喝多了不小心和儿子 每天都要防止徒弟上天

墨言澈今天来皇庄,是来查账的,庄头擦了擦额头的汗,不敢直视墨言澈的眼睛。

“怎么,打量着本王是个傻子?”

墨言澈把账本扔在王深的脚边,这个皇庄是皇上赐给他的,因为有个温泉,他便每年接墨寒珊到这儿来疗养。

“王深,你是不是觉得本王很仁慈?”

竟然敢欺上瞒下,一边跟他诉苦,一边压榨佃户。

要不是墨寒珊遇到一个不知事的小孩儿说漏了嘴,他竟然还不知道呢。

皇庄说白了也就是土地,只不过皇家的土地格外的大,占了整个西山。

墨言澈当然不可能亲自来种地,照样是租给农户,每年所得的收成大部分归墨言澈,另外一部分归种地的佃户。

这皇庄一直是王深在管,归了墨言澈之后,他也没有换人。

如果不是墨寒珊发现这件事情,墨言澈根本不会发现这些事情。

“水至清则无鱼,本王能容忍你的一点贪念,可你的未免太过贪婪,每年只给那些佃户留一成收入。”

要不是他派人调查,还不知道这王深竟是个贪得无厌的人。

一面派人告诉他皇庄歉收,一面疯狂的压榨佃户。

这书房就挨着后山,墨言澈还能隐约听到叶轻轻在外面大呼小叫的声音。

“既然你这么喜欢压榨佃户,那我便剥夺你的户籍,将你一家入奴籍。”

“忆之,去查抄他的财产,分发给佃户。”

墨言澈说完便走出了书房,王深的求饶渐渐被他抛在耳后,从院子左边绕过去就是后上了。

后山上面是宽阔的平地,香玉正拉着缰绳,叫叶轻轻骑马。

“王妃,您再试一次,握着缰绳的力气不要太大。”

“唔——香玉,我想下来。”

叶轻轻实在没想到骑马这么难,她坐在马背上就害怕,身下的马稍微一跺脚,她就趴下了马背上。

即便是皱着眉头,墨言澈发现也无损她的青春和活力。

她怎么就永远一副万事不愁的样子呢?

墨言澈走上前,翻身上马,做到了她的身后。

“喂,你干什么啊!这匹马已经很辛苦了,你快下去!”

万一这匹马被压垮了怎么办!

香玉默默的走到一边,总算不用她来教王妃骑马了。

“不要这么大声,容易吓到马。”

墨言澈和她的身体紧紧的贴着,不留一丝空隙。

“来,握着绳子,腰背挺直。”

墨言澈宽大的手掌撑着她的背,衣衫轻薄,叶轻轻甚至能感受到他手掌的温度。

“双腿夹紧。”

手掌按到了她的大腿,叶轻轻的神经紧绷了起来,明知道只是在教她骑马,可是叶轻轻还是紧张的绷紧了全身的肌肉。

“夹得太紧了,稍微放松一点,对。”

墨言澈认真的指导她骑马的姿势,叶轻轻却忍不住怀疑,这个人是不是又在整她。

“认真一点。”

墨言澈朝着她的后脑勺敲了一下。

“骑马这么简单,王妃可不要辜负我的教导啊。”

墨言澈的“贴身教学”,让叶轻轻的精神高度紧绷,却老是忍不住脑补一些画面,大大的拖慢了教学进度。

“难道王妃天生愚钝?”

墨言澈戏谑的摇头。

“你可以怀疑我的美貌,但不能怀疑我的智商!再来!”

叶轻轻这次总算是集中了精神,能独立骑着马走上两步了。

她得意的插着腰,昂着头看向一旁的墨言澈。

香玉过来说厨房已经做好了饭菜,墨言澈等在原地。

“王妃,怎么还不下来?”

叶轻轻朝香玉使了个眼色,香玉眨着眼睛,王妃怎么了?

“那个,王爷你先去吧吗,我再练习一下,练习一下。”

墨言澈偏不走,还催着她下马。

算了,反正我在马车上就已经社会性死亡了。

“我不会下马 !行了吧!”

叶轻轻大吼,朝香玉委屈的开口:

“还不快过来,我下不去啊。”

香玉憋着笑上前,原来刚刚王妃朝她使眼色是这个意思啊。

墨言澈先一步走到马前,朝马背上的叶轻轻伸出手:“下来吧。”

叶轻轻伸出手,墨言澈用力一拉,她就扑进了墨言澈的怀里。

“王妃近日可是胖了?怎么手感圆润了不少?”

墨言澈在她的腰间捏了一下,她看着香玉,脸色一红,推开了他。

“王妃这是去哪儿?”

墨言澈在她身后喊。

“吃饭去!”

叶轻轻头也不回,发誓今天绝对不和墨言澈说话了。

“王妃,吃饭的地方在这边呢。”

看着叶轻轻面无表情的转身从他身边经过,墨言澈嘴角扬起。

“王妃多吃菜。”

“王妃,这野猪肉油腻。”

“王妃,你已经吃了两碗饭了。”

是可忍孰不可忍!

叶轻轻猛的放下了饭碗,她不吃了!

墨言澈夹了一块獐子肉,大火猛煎出来的,外皮烤的金黄酥脆,里面的肉汁淋漓,散发出肉香味。

“咕噜。”

叶轻轻看着墨言澈将那块肉吃下去,墨言澈的嘴巴一动一动,叶轻轻的喉咙就跟着一动一动的。

“王妃,真不打算吃了?可惜了,还有这么多肉呢,我一个人也吃不了,只好倒掉了。”

“王爷,夫妻本是一体,我愿意为你分担一点!”

拿起筷子,夹肉,放进嘴里,叶轻轻的动作一气呵成,不见丝毫阻塞。

真香!

叶轻轻大快朵颐,墨言澈看着她把剩下的菜都一扫而空。

“怪不得刚刚觉得王妃的手感圆润不少。”

叶轻轻满足的放下碗筷,不屑的瞟了他一眼,美食是她的生产动力,他懂什么,哼!

在现代作为一个不入流的小编剧,她在卖出剧本前吗,每天构思的动力是什么,是美食啊!

两人坐在回城的马车上,叶轻轻突然就后悔吃的那么撑了,好想吐!

“走慢一点。”

墨言澈对着马车外吩咐道,叶轻轻感激的看了他一眼,偶尔这个变态还是有良心发现的时候。

幸好叶轻轻的消化能力好,过了一会儿就不那么想吐了。

马车走到京郊的时候,前方突然跑出来两个衣衫褴褛的男子。

“救命啊!有人要杀我们!”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糖三藏故事网 » 喝多了不小心和儿子 每天都要防止徒弟上天

顶 (0)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置顶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