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铁情缘未删,鲤鱼乡啊好深哭叫

透过浓浓的夜色,苏寒影穿着那浅色小西装的身影若隐若现。

在沈煜杰的视角,苏寒影此刻将背靠在长椅的椅背上,脖子顺势往后仰,搭载椅背上,左手很自然的下垂,双腿交叉,整个人看起来完全是一个很放松的状态。

倏地,沈煜杰的心脏仿佛被什么东西给射中了一般,一时间只是呆愣在原地,呆呆地望着远处的苏寒影。

不知道她现在正在想什么,她是在看星星吗?还是在为潘鸣今天说的话而难过,一个人坐在这里舔舐伤口呢?

想着,沈煜杰情不自禁地伸出了他的手,试图将不远处那个小小的苏寒影握在他的手掌心里。那节骨分明的手一伸,一缩,最后攥在手里的,不过还是那一团空气而已。

明明两个人之间只有

旁边路灯那清冷的白的灯光,不偏不倚倾斜在苏寒影的身上。不知何时,夜里竟然微微下起了薄雾,连带着苏寒影的身影也渐渐变得没有那么清晰了。

眨眨眼睛,看着苏寒影的身影下一秒又出现在他的眼前,沈煜杰这才放下心来。仿佛苏寒影下一秒就会消失一般,这一次,沈煜杰没有犹豫,而是快步走上前。

耳边突然传来另一个人的脚步声,苏寒影全身的汗毛立马竖了起来,眼睛微眯,眼眸里闪过一道警惕的光芒。

虽然她确实是在望着星星发呆,以此来放空她的大脑,但这并不代表苏寒影已经放空到了一丝防备心都不留的状态。

听着那越来越近的脚步声,苏寒影原本以为这只是一个过路人,却没想到那个脚步声在离她很近的位置硬生生地转向了长椅这个方向。

这个操作把苏寒影惊出了一声冷汗,抿抿嘴,苏寒影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现一般,很自然地起身,准备离开这里,却没想到一抬头,却与刚巧走过来的沈煜杰四目相对。

“你这是准备走了吗?”见他刚刚靠近这里,苏寒影便准备起身离开,沈煜杰的心头莫名地划过一丝遗憾,情绪也不自觉的低沉下来。

发现来的人不是陌生人,而是沈煜杰,苏寒影的脸上划过一丝尴尬,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苏寒影的尴尬沉默落在沈煜杰的眼睛里,却变成了还没有从潘鸣连珠炮似的偏激的话语里走出来的铁证。

“那个,潘鸣的话你也别太在意了。他这个人吧,性子比较直,嘴上也没个把门的,再加上清月年龄比较小,大家都把她当做亲妹妹一般来看,在任何事情上都没有让她吃过亏。就是今天这事儿,一下子把清月弄哭了,潘鸣心里着急,这才说了那些伤人的话。”

“那个,我先替他说声,对不起,你别往心里去。”

从小到大没怎么哄过人的沈煜杰一边说着,一边小心翼翼地观察着苏寒影的脸色,生怕哪一句话又戳中了眼前这个柔弱的女孩子的心窝。

说起来,这还是沈煜杰第一次哄女孩子。之前安慰清月的工作,一直都是潘鸣和温岭两个人在做,而阮修凯只是适时地清月递纸巾,主要工作还是那两个老小子做的。

听着沈煜杰那磕磕绊绊的语气,苏寒影忍不住“噗嗤”笑了出来。

一听这一点都不流畅的话术,苏寒影就判断出,沈煜杰以前肯定没怎么安慰过别人,更别说是安慰女孩子了。

不过,对于沈煜杰能追出来,找到她、安慰她、替潘鸣向她道歉,这都已经是很不容易的了。虽然说作为队长,调节各个成员之间的关系是他的责任。

但是换个角度想,人家乐队在没有她加入之前,照样火爆的不得了。而在她加入之后,虽然上涨了一些人气,但是K乐队接二连三发生的意外倒是也逐渐增长,沈煜杰没把她踢出乐队就不错了,苏寒影哪里还敢想着道歉。

不过说起来这个道歉,苏寒影肯定是要的。不过“对不起”这三个字,不应该从沈煜杰的嘴里说出来。苏寒影寻思着,惹事儿的是潘鸣,那这话,不应该潘鸣和她说才会合适吗?

听到苏寒影的笑声,沈煜杰悬着的心稍稍放了下来。他记得温岭和他说,他看见苏寒影满脸都是泪,他生怕她一个想不开做出什么傻事儿,这才匆匆往外跑。

还好,还好,看来她应该从刚才的事情里走了出来了。

“沈队长这是第几次哄女孩子了?”瞥了一眼坐在旁边的略微有点拘谨的沈煜杰,苏寒影轻咳一声,突然起了打趣他的小心思。

兴许是听出了苏寒影话中的揶揄,沈煜杰微微红了脸:“嗐,实不相瞒,这还是第一次。”

“第一次?”原本只是开个玩笑,但苏寒影没想到沈煜杰还真就老老实实地回答了。听到沈煜杰的回答,苏寒影惊讶地叫出声来。

“哈哈哈,是不是很丢人?”讪笑两声,沈煜杰挠挠头,耳尖迅速晕染上了几丝红晕。

“不是丢人,而是,我真的很惊讶,难道你都没有哄过清月吗?”觉得很不可思议,苏寒影皱皱鼻子。

“这还,真没有。”面对苏寒影的疑问,沈煜杰耸耸肩,将双手摊开,表示自己很无奈,“哄清月这个工作,一直都是他们三个在做,我充其量就是一个旁观者,打酱油的。”

“这样啊。难道清月在之前也受到过今天这样的,呃,委屈?”说起今天的事情,苏寒影犹豫了一下,不知道应该用什么样的形容词更合适。

“说起以前,那乐队内部的小故事可就多了去了。想当年,我刚组建乐队,把清月招进来是,她可是个爱哭包呢……”谈起乐队以前发生的事情,沈煜杰来了劲儿,拉着苏寒影重新在长椅上坐下,滔滔不绝地讲了起来。

沈煜杰说的仔细,在一些记忆比较模糊的地方,他还会停下来想一想。苏寒影听得更仔细,她迫切地想知道,在曾经没有她的日子里,乐队里的每一个人都是怎样相互扶助着过来的。

这两个人唠起来,完全忘记了时间的流逝。就连老天都看不下去了,竟然淅淅沥沥飘下来一点雨点。

“诶,是不是下雨了?我怎么觉得我的手上有水滴下来啊。”苏寒影摸摸手背,望望天,语气里充满着不确定。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糖三藏故事网 » 地铁情缘未删,鲤鱼乡啊好深哭叫

顶 (0)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置顶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