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性奴被男主玩弄,二十四章小莹

这么长时间了,她还要这么无缘无故的去纠缠别人的丈夫?

况且听程孟雅的声音应该也是听出来说话的人是夏羽沫了吧。

“哦,你找云柏?我是她的妻子,你有什么事情就告诉我好了,到时候我会替你转达的。”夏羽沫故意激怒程孟雅。

她这就是明摆着知道一切,可是还是要来纠缠邱云柏!

甚至还想让邱云柏陪她聊天!

夏羽沫这个心里是越想越气啊。

果然夏羽沫的激将法一向好使。

“你……你不就会拿你邱夫人的身份压我吗?如果不是你用狐媚子手段勾引了云柏哥哥,恐怕现在邱夫人就应该是我了吧。”程孟雅异想天开的本事还真是不小,没有的事情都能臆想成有。

“不只是邱夫人的身份,那天云柏又重新和我求婚的事情还忘记告诉大家了呢。”夏羽沫的语气淡淡的,但是却有足够的分量让程孟雅说不出话来。

“你!”

程孟雅在电话那头的手已经紧紧的握住了。

她心里实在是不爽,为什么夏羽沫这个女人三番五次的挑战她的底线?

“好啊,既然你这么有资本,那我们就当面出来谈谈怎么样?”反正程孟雅最近也在英国, 不如就约夏羽沫出来,到时候把她出轨的证据摆在她的面前,看她那个时候还有没有那个底气再和自己叫嚣了。

夏羽沫想着,既然还能够借此机会和程孟雅谈谈邱云柏的事,所以就算是个鸿门宴,她也要去!

“好啊,就约定在明天,伦敦中心的凯伦咖啡,八点钟不见不散。”夏羽沫言罢就挂断了电话。

在一旁的艾伦把全程都目睹了下来。

他担心夏羽沫明天出去会让程孟雅给欺负了,所以连忙跑到了楼下想要去通风报信,却没想到刚好看到了上楼的邱云柏。

“怎么了,匆匆忙忙的。”邱云柏揪着艾伦的小衣领不明所以。

“云柏叔叔,不好了,大事不好了!”艾伦挥着小手把刚才的事情都和邱云柏讲了一遍。

邱云柏皱了好看的眉眼,高大的身影一顿。

什么?

程孟雅要约夏羽沫明天在咖啡馆见面?而且夏羽沫还没有拒绝?

“她还真是不知道这个世界上的人心险恶。”邱云柏呢喃了一句就领着艾伦回到房间了。

不过今天晚上艾伦没有和两个人住在一起,而是被送去了魏珂的房间。

反正魏珂也是单身。

邱云柏把艾伦放在他和夏羽沫的卧室还有些耽误事情呢。

他回到了房间,看了一眼自己原来放在其他地方的手机被放在了夏羽沫的手边。

再一看上面一个陌生的号码。

是程孟雅的号码。

他的嘴角勾起了一抹邪魅的微笑,看着夏羽沫嘟嘟嘴的样子,应该是刚才和程孟雅打电话还在生气吧。

“怎么了我的宝宝,你怎么看起来不太高兴的样子啊。”邱云柏把她揽在怀中,语气十分的宠溺。

这么看来,夏羽沫还是在为他自己吃醋呢。

“呵,我怎么不高兴了,再说了我不高兴你就能看出来吗?”夏羽沫的醋坛子瞬间被打翻了。

邱云柏俯身离夏羽沫很近,可是没想到夏羽沫却连忙后退,面色有些惊恐。

随后推开了邱云柏环顾了四周。

“艾伦呢?”

夏羽沫想起了小朋友,刚才艾伦还在房间里来着。

可是这下邱云柏紧紧抓住了夏羽沫的腿:“艾伦今天要去魏珂叔叔那里睡觉。”

去魏珂那里?

开什么玩笑?她自己的儿子她还不知道,艾伦是不习惯和外人一起睡觉的。

“你让开,魏珂肯定也不想让艾伦麻烦自己吧,咱们两个去给艾伦接回来。”夏羽沫想要挣脱邱云柏的束缚,可是邱云柏的手依旧紧紧握住夏羽沫的不肯放开。

好不容易得到的机会,邱云柏怎么可能轻易放弃。

之前都是因为艾伦这个小团子,邱云柏已经多少日子没有碰过夏羽沫了。

“我之前问过艾伦了,他说,他很愿意。”邱云柏最后几个字还故作停顿了一下。

夏羽沫身上一哆嗦。

可是眼看着邱云柏的欲望就一点点上来了。

最后夏羽沫还是难以拒绝。

只是小声的说了一句:“云柏,你小心一点,明天我还有事情呢。”

有事情?邱云柏就是想让夏羽沫什么事情都做不了,见什么程孟雅,她们两个人的事情还是他自己来解决吧。

夏羽沫平躺在床上,呼吸有些急促,她紧紧闭上了眼睛。

邱云柏今天倒是格外的温柔。

他只是一点点抚摸着夏羽沫的周身,双手已经十分炽热了。

那呼吸就好像是火炉子一般,夏羽沫被邱云柏呼吸喷洒过的地方都十分火热,好像马上就灼烧起来了一般。

夏羽沫有些不自觉的蜷缩了起来,可是邱云柏却十分温柔的想要接触她的不自在。

他那双纤长骨节分明的手似乎在一点点的给夏羽沫做着按摩一样。

周身的舒服已经让夏羽沫开始沉醉于邱云柏的怀中,她一点点的舒展开了身体,随后小声的呻吟了一下。

不呻吟不要紧,这一呻吟,邱云柏的兴致更高了。

他的唇留在夏羽沫的颈部,一点点把上面的香气缠食点,然后唇一点点向下游走,直到夏羽沫的胸口,她才不由得打了一个冷颤。

可能是屋子有些冷的原因,不知道为什么总是感觉邱云柏的唇很凉。

她双手扶住了邱云柏的肩膀,一举一动都随着邱云柏的动作而动作。

柔情之间,邱云柏已经抬起了夏羽沫的腰肢,满眼都是欲望,

“宝宝,我想要……”邱云柏的身子紧紧贴住夏羽沫的。

两个人几乎已经交缠在了一起。

邱云柏故意加重了自己的力度,在夏羽沫身上留下了不少红红的痕迹。

结束之后,夏羽沫拖着有些疲惫的身子走到了浴室里面,本来她是想给自己清洗清洗的,可是没想到邱云柏径直走进了浴室。

浴缸的水逐渐溢出浴缸,夏羽沫被邱云柏强制扔到了浴缸里,似乎还是不想罢休。

“你干嘛!”刚才都已经那样了……邱云柏还没有累?

“什么干嘛,你是我老婆,我不是想干什么就干什么?”邱云柏说的理直气壮,不过本来他就不想让夏羽沫明天去赴约。

所以准备让夏羽沫明天根本就起不来,到时候就算程孟雅追着喊着,她也是没有可能了。

第二天一早,纵使夏羽沫更累,她还是起身了。

夏羽沫昨天晚上特意在睡觉之前擦了芦荟胶,以为第二天的痕迹可以少一点。

可是没想到第二天起来上面的痕迹越发眼中,甚至有的红的都想要溢出血来一样。

如果现在不是冬天,叫程孟雅看见她没准就能臆想她是被邱云柏家暴了。

夏羽沫起来很早就是为了化一个精致的妆容,她的风头可不能被程孟雅盖过!虽然想法有些幼稚,但是夏羽沫第一件事就是抹上了自己最贵的粉底。

穿上了那件上一次邱云柏在国际设计师那里给她买的风衣。

还故意把自己的秀发卷成了前所未有的波浪卷。

邱云柏看着镜子里的夏羽沫差点没认出来这个平常几乎粉黛不施的女人。

“你打扮这么花枝招展干什么?”

邱云柏有些生气。

她风衣里面,是一件紧身的裙子,这件事她自己设计的,上面的收腰刚好把她玲珑的曲线展现了出来,外面略有设计风的风衣刚好不失美感还能打抵挡风寒。

鞋子是一个黑色的皮靴,包包搭配的是邱云柏送给她那只爱马仕限量款。

一头乌黑的秀发被卷成了波浪之后别显风情,那双星眸故意轻轻扫上了一些眼影,搭配上烈焰红唇,站在邱云柏眼前的,显然就是一个又纯又欲的妙龄少女。

耳环上面的都是珍贵的钻石,夏羽沫戴上墨镜看着镜子里的自己。

怎么这么像暴发户呢?

不管那么多了!网上不有那么一句话吗,见情敌的时候一定多穿一些牌子货,显气质!

她拿着车钥匙,微微摘下眼睛风情万种:“我和我闺蜜出去逛街了。”

随后弯了弯手掌,没等邱云柏回答,她就直接离开了。

“……”

邱云柏有些无奈,但是这样的夏羽沫,好像比平常更成熟性感了一些。

她直接开了邱云柏的车,在爱丁堡的这辆车还是有些低调,是一辆劳斯莱斯,只不过夏羽沫开出去应该够了。

开着座椅上面好像还是被人改装过的。

倒也不错。

跑车的声音从安静的郊区一路飞驰到咖啡厅门口,到了地方还纷纷惹来其他年轻人的注目。

“好拉风啊。”有一个中国小孩指着夏羽沫的那辆车说道。

她打开车门,黑色皮靴先落地。

今天的她气质飞扬,打开车门的一瞬间她其实略微有些没站稳,但是碍于那么多人都看着她,她只好故作镇定,直接下了车。

劳斯莱斯落锁,众人带着羡慕的目光目送夏羽沫进了咖啡厅。

她摘下墨镜,露出了一张漂亮的脸蛋,甚至刚进咖啡厅的时候还有人和夏羽沫搭讪,意思是想要她的联系方式。

夏羽沫笑着把邱云柏的联系方式写在了那个人的手上,随后转身离开。

看了看周围都没有程孟雅的身影,夏羽沫不由得白了一眼。

她怎么从来都那么不守信用?

过了差不多半个小时,夏羽沫都以为程孟雅是不是不来了的时候,门口才有一个人姗姗来迟。

看她这个样子,也恨不得是把所有最名贵的东西都戴在了身上。

腰肢一扭一扭的,着实是名媛的模样。

“你来这么早啊?”

程孟雅有些不屑。

“确实,我向来是守信用的,总比某人没有时间观念的好。”夏羽沫耸了耸肩有些无奈。

此话说完,程孟雅的脸上微微有些怒意,她给了夏羽沫一个白眼,随后落座。

“Waiter。”

夏羽沫喊了服务员,满脸骄横的模样,随后拿了菜单。

不过夏羽沫的目光一直在程孟雅的身上,最后程孟雅被她看都有些愣就把菜单递给了夏羽沫:“诺,你看看,今天你吃什么呢,我请。”

“哦,对了,这间咖啡厅你应该是第一次来吧,这里有我爸的一点产业,所以就算今天我把这里的菜都点一遍也是可以的。”程孟雅故意露出一份财大气粗的模样,一开始服务员还对程孟雅的态度有些不满,但是她这么一说,那个人的态度马上好了起来。

“两位小姐,店里还出了新品,不知道你们两个想要什么呢。”

“我要卡布奇诺。”程孟雅说道。

“那这位小姐呢?”

她把需求记在了单子上。

“我要白开水,谢谢。”夏羽沫冲那个人微笑。

只见程孟雅脸上出现了一丝嘲讽:“真是老土,来咖啡厅喝什么白开水。”

夏羽沫把菜单递给程孟雅只是笑笑:“程小姐,总喝咖啡不好的。”

“说吧,你究竟有什么事情啊。”夏羽沫让程孟雅直面话题。

本来这次就是程孟雅相约,想要找夏羽沫谈谈的。

“哼,我呢今天只是想告诉你,不要觉得邱云柏是一心一意对你,你们两个结婚也有段时间了,我想知道云柏哥哥什么时候正经的说过一句喜欢你爱你呢。”虽然程孟雅只是猜测,但是她心里也坚定,她的云柏哥哥不会那么轻而易举的对夏羽沫放下戒心的!

“哦,难不成对你说过?”

夏羽沫三言两语就击破了程孟雅的防线。

她也不是生活在夏羽沫和邱云柏身边,她这么说,无疑就是激将法罢了。

所以夏羽沫才不会蠢到中了她的奸计。

“好,你到现在还是不肯认清现实是吧,你知不知道我和云柏哥哥从小就是有婚约的,我们两个在去英国之前马上就要订婚了,这一切都是你这个第三者出现,所以云柏哥哥现在不愿意正视我,你能明白吗?”

程孟雅好一顿颠倒黑白,夏羽沫还是没有相信。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糖三藏故事网 » 女性奴被男主玩弄,二十四章小莹

顶 (0)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置顶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