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炖大杂烩,女主凉薄无cp

新房东的眼睛一直往索心身上扫,然后笑呵呵的回答:“其实是可以商量的,就是看你。。。哦不对,是你们愿不愿意!”

“无耻!!!”汤圆直接挡在索心身前,红着眼睛,嘶喊了一声。

“嘿!!!你这是怎么说话的,好商量,价钱好商量!”新房东这才发现,他的行为过于轻浮了,有些心虚的开口道。

汤圆不再多说,直接牵起索心的手,就往回走,他料定白晓白一定会跟来。

虽然是寒冷的冬日,可索心的心里却是暖暖的。毕竟是开餐馆的,偶尔也会有像他一样醉酒的客人,用这种眼光看她,虽然已经习惯了,可现在这种被保护的感觉。。。真好。

她不由的笑了,还笑的很甜。

汤圆满脸愤怒的低眸,却看见索心痴痴的笑了,心里的火气更是藏不住了,直接上手,敲打着她的头,嘴里冷冰冰的质问道:“很好笑吗?”

索心被汤圆敲的生疼,眼泪汪汪的仰起头,委屈巴巴的看向他,然后。。。紧紧的闭上了嘴巴。

汤圆看着索心那双异常明亮的大眼睛,心里一下子不再燥了,这次的她不一样,她不是在演戏,她是真真切切的女孩子,是异常温柔的女孩子,是让人想要保护的女孩子。

索心忍住疼痛,看着呆住的汤圆,笑了,然后踮起脚尖,伸出手,轻轻拍拍他的肩膀,笑嘻嘻的摇摇头。

汤圆被拍的猛然惊醒。他很是沮丧的耸耸肩,然后又猛烈的摇了摇头,转而便嬉笑道:“又无家可归喽!”

索心被汤圆牵着,来到白晓白的车前,很是不友好的敲敲车窗。

白晓白本来还紧张兮兮的怕被发现,一个劲儿的往下低头,可奈何人家就是冲着他来的。

他慢慢打开车门,从车里下来,有些难为情的小声说:“好巧哈!”

汤圆白了一眼白晓白,不悦道:“有放东西的地方吗?”

白晓白从车上下来,就一脸阴沉的盯着,他们二人牵在一起的手,心里也不知为什么,总觉得气愤。恼怒道:“我那有个车库。”

索心皱着眉,很是不悦的把手,从汤圆手里抽出来,然后接话道:“不用!”

也不知道是白晓白没有听到,还是汤圆没有听到,二人完全忽略了索心的话,开始商量地点。

索心看了看汤圆,又看看白晓白,无奈转身,来到搬家司机车前,“师傅,继续跟着前面那辆车吧,我们得换个地方。”

司机师傅笑着点点头,然后开口道:“美女,得加钱呀!”

索心没有接话,只是乖巧的点点头,然后直接上了车,开走了,完全没有理会身后的白晓白和汤圆。

“喂,喂。。。快上车。。。。。。”白晓白本还在和汤圆商量,哪条路会不堵车,可眼瞅着那辆车越走越远,才慌慌张张的冲着汤圆喊道。

汤圆也听到了后面的声响,可他绝不会相信,索心会把他丢下。所以他并没有在意,可听到白晓白的喊话,他才发现,索心是真的把他丢下了。

“啊!!!你个小没良心的!!!”汤圆边着急忙慌的上车,边气愤的大喊道。

“跟丢了?!”

“没有!”

“我说叫你开快点!你就是不听!”

“说的好听!这个时间,能开多快,到处都是车,到处都是人!这都北三环了吧,怎么还有这么多车。”

白晓白和汤圆二人在车里,一个劲儿的嘟嘟囔囔。

等二人慌慌张张的下了车,来到索心身边。才发现跟前是一栋小别墅,二人相互递了个眼神,谁也没有多问,只是低着头,一边帮忙卸东西,一边偷偷摸摸打量这个房子。

汤圆把司机师傅送走,回到院子里,只见索心倚在院子里的石凳上休息,而白晓白则坐在秋千上开心的晃着。他磨磨蹭蹭的来到索心跟前,小心翼翼的询问道:“这是你家?!”

索心只是无力的摇摇头,并没有接话,气喘吁吁的起身,把门锁好,然后转身看着他们二人,说,“辛苦了。。。。。。还有。。。多谢!”

白晓白在秋千上,并没有打算起身,他仰头笑了笑,试探道:“这真的是你家?!”

“不是。”索心有气无力的回答,然后又面无表情的继续说道:“进屋吧,外面很冷!”

二人相互递了个眼神,便不再多说了,直接跟着进了屋。

索心一进屋,直接瘫在沙发上,然后吩咐汤圆,“你去厨房看看,有没有吃的,要是没有,就去外面找找。”

“好!”汤圆没有墨迹,看着索心疲惫不堪的样子,甚是心疼。

白晓白一边打量着四周,一边来到索心对面的沙发上,眼睛瞅着昏昏欲睡的人,十分不解的开口,“平时在店里那么忙,也没感觉你这么累,是哪里不舒服吗?”

索心慢慢睁开眼睛,看了一下白晓白,小声回答,“饿了。”

“一天没吃东西吗?”

“嗯。”

“那你家里有没有吃的,先垫吧垫吧!”

“没有吧。”

“没有?”

“一个月没有回来了。”

“呃,那我去找找看!”

“。。。。。。”索心没有接话,闭上眼睛沉沉的睡着了。

白晓白和汤圆在厨房忙忙碌碌完,本打算叫醒索心,可谁都不敢,因为索心有严重的起床气。二人很是干脆的放弃了,看着眼前的饭菜,也不能浪费了不是,二人不约而同的做出一个决定,那就是,先吃!

索心迷迷糊糊的醒来,心里一下子慌了,怎么就睡着了?!她慢慢伸手,摸了一下屁股下面,虽然是热热的,可却没有湿。

她心虚的左顾右盼,看见二人在厨房吃东西,并没有发现她已经醒了,这才慢慢的松了一口气。她快速起身,低头看着沙发处干干净净,更是放下心来。

索心并没有跟他俩打招呼,而是直接回了自己屋里,并且把门锁好。她着急忙慌的去了卫生间,然后换了一套衣服出来,心里还在庆幸,还好是冬天,衣服穿的比较多,不然不得尴尬死?!

“嘟嘟嘟。。。。。。”

她听到敲门声,慌慌张张的把东西收好,心里虽然有点不悦,可还是稳稳心神,打开房门,不解道:“有事?”

白晓白看着脸色微红的索心,明显一楞,然后轻声说道:“你不是饿了吗?饭好了!”

索心难得乖巧的点点头,紧跟着白晓白来到厨房,坐下来,边吃,边问:“汤圆你可以先住在这里,除了东边的屋子,其他的。。。你看着住吧。”

“好呀!”汤圆边答应着,边刷着手机。

白晓白端来一些水果,递到索心跟前,讨好道:“今晚我也住在这里吧!”

汤圆一只手拿着手机,一只手直接把水果盘抢过来,然后对着索心说道:“你不要吃了,都是冰箱里的!”

索心眼皮都没有抬一下,只是低头喝着粥。

白晓白把僵在空中的手收回,不好意思的笑笑。然后狠狠的瞪了一眼汤圆,继续讨好道:“你不同意也没有办法了,刚刚我喝了酒,不能开车了。”

汤圆拉着白晓白去了大厅,然后又回到厨房,默默端来一锅姜糖大枣汤,边拿着手机回了大厅,边轻声呵斥,“全部喝掉!”

索心早早就闻到这个姜水的味道,所以才一直不高兴,她抿了一下嘴唇,皱着眉小声嘟囔,“不喝行不行。。。。。。”

吃饱喝足,本是该睡觉了,可索心刚刚已经睡了一觉,现在反而比他俩都精神。她窝在沙发里刷着手机,毫无形象可言。

白晓白的眼睛虽没有离开过索心,可大厅里却静的吓人,他有点不知所措起来,然后紧张巴巴的询问道:“接下来你有什么打算?!”

索心把手机从眼前挪开,看向白晓白,“你怎么还在这儿?!”

白晓白一楞,僵硬的笑笑,很是尴尬的回答:“不能酒驾。”

索心的眉心轻轻一皱,随即又打开,“代驾。”

白晓白的眼睛很是自然的瞟向汤圆,希望可以得到帮助。

只是可惜,汤圆就像没有收到求助信号一样,继续埋头打游戏。

“你还是要找房子做餐厅吗?”他假装听不懂索心的问话,继续刚刚的话题。他发誓,他从未这样死皮赖脸过。

这次换索心惊讶了,她第一次遇到这样的无赖,而且还赖的这么明目张胆。她本想继续赶人走。可抬眸时,却灵光一闪,突然意识到,他们是学法律的。转而她把嘴里的话,直接换成了,“嗯!”

“还是一个人?”白晓白兴高采烈的继续问答,他由于过度兴奋,完全忽略了索心眼里的异样。

“嗯!”

“那岂不是很辛苦。”

索心坐直身子,一本正经的回答:“干什么不辛苦?!”

白晓白一楞,然后笑嘻嘻的说道:“怎么可能都辛苦,你不是还会画画吗?”

“画画?画画可养不活我。”

“。。。。。。”白晓白浑身一震,心里莫名开始泛酸,也不再接话了。她说的是实话,画画可是很费钱的,如果没有资本,那还真的是坚持不了多久,除非你是大师,可这世间又有几个大师呢?!

汤圆虽然打着游戏,可心思却被二人的对话吸引。他明显觉得索心转了性子,居然在心平气和的跟白晓白对话。

他慢慢陷入深思,可手上却一直都没有停。眼珠一转,随后,他的嘴角慢慢上扬。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糖三藏故事网 » 乱炖大杂烩,女主凉薄无cp

顶 (0)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置顶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