蹭蹭就好小说 小姐接黑人客人的感受

她从怀里掏出一个包裹严严实实的布包:“都在这里,有些药材将军府里没有,我特意去王府拿的。”

游望这才上前沉声问:“参加王妃,不知王爷现在情况如何?”

“还在昏迷。”

游望脸色一白,就听傅榕雪接着说:“不过你放心,我会让他没事的。”

说完转身抱着布包离开,游望望着她坚定的背影,内心也莫名多出安稳,一种没有根据的信任。

傅榕雪进了屋子之后就再也没出来,送进去的晚饭倒是吃完,陈焕放心的端着盘子回去。

陈思邈抓住机会把人堵在走廊里:“你该不会趁机勾搭傅小雪吧。”

这些天都是陈焕待在傅榕雪身边,又是她脆弱的时刻,话本里都是这样,患难见真情。

陈焕脸一黑,端着托盘的手险些没有拿稳:“没有,平时少看点奇奇怪怪的书。”

“我才没有,就你那点小心思谁不知道啊,可是傅小雪喜欢的是王爷,你再这样下去肯定会受伤的。”

陈焕闻言苦笑一声,难道他现在不算受伤吗?他垂眸盯着陈思邈的眼睛。

严肃程度让她不由得后退两步。

“我会试着遗忘她,从今往后学着只把她当作朋友看待,不会有任何逾越的地步,这样行了吗?”

陈思邈起初以为他在开玩笑,后来才觉得他是认真的。

“你想清楚了吗?而不是被他们刺激的。”

“想清楚了,反正她也不知道我对她……有那种心思,现在及时放手,也挺好的,不会给她增加负担。”

陈思邈咧着嘴,突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连抬头的勇气都没有了。

直到陈焕从她身旁绕过去,她才宛如活过来般,一路小跑回到自己的房间。

一夜睡得不安稳,陈思邈顶着两个黑眼圈起床,正好跟傅榕雪撞见。

她一夜没睡,精神反倒是很好,陈思邈刚刚抬手打招呼,就听她兴奋的开口:“思邈我等等再过去找你,我现在有急事。”

急事?陈思邈迟钝的大脑开始运转,习惯性的跟了过去。

傅榕雪用第一次的方法用嘴把丹泽丸帮助夜惠冥吞了下去,已经做了几次,早就习惯,陈思邈还是头一回见,羞得脸都红了,不过后来想想,还挺刺激。

过了一会儿,夜惠冥脸色红润了许多,就连胸前的呼吸弧度起伏都变大。

如同两把扇子的睫毛颤抖一下,缓缓睁开,刺眼的阳光刺激他流下生理性的泪水,还没看清眼前的人,就被傅榕雪抱在怀里。

哽咽声被吞没在衣服间,夜惠冥只能感受到流经脖子处的泪水。

“不哭了,吓坏你了,对不起。”夜惠冥的声音十分无力,但却给了傅榕雪最大的安全感。

陈思邈意识到自己不应该在这里,识趣的蹑手蹑脚离开,还贴心的关上门。

刚出院门,就看到陈焕全副武装坐在高头大马上。

“他醒了?”陈焕意有所指的问。

陈思邈点点头,轻轻的嗯了一声。

“那就好,我们也该走了。”他轻轻拉住缰绳,死心般没有看院子里一眼,头也不回带着人马离开。

陈思邈想了想,颇有良心的留了一张纸条放在显眼的位置跟着离开。

夜惠冥醒来后,身体良好,只要人醒了,剩下的都只是皮外伤而已,很快就能愈合。

他单手抚摸她的头发,像是要把这些天来的委屈和疲惫一扫而光一样。

“爷爷那里应该没有告诉吧。”他微微动了动身子,给她腾出位置,让她也跟着躺下。

傅榕雪摇摇头,这事没敢告诉爷爷,毕竟老人家年龄大了。

以为他要了解王府的情况,立刻说:“游望过来了,就在外面,我去把他叫过来。”

夜惠冥出声阻止已经来不及,傅榕雪很快就把游望找来,看到王爷醒了,游望舒口气,站在不远处行礼。

“免了,我问你,最近京城里有没有异样。”

游望不解抬头,眼底闪过一丝茫然。

“皇后和公子韬。”夜惠冥沉声提醒。

游望想了想,回答:“并无,不过朝廷前段时间把立太子一事提了出来,皇上好像有些不高兴。”

夜惠冥阖眼沉思,手心突然被塞进一个温热的小手,他微笑握紧。

“你现在就回京城,盯紧皇后和丞相府,一有情况,立刻回报。”夜惠冥冷声道,说完就挥手让他离开。

游望领命退下,傅榕雪还是一头雾水。

难道现在不应该调查黑衣人的事吗?跟皇后又怎么会扯上关系,难道说黑衣人跟皇后有关。

夜惠冥睁开眼睛:“没错,就是你想的那样,那两个黑衣人确实皇后派来的。”

京城的人跟他有不死不休的仇恨,也只有凝皇后和相府了,而能够养出那等暗卫的人,也只有他们有实力。

“可是陈焕他去检查过,并没有发现痕迹啊。”

夜惠冥摇摇头:“他发现不了是因为他不了解,每一个皇室养出来的暗卫,他们的衣服上都有暗纹,那天没来得及拿到一块,反倒是。”

他想到当时的狼狈模样,轻咳一声,掩饰自己的尴尬。

傅榕雪噗嗤笑出声,随即又担忧道:“那可是皇后,我们有办法对付吗?”

毕竟身份差距,她也相信夜惠冥做不出以卵击石的事。

“不用担心,我自有我的办法,剩下的,等游望回来带来消息再说。”

傅榕雪撑着床板想要从床上下来,夜惠冥不愿意,扣着她的手腕向回拉。

她重心不稳,径直向他的胸口摔去,她腰部用力,虽然身子没有压倒他,但手还是甩到了。

“没事吧?现在是能让你乱闹的时候吗?身上还有伤呢!”她又生气又心疼,想要检查他的伤势,又想给他一个教训。

夜惠冥自知理亏,但半天没等到她的动作,心里也有点慌,夸张的五官痛苦的扭曲在一块儿,捂着胸口:“雪儿,我心口好疼,你帮我看看是不是伤口又裂开了。”

傅榕雪关心则乱,没有想过夜惠冥过长的痛苦反应,以为真的砸到了,立刻想要查看,突然天旋地转。

额头被亲了好几下,才反应过来被骗了。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糖三藏故事网 » 蹭蹭就好小说 小姐接黑人客人的感受

顶 (0)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置顶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