睡遍女下属的干部 摁住她脑袋享受她的喉咙h

皇上原本还很是的发愁,毕竟仓库里面压着那一堆青金石,说多也不多,说少也不少。

但是说是卖给京城里面的那些名门望族,家里或多或少都有存货,各种各样的物件都有。

再卖出去显然市场已经饱和了,而普通的民众又买不起如此昂贵的石头,更何况这又不是能当吃当喝的,普通人家根本就不会考虑。

没有想到他正在发愁的时候,季九华就过来了,这也算是解了他的燃眉之急。

这边好不容易谈妥之后,转过了头去,皇上立马安排了身边的人去寻找季九华。

解决了自己妹妹的小小心愿以后,向子衍的心情也十分的开心。

毕竟这也算是在皇上面前刷了存在感,是他向家向子衍过来报备的,自然是不一样的。

因为向子衍的心情比较好,也在回家的路上多买了几样小吃,想着这些都是自己妹妹平时最喜欢吃的。

向子衍想要讨好讨好自己家的妹妹,如果她可以搞定季九华,对于向家也是好事一桩。

一开始是他低估季九华了,他本来还担心季九华的分量还不够足,没有想到他现在这么一讲,皇上竟然没有多想,这么快就同意了,看来季九华确实是个可以带来利益的。

向子衍回家的时候,向思已经在家里等着了。

毕竟承恩寺离向家根本不是很远,向思也很是焦急,在自家的会客厅里踱来踱去,只要门口一有动静就赶紧趁出头去看看看是不是向子衍回来给自己带回来好消息。

向子衍这刚回来就看到的向思这一副心急如焚的样子,也就忍不住想起了一些想要捉弄她的心思。

“大哥皇上怎么说,有没有同意让季九华住进我们家?我基本上都已经收拾好了,听说季九华最喜欢梅花的清香,我特地把去年压制的腊梅干花一起都拿了出来,在房间里面提前熏上了,他一定会喜欢的。”

向思虽然知道答案是肯定的,但是面对皇上不可猜测的心思,他也不知道最终的结果是什么,万一出现了什么偏差,也是他说不准的事情。

“皇上……皇上他说……”

向子衍摆出一副抱歉的神色,好像做了什么对不起相似的事情一般。

他努力的演出衣服,没有满足妹妹的心愿,而十分自责的模样。

果然向思被他这一副样子,搞得更加焦急,她觉得事情已经失败了,要不然哥哥绝对不会如此的低落。

心急的向思丝毫没有想到,如果真的失败了的话,他哥哥此刻心情也一定不是很好。

毕竟在皇上面前没有捞着好,还反而被反驳了一通,他哥哥没有捞着好处,此刻应该怪罪于她才是,怎么可能还觉得对不起她呢,向思本来也是个聪明的人,却在这件事情面前冲昏了头脑。

“皇上他说什么?你快说吧,如果他不能让他住过来,我再另想方法就是了。不过是见他一面,只要可以,我一定会付出所有的努力的。”

尽管受到了打击,但是向思还是有过这样的设想,知道可能会不成功。

所以向思很快的稳定了心神,从小到大,家里面教会她最多的东西不是生活,而是怎么随机应变,怎么调整心态。

但是失望也是真的,向思现在已经在强忍住自己哭出来的感觉,毕竟那么多年的感情,她已经快要崩溃了。

这一些日子向思在家里面左思右想,到处搜集苏漫雪的资料,也不知道自己比她差在哪里了。

但是她输了就是输了,向思知道,一定是因为她没有抢先去表白,如果她早一点去,那么一定就没有苏漫雪什么事儿了。

可向思从来没有想过季九华本人的意愿,如果季九华真的对他有意思,哪怕是有苏漫雪,他三妻四妾也不是什么问题,虽然季家的规矩摆在那,但只要他喜欢,是怎么都行。

只可季九华对向思一点意思都没有,就算是向思先去,季九华也绝对会拒绝她的,根本就没有她存在的地方。

向子衍看着自己妹妹如此的失落,也心里面忍不住升腾起了一丝丝的愧疚,也就没有继续再这样说下去,而是突然拍了拍向思的肩膀。

“妹妹,皇上一切都已经同意了,他现在已经派人去寻找季九华了,相信很快就会让他住进我们家里了。”

向子衍看着向思的动作,生怕向思想要跳起来打他,可是向思脑海里面还全是向子衍刚刚的话,一时半会儿没有反应过来。

“你好好的准备一下吧,皇上已经答应了,我刚刚只是想逗你玩,没想到你竟然受到这么大的刺激,是哥哥错了。这次哥哥跟你道歉。”

向思听着向子衍所说的话,好不容易才回过味来。

她这一会儿的心情忽上忽下,一时间都不知道该先生气哥哥想要欺骗自己,还是应该高兴,季九华就将要住进向家了,她可以和季九华有亲密接触了,这也让向思十分的开心。

只要季九华住进向家,她哪里不是机会。

更何况她向思作为主人家,总得带季九华出去玩吧,就算是带上苏漫雪这个不该出现在他们中间的这个人。

向思也觉得心花怒放,毕竟有理由有借口去跟季九华做更深入的交流了。

“这一次妹妹我心情好,我就不跟你计较了,不过这次的事情也多感谢哥哥了,要不然我可真不知道如何跟皇上提起这件事情。

不过你也知道我们两个也算是合作关系,你追逐你的名利场,追逐我的爱情,往后十里红妆还需要哥哥心眼大些,容得了妹妹这点嫁妆走。”

向思也算是给向子衍一个小小的警告,意思是自己不需要争多少,但是出嫁的时候该有的门面必须给她拿出来。至少把她嫁出去的时候,要给所有京城的人看到。

之后她也不需要向家多少钱财,只要她过得好,季家什么都有,干什么非要图向家这一点,向家就这么多资源,虽说丞相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但是金钱可不是这样。

她是女子又不需要做官,对于这一点向子衍当然是可以想清楚的,她向思什么都不要,白送一个机会给向子衍,这是个人都会抓紧这种机会的。

向思又不用季九华威胁什么,也没有多奢求什么东西。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糖三藏故事网 » 睡遍女下属的干部 摁住她脑袋享受她的喉咙h

顶 (0)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置顶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