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着众臣的面在龙椅上,超痛的肛罚方法

秦杜隔着被子把她拖起来,她自己往身上套。

套好了,她有些自嘲的得意。

“17岁,确切说是16岁半。没有人教我,可是我会看图。”

秦杜看她瘦弱的样子,忍不住想象她那时是什么样子。

肯定比现在还瘦,一副孤僻又营养不良,每天贴着墙角走路,显得自己与众不同的样子。

刚出神片刻,白佳伸手在他手上拉了一下,把他拉回现实。

“哎,交换。我都告诉你了,现在说说你。”

“说我什么?”

白佳指指那里。

“弟弟啊。”

他眉毛一挑。

“嘶,你这个女人!”

“人家好奇嘛,就遇到你一个男的,不问你去问谁?”

这个理由。

秦杜听了不太好拒绝。摸摸鼻子。

“大概13岁吧。”

“啊?那么早!”

秦杜,“你别一惊一乍的行不行?”

“哦,疼吗?”

“什么疼吗?”

白佳认真看着他。“第一次来那个,疼吗?”

“我特么又不是女的,你没上过生理卫生课啊?”

她摇摇头。

“老师不讲的,记得当时是自习。”

秦杜:“……”

白佳继续问,“那你一个月几次啊?”

秦杜坐不住了,“你别问了行不行?”

“可是我真的想知道。”

“你去网上查!”

白佳恍然大悟,“对哦,早不提醒我。嗨,不问你了。”

可是刚说完,又想到一个问题。

“再问你最后一个问题。”

秦杜划拉手机,不理她。

“18cm正常吗?”

秦杜,“噗!白佳,你今天是怎么了?”

“今天大家来看我,问到这个问题,我们技术员说他18cm。正常吗?”

“……非常正常。”

“哦。那你是多少?”

“白佳!”

“好好好,不问了不问了。”

陈菲是个智商很高的女人,但也就因为智商高,从小又家境贫寒,所以凡事看的比较清楚。女孩子该有的那点小可爱,她很多年前就已经收起来不用了。

秦杜虽然情商不高,但看着陈菲日复一日机械般的生活状态,还是挺替她操心的。

这不,有一天终于让他逮着机会,陈菲的终身大事才总算有了眉目。

话说那是上个月月底某一天的中午,秦杜带领所有部门经理级别以上人员开月度总结会。

这种枯燥乏味的会往往需要数据支持,一项一项列出来讲解,一般一场会开下来需要一整天时间。

开了一上午,乏的很。

午餐时间秦杜亲自去茶水间泡茶喝,茶刚泡好,准备出门,恍然看见陈菲从电梯那边走过来,被人迎面拦住了。

拦她的人是秦杜故友,陈广超,读书时二人成绩不相上下,但家境一般,那种贵族学校别人都是买进去,他则是被挖进去的。

秦杜欣赏他为人诚恳,不骄不躁,不卑不亢,与他有几分交情。

不过高中毕业就失去联系了,听说他大学学的人工智能,毕业后用技术入股了上城一家科技公司。

妥妥的励志哥一枚。

好久不见,他怎么跑自己公司来了?

而且还堵自己助理。

于是他凑到窗边,偷听两人谈话。

陈广超推推眼镜,有几分扭捏看着陈菲。

“我过来谈点事顺便看看你,吃饭了吗?”

陈菲面无表情。“嗯。”

这态度,陈广超有些尴尬。

“呵呵,吃了就好。我还没吃。”

陈菲手里拿着给秦杜的保温饭盒,还有一个大红苹果。

“是吗?那你去吃啊。”

秦杜:“……”

我去。

世界上还有对话比自己无聊的人?

今天真是大开眼界。

简直跟俩机器人对话一样,都按预定程序说话,既不意外,也没有感情。

陈广超看着她的手,又推推眼镜。

“你们午休时间是多久?我听说楼下一家咖啡厅环境挺不错,想去坐坐。”

陈菲抬手看了眼时间。

“还有一个小时。你不是吃饭吗?咖啡厅又提供食物,找个餐厅吃饭去吧。”

陈广超:“……”

哈哈。

这下秦杜看出来了。

陈菲是故意的。

跟白佳生气的时候一样,句句话都想噎死人。

只是,俩人这是几个意思?

有点关系?

啥时候搭上线的?

居然瞒着他!

先不管这些,接着往下看。

陈广超被她噎的无语了两秒,又鼓足勇气开口。

“既然还有一个小时,你有什么事吗?要不一起去咖啡厅坐坐。”

“我们公司免费提供咖啡,你要实在想喝我去给你拿一杯。”陈菲扬扬手里的苹果。

“不喝的话请让开一点,挡着我道了。忙着呢,得抓紧时间回去吃苹果。”

陈广超再次噎住。

陈菲推开他,“哒哒哒”踩着高跟鞋走了。

老实的陈广超同学,推推眼镜,看着她的背影,无奈静立片刻,也转身走了。

秦杜从茶水间出去,慢慢回自己办公室。

陈菲刚放好午餐从里面出来。

“秦总,午餐买好了,在您桌子上。”

“嗯。”

她点点头,准备走开。

秦杜突然伸手把她手里的苹果抢了过去,咬一口。

“你有事吗?”他问陈菲。

陈菲摇摇头,“没有。”

“进来,有事找你。”

两人一前一后.进去,秦杜拿了午餐坐到沙发上去吃,招呼陈菲在他对面坐下。

“坐。”

陈菲坐下。

秦杜却打开饭盒不说话了。

看他一口一口慢条斯理的往嘴里挑,陈菲有点着急。

“秦总,您叫我过来,有什么事吗?”

秦杜把嘴里的饭咽下去,难得勾了勾嘴角。

“你猜。”

陈菲一头雾水。

老板的心思不好猜啊。

不过看他心情不错的样子,要不就是上次的项目搞定了,要不就是跟白佳搞好关系了。

没错,跑不了,除了这件事,还有什么能让他高兴的?

她试探说,“是不是,白小姐……”

话未说完,他摆手。

“不是。”

陈菲泄气。“不知道,秦总,您直说吧,别为难我。”

秦杜慢条斯理又咽一口饭。

“我有一个老同学,叫陈广超。”

陈菲脸色一变。

秦杜挑挑眉毛。

“怎么,你认识?”

“呃,算是吧。不是登封科技最近跟咱们技术部合作一个定位软件吗?见过两次。”

这个秦杜还真不知道。

“哦?他是那边派过来负责项目的工程师?”

陈菲补充,“总工程师。”

秦杜阴阳怪气,“那怪不得。”

“怪不得什么?”

“说我这个老同学照顾不周,不顾及同学情分,怠慢他了。”

陈菲脸色越发难看了。

“是么?他,他怎么会这么说?”

“没有人帮他打下手,也没有人负责他的饮食起居。早知道他是总工程师,我就派你过去照顾他几天了。”

陈菲:“……”

秦杜看着她的脸色,坏坏问。

“怎么不说话?怎么,不愿意去啊?”

陈菲为难,“我,您这边的工作都够我忙了。”

秦杜挑眉,放下筷子。

“是吗?总经办四个助理,你不知道分一些给她们做?干嘛一天到晚所有事都自己扛?其他三个白拿薪水不用做事的?”

陈菲怕自己害了别人,赶紧解释。

“不是不是,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意思是,我是您的助理,突然去别人那,不太好吧?”

“哦?哪里不好了?说来听听?”

陈菲,“……您要觉得有必要,我就去。”

秦杜又拿起筷子,愉快往嘴里夹一根菜。

“行了,你出去吧。下午会给我推了,让他们自己开,告诉陈广超待会儿上班过来见我。”

陈菲:“……”

秦杜看她不动,又放下筷子。

“你有话说?”

“……没有。”

“没关系,别扭扭捏捏的,有话就说。”

陈菲想了一下,站起身。

“真没有。我出去工作去了。”

秦杜坏坏加一句。

“感觉你今天有点不太对劲啊?下午去陈广超那里可不能这样,得打起精神。不然人家以为咱们总经办的第一特助就这种水平呢。”

这话说的陈菲压力山大,赶紧回身点点头。

“知道了,秦总。”

看她这委屈巴巴,别别扭扭的样子,秦杜好奇极了。筷子一拍。

“算了,饭我也懒得吃了,叫陈广超马上过来见我。”

陈菲不明所以,以为有大事发生,赶紧点头出去给陈广超打电话。

几分钟后陈广超推门进来了,带着一脸疑惑。

秦杜看到他,赶紧从办公桌后面迎出来。

“超哥。”

陈广超一愣,“嗯?麓兄?”

“是我。”秦杜已经走过来了,伸手去跟他握。

“记性挺好啊,这么个名字都被你记住了。现在世界上除了你再没人知道这个名字。好久不见了,到公司来怎么不跟我联系啊?”

陈广超身上一股浓浓的书卷气,让秦杜久经沙场的人接触起来觉得格外亲切。

这么多年过去了,不变的人。永远都不会变。

陈广超嘿嘿一笑,松开秦杜的手。

“嗨,我也是前两天才知道你是这里总裁,这不,听说你忙,还没好意思打扰。”

秦杜指指沙发让他坐下,陈菲推门进来,端了两杯茶。

陈广超目光赶紧转过去,热情洋溢把茶接了过去。

“谢谢。”

陈菲没意义的回个笑容。

“不客气,慢用。”

秦杜看的想笑。

办公室门关上,秦杜坐到陈广超对面。

“在哪高就呢?近几年混的怎么样?”

相比他的坐姿懒散,陈广超就坐的很端正。

衣服一丝不苟,表情温和有礼。

“登封科技,我这人你也知道,除了工作学习就没别的爱好,混的嘛,嗨,就那样。反正跟你是没法比。”

秦杜自嘲笑笑。

“笑话我是不是?”

陈广超诚恳笑笑。

“当然不是。我凭什么笑话你?”

秦杜何尝不知道。对于学习能力强,工作能力强,甘于白手起家的一类人来说,最瞧不起的就是他们这种继承衣钵的人。

觉得没能力,没志气,没素质。

好听点说,叫你富二代。

不好听点说,叫你二世祖。

虽然身边确实很多这样的人,但他还是挺讨厌别人把自己也归到那一类里去的。

“笑话也无妨,都是老同学,无所谓了。”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糖三藏故事网 » 当着众臣的面在龙椅上,超痛的肛罚方法

顶 (0)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置顶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