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辣自由御书屋,你太猛了轻一点

星夜高端会所。

这座十分有名的高档会所装修繁华精美,灯光熠熠,人来人往。众人随容朵进入包间吃饭,果然菜肴精美,味道一流。

“时间还早,咱们上楼玩玩吧?”吃过饭后,容朵兴奋地提议道,“楼上有好多好玩的呢。”

“这不太好吧……”几位年长的演员对这种地方很是忌惮。

“没事没事,各位相信我好啦。”容朵连忙解释道,“这里是很正规的场所,我已经来过很多次了。经常会有圈内人过来,根本不用担心的,绝对不会有狗仔偷拍。这里的服务也是绝对超一流的,来都来了,大家玩玩再走吧。”

谢尧天不悦蹙眉,心底有些抵触,可他的目光落在曲榛榛好奇兴奋的神情上,迟疑了一下,还是点了点头。

曲榛榛大病初愈,好不容易有机会能够好好放松一下,怎么能不让她玩个尽兴呢?

众人跟在容朵身后上了楼,转过电梯口便看到两扇香槟色大门,震耳欲聋的音乐声隔了门传出来,震的地面都有些微微颤动。

站在门口的工作人员见容朵带了许多人走过去,连忙拉开大门,深深鞠躬道:“欢迎光临,里面请。”

绚丽的灯光瞬间爆炸一般闪烁在他们的眼中,音乐声更增大了几分,大厅里面人头攒动,女人身上的香水味混着酒气扑面而来,一张张极度兴奋的面孔在灯光摇曳下显得张狂,或大笑,或甩头,或狂舞。

像是被这样的气氛所感染,大家也都一下子兴奋起来。

谢尧天身处这样喧闹的环境中只是隐隐有些烦,他闪避着周围不断推搡着的人们,顾不上一个又一个娇媚的女人举着酒杯风情万种的对自己飞吻,只是小心翼翼地护在曲榛榛身旁。

“哎呀,这不是谢总嘛,”人来人往中,一位脸色绯红明显带了几分醉意的女郎端着一杯威士忌挤了过来,一只手搭在了谢尧天坚实的胸膛上,修长的染着酒红色指甲的手指有意无意透过衬衣轻轻摩挲着他的肌肤。

“谢总,赏脸喝一杯吧。”那女人声音娇媚撩人,一双水眸映着闪烁的灯光,眼风掠过尽显妖娆。说话间,纤秾合度的身子几经扭动,一痕雪脯几乎贴到了他胸口。

谢尧天后退一步,蹙眉屏息,下意识地抗拒她身上那一股浓烈的香水味和唇舌之间散发出的酒气。

“哎呀谢总,来嘛……哎呦!”那女人见谢尧天神色不郁,不依不饶,伸手想要拉他,却不想谢尧天忽然神色大变,一把将自己推开老远。

谢尧天被那女郎纠缠了半天,心烦意乱,正想拉着曲榛榛走开,却发现曲榛榛不见了!

  “榛榛,榛榛!”

谢尧天在混乱的人群中焦急地喊着曲榛榛的名字,毫不客气地推开挡在自己身前的那些人,身子穿梭在灯红酒绿中,可回答他的,只有震耳欲聋的音乐轰鸣声。

“榛榛,你在哪?”

谢尧天越来越慌乱,周围都是狂欢的人群,榛榛会去哪里呢?这里这么乱,她怎么会乱跑,难道是被人……

想到这里,谢尧天自己吓了一跳,连忙制止自己无谓的想象,快步往大厅的另外一侧走去。那边相对安静些,或许榛榛觉得太闹腾,去那边了也说不定。

“放开我,放开我……”一个尖利的女声惊慌失措的喊着。谢尧天抬眼一看,只见不远处有三五个男人团团围住了一个女子,神情猥琐,眼神玩弄地看着她,动手动脚。

谢尧天走近一看,竟然是容朵。

她的衣服已经被他们拉扯的露出了半个肩膀,发丝凌乱,双手死死地护住胸前,蜷缩在墙角,眼中清凌凌一层泪意,看到谢尧天的那瞬间,蓦然迸发出一种强烈的恳求。

谢尧天皱了皱眉,还是走过去救下了容朵。

那几个人被谢尧天的威冷震慑,落荒而逃。而容朵却依旧蜷缩在墙角瑟瑟发抖,眼睛愣愣地看着谢尧天,一句话也不说,只是默默地掉眼泪。

“起来吧,没事了。”谢尧天见容朵一副受惊过度的样子,耐下心说道。

容朵一把拉住了谢尧天的手,紧紧地握住,顺势站了起来,靠在他身旁。声音依旧是颤颤的:“谢谢你……尧天……”

谢尧天想要抽回自己的手,却被容朵抓的更紧。

“别走,别走……别丢下我,我害怕……”容朵似乎还没有从方才的惊吓中缓过神来,双唇微颤着,胡乱拔擦掉自己脸上的泪痕,不顾谢尧天的皱眉躲闪,双手勾住了他的脖子,紧紧地搂住了他。

谢尧天身后不远的地方,正站着方才那几个调戏容朵的男人。此刻容朵伏在谢尧天肩头,一双媚眼望着他们,彼此都露出了意味深长的笑容。

而此刻,被人群刻意冲散,距离谢尧天越来越远的曲榛榛也正在人群中惊慌失措地张望寻找着。

“尧天……尧天……”

她的声音被巨大的音浪吞噬,只留下惊慌的神色落在周围人的眼中。

“哟,美女,找谁呢。”

“过来喝一杯啊。”

……

周围一个又一个不怀好意的目光在曲榛榛绝美的面容和曼妙的身材上逡巡着,让曲榛榛慌乱之余,心里更是一下一下狂跳着,脚下不禁加快了步伐。

“尧天,你在哪儿啊?”曲榛榛的声音几乎带了哭腔,她无助的眼神在凌乱的大厅中游离着,努力睁大眼睛辨认着灯光摇曳下每一张面孔。

“榛榛,你怎么了?”William的声音在曲榛榛身后响起,混着音乐声显得有些缥缈,连问了两声,曲榛榛才茫然地回过头来。

“William……”曲榛榛微蹙着眉峰,焦急地说道,“我,我找不到尧天了。”

“哦,我当是什么事呢。”William听后笑了笑,说道,“跟我来吧,我带你去。”

“你知道他在哪吗?”曲榛榛眼前一亮,随后又有些质疑的神色,说道,“可是刚刚他还跟我在一起,怎么忽然就不见了呢?”

William按捺住心底的焦急,努力挤出温和的笑意解释道:“刚刚星夜的老总派人来请谢总去坐一坐。你也知道的,以谢总的身份,肯定也少不了这样的应酬嘛。这不,人家请的急,谢总这才匆忙忙地过去了。他们就在会客室里,我带你过去吧?”

曲榛榛听后信以为真,脸上露出喜色,一颗悬着的心也渐渐落了回去,放心地跟在William身后往外走去,却没有看到,转过身的William脸上,露出了一丝阴谋得逞的奸笑,目光中的色欲与猥琐一闪而过。

William看了看大厅中拥挤的人群,皱了皱眉,自作主张的选择了另外一条相对而言比较清冷饿路线。曲榛榛身上散发出的清淡茉莉香味随着她的呼吸徐徐传入William鼻中,周围的空气渐渐安静下来,脱离了大厅的灯红酒绿的灯光,曲榛榛的一张脸更加清丽绝伦。William透过身旁玻璃门看到曲榛榛玲珑有致的身材,喉结不禁上下动了动,脚下更加快了步伐,想要快点将曲榛榛纳入囊中。

只顾着疾走的William并没有察觉到,就在自己带着曲榛榛往预定好的包厢匆匆赶去时,曲榛榛一次次频繁问他“怎么还不到”的声音,已经落在了转角处谢尧天的耳中。

“William,尧天到底在哪儿啊?”曲榛榛跟着他走了很久,却见他还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不禁追问道。

“很快就到了,谢总就在那边的包厢。”William口中说着,脚下不停。

转角处的谢尧天跟容朵同时听清了这话。容朵脸色一变,目光连忙扫过谢尧天,看到他的脸骤然铁青,心下一惊,随后在心里暗自骂道,蠢货!为什么走这条路!

谢尧天心知有诈,目光冷冷地看了容朵一眼,立刻叫了手下人来看好容朵,自己紧追着William的方向赶过去了。

“到了,”William压抑着内心的狂喜,脚步停在一间包厢门口。“他就在里面。”

“尧天!”曲榛榛笑着推开门。

房间里面一片漆黑,一盏灯也没有开。曲榛榛的笑容凝固在脸上,她刚要回头去问William这是怎么回事,却透过门口的光,看到William一脸邪笑地走了进来,一只手撕扯着自己的领带,另一只手迫不及待地往曲榛榛胸口摸过来。

“美人儿榛榛……”带了酒气的嘴凑过来,William的手死死揽住曲榛榛纤细的腰肢,搂着她就要往沙发上压。

“William!”曲榛榛大惊失色,“你疯了!滚开!”

曲榛榛拳打脚踢拼命地挣扎着,可身子瘦弱的她怎么会是William的对手?眼看着William一双肮脏的手撕扯着自己的领口,曲榛榛吓得泪如雨下,只得拼命护住自己的胸口,闭着眼睛蜷缩起来。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糖三藏故事网 » 高辣自由御书屋,你太猛了轻一点

顶 (0)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置顶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