂断了电话,李尧棠出了房门,看到二楼的书房门虚掩着,透出灯光来,李尧棠歪着头看着书房看了好久,就那么顿着,过了会儿,她端着茶杯往那边去。轻轻的敲了敲门。橡木门厚重的很,敲上去指节微痛,声音却不大。

“进来。”

李尧棠伸手推门。房门慢慢的往里滑开,她看到何遇正站在架子,从书架上找书。

“你在干嘛呀,怎么没出去?”

何遇的手指继续在书背上跳跃,慢条斯理的说:“我没出去,你又失望了?”

“怎么会?省的我绕全世界找你,背个河东狮的恶名。”李尧棠坐下来,将茶杯握在手里,有点烫。

“你就算是有一万个恶名,也没河东狮的份儿。”

李尧棠不说话了。

她微扬下巴,目光跟着何遇搜索书的指尖移动。

他究竟在找什么书?至于找那么半天?这个人看似有条理,可是自己的书摆的那叫一个乱。

自端环视四周。何遇的这间书房并不很大,比起楼上她自己的那间半开放式的书房简直算是袖珍。但是三面顶天立地的书架也显得很有气势。只不过没有经过精心的整理,书架上塞满了书,地上、书桌上、窗台上也都堆着书。

李尧棠皱皱眉,忍下想要站起来帮他收拾的冲动。

她想起自己过来找他的目的,说:“家里有两张票音乐会的票。”

“飒飒他们的?”他问。

“嗯。”

“她一早给我送公司了。跟我拿票的人乌泱乌泱的。”

“不是那样的。”她喝了口茶。

“特包?”何遇总算看了她一眼。

“嗯。”李尧棠说话有气无力的。

“哪儿来的?”

“妈妈走的时候留下来的。一个人给了她四张,有两张点名给你。”

何母因为上海突然有事,急匆匆的走了,都没赶上李尧棠看完病。

“不想去?”他看她兴趣缺缺的样子。

“嗯。”

“人想进特包都挤不进去。”何遇终于找到了他要的那本书。从架子上下来。

李尧棠窝在沙发里,盘腿坐着,这时候从茶几上拿起一本书来,胡乱的翻着。何遇一把夺过来,瞪她,“别跟这儿捣乱!”

李尧棠扁了扁嘴,“谁稀罕呀。”

“明儿又没课?”

“嗯。”什么叫“又”没课?好像她闲人一个似的。

她拍拍手,“何遇。”

何遇已经坐在制图板前,耳朵上夹着一支绘图铅笔,“嗯”了一声,说:“有话快说,忙着呢。”

他一头浓密的头发,这时候乱糟糟的堆在头顶,雷公似的。衬衫和毛衣的袖子卷到手肘处。眼镜架在鼻梁上……她见惯了他一丝不苟的模样,只觉得这会儿他绘图的样子,有种说不出的味道。

李尧棠不禁呆了一呆。

半晌过去,她才悄声问道:“你今年是不是赚了很多很多钱?”

“我每年都赚了很多很多钱。”他懒得跟她解释那么多。

“那为什么今年能进特包?”

“想知道?”

“嗯。”

“自个儿问去。”

“何遇!”

“我这会儿真的很忙!这个问题我们明儿早上再讨论。”何遇有些不耐烦。他头都没抬,继续翻着书。她倒也没接着问,一会儿,他说:“也许是因为……”

他抬起头来,沙发上已经没人了。

他连她什么时候出去的都不知道。

正如,她都不知道他的很多事情。

何遇抓了抓头发,有点儿烦躁。

“何遇……”李尧棠又折回来,站在书房的门口叫他。

“又怎么了?”他忍不住吼回去。

李尧棠像是被吓了一跳。站在门口,过了一会儿,左手食指向下一点。

“家文来了。”

何遇皱眉。

“知道了。”

何遇丢下绘图笔,站起来甩开步子走了出来。

李尧棠跟在他身后下楼。

“人呢?”何遇站在客厅里,叉着腰。客厅空荡荡g的,讲话都有回音。

“刚刚还在这里。”她茫然。明明她上楼的时候,家文就坐在沙发上呀,“手里还……”

何遇瞪她一眼。

李尧棠后半截话咽了回去,最近两个人的气场莫名换了。

“二哥!”季家文从厨房里钻出来,看到何遇,夸张的瞪着眼睛,“你果真在家啊……哇……年底给二嫂发红包是不是?”他摇摇晃晃过来,手里拎了两只酒杯。

“他自己带了酒来。”李尧棠小声说。

何遇一言不发的看着温家文跌进沙发里。

茶几上摆了两瓶马蒂厄,其中一瓶已经去了二分之一。

“坐!坐下嘛……”温家文拍着自己身边的位子,一边拧开酒瓶,往杯子里倒酒,“二哥,我就想跟你唠唠……跟别人唠,全他妈扯淡!没用,真的,没用!”

何遇回头对李尧棠说:“上去给温家那边打个电话,说家文今晚在这儿住下不回去了。”

自端答应。

“二嫂!别忙……我喝完就走……喝完就走……二……哥一年家也不在家住几天,我怎么好意思……”

“温家文!”

“有!”

“哥,我没说错吧?”温家文笑嘻嘻的,忽然捂住自己的嘴巴,“不能说?那好,不说……不说!”

何遇的脸越来越黑。

“我不说,谁还不知道你们是怎么回事啊!”温家文倒在沙发上。

“……你们……恩爱夫妻……哈哈……”

温家文笑的厉害,“咳咳……恩爱夫妻!还不是二嫂给你面子!二哥……你是天底下最大的傻瓜,那些出去玩的男人里,你是最大的傻瓜……偏偏运气真TMD好,好极了!这样的媳妇儿……偏偏……偏偏给你撞上了……”

佟铁河按住自己跳耸的太阳穴。

温家文弯着身子,脑门抵在靠垫上,抬手指着佟铁河,“大家都玩嘛,是不是?你玩你的,我玩……我的……是不是?都TMD不是什么好鸟,丫还好意思来说我……说我……我怎么了我……我就是去个夜店、泡个吧……我又没置办外宅、抱养明星……我就……就……”季家同的声音低下去,终于没声音了。

李尧棠走到何遇身后,轻声说:“打过电话了。”

何遇看她一眼,意思是知道了。

李尧棠见家文窝在沙发上,很不舒服的样子,说:“这样不行,扶他上去躺着吧?”

佟铁河吐出一口浊气,刚要走过去,忽然温家文坐了起来。

李尧棠和何遇都是一愣。

家文瞪着茶几上的酒瓶,一动也不动。

“家文……”李尧棠柔声叫着家同的名字,“你……”

“我不甘心!”

温家文猛的抓起酒瓶往地上砸去,酒液混着玻璃渣,四处飞溅,那股辛辣的酒香,撞击在地上,迅速的向空气中散开来。

“我不甘心!”像是淤积了很久的恶气,一朝吐出来,那声音要震得空间震荡。

“温家文你!”何遇脸上青筋爆起,眼看着就要冲上去揍他,李尧棠见状忙拉住他的手臂。

“你别!”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糖三藏故事网 » 宿舍三攻一受全文免费阅读,澄宁囚禁车肉

顶 (0)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置顶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