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主宰无尽火域沉沦之主母,小心翼翼地解开肚兜

直到夏宇初一的时候,夏宇的爷爷夏家明得了食道癌,家中无没钱救治,爷爷在大年初六的晚上,一个人悄悄摸摸地在木梯上用挑竹篓的铁钩倒挂在木梯上,把自己的脖子套在绳子里面结束了自己的性命。

爷爷的自杀是夏宇前世贫穷时代永不可破灭的痛,那是贫穷的代价。那是上一世鞭策夏宇一定要努力读书出人头地的动力。

也是勉强改善吴春华和王秀珍婆媳关系的原因。吴春华当晚起来上厕所,路过堂屋的时候看见面部狰狞伸着长长舌头已经断气的丈夫,感觉山崩塌下来似的。

哭着闹着求到大儿媳面前,王秀珍才赶忙叫醒丈夫,带着夏宇把夏家明的尸体抬下来,主持丧事。丧事办完以后,善良的王秀珍看着吴春华搬离了以前卧室,陪葬了丈夫的所有衣物和棉絮以后,理解自己婆婆心中的害怕和恐惧。让初一的夏宇陪着奶奶睡了一年,眼看着婆媳关系向好。

可是这世上就是有吴春华这样的人,就喜欢没事惹事。好了伤疤忘了痛,开始对王秀珍各种嫌弃。嫌弃王秀珍没有如二儿媳妇出外打工挣钱,嫌弃大儿子挣得钱没没有二儿子多。

一年以后,反正嫌贫爱富的吴春华开始各种作妖,和王秀珍婆媳俩开始从意见不合到口角之争再到大骂三百回合,最后上升为打架。被邻居们阻拦下来以后,又开始了老死不相往来的情况。

夏宇看着自己奶奶眼中如看狗屎一般嫌弃自己的眼神,夏宇内心已经很强大了,继续若无其事的凉衣服。反正这个世界上就是有这样一种人。弱势的时候你对她好吧,她嫌弃你们没本事各种挖苦谩骂仇恨,恨不得生吞活剥了你。

反正就是我看不惯你一家讨厌你一家,你们呼吸活着都是错。我看不惯你,就是要和你做对和你死磕到底。

等到你让她仰望的时候,她又是各种抨击诋毁,恨不得诅咒全家不得好死。对于这样一个集齐了农村所有妇女见识短没道德自私狭隘的奶奶吴春华来说,夏宇和自己爸爸夏常德的观点一样。作为带有血缘的晚辈,金钱上会照顾你。然后不想和她有任何的交流,总之尽自己的责任避而远之吧。

夏宇在桃树枝的绳子凉好衣服以后,夏宇去自家的菜园子里面摘了一些四季豆西红柿还有嫩黄瓜。啃了一口熟透了的小西红柿,溅出了一些红色的汁液。好香呀,夏宇是很多年没有吃过如此纯天然带着香味的大西红柿了。抹了嫩黄瓜上面的嫩刺,咬了一口,青青翠翠的好不爽口。这是纯天然无污染的绿色蔬菜呀。农村自家种的食物就是好。

夏宇哼着一首乡间小路,回到家中,看着水缸里面的水有些少了。夏宇只好又挑着水桶去挑水。路过奶奶吴春华的院子的时候,看见邻居张大妈刚刚背来一背篓脏衣服,打算利用夏家的井水把全家老少的衣服洗干净带回家晾晒。

张大妈正在与吴春华唠嗑,夏宇正挑着水桶经过张大妈身边的时候,吴春华马上拉住夏宇的水桶,大骂:“你个贱蹄子不是和你老娘一个鼻孔出气,你不是有能耐不认我这个奶奶吗?那行,有本事你们一家给我滚的远远的,不要住我修的房子,不要用我打的水井。

就像这个洗衣台一样,我弄的不准你们用就是不准你们用。”

看着无春华又在莫名的发狂了,夏宇决定保持沉默,和一个随时喜欢发狂咬人的疯狗来说,沉默最好。一旁洗衣服的张大妈看着吴春华如此针对自己的孙女,打圆场:“啊呀,吴幺,小姑娘不懂事,你何必跟她一般见识。你看你把小姑娘吼的呀,都斗不敢说话了。”

听着邻居的话,吴春华才放开夏宇的水桶,夏宇趁机离开。吴春华对着张大妈抱怨:“和她娘一样的德行。读了这么多年的书,都不知道孝顺长辈。”

走远的夏宇在心中诽谤:你这个长辈有什么值得让后辈尊敬的,你简直是为老不尊。

吴春华继续对着张大妈数落夏宇一家人:“老娘从来没看过那种婆娘。自己待在家中耍靠我儿子养着。自己好吃懒做莫本事就是了。

把两个娃儿也养的的娇生惯养的,别个那些会教娃儿的,都是喊娃儿耕田耙地放牛了。只有那个莫本事的懒婆娘教出的娃儿天天在屋里看电视耍,喊他们帮我放牛呢。那懒婆娘还说娃儿读书重要。我吴老太婆这辈子就要看看,这两个娃儿这辈子是不是就是坐办公室的命?”

吴春华如此大声的谩骂,只有一墙之隔的王秀珍当然也听见了,夏宇把水倒进水缸的时候,王秀珍就坐在自己已经破败的红色绣花床上回敬:“你个老婆娘,没见识。老子当初就是我妈不给我钱复读,否则老子也就考上中专,哪得受你这个老婆娘的气。

你慢慢看,老子就算砸锅卖铁也要送两个娃儿把书读出来,老子就要让你个老婆娘看看,老子的两个娃儿都是坐办公室的料。”

夏宇一边摘菜一边听着王秀珍回敬奶奶吴春华。夏宇在心中感激地想,幸好自己的老妈王秀珍见识过自己的同学通过复读考上专科,从而实现了鲤鱼跳农门实现了阶层的飞跃的。

自己的老妈王秀珍虽然没机会复读读专科,可是她心中不服气,不愿意接受一辈子待在农村过着面朝黄土背朝天的生活。

她只好把心中的遗憾和梦想加诸到夏宇夏杰的身上,从小对着夏宇夏杰说:“你们一定要努力读书,一定要考上大学。”

夏宇想也许是农村的艰苦的生活,也许是王秀珍的灌输,至少自己和弟弟还是很争气的。夏宇和夏杰都考上了大学,改变了家庭的命运。其实这个时候夏宇好想说:“妈,你放心,我和弟弟以后会很有出息,让你在亲戚面前彻底的扬眉吐气的。你再也不用被别人欺负了。”

其实夏宇很珍惜王秀珍对姐弟俩的付出,如果不是王秀珍在家中一直照顾着姐弟俩,姐弟俩或许早就成为了留守儿童了。也许会如堂弟表弟一般的走上辍学打工的命运。

可是姐弟俩正是因为王秀珍二十多年的付出,给姐第弟俩确定了理想,姐弟俩虽然过着贫穷但是非常有爱的生活,这才让姐弟俩至少以后找到了一份非常稳定不错的工作。

夏宇走进房间劝导:“妈,那就是疯狗见人就咬。你不要管她,好好看电视。中午我给你做好吃的。”

王秀珍很欣慰,笑着说:“幺女儿就是乖,好,吗听你的,不去和疯狗一般见识。”

中午夏宇在煤炭炉子上做了一份腊肉干煸四季豆、西红柿蛋汤。王秀珍和夏杰刚刚尝了一口,王秀珍惊讶地看着夏宇说:“我的幺女呢,你这厨艺怎么这么好?真是太好吃了。”

夏宇说:“反正也放假了,我前几天在电视上面的美食节目看到的,妈,你也晓得,我记性好,反正现在没上课,多做做饭,让你也休息休息一下。”

夏宇如此说,夏杰还很小,就知道使劲往自己的碗里夹菜。王秀珍眼眶已经有些湿润了:“我幺女真懂事。嗯,你做饭可以。一会儿还是要好好看书背书知道不?一定要考上重点高中。一定要考上大学,这样妈妈才高兴。”

夏宇保证:“妈,你放心,我一定会考上重点大学的,以后还会拿钱给你修房子,再也不受他们的鸟气。我还要给你买金银首饰好衣服,让你在亲戚面前扬眉吐气洋气一把。我还要带你去很多地方旅游游玩,见识其他地方的美景。我还要给你买养老保险,让你以后也领国家工资。”

听着夏宇如此描述美好的未来,还算年轻的王秀珍越发的幸福了。这个时候弟弟夏杰居然嘟囔着说:“姐姐成绩好,以后肯定要上大学的。我成绩不行,以后就打工挣钱供姐姐读大学。”

夏宇摸着弟弟的瘦弱的肩膀,说:“不要这样说,我弟弟小杰很聪明的,你以后也要和姐姐一起考大学。然后在城市工作,还要在城市买房子娶能干的老婆,好不好?”

夏杰吃了一口蛋花,点头:“好呀好呀。”

一家三口和和乐乐的吃饭,夏宇也包揽下了洗碗的工作。想起王秀珍的话,夏宇把自己初二的书籍全套拿出来一看,嗯,很简单,夏宇很多内容都烂熟于心。就没有管太多了。安心享受重生后年轻自在的生活。

午睡的时候,夏宇进入了自己的危房,躺进自己的床上。摸着凉席下面的稻草,夏宇心中叹息,真的有些不习惯。看着透明的两片亮瓦上面透进来的逐渐扩大的光柱。看着光柱里面跳跃的粉尘颗粒,夏宇莫名其妙想起了雾霭。

在看着墙角的蜘蛛网,夏宇想起了自己以前每逢过年都不想打扫清洁卫生。都是预约了家政公司,花了几百块钱,自己的家就一尘不染了。再想一想现在一贫如洗的自己,夏宇感慨这人生呀,真是充满戏剧性呀。

在看着满满一墙壁的奖状。那是夏宇从下到大的荣誉。想一想在父母老师同事学生眼中如此优秀的自己,结婚后每逢假期为了自己的家庭却成为了一个任劳任怨还随时被老公挑剔的家庭主妇。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糖三藏故事网 » 大主宰无尽火域沉沦之主母,小心翼翼地解开肚兜

顶 (0)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置顶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