嗜糖如命1v1甜h御书屋 在外面蹭蹭算不算第一次

所有人一路或推或拉,硬生生将我拽入了内庭,我的正殿前恰好要经过一个不大不小,却风景秀丽的院落,若一人从正门进来,就必然一眼瞧见亭中之人,而我却正正在此等候,

院中牡丹花开的正盛,犹如一副隽丽的春色美人图,淡淡的飘着清香,惹人怜爱。

我很是清楚的记得,彼时我身着单衣,身姿若隐若现,加之月光的照拂,更趁的衣服玲珑通透,倒是教我回忆起醉花阁中姑娘们的打扮,彼时的我,与之别无二致。

韩慕躲在不远处草垛子后面,轻声唤道

“待三哥进了门,你便瞧好我的眼神,届时你就是回眸一笑,便是迷倒众生之姿。”

话毕还不忘朝我打了个加油的手势,我朝她点点头,心道也不如何困难。

不过人算不如天算,我紧紧盯住韩慕的眼睛,她的表情从最初的期待,到笑容渐渐消失,再到后来面容渐渐凝固在空中,直到最后,她的面部逐渐狰狞,满脸惊愕。

我是不晓得为何一个眼神如此千变万化,幸亏我练习了良久,譬如如何回眸一笑百媚生,如何一笑勾人神,再笑勾人魂,虽说尚且还不大熟练,但亦是学得个七八分。

微微垂眸,再慢慢回头,极力保持自己脸部的微笑极具魅惑性,并且保持自己的站姿娉婷婀娜,抬眸之时,我终于晓得了方才韩慕的表情为何如此千变万化。

站在正门前哪里是韩齐一人,几乎乌乌央央站了十几号人物,我的脸色瞬间便的绯红,却见韩齐两步并作一步,电光火石之间已脱下身上的玄色的外衫,将我紧紧包裹起来。

我只想找个地缝钻下去,那些人的脸色瞬时间煞白,所有人脸上都闪过一丝惊异,一时之间,鸦雀无声,沉默不多时,便有人率先开了口,试图打破这僵局。

那人打着哈哈,轻咳了两声道

“没想到齐王在府中竟有如此癖好,我等何其有幸能瞧见,实在是失礼失礼……”

韩齐并不搭话,只微微瞥了一眼那人,顿时世界安静的下来。

韩齐已经飞快将我横身抱起,宽阔的臂膀将我整个身子遮挡住,瞧不见一丝春光,直直的穿过后院直往房中送。

我真是要哭了,我可算明白什么叫做丢脸丢到姥姥家了。我被韩齐抱紧屋内,本以为他会大发雷霆,却没想到,他将我轻轻放在木椅上,沉声问我

“生病了?”

旋即举起手就摸了摸我滚烫的额头,点点头

"烧的不轻……"

我简直尴尬症都快犯了,眼中似要烧出火来,但我总不能告诉他,我是为了诱惑他才穿成那样的吧,我张口结舌,脑中轰隆隆一片纷乱,不知该说些什么。

整个人脑袋一片混乱,眼神慌乱的瞧着近在咫尺的韩齐,他俯着身子瞧我,寒眸同黑夜一般,牢牢锁住我的目光,近的几乎可以瞧见他脸上的每一寸肌肤,以及淡红色的薄唇。

韩齐的唇抿成一条直线,微卷的睫毛更衬得他的眸子犹如星辰大海,惊心动魄。那已刹那自己心仿若停滞了般,不能呼吸,他轻轻咬住我的下唇,右手轻轻环住的我腰。

我几乎能感觉到他的浓密的睫毛,扫过我脸颊微微酥痒的感觉,良久才松开。脑中一片空白,直到他出了房间,我也只能呆坐在原地,过了片刻,幼青和韩慕才匆匆赶来,瞧见的就是我呆立远处石化的模样。

韩慕一脸得意的瞧着我,幼青则是担忧的晃晃我僵直的身体,少顷才缓过神来,活动了一下方才一直紧绷的身体,猛地惊觉韩齐的衣服还披在自己身上。

韩慕咧着嘴笑道

“三哥定然是动心了,方才我见他抱你的时候,手臂上的伤口都溢出血了,可三哥竟然都没放下你,可见你在三哥心中的位置。”

我瞥着眼瞧她,她还敢提那件事,若不是这小妮子死活要我做那些事,我会狼狈到如此境地吗。

思及此,趁她不注意便去挠她痒痒,她被我捉弄的狼狈不堪,嘴里还不停的求饶

“我错了,洛儿。”

直到折磨的尽了兴,方才肯作罢。

过了良久门外进来一黑衣男子,恭敬的跪在地上,结结实实磕了个头,才抬起头,下句话便是

“属下保护公主不周,请公主赐罪。”

来者正是秦羽,他应才自宫中回来,却见他周身多处伤疤,竟不知是何人所伤。我轻声唤幼青取来药递给他,他既不说话,也不起身,我故作微怒沉声道

“你若再这样我便不许你再跟着我了。”

果然这招对他甚是有效,他一听连忙起身,那一张脸上,一个血淋淋的伤口赫然脸上。

我紧张的瞧着他,问道

“你的脸……”

他仿佛才意识到自己脸上的伤,表情微微有些不自然,沙哑着声音道

“这是规矩,没有完成目标的人,都会受到惩罚。”

我似懂非懂,关于暗卫秦羽总是不愿多说,而我也向来不愿强迫他,也就随他去了。

第二日,我与韩慕一同去了市集,不过这次她向我保证绝不会再买胭脂水粉云云。不过经此一遭,街上所有的人几乎都认识了我与韩慕,只得打扮成男子的模样才不易被人察觉。

才行没多久,韩慕像是寻见了什么认识的人,猛地将我拽进人群中,熙攘的人群里硬是给他冲出一条血路,我气喘吁吁的摸了把头上的汗。

她却径直将我拽到一人身侧,淡黄色的流苏长裙,与这世间绝无二致的姣好面容,除了卢裴裴,我实在是瞧不出第二人能出其右。

她侧着身子,并未注意到我们,纤纤玉手中把玩着玉器陶瓦,微风拂过她的发丝,带起一阵清香,唇角微微上扬,温柔的眸子清澈如水,美的惊心动魄。

韩慕轻轻自背后抱住她,卢裴裴一惊,大惊失色,却不慌乱,若是放在寻常也就罢了,但此刻我同韩慕身着男装,如此张扬的走在大街上。

我只觉得周围的目光越聚越多,卢裴裴身边的侍女开始大声的呼喊,引来更多的人驻足观看,韩慕方才意识到自己的行为,连忙松开手,却为时已晚。

所有聚集起来的人,都朝我们指手画脚,有的人还朗声道

“你们瞧呀,那不是陈爷嘛,想不到他竟是这种伪君子,枉我还敬他是条汉子,原来竟是个小人!”

那人义愤填膺的道,周遭立马传来应和之声,此刻的卢裴裴也瞧清了韩慕与我,才知道原是误会,本想解释,但此刻喊打喊杀的人越聚越多,如果再不赶紧逃,只恐怕会被活活打死。

顾不得那么多了,我拉起韩慕的手便往前冲,想要冲出人群,却没想到被人拦了下来,我们被团团围住,阿羽不知从何出跳了出来,已经拔出手中的剑,人群开始躁动起来,有人大声呵道

“怎么,恼羞成怒欲杀之泄愤吗?”

随即周遭人群开始哄笑起来,我冷汗直冒,小声同秦羽道

“阿羽,不可。”

“谁敢上前试试!”

秦羽冷声,眸中闪过一丝杀气,一手负于身后,一手拿着剑直直的立在人群中央,一身剑气逼人,一时之间竟无人敢上前一步。

若我此刻一声令下,便是让他杀光这里所有的人,他大概也不会眨一下眼,但我绝不可能这么做,也不会将他置于危险的境地。

袖中冷汗四溢,浑身的肌肉已经紧绷到了极致,我朗声道

“各位稍安,一切都是一场误会。”

我尽量摆出一副轻松的姿态,周遭的人开始窃窃私语,我环顾四周想尽快使他们安静下来。

“各位,这位公子,同这位小姐乃是旧相识,只是这位公子乃是异乡人,问侯的方式与中原人有所不同,但绝无轻薄之意。”

众人唏嘘,许多人表示不相信我的言辞,出言道

“你如何证明那位公子不是在轻薄那位小姐。”

我微微启唇

“是与不是,问问这位小姐便知。”

我将目光投向呆立远处的卢裴裴,她既已认出,自然不会为难我们,如果她肯出言帮我们,那这件事便很好解决。

卢裴裴微微一愣,款步上前,微一施礼,温声道

“小女在此谢过各位好意,这位公子说的不错,是我误会了二位公子,还望诸位勿怪。”

听到此处,我才微微松了口气,暗道卢裴裴心地善良,果真是个很好的姑娘。众人听此,才纷纷散开,口中都夸赞卢裴裴知书达理不愧为卢家大小姐。

韩慕呆愣在原地,似是没想到自己一个动作会引发如此大的祸端,有些抱歉的瞧着我们。

待人群散后,韩慕才问道

“卢姐姐怎么也在这。”

卢裴裴闻言,面上一红,也不多言,只道在为过两日女儿节选礼物,韩慕却好像恍然大悟的模样,一桥脑门道

“原来卢姐姐也在给心仪的男子挑礼物呀。”

话才出口,我只觉得卢裴裴面上红的愈发厉害,话间也满是羞涩之意,生怕韩慕再继续说下去,寻了个缘由,匆匆离开了。

韩慕一脸坏笑的瞧着匆匆离开的卢裴裴,小声问我

“瞧见没,那可是鄞州城第一美人,好看吧。”

话毕还一脸得意的模样,我自然是认识她的,只是她大约不认识我罢了……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糖三藏故事网 » 嗜糖如命1v1甜h御书屋 在外面蹭蹭算不算第一次

顶 (0)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置顶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