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技能有点凶残笔趣阁,几乎都是肉的现言

这只能证明,环境真的会影响人,当你的周围环境和你格格不入时,你会应该害怕孤独而去选择融入他们,和他们交朋友,你就自然而然会做出许多的改变。

就像后来陈乔安回了S市,以前那个圈子里的人,继续着他们纸醉金迷的生活,见到了陈乔安,总会说的一句话就是,“乔安啊,你图什么?”

然后开始调侃,“陈爸爸真有远见,是开了“变形计划”的先河啊!”

最后忍不住的感慨,“乔安啊,你真的变了好多。”

陈乔安感谢那段岁月,也感谢出现在她生命里的所有人,可以让她变得更好,但是很多时候,陈乔安也会后悔,如果当初没有去Z省,会不会就不会遇到程南,会不会就没有后来,会不会她会继续任性骄傲,无欲无求。

因为后来,那些陈乔安拼了命想要去留住的人,一个都不在了,包括程南,那个她爱着的人,刻骨铭心。

陈乔安,如果真的没有遇见程南,你又是不是会继续后悔?

努力过的昨天最让人怀念。

天真的岁月啊,跑远了,所以怀念。

时光最大的残忍与珍贵,就是它一去不复返,而人最大的愚蠢与矛盾,总是自相矛盾,无法预见未来也舍不得放弃过去。

“程南,我喜欢你,很喜欢很喜欢的那种喜欢,”

“我知道。”

记忆中的女孩,扎着高高的马尾,有些微卷,额头也有碎发,染着淡淡的棕栗色,在阳光下,闪闪发光,耀眼夺目,看向面前的少年的时候,眼睛里闪着星星,笑容浅浅的,小小的美好,因为是她喜欢着的人啊。

“你既然知道,为什么还要故意离我这样的远?”女孩一步一步的靠近他,想要和他一起享受着这一刻的温暖。

“因为我不喜欢你,”

他永远如此,即使是拒绝也是淡淡的,温和的。

“陈乔安,因为,我不喜欢你,”或许是面对着女孩再过的死缠来打,他又将话重复了一遍,眼里的不耐烦,显而易见。

他看着眼前的女孩,没有一点怜惜,斩钉截铁,认真严谨,“你明白了吗?如果没有听清楚,那我就再说一遍,我,不喜欢你。”是他一贯的作风。

他从来没有喜欢过她,她知道的。

“是吗?”女孩笑了笑,偏了偏头,努力让自己不去看他,也努力让自己不显得那么的尴尬

“没关系,我喜欢你就好了,我会努力让你喜欢上我的,”不知所措,无处安放的手,出卖了她心里的慌乱,但她仍旧是一脸的认真与充满着自信,“真的,程南,你相信我,你等等我,我一定会让你喜欢上我的。”

那年陈乔安十七岁,是遇见并喜欢程南的第一年,是个所有人都能从她的眼睛里,看到星星的美好姑娘。

别人的印象里,陈乔安是个顶骄傲的人,从不主动,也随意,有就是有,没有就是没有,因为她把所有的主动都给了一个人。

而在陈乔安的记忆里,程南对谁都很好,很有礼貌,很温和,只有面对她的时候,满眼的厌恶,她从来不懂得,他为什么要这样讨厌她。

以至于到了后来,她也害怕,害怕靠近他,害怕他厌恶极了她。因为害怕,所以小心翼翼,因为小心翼翼,所以还是失去了。

“陈乔安,好久不见。”

那个少年,还是那般美好,然后突然的出现在她的面前,闯入她的视线里,印在她的脑海里,刻进她的心里。

“原来是你,”女孩努力的隐藏着内心的悸动与同样的慌乱,故作矫情,故作镇定。

一顿饭的时间,一个半小时,没有多说一句话,没有多做一个表情,没有多看他一眼。

“陈乔安,你还喜欢我吗?”

这一次,换做他喊住了她,拉住了她,问她的却是,“你还喜欢我吗?”,明明是个疑问句,偏偏被他说得那般笃定。他笃定了她还喜欢着他。

“喜欢又如何,不喜欢又如何?”

像是赌气,像是撒娇。

他却一脸的看穿了她眼底的不确信,依旧直截了当,认真严谨的口吻,说着,“如果还喜欢,就在一起吧,陈乔安,和我在一起,”

“为什么?”

“因为你还喜欢我。”

确实很简单,因为喜欢,所以在一起。

她也是真的没用,竟然一如既往的,喜欢着他,想和他在一起。

那一年,陈乔安二十岁,是认识并喜欢程南的第三年,是遇见并认识路佳阳的第一年,是个眼睛里藏着星星的漂亮姑娘。

从一开始,程南就明确的告诉过陈乔安,他不喜欢自己,从一开始,程南就没有承认过自己喜欢过自己。

一直都是陈乔安在自作多情,自以为是,自我圆谎,圆了一个又一个的谎言。

回忆起在一起的那么多年,程南从未正经的告诉过陈乔安,他爱她,甚至连最起码的告白也没有,一直都是她在追着他跑,死缠烂打,恬不知耻。

是她自己没有准备好,准备好心底的少年的突然的靠近,是她自己没有准备好,准备好面对所谓未来的兵荒马乱,现实纠缠,是成长的代价,可这代价未免太大,让陈乔安竟然失去了那么多还有她心底的少年,是她故作骄傲,是她故作矫情,是她故意试探,是她不肯低头,也不肯服输。

所以,是她自己活该。

陈乔安伸出左手,半举在空中,在车厢内灰暗的灯光下,看着自己的左手,很纤细,手指根根分明,很纤长,她还记得,她是个画画的人,她是个曾经办过小画展的小画家。

陈乔安侧了侧头,看着车厢玻璃里倒映着的自己的面庞,黑白色调,看着玻璃窗里的自己,真是陌生,再也找不到眼睛里的星星了。

陈乔安,这些年,你怎么把自己活成了这幅模样。

陈乔安的左手像是失去了所有的力气,很颓然的从半空中落了下来,甩在腿上,没有发出一点声响。

快要到H市的时候,陈乔安像是猛然间的惊醒,坐在座位上,然后拿出化妆包,给自己化了一个简单的精致的妆容,对着化妆镜里的自己,露出了一个标准的让自己满意的微笑。

陈乔安,我希望你,在再一次见到他的时候,也能保持这样的微笑和仪态,至少不要让他觉得,你过得不好,至少别再慌乱,至少别再被人看出你的慌乱与不知所措。

但即便如此,时不时的咬嘴唇的下意识的动作,出卖了陈乔安的内心。

陈乔安一次一次的拿出口红来补妆,然后又一次一次的舔着自己的上下嘴唇。

陈乔安啊,你在害怕什么呢?

一路上,陈乔安都莫名的笃定,自己一定能够见到程南,不管多晚,单单一定会留着他,至少是等到今夜十二点的钟声敲响之前。

一路上,陈乔安都在想,程南啊,我的少年,不管发生什么,不管因为什么,你现在一定要是幸福开心的,你一定要过的好好的,至少要是开心快乐的。

不然,你执意离开S市,离开我的身边,抛开过去的一切联系,同我分开的那么些年,到底算了什么?

第六章好久不见

——好久不见

——我要结婚了

另一边,H市的一家KTV的一间包厢内,聚集了很多人,男男女女都有,唱歌的唱歌,喝酒的喝酒,讲骚话的讲骚话,聚在一起,很是热闹。

单单也是无意间撞见了这群人的。她也是今天下午刚到H市,无聊就随便逛了逛,然后傍晚的时候,就进了这家KTV,过去陈乔安读书的时候,经常来这里玩,和单单一起。

恰好在大厅撞见了一帮不算熟悉的人,一起进了电梯,男男女女的,应该是来谈工作的,本是无意寒暄的,又突然发现,程南也在其中,这倒是奇怪,一个清高到死的冷漠主,竟然也会在这里虚与委蛇,确实是撞了大运。

单单看到程南“迎来送往”“你来我往”的那副样子时候,还以为自己看错了,可以说是确实惊呆了。

她一瞬间想到了陈乔安,那个可怜的痴情儿,要是见到她心心念念忘不掉的男神,现在的这副样子,混成了这样的人模狗样,估计会十分的心疼。

当年程南离开陈乔安的时候,只是一味的说着,我厌恶了和你在一起的日子,厌恶了呆在你的身边,厌恶了做你的男朋友。

单单每每想到这里的时候,都恨不得直接一巴掌甩到他的脸上,狠狠的唾弃一声,“渣男!”

是他先对陈乔安伸出了手,到了要分手的时候,却恶心的说着,厌恶了和你在一起的日子,厌恶了呆在你的身边,然后消失不见。

那些年,陈乔安为他做了什么,那些年,陈乔安为他失去了什么。

既然清高,有本事就给我一直清高到底。

单单当即就想玩玩这个男人,她拿出手机打了一个电话,聊了一会天,然后没过多久,就来了一群老朋友到了这里,看到单单,很是寒暄的打了许多的招呼。

那个为首的男人,是从前程南大学时候班上的班长,和程南还是大学里的室友,剩下的那些人,便是他们一个班的同学,大多都是H市本地人,或者大学毕业后留在了H市工作定居的。单单虽然和他们不是一个学校,也不是一个专业,但还是认识这个班长的,对其他人也不算是陌生。因为陈乔安大学在这里读,单单过去经常来找陈乔安玩,而陈乔安一贯的是爱黏着程南的,一来二去,大家也都熟了,如果没记错的话,这个班长之前还追过单单。

“怎么有时间,来H市,来找我的啊?”何宇一见到单单就一脸的嬉皮笑脸,没个正经。他喜欢单单,现在也依然喜欢着,但是奈何人家不喜欢自己,所以只能作罢。一开始接到单单打给自己的电话的时候,也是吓了一跳,毕竟他们两也很久很久很久没有联系了,本来就是没怎么瓜葛的两个人。

但何宇心里还是很高兴的,单单来了H市,能够想着来找他。

“反正都来了,也无聊,就一起聚聚呗,”单单一把打开了何宇看似无意的搭在自己肩膀上的胳膊,开着玩笑的说着。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糖三藏故事网 » 我的技能有点凶残笔趣阁,几乎都是肉的现言

顶 (0)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置顶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