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族的传统 挨打,狐妖采阳补阴欢愉无比

“孩子,说说你吧!都是大美女了,可外公才知道你。”他依旧握着她的手,和蔼地说着。

“我不曾见过母亲,刚出生便在孤儿院,之后被人收养。五年前落入角斗场,之后被我亲生父亲苏斛和义兄联手所救。”她略过了最难的遭遇,尽量简单的说了说。

可凌燕北也不是普通人,只出生便在孤儿院和角斗场,他便知,这孩子,之前吃了多少苦,受了多少罪。眼中,尽是心疼。也暗暗想着,日后,宠,使劲儿宠。

“可怜的小小姐,竟受了那么多苦。回来了就好,日后啊,有老爷在,定不会叫人欺负了您去。”秦管家听着,也很是心疼。大小姐是他看着长大的,跟自己孩子一样,所以对小小姐的感情,是特殊的。

“孩子,那你父亲呢?如今在哪里?”对这个女婿,无论怎样,他都想见见。而且,能将她从角斗场解救出的,应该也不简单。

“爸爸,已经不在了。”这是她不愿提起的事,父亲的死,一直是她心头的痛。

万俟彬看着她,极力控制着自己的暴戾情绪,默默地过来,揽过她的肩,希望她能好受点。

“好孩子,咱不说了,如今回来就好!”凌燕北没想到,会是这样。

这孩子,太苦,小小年纪却仍是要独自撑着。他凌燕北的孙女,以后,自有他疼。

原本已经有些想放弃,就这样能活几日是几日的凌燕北,如今有了要护着的人,他突然想与命运搏一搏。他实在不忍心留下妘丫头一个人,她太苦,他想替她分担些。

“老秦,叫人做饭。”凌燕北吩咐着秦管家,陡然想起,他不知这孩子喜欢吃什么,遂又转头来问:“孩子,你喜欢吃什么?”

“都行。”

“红烧肉,口味偏辣。”

两道声音同时响起。

凌燕北听了,朝万俟彬满意地看了一眼。万俟氏太子爷,他是知道的,每次去万俟氏老宅,也是见着的。那时见着,很冷,很傲,对任何人都不会客气。可没想到,现在被他孙女收了。还这么的细致入微,倒是难得。

“没想到,妘丫头的口味,跟小雪的竟是一模一样的。”而后,对秦管家道:“吩咐人去做。”

“是,老爷!”秦管家笑着,应道。

“外公,母亲的房间在哪儿?我想看看。”

“二楼左边第二间,都是开着的,你想看,都可以看。”凌燕北笑着,轻声细语的说道。

“嗯!”苏妘朝他点点头,随后便上楼去了。

“万俟小子,陪我下两盘?”

“好!”妘儿的亲人,自然也是他的亲人。

楼上,苏妘上去便进了凌雪的房间。打开门的那一瞬间,一种奇妙的感觉贯穿全身。

“原来,我喜欢的,竟是遗传的母亲的。”她不知道为什么,住在蔚蓝主调的房间,她就觉得舒服,自在。

看到床头柜上立着的照片,她忍不住走近。待拿起一看,才知,原来,她和母亲长得那么像。

照片上的她,看着温柔,活泼,典雅。原本,她母亲是这样子的,真好。

她的手,忍不住伸到照片上,摸了摸。很奇怪的感觉,难道,这就是血脉的神奇吗?

楼下,凌燕北和万俟彬下着棋,很是着迷。

凌燕北平时的爱好就是下围棋,他没想到,万俟彬的围棋,竟比他更甚。在这样紧张的对弈下,他竟还能想到如何让他恰好赢他一步。这也是,他对妘丫头的用心。

“一生最难的,就是遇见最爱的人,也恰好最爱你。”

“也曾羡慕过,我很幸运!”万俟彬回着,脸上也现出了温柔。

“万俟家的传统和教养,我是信得过的。”

“谢谢外公!”听了,万俟彬很是开心。能得凌老爷子认可,他和妘儿便能得双方家人的祝福了。

他知道,也感谢万俟氏的传统。思及此,他其实有点小失落的。他爷爷和奶奶一辈子感情都很好,他父亲就好像是他们生来玩儿的。而他也一样,父母感情极好,小时候他时常遭受冷落。深情、专一,便是他们万俟氏出了名的传统。

“老爷,太子爷,可以吃饭了。”秦管家看着老爷,好久没有这么开心过了,今日,真好。

“外公,您先过去吧,我去叫妘儿。”万俟彬先站起,走过去扶着凌燕北起来,边道。

“好!好!你去吧!”话罢,便跟秦管家先去饭桌那边了。

万俟彬上楼,见着门看着,往里看,便见着苏妘坐在床上,翻着一本相册。他轻轻地走近她,轻轻地坐到她身边。

“彬,你看这张。”苏妘指着一张照片,面色有些凝重。

万俟彬依言看向照片。照片上三个人,一个就是妘儿的母亲,凌雪。另两个是两个男人。一个国字脸,一个清秀书生模样。但他们眼神中,都很坚定。虽然穿着朴素,但看着,也不像普通的老百姓。

“你看他们的衣服,左胸位置都有一个同样的标志。”

万俟彬也注意到了,若是不仔细,不细想,还真有可能不在意。

那图案有些特别,白底的,锋利的匕首上刺着一只黑乌鸦。

随即,苏妘掏出手机,将照片拍了下来。

“想不到就别想了,下去吃饭吧,外公等着呢!”万俟彬忍不住,轻轻揉了揉她的头。

原看着元清临老是摸筱弦的头,他就想揉揉妘儿的。嗯,感觉确实挺不错的。

苏妘有些无语他这般幼稚的举动,不过,也不讨厌,随他吧!

万俟氏老宅

万俟衍悠闲着在院中喂着鱼,莫叔依旧在一旁候着。

“我终于想起妘丫头像谁了!”

他自见着妘丫头就觉得喜欢,莫名有种熟悉的感觉。想了这些日子,总算是想起来了。

“苏小姐?”莫叔有些疑惑,不知家主这一惊一乍的究竟是为何。

“妘丫头,跟凌家那丫头长得,有七八分像。”万俟衍想到此,心情可就没那么轻松了。

对凌家丫头,他们始终亏欠,可却什么都不能说。

“是凌氏大小姐凌雪吗?”

“不错!”说着,将手里的东西递给了莫叔。

“我出去几天。”

“啊?家主,您要去哪儿?”莫叔对万俟衍突然的话,有些不明所以。

然而,万俟衍并未理会,急急忙忙便走了。

凌氏老宅

“妘丫头,来,尝尝看。”凌燕北夹了块儿红烧肉给她,很是期待地望着她。

苏妘夹起,咬了一口。嫩嫩的,微微辣,是她吃过最好吃的了。

“嗯,很好吃,是我吃过最好吃的红烧肉了。”她笑着说道,而后又自己夹了一块儿来吃。

“好!你喜欢吃就好!”

或许是他们让着她,疼着她。反正到最后,一整盘红烧肉都被她一个人吃完了。

一顿,吃得心满意足。一天,也到了下午。他们祖孙三人吃饱后,便让下人收拾着,他们则是乘凉去了。

说来也巧,外面,刚好有三张躺椅。

随后,又有下人端了三杯茶放在三人旁边的桌上。

他们看着晚霞,看着夕阳西下,景,真的很美。他们,也很久很久没有这样轻松,闲适地与家人一起,静静地看着漫天景色了。

“来,丫头。”凌燕北不知何时进屋,亲自给苏妘倒了一杯东西来。

苏妘笑着接过,随即便喝了一口。

“蓝莓味儿的酸奶!?”她不曾说过,外公怎知她最喜这口味儿的喝的?

“你很多喜好随小雪,所以我想,你会喜欢的。”他暖暖地笑着,看着苏妘,这个凌家的宝贝。

而后,三人就这样静静地,看着天渐渐地黑了,月亮慢慢升起,星星闪闪发光。如此温馨暖心的生活,让苏妘有些贪恋。

小时候,她与江笠骆就经常会跑到湖边草地,躺下,静静地看着天上繁星点点。每天的那一段时间,是她一整天的期盼。每天,他们只能彼此温暖。

而如今,她也有了真正疼爱自己的家人了。这种感觉,真好!

原来,真正的家人是会无微不至的照顾,全心全意的疼爱的。可惜,她到现在才体会到。

“你们今日就在这里住吧!妘丫头,明日跟爷爷去凌氏吧?”他老了,他希望趁着他还有力气,将会的,都交给妘丫头。只有凌氏在她身后,别人才不敢随便欺了她。

虽然万俟彬如今很爱她,但他无法确定,万俟彬是否会一辈子像现在这样爱妘丫头。所以,他得给她做靠山,他得尽量让妘丫头的一生无忧。

“好!”外公的心思,她懂。只是,话出,才想起万俟彬来。

见苏妘看过来,他遂对她笑着点点头。她想做什么,他都陪着。

杀手党总部

风天行独自一人待在房间,手中端着一杯红酒。右手拿着手机,翻转着,似是在思考什么。

半响,才打开手机,拨了电话出去。

不一会儿,对方便接通了。

“肖先生,上次的提醒,多谢!”

“可结果并没有让我满意。”对方微有些怒气地道。

“万俟氏参与进来了。”

“什么?”“怎么扯到万俟氏了?”那肖先生显然没想到事情会是这样,也明显不想与万俟氏对上。

“那苏妘,是万俟彬的女朋友。而且,万俟彬似乎很喜欢她。”

风天行此话一出,对方就沉默了,也不知是何意。

“你暂且不管,我自有办法。”半响,对方复阴恻恻地道。

挂了电话,风天行仍是严肃凝重。他摇晃着杯中红酒,眼中风暴又起。

“万俟彬,你既然要掺和进来,那就不要怨我了。”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糖三藏故事网 » 家族的传统 挨打,狐妖采阳补阴欢愉无比

顶 (0)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置顶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