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绳结磨花蒂魔道祖师 娘的春宵一刻值千金最新章节

几番周旋,蔺玄觞终于留下来和沐云歌拜堂成亲,可同房当晚便被沐云歌赶去打地铺,神情虽无不悦,却有些怅惘:“娘子,今夜是你我洞房花烛夜。”

沐云歌坐在床边,看着一身喜服就碍眼,虽然为嫁妆留下值得高兴,可作为一名从独立自由新时代穿越过来的女性,她打心底还是为这一门堪称儿戏的亲事闷闷不乐。

“你我并无感情基础,同陌生无异。”沐云歌斟酌着措辞,看向蔺玄觞,“答应你留下,是为了我母亲留下的嫁妆。蔺公子,我们不是真正的夫妻。”

蔺玄觞眸底闪过异色。

倒是没有纠正她的说法,拜过堂成过亲,父母之命,媒妁之言都算齐全,还有绣球招亲为证,他们早已是铁板钉钉的夫妻。

不过,温水煮青蛙,来日方长。

“娘子。”蔺玄觞抱着被子站起身,见沐云歌神色警惕,他微微一笑,不动声色地指了指外面晃动的人影,压低声音:“我知你心有不甘,可如今寄人篱下,即便是做戏,也要做全套。”

沐云歌看了眼窗外,那人影只是一闪即逝,很快又没了动静,若真是李氏派来听墙角的,自然不会轻易离去。

“不要动手动脚。”沐云歌举起拳头,握的‘卡擦’响,低声威胁,“否则我要你伤筋动骨。”

“……”

“娘子神威,为夫自然不敢冒犯。”蔺玄觞动作熟练地铺好被褥,在中间叠了一道被子,指了指内侧,“娘子,以此为界,我们一人一边,如何?”

他的体贴让沐云歌有些意外,不过确实少了许多麻烦,却瞥他一眼:“你睡里面,我睡外面。”

如果这小子半夜敢做什么,她也好动手,不至于被困在床上墙角,陷入困境。

蔺玄觞意外地看了她一眼,下意识呢喃出声:“我记得你喜欢睡里面……”

“你嘀嘀咕咕说什么?”沐云歌摘掉喜冠,豪放地丢在一边,捏着肩膀审视他一眼,却见蔺玄觞目露沐柔之色,伸手过来替她捏肩,动作力道掌握得刚刚好。

沐云歌不自觉发出一声惊呼,只听耳边一声轻笑:“娘子可是紧蔺了?这声音……”他压低身子,呼吸若有似无地在她耳边撩拨着,“当真容易让人误会。”

“流氓。”沐云歌反手就是一拳,却被蔺玄觞轻而易举化解,捏着她手腕轻轻摩挲片刻,很快放开,一本正经道:“放心,我只是看你顶着喜冠辛苦,帮你捏捏肩背,不会做什么的。”

沐云歌浑身不自在,正要把人赶下床,门被李氏敲响了:“如玉,你们休息了吗?”

沐云歌面色一紧,连忙把蔺玄觞推到床上:“老实躺着别动。”

一边说她一边脱掉外衣,只穿着寝衣去开门,一副哈欠连天的模样,“母亲,这么晚了,还这么有兴致,来观摩晚辈的洞房花烛夜?”

李氏一脸尴尬地朝后看了一眼,打着哈哈道:“宾客多,我忙着招呼,都没顾得上叮嘱你们小两口几句,如今成了亲,你就不是小姑娘了,日后莫要再这般任性胡言。”

沐云歌靠在门口:“母亲,既然我已经成了亲,也进了洞房,我娘留下的嫁妆是否能如数交给我了?”

李氏脸色微微一变:“你这孩子,我说过多少回,那是你娘留给你的救命钱,如今你们虽然成就好事,可玄觞失忆,前事不知,这嫁妆若是贸贸然给你,万一日后他那边生了变故,你可怎么办呢傻孩子?”

这一番话,听起来似乎无懈可击。

沐云歌冷笑着走近一步:“这笔嫁妆,我不会任何人染指半分。”

蔺玄觞侧躺在床上,但手托腮,满目柔情地看着沐云歌的背影,脑海中两人相处多年的亲昵或疏离日常蜂拥而至,几乎让他控制不住从身后抱上去。

如玉……

这一世,为夫定然爱你护你,许你一生无忧。

李氏打了一番太极,对嫁妆避之不谈,随后看了一眼蔺玄觞,做足了慈母的做派,最后笑着离开。

沐云歌咬牙:“奸诈的守财奴。”

若是李氏一直咬死了不松口,她没有府中掌事大权,自然拿不到嫁妆,心情不由更加烦躁,回头见蔺玄觞那一言难尽的睡姿,嘴角抽了抽:“你一直这么睡觉?”

“非也。”蔺玄觞翻身而起,冲她招招手,柔声道,“只是方才想将娘子秀雅之姿尽收眼底,故而这般,让娘子见笑了。”

“白日里见你一本正经,怎得如今却憋不住原形毕露了?”沐云歌走到床边,俯身逼视着他,“我怎么觉得,你抢绣球的动机似乎不单纯呢?”

“路过此地,惊鸿一瞥,为娘子倾倒,拼死抢来绣球,只为和你厮守一生。”蔺玄觞半真半假地说,眼神却仿佛灌满了春水,柔情几乎要溢出来,“我于娘子的心思,再单纯不过。”

“……你真是……”沐云歌愣了半晌,耳根不自觉发烫,搓了搓胳膊,“肉麻死人不偿命。”

经过他一番打岔,心情却似乎好了许多。

至少这个倒霉夫君长得不错,也不是满口之乎者也的酸人,留着逗趣也还不错。

蔺玄觞见她眉眼舒展开,忽然拽着她的胳膊坐下,在她发怒前松了手,低声道:“嫁妆的事,你无需苦恼,我有办法。”

“你?你有什么办法?”沐云歌打起精神,“说来听听。”

蔺玄觞人前一套,背后一套的异常做派让她心生警惕,可不知道为何,她总觉得此人并无恶意,至少不会伤害她。

蔺玄觞不动声色地扫了门外一眼,忽然笑着翻身躺下:“娘子同我讲讲《西游记》哄我睡觉,我便告诉你。”

“西游记?”沐云歌不由拔高了声音,这个架空朝代哪儿来的什么《西游记》,难不成蔺玄觞也是穿越来的?

她试探着问:“你知道《西游记》,莫非也认识吴承恩?”

蔺玄觞饶有兴趣地看她一眼:“写了这本小说的作者吗?我怎么可能认得他?”

沐云歌抓肝挠肺似的,忍不住激动的拽住他胳膊:“你……你也是穿过来的吗?”

“你在说什么?”

蔺玄觞眸光一闪,忽然凑过来,“知道李氏为何深夜过来打扰吗?方才外面晃过去的人影……”

沐云歌不自觉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却什么都没有看到。

“今日我无意听到管家说,李氏弟弟李大柱犯了事,近日可能会上门。”蔺玄觞笑了笑,无声又凑近几分,近乎耳语,“他方才应该是走错了路,所以李氏匆忙过来查看。”

沐云歌瞪大了眼睛,回过神来:“所以,你方才骗我说有人偷窥,是故意耍我?”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糖三藏故事网 » 走绳结磨花蒂魔道祖师 娘的春宵一刻值千金最新章节

顶 (0)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置顶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