兽宝宝兽人夫君太凶猛 顾正则顾蔻

打发了新玉,如梦独自坐在书案前。方夫人此时知道大伯父的动作定会寻求太子。如何才能毁了这桩婚事呢?如梦想到了一个人,这个人只忠于当今皇上,自然是不属于太子党。相反,他自成党派专和太子作对。此次协助士金国攻打北胡部落就是出自此人建议。

如梦心中有了构思,也联系上前世的人和事,再也不愿坐以待毙,拿起纸墨,书写起来。

方夫人回府后给毕丹珠下过两次帖子,邀她去方府,其中提到邀如梦同行,都被如梦以身体不适拒了。

将养了半个月,这是如梦第一次出门。冬日的阳光难得像今日这般耀眼。

“新玉,把车帘子开一些,我要透透气。”

“四小姐,身体刚好,仔细吹着。”

“无妨,马上就到牛府了。”

如梦在昨日给牛主簿女儿牛圆圆下了拜帖,得到回复后就在隔天登门了。

牛主簿家简洁朴素,却并不穷酸,可以看出家主是个廉洁自律的人。

牛圆圆一早就派了丫鬟在门庭候着,带着如梦主仆进了内院。

“如梦姐姐,这是金丝枣、你尝尝。还有这个是我娘夏季晒的西瓜籽,做了五香的呢。”

如梦自打进门,牛圆圆就热情的拿出了所有的小食,不停的塞给她。

“妹妹,再是如此,恐我就出不去你这闺房了。”

如梦拿着帕子捂嘴嗤笑,见牛圆圆不解,又解释道。

“我的好妹妹,这也太多了,我平日不太喜爱甜食,还是喝这茶吧。”

“那姐姐就不要吃这些了,娘准备了午膳,你定要留下来。本来自太傅府一别后,我是要去平阳侯府拜访的,可父亲说有些不便,不允我。今儿终于把你盼来了。”

如梦能想到牛主簿说的不便,牛家与大伯父往来甚少,如今又各为其主,自是不便往来的。

“好,我今儿就是来看看牛夫人,自是会多逗留些。这是我做的福包,给你与牛夫人每人一个。还望莫要嫌弃。”

“好香啊,是姐姐绣的?甚是精巧,听说宫里的娘娘们都兴这个。”

牛圆圆边说边取了一袋挂在了腰封上。

“你喜欢就好,夏季的时候多晒些个花瓣放里就会香味持久了。”

“谢谢如梦姐姐,这个我甚是喜爱。”

“你这皮孩子可是拿了四小姐甚好东西?”

牛夫人在门外就听见了女儿的声音,带着宠爱轻声责备到。

“娘,快看,这是如梦姐姐送我们的福包,女儿见爹爹同僚家眷带过,早就想要呢!”

“哦,你可有谢过四小姐啊?”

“谢过了,娘晌午一定要多做些膳食,谢谢姐姐呢。哦,做梅菜扣肉吧,那个好吃。”

“你这馋孩子,是你爱吃,四小姐哪像你般。”

如梦见这母女打闹,也跟着笑起来,牛夫人盯着她手中之物愣了一下。

“四小姐这帕子……,料子极好。”

“哦,这个是宫中的料子,我们府上的二姐姐赠予我的,据说娘娘们及喜爱呢。”

“这倒是真,听闻这是藩国进贡的贡品。”

牛夫人带着疑惑和如梦说道。

“这如梦就不得而知了,我也是得了这么一块,只能做了帕子。”

牛夫人即使疑惑再多也不好对一个孩子出口询问。何况看这四小姐是真的不知情,也就把情绪压了下去。

如梦用过了午膳,挥别了牛氏母女,准备回府,在牛府后巷准备登入马车时,听见有人唤她。

回头见是迎春,她欲言又止,如梦把新玉打发开,这才开口。

“禀四小姐,王爷请您去府一叙,是有关平儿姑娘。”

“可是平儿有了消息?如今何处?”

“四小姐,说来话长,王爷说您去看看,如何安排需要您定夺。”

“好,我们快些”

“四小姐,奴婢带了马车,您的车先停在此处吧,稍后奴婢送您回来取。”

迎春叫住了准备上车的如梦。如梦想着如此也好免得引人争议。

打发了新玉去街上逛逛,买些点芳斋的糕饼给姨娘,稍后自己回侯府,小丫头看又能逛又得了碎银子,高兴的跑开了。

这是如梦第一次清醒着来到满王府。到底是皇亲,府邸的面积甚大不说,连院内布局风水都是经名家之手。七绕八绕的来到一间客堂,宋微时正坐那里喝茶。

“平儿在哪里?”

“你急什么,先坐下,我慢慢和你说。”

如梦并未发现,自己因着心急,没有和满王爷打招呼就坐下了。这在平时中规中矩的如梦看来,甚是失礼的。

“四小姐,这是补气血的茶,上次御医留下的方子,你喝些暖暖身子。”

迎春端上茶碗,交到如梦手中。暖茶的热气传来,让如梦清醒了些。

“你这身子还未痊愈怎地就跑出府了?”

宋微时见如梦身子有些抖,皱起眉头发问。

“我有些事需要处理掉。”

如梦含了口茶,慢慢吞咽,只觉得四肢百骸又重新活络起来,脸庞也有了红晕。

“急事?一月后身体好些不能处理?”

“嗯”

宋微时见她不愿详说,也不再询问,继续说道。

“昨儿个听影卫说有平儿姑娘消息,义父带人去寻,是咸城一山野猎户,据说是有人把平儿姑娘卖给他们父子。人是回来了,可……”

宋微时没继续说下去,自己还未过束发,说起这些总觉得难以启齿,何况还是对着个姑娘。

“王爷,带我去见她吧”

平儿还是那个平儿,可是眼神空洞,不再有光彩。如梦唤她,只是转头看了看,手里死死的攥着什么东西。

如梦求助的看向宋微时,希望他能给自己一些帮助。

“御医说平儿姑娘是紧张、惊吓过度,失了神,若是能帮她回忆起往事,还是可以恢复的,如今先吃些汤药,慢慢将养着。”

如梦再也控制不住自己,平儿是落入了怎样的恶人之手,遭受了如何难以言说的迫害,才会变得如今的模样。

奔向平儿的如梦被一只大手拉回,面前是一张俊朗的面孔。

宋微时没想到情急之下会把如梦扯进了自己的怀里,瞬间想起那日破庙中的如梦,又羞红了脸。

“平儿姑娘手里握着一个珠钗,近不得身,伤了几个丫鬟了,你小心着些。”

说完就放开了如梦,许是觉得尴尬,也退了出去。

如梦轻轻的靠近平儿,唤着她的名字,见她并不反感,就坐在她身旁的地上。一点一点的掰开平儿的手,如梦的眼泪再也止不住了。

平儿握着的珠钗,是祭月节如梦送她的,还送了一对儿镯子,她总说镯子做事不方便,反而是这钗子每日都会戴着,甚是喜爱。

“平儿,我是四小姐,对不住,是我让你陷入了这般境地,平儿,你瞧着我,今日我就发誓,从此后定护你周全,不让人再伤你分毫。”

如梦手触到平儿的手臂,觉得有异物,翻开看见密密麻麻如蚯蚓般交错的伤痕。被触摸的平儿也有了反应,抽回了手臂,缩起身子躲进了床角。

“丑”

“平儿你说话了,你能听见我的话是吗?刚刚你说什么?”

“丑”

这一次如梦听清了,平儿不想如梦看这些伤,原是怕丑。

“平儿乖,好了就不丑了,你先休息休息,我们慢慢治伤。”

平儿很听如梦的话,躺在床上一刻就睡了过去。如梦临走好不容易才松开她紧握的手。

“平儿姑娘如今的模样,你有甚打算?”

“能否让平儿在王府暂住些时日?王爷放心,我会付些银两以供她平日的吃穿用度。”

宋微时听她说付银子,立马来了气。上次救她,这次救她丫鬟,动用的都是影卫的精兵,不说那给她们吃的补药,就是义父亲自出手结果了那猎户与人伢子,也不是银两就能解决的。

“四小姐想补偿?”

“王爷,如梦想感谢,而非补偿。”

听她如此回答,宋微时又忽然不气了。语气又温顺了起来。

“平儿姑娘就放在王府吧,我这房子多的是,不差她一间,她在此处吃药看医也方便些……”

宋微时停顿了一瞬,望向如梦,后又一点一点靠近她,站在她面前低下头,轻声说道

“若是真要感谢,还希望你下次莫要叫我王爷了,子迟。”

“怎可如此……”

“迎春,送四小姐回府,天色不早了。给四小姐带个手炉。”

说完头也不回的走了。

如梦怔怔的愣在那里,半天回不过神来。什么时候开始,他的身量要高她许多了呢。什么时候开始,两人之间竟有些不一样的东西在蠢蠢欲动。却并不让人厌恶,竟有些期盼。

“四小姐,四小姐,您可回来了,奴婢有事,不知当说不当说?”

如梦进了屋子,褙子还没来的及解下,新玉就扑了过来。

“哦,何事?你要说了我才知当说不当说啊。”

如梦心情甚好,也就升起逗弄新玉的兴致。看着小丫头梳着双髻的小脑瓜摇来晃去甚是有趣。

“哎呀,四小姐莫笑了,都是大事,您快坐下听奴婢和您说。这其一,您不是让奴婢去点芳斋买糕饼吗,今日人甚多,听闻是老板大寿,赠糕饼呢。奴婢就排队等着,大多是些婶子、小媳妇……”

“新玉,你这是要跟小姐我说一夜吗?说重要的地方。”

“不行,直接说奴婢顺不下来。大婶们聊天,扯家常,不知怎地就说到咱们侯府,大家还说四小姐上个月被山匪掳了去,虽说解救出来,但是夜不归宿名声想必是毁了?还说四小姐恐是过了及笄在这京师也无人敢娶了?”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糖三藏故事网 » 兽宝宝兽人夫君太凶猛 顾正则顾蔻

顶 (0)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置顶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