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大王与小书生微盘 痞坏花心男主小说

十二长老自然不敢将事情拖到三天后真等这祖宗挨个上门亲切问候,到那时候就不是动动嘴的事…….血凤凰走后,几人面面相觑一番心照不宣的知道这事没商量,倒不如麻溜的通告江湖,将仙藤山交给帝医管辖,噬月蝶并入六尊来得痛快…..

这些天,由于血凤凰一直在仙藤山忙善后重建之事,所以叶娴怎么都不可能会出现在苍澜京城,于是乎遭罪的便是人在家中坐,锅从天上来的叶明济……

“老爷,苍雪王爷来了…..”

府中小厮一脸无奈的再次进来通报,见自家老爷一脸便秘样,识趣的退了出去,只留下叶老爷头痛的支着脑袋说:“请王爷进来。”

他也很无奈,叶娴出趟远门逍遥自在留他在京城对付这最难对付的苍雪王,问题是他也不知道这祖宗什么时候能回来啊!!!

“叶掌柜,”进了门便知叶娴还没回来的轩辕澈连笑容都如此敷衍,这都半个多月过去了,再拖就要到阳历年,眼见着就要除夕,叶娴还不出现,他怎么能忍!!

苍雪王府被他摸不着头脑的阴晴不定搞得乌烟瘴气,被云苏好言好语相劝到叶府,哪怕祸水东引也算是让王府过了一段安稳日子。王府的所有人都期盼着这位神通广大的王妃娘娘赶紧回来,再不回来,水空都怀疑自家王爷会再拉着卫鬼司到水天一色走一圈……

——月明星稀,林子里冷得很,鸟儿刚栖息下来,随着便被一声极其响亮的“啊啾!”惊得树枝乱颤羽毛飞天……

树上的人儿使劲裹了裹身上的狐裘,依旧是觉得冷的将双手送到唇前哈着热气。“这特么什么鬼天气,这么冷的吗…..”她努力蜷缩了小身子,孤独的待在空寂的荒山老林里怀念着二十一世纪全球变暖那无比惬意的冬天……静静注意着寂静的林子里的动静。

这几天她一直守在唐府外,不是不信任唐老盟主的地牢看押,只不过她太了解单青这个老奸巨猾的狐狸,更何况,单青行走江湖多年,人脉广得很,谁知道暗中通风报信引来什么妖魔鬼怪帮忙越狱。

只是这天倒是愈发的阴冷,连乌云都上来凑热闹。

林子里不时传来乌鸦寥寥的声音,冰冷的冬风刮在脸上引得阵阵寒噤。就在她以为今晚与前些日子一样相安无事准备眯上一会儿之时,密林深处的唐府忽然炸了锅,火光乍起,惊动了侍卫。

唐府地牢,满地血污,所守侍卫无一幸存。

“快追!别让他跑了!!”

“这边!!”

“抓住他!在那里!”

“快去禀报盟主!”

血凤凰静静听着声音,原本静谧的林子外渐渐发出窸窸窣窣的声音,她心下了然。进唐府的路就两个,一条大路,一条荒野小径。她早就观察过这两条路近来的情况,所守的位置恰是单青逃亡的必经之路,也正是他所找帮手的接头之地。

黑暗中,几个黑衣人从枯败的灌木枝丫间钻出来,悄然前进。树上的血凤凰轻轻冷笑,飞身而下悄无声息的拧了一人的脖子,剩下的人惊觉转身应付她,却被举手间银匕首划破喉咙,精准狠辣。

眨眼间,一小队人马悄无声息的被团灭。

她耳朵一动,唐府方向,有躁动的声音往这边而来。单青甩不掉身后的数队追兵,只得惊慌的钻进林子乱窜,纵然他武功高强也不敢跟这些侍卫缠斗,他方向明确的向着血凤凰这边而来,本以为能顺利和这些人接头,不料马上就到约定的地方,一个声音蓦然响起,在这阴森的树林中更显瘆人:“单前辈,这么晚了您还在外面游荡什么呢?不怕这荒郊野鬼将魂儿勾去?”

单青心惊,却是不敢停下脚步,他怕一停便功亏一篑。

只是,半路截杀的人现身,生生逼退了他。月光从乌云后泄出,正映在这人身上,一身血红如若修罗厉鬼。

“血…..血凤凰?!”短暂的惊慌之后,是滔滔的恨意,若非眼前的人,他怎的会落到如此地步,如此狼狈!一直位列六尊的仙医观,又怎会毁在他手上!

单青单手作爪,抓向眼前的血凤凰,直直的逼到她眼前,那人才悠悠扭头躲过,轻而易举,步法诡异!“单青,在仙医观,你全盛之下都不是孤的对手。”那女孩轻轻开口,“孤可是因为你,在这唐府外守了四天五夜啊。”她一手对付这单青无影无形的鹰爪,另一只手寻找机会,竟是一掌而过,劲风带飞了单青。

“咳!!”被这一掌带飞不由得后退好几步的单青猛咳,吐掉污血,堪堪稳住身形,苍老浑浊的眸子死死盯着眼前的人:“帝医,莫要追穷途末路之人!”“嗤,”她轻笑,手下毫不留情,“在孤这里,你已经没路了。”单青不得已与之相对,渐渐的居于下风,“莫要再等了,那些来接应你的,都被孤灭口了。”她话音刚落,四周闻声赶来的侍卫举着火把赶到了,里里外外围了一圈又一圈,生怕再放跑单青。

“都是你,都是你害的!”单青痴魔,恨透了眼前的人,招招索命,却招招落空!血凤凰见唐府的人来的差不多了才不再牵制单青,直接出手狠辣的断了他的手筋,单青失力,两只手软趴趴的垂了下去,直接被她一掌打翻在地,狼狈不堪。

闻讯赶来的唐老盟主一眼便认出了红衣女孩,自是知道这种事是他唐家的责任,以单青的手段,若非帝医在场,想抓他又要费上一番周折。连忙抱拳:“帝医姑娘,多谢此番出手相助,擒拿这奸贼。”“唐爷客气,”私下里,两人关系不错,互相称呼也随意些。“晚辈本打算拜访贵府,天色过晚不便叨扰,便宿在外面,能帮上忙也是荣幸,”唐懋也知这不过是血凤凰给的台阶,也便顺着下了。“这怎么行,小凰不嫌弃,移步寒舍简宿一晚,也好让老夫这东道主尽尽地主之谊啊。”

唐懋本就是爽朗之人,更是在血凤凰救了他唯一的幼子之后,对她更是赞赏支持有加,夜里的小插曲,血凤凰的冒昧到访,老盟主硬是备出了一桌茶点。“唐爷真是太见外了,怎好意思这般叨扰!”这般盛情已经不是第一次,这样半夜麻烦,血凤凰也有些过意不去,正是推托着,打门外传来另一豪爽的女声:“恩人才是见外,到了自己家中还这般拘束!”一个保养得当的贵妇人笑着走进来,英姿飒爽也有过之而无不及。“呀,唐夫人,这么晚怎么还惊扰了您!”见到这人,血凤凰更觉冒昧,连忙见过,引得唐夫人连连皱眉嗔责:“这才几日不见,你这孩子又拘束起来,这怎么行,唐临!还不快来见过你的血凤凰妹妹!”

她身后,紧接着措手措脚的跟进来一个年轻男子,唐临羞红了脸,见到这小姑娘更是局促的抱拳:“凤凰阿妹,”

要说这段缘,叶娴还是要谢谢十二长老会那几位,若非当初她挑战药池之时,这几个老家伙出难题,将她介绍进唐府来医治这位幼年失足摔坏脑子的小少爷,她也没这么快能得到唐府的鼎力支持并迅速在江湖站稳脚跟!

血凤凰笑吟吟的扶住唐临的腰杆,“唐哥哥何必多礼,”见那笑脸,唐临又羞红了脸,他恢复正常人意识之后,睁开眼见到的第一人便是眼前这小姑娘,记忆停留在幼年的他当时还甚是惊恐的将她推开,现在想来当真幼稚…..

“唐爷,晚辈此次冒昧而来,实是有件事想请教您。”唐懋行走江湖四十多年,什么人什么事他都见识过,问他江湖上出现过的人或事最是稳妥。“你说。”唐懋也不是等闲之辈,自然知道能让这位帝医上门询问的不是小事。“唐爷可曾听说过仙医观曾经有没有,俞姓这么一个人?”“俞?”老盟主皱着眉使劲想了一番,“嘶,老夫记得,其他小辈不说,仙医观前任观主陆磊曾经收了四个入室弟子,好像有这么一个俞姓弟子,叫俞鹤,”闻言,血凤凰暗自思量,静静听着。“后来听老陆说起过,这弟子心术不正,老想研究些害人的药,被他驱出了仙医观,再去了哪里就不知道了。”“俞鹤…..”血凤凰喃喃着这个名字,“多谢唐爷!”“可是有何事?”唐懋不知她为何突然问起这人,多问了一嘴。“不瞒唐爷,琅姿在苍雪王府冒充晚辈之时,单青让她与之接头的,可能正是此人。而且…….”她迟疑一番,“晚辈怀疑,巫马前辈的死,与他有关。”

“巫马?”饶是唐懋,一时间听到这名字也是微微迟钝,毕竟这位老一辈的江湖名士死的时候他也才在江湖崭露头角。

“这位邪医巫马,可谓在江湖留下很多传说啊,”他感叹,“怎么突然调查起这件事?”巫马都作古五十多年了,与血凤凰八竿子打不着关系…..眼前的女孩微微一笑:“私人关系,不便外传,唐爷见谅。”

次日清晨,血凤凰在唐府门前辞别唐懋夫妇和唐小公子,想着前去见见秦小姐,却不料噬月蝶连连发来鹰书急告让她回去,身边没有噬月蝶的暗卫传递消息,无奈,只好一骑快马回了苍澜京城。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糖三藏故事网 » 山大王与小书生微盘 痞坏花心男主小说

顶 (0)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置顶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