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人锁住高潮也不拔出 村长你太厉害了

然而,陈蓉万万没有料到,就在自己被赐婚给太子的同一天:

陛下竟然不顾太子和她这个儿媳妇的脸面,命冯会亲自去大长公主府传旨,册封谢晏和为雍和县主。

不但如此,这县主还不仅仅只是一个虚衔。陛下不仅赐下了府邸,就连封号和汤沐邑都有。

即使谢晏和后来避走江南,陛下依然每年都有赏赐,恩宠不断。

而今,陛下甚至在谢晏和刚从江南回来的当天,再一次颁下赏赐。

陛下甚至唯恐谢晏和累着,让她第二日再进宫谢恩,还派了冯会亲自去接人。

冯会这个阉人,别说自己这个太子妃了,就是太子,都不曾被他放在眼中,如今却对谢晏和这个贱-人如此殷勤。

总有一天,自己要将谢晏和这个贱-人连同这群捧高踩低的小人一同踩进尘埃里。

想到这里,陈蓉攥紧了手里的帕子,面容狰狞。

恰好宫女端着一碗杏仁茶奉上,陈蓉接过,只尝了一口,杯盏就直接砸在了宫女的头上。

“贱婢!你想要烫死本宫?”

鲜红的血液流顺着宫女玉白的额头蜿蜒而下,宫女顿时瑟瑟发抖地跪在地上,却不敢开口求饶。

阖宮尽知,太子妃暴虐、残忍,东宫被她打死的宫女不知凡几。

太子妃身边的女官绿荷忙对着左右的宫女呵斥道:“愣着干什么?还不把人拖下去!”

东宫这一幕只是一个小插曲,几乎每天都要上演一次。

……

谢晏和跟着冯会进入皇帝日常起居的乾元殿。

刚走到殿外,早已得到消息的冯英候在大殿门口,脸上堆着的笑容恭谦无比:“县主,陛下一下早朝,便念了县主好几次,可算把您给盼来了。”

谢晏和自然认得冯英,微微一笑:“小冯公公客气了。”

冯英是冯会的干儿子,除了冯会,就属他在建元帝面前最得用。

跟着谢晏和进宫的琥珀连忙递上一个荷包,冯英哪里敢收,连连推辞,还是冯会说了一句:“既然是县主的赏赐,你收下就是了。”

冯英这才敢将荷包收入袖中。

“县主,您里面请。”

陪着谢晏和进宫的琥珀随冯英去了偏殿等候。

谢晏和则由冯会领着,亲自将人送进去。

别说是一般内眷,就连一些臣属,都没有这等待遇。

暖阁里,建元帝慵倦地斜靠在临窗的大炕上,紫檀嵌云母镶百宝的雕花炕桌上则是摆满了精致的点心。

见到谢晏和进来,魏昭一张威严、冷峻的面庞顿时露出一抹温和至极的笑容。

“眠眠来了。”

建元帝一双深不见底的墨眸流露出一丝淡淡的欣喜。

谢晏和躬身行礼:“雍和恭请陛下圣安。”

魏昭摆摆手,示意谢晏和起来,平素威严、淡漠的嗓音染上几分笑意:“三年不见,眠眠都长成大姑娘了。”

谢晏和直起身,低眉敛目地立在暖阁内,整个人显得十分静默。

明明三年前,这爱说爱笑的丫头还在自己面前没大没小,对着自己撒娇卖痴,就是几位公主都不如她得宠。

现如今,她却摆出这副恭敬、拘谨的样子,显见得是怨上自己了。

魏昭眸色渐深,他下了炕,像在谢晏和幼时一样,温柔地牵起她的手,拉着谢晏和到炕上坐下,唇角的笑容既无奈,又满含着宠溺:“你这丫头,竟和朕这样生分。”

被他包裹在一双大掌中的柔荑软若无骨,像是一团云朵般绵软,魏昭差点舍不得松手。

怕被谢晏和察觉出异样,魏昭只是轻轻握了一握,便不舍地放开谢晏和的柔荑。

他亲自将一盘点心端到谢晏和跟前,温声哄她:“你不是最爱吃松子百合酥吗?尝尝好不好吃。”

建元帝这样好声好气地哄人,谢晏和不由想到过去住在雍王府的那段日子,自己被建元帝宠的无法无天。

特别是经历了丧父、丧母之痛后,建元帝更是将她当成瓷娃娃一般爱惜,捧在手里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坏了,那是就连大长公主这个亲祖母,也不曾给过自己的温暖和溺宠。

谢晏和心下一软,一双水光潋滟的明眸含了泪,怕建元帝看到,她连忙侧过身子。

从魏昭的角度看去,眠眠的侧脸柔艳、娇媚,犹如最上等的羊脂白玉雕琢而成,因她侧着半边身子,包裹在厚重冬衣下的胸脯峰峦起伏,魏昭看得不由一阵口干舌燥。

魏昭拿起桌上的茶盏,慢慢将一盏茶喝完,,这才稍稍压下心头油然而生的火气。

“真是个傻丫头。你因为太子,就和朕生分了不成?”

魏昭嗔怪道。

他扶住谢晏和的香肩,察觉到掌下的娇躯轻轻颤抖、似是在强忍着泪意一般。

魏昭心下一软,对她既爱又怜。

他抬手抚了抚谢晏和一头乌黑如瀑的发丝,指间感受着那丝滑如绸的触感,温声抚慰道:

“表兄临终之前,将你托付给朕,朕对你比亲生女儿还要疼爱。太子失德,做了对不起你的事,没有谁比朕心中更恼恨。

可是眠眠,朕也是男人,男人对男人最是了解,朕如果不顾太子意愿,强令太子跟你完婚,以后受苦的只会是你。一旦你和太子成了夫妻,这内闱之事,朕又如何好插手?

因此,朕不若顺水推舟,成全了太子。

陈蓉虽然嫁进皇家,但她引诱太子在先,立身不正,以后自有她的苦头吃。至于太子……朕总有一天会为你出气。”

魏昭一双墨眸深不见底,语重心长地说道。

谢晏和万没想到,建元帝私底下为她考虑了这样多,闻言又是内疚,又是伤心:“陛下……”

她像幼时一样,一旦受了委屈,便伏在建元帝的膝头,嘤嘤痛哭。

“乖孩子,都是朕不好,让朕的眠眠受委屈了。”

魏昭的手掌温柔地拍抚着谢晏和犹如白玉琵琶一般的玉背,一双厉眸此刻软得能滴出水来。

立在一旁的冯会连头都不敢抬,将自己当成了一个木头桩子,唯恐被建元帝的目光扫到。

屋子里霎时只有谢晏和低低的啜泣声、建元帝柔声安慰的声音。

谢晏和哭了好一会儿,才止住了眼泪,她十分不好意思地离开皇帝膝头,一双哭过的眼睛雾蒙蒙的,红红的眼角像是在眼尾处涂了胭脂,粉如桃花,媚丽欲流。

“叔父……”谢晏和叫起了旧时称呼,她贝齿咬着朱唇,一副哭哑了的嗓子软绵绵的:“太子妃这样恨我,眠眠好怕……”

魏昭知道她是在忧心日后,安抚地摸了摸她的一头秀发,沉声道:“别怕,将来……有朕给你撑腰。”

有了建元帝的保证,谢晏和的心顿时放下了大半。

她吸了吸鼻子,一双被泪水洗过的眼睛犹如浸泡在泉水里的宝石,明净、璀璨。

她抿了抿嘴,洁白、静谧的面容微微露出一点笑意,向建元帝撒娇:“我就知道,叔父不会不疼我。”

“朕当然疼你。”

朕最疼爱的只有你。魏昭咽下心头将要脱口而出的话,望着谢晏和的目光极尽温柔。

他抬眸,眼中有着一闪而逝的戾色,转头看向冯会:“去打盆水来给县主净脸。”

冯会如蒙大赦,连忙领命而去。

谢晏和这才想起暖阁里还有其他人,初雪般白皙、细腻的肌肤染上一抹淡淡的酡红,犹如霞明月映,美不胜收。

魏昭心中感叹,眠眠真是长成大姑娘了。

太子妃陈蓉曾有京中闺秀之冠的美誉,不过是欺负几年前眠眠还没有长成,若是此刻二人站在一处,陈蓉便犹如那米珠之光,眠眠便如那天上皓月,陈蓉不过是自取其辱。

魏昭漠然地想到,也不知道自己那个愚蠢透顶的儿子如今见了眠眠会不会后悔。

只是他就算后悔也晚了。

他魏昭的掌中珠,谁人再敢伸手,他会一根根敲碎了那人的骨头。

在谢晏和目光所不及的地方,魏昭幽若寒潭的墨眸流露出一丝狠色,那是猛虎护食时的嗜血和冷酷。

谢晏和陪建元帝用完午膳,眼见着时候不早,谢晏和微笑着向建元帝告退。

魏昭虽然不舍,但也不敢把谢晏和留太久,以免被她看出端倪,在又一次赏赐了谢晏和一大堆东西之后,着人送谢晏和出去。

冯会因为有事走脱不开,让他的干儿子冯英亲自将谢晏和送出内宫,千叮咛、万嘱咐地让冯英一定要护好雍和县主的周全。

冯会的担心并非多余。

谢晏和刚走到御花园,便撞上了东宫太子妃跟前的女官张氏。

张氏身后跟着一堆膀大腰圆的宫婢,显见得是有备而来。

“雍和县主,太子妃邀您到东宫一聚。”

谢晏和一双娇波流慧的明眸微微一挑,带出一抹天然的清傲:“太子妃好意我心领了。只是我身子不适,想要回府歇息。”

张女官压根就没有想到雍和县主胆敢拒绝太子妃的邀请,顿时皮笑肉不笑地道:“奴婢也是奉命行事,还望县主不要为难奴婢。”

说着,张女官右手一挥,几个粗壮的宫女狞笑着上前,对着谢晏和一拥而上。

御花园里突然传来一道极其尖厉的嗓音:“贱婢尔敢!”

冯英陪着谢晏和走到一半,又突然被一个小太监叫了回去,说是陛下赏赐了县主一枚羊脂白玉凤凰环佩,县主忘了带走。

冯英原路折回,匆匆忙忙地跟着小太监去拿玉佩,没想到拿了东西回来,刚走到御花园,就撞见了这几乎让他心惊胆战的一幕。

冯会不敢想象,若是自己来晚了,谢晏和破了一点油皮,自己会有什么下场!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糖三藏故事网 » 黑人锁住高潮也不拔出 村长你太厉害了

顶 (0)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置顶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