潇湘溪苑亲哥是班主任 别怂,上!(穿书)

闻言,掌柜沉默了半晌,再抬眸时似是做出了决定。

“行吧,毕竟你也是顾员外介绍过来的嘛,怎么也不能亏待不是。”

谈判达成,唐初瑶习惯性的伸出了右手。

掌柜见状,有些不解的愣住,半晌没有回应。

唐初瑶浅笑,上前一把握住掌柜的右手,十分有诚意的摇了摇。

“合作愉快!”

闻言,掌柜这才了然,笑得合不拢嘴。

“你这个小丫头,倒是有趣的紧。”

攀谈了好一会,见已经谈妥,唐初瑶便看了看外面的天色。

西边已经泛起了红光,日头早已西移。

她这才起身,朝着掌柜恭敬作了一揖。

“您看天色也不早了,我就先回去准备准备,明日来签约,您看怎么样?”

“随意恭候!”

掌柜的打趣,起身就将唐初瑶送至店门口。

到目前为止,她已经两天没回去了。

也不知道家里怎么样了,还是赶快回去才是。

路边,唐初瑶拦下了一辆牛车。

“大爷,看您这车走的方向是要往桃林村去吧?”

“是呀!小姑娘是有什么事吗?”

闻言,唐初瑶连忙在衣兜里摸出仅有的两枚铜钱,塞进了赶车大爷手里。

”大爷,您看天色也晚了,您捎我一程可好?”

牛车大爷一脸严肃的把铜钱退回给唐初瑶,朝她招了招手。

“上来吧!用不着钱。”

这乡村人就是朴实善良。

见拗不过大爷,唐初瑶连声道谢后,一个翻身坐上了牛车。

一路颠簸,听着大爷唱着乡谣,唐初瑶卸下了一身疲惫。

眯了一会,到了村口,大爷才将唐初瑶唤醒。

“姑娘,到了!”

闻言,唐初瑶这才幽幽转醒,揉了揉眼睛,道了谢,翻身下了车。

就从牛车上下来了,她直径朝着家的方向一路小跑。

刚到家门口,远远的,她就看到赵氏和周芦花杵在院子里大吼大叫着。

“娘,你说唐初瑶那死丫头是不是外面有人了,这都两天一夜了?”

“啊呸,下贱胚子,真是丢我老唐家的脸!”

“就是!真是不知廉耻!”周芦花一边附和,一边恶狠狠的瞪着旁边的柔氏。

“娘,大嫂,你们怎么能这么说初瑶呢?”

柔氏挺着肚子,奋力的争辩着。

她的女儿什么样她最清楚,绝对不会是她们口中的下贱胚子。

只是这两天一夜未归,也着实让人担心!

柔氏面露担忧之色,时不时伸长了脖子朝着门口望去。

赵氏插着腰,尖细的手指顶着柔氏的脑门。

“哟……瞧你,还当宝似得盼着,我看这死丫头最好死在外面,也省得还要我们花钱给她办丧事。”

“娘,您怎么能这么说呢!”

柔氏一脸的愤怒,硕大的肚子都有些微微的颤抖起来。

眼下她身子本来就虚,一下子被气得不轻。

“是吗?那可真是要让你们失望了!”

门口,唐初瑶犀利的眸光死死的盯着赵氏和周芦花,不由的看得她们一阵心虚。

赵氏冷眼朝着大门口瞥了一眼,瓮声瓮气的嘟囔了两句。

“还真是祸害遗千年呐!”

唐初瑶正想回怼,柔氏连忙迎了上来。

“初瑶,你终于回来了,你可担心死为娘了!”柔氏伸手就在唐初瑶身上摸了一个遍。

见没缺胳膊少腿的,她这才放下心来。

“你这两天哪去了,这一身的衣服都不成样了。”

闻言,唐初瑶有些心虚的把缺了衣角用手遮住。

“晚点,我再告诉您,您身体不好就不要老出来,回房休息去。”

说着,她便无视一旁的赵氏和周芦花,挽着柔氏的胳膊朝着里屋走去。

刚走出数步,一个肥硕的身影就横在她们面前。

周芦花仰着两个粗大的鼻孔,怒目瞪着唐初瑶。

“死丫头,你可别在外面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这会可别脏了咱们家!”

说着,她故意尖着手指挑起了唐初瑶身上那些被黑衣人划破的衣洞。

“瞧瞧,这肉都漏出来了,骚里骚气的样儿!指不定在哪里鬼混去了。”

狠狠啐了一口,周芦花故意用力一扯。

唐初瑶胳臂上的衣衫瞬间撕裂,挂在肩头,摇摇欲坠。

唐初瑶面色阴沉的厉害,她低垂着眼睑。

“大伯娘,你听过狗拿耗子这样的趣事吗?”

还真是喜欢多管闲事!

周芦花一下子卡主,脸瞬间的憋得通红。

“你这死丫头怎么说话的,我不就是关心关心你吗?你难不成还想忤逆长辈!”

关心她?

不诅咒她就谢天谢地了!

“就是,你这赔钱货怎么这么不知好歹?这不守妇道的样子,真是丢尽我们老唐家的脸哪!”

赵氏怒目圆睁,揪着唐初瑶胳膊就一推。

唐初瑶踉跄两步,她一咬牙忍着痛稳住一旁的柔氏。

“奶奶,你一天到晚赔钱货挂嘴边,身为女子就是赔钱货,那您和大伯娘是什么?”

闻言,赵氏一愣,随即怒火攻心。

“你这死丫头,还敢顶嘴?”

说着,她抬手就欲朝唐初瑶的脸掴了过去。

唐初瑶敛了神色,侧目,眸光冷冽的射向赵氏。

“你是忘记了朱黑子的教训了吧!”

低沉暗哑的声音响起,赵氏高抬的手瞬间僵住,举在半空不上不下的。

这丫头到底是得了什么魔怔?

怎么晕了一回后,就跟变了一个人似得。

赵氏咕噜咽了一口口水,胆怯的收回了手掌,恶狠狠的瞪着唐初瑶。

“死丫头,你爹伤着腿,你娘怀着孕,你这还一天到晚不见人影,这就是大不孝你知道吗?”

见动不了手,赵氏变着法的羞辱着,开始用道德训诫唐初瑶。

唐初瑶冷笑,犀利的眸光朝着周芦花和赵氏扫去。

“孝不孝,我娘才有资格评论。”

“我们怎么没资格?我们可是你的长辈!”

周芦花抬脚就并到赵氏身后,吐着唾沫星子挑事。

唐初瑶无语,心下一阵烦躁。

她们家这两位,整天就跟个苍蝇似的,嗡个不停,十分招人厌烦。

“够了!”

一声呵斥,唐初瑶的怒气渐渐升腾起来。

“你们到底要怎么样才肯消停?”

闻言,赵氏和周芦花相视一眼,露出一脸的奸笑。

“这个好办嘛!”

赵氏磨了两下手掌,眯起来眼睛。

“听说你要开糖果店?”

唐初瑶一愣,有些惊诧的抬眸看了过去。

这事,她们是如何知晓的?

忖思半响,也没个结果,唐初瑶拧眉道:“你们想干嘛?”

闻言,赵氏一撸衣袖,露出粗壮的胳膊肘子。

“开糖果店好啊!都是一家人,也算奶奶一份。”

呵!

她这便宜奶奶何时有这觉悟了?

唐初瑶有些另眼相看,开始拿正眼瞅赵氏。

“那奶奶打算投资多少钱入股啊?”

“钱?什么钱呐?没有!”

赵氏努嘴抱臂,一脸豪横,眼珠子都快翻没了。

早就知道是这结果了!

唐初瑶面上波澜不惊,耸了耸肩。

“这么说,奶奶您是会做糖果咯?”

闻言,赵氏嘴一瘪,“不会,怎么了?”

“那您拿什么入股?”

哼,想不出钱也不出力,坐享其成?

世上哪有那么好的事!

赵氏一愣,随即拧着眉头,一口大黄牙龇的嘎嘣直响。

“拿我这唐家长辈的身份!”

闻言,唐初瑶像是听到了什么天大的笑话,仰头大笑几声后,声音戛然而止。

“奶奶,您这胃口可真大,也不怕撑死!”

随即,她脸色阴沉的可怕,周身都散发着怒意。

“你们再在这无理取闹,可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一字一句说的极慢,唐初瑶不由分说的瞪着二人。

赵氏和周芦花见状,心里咯噔一下,立刻缩在一团。

这眼神好恐怖。

那日朱黑子来,这丫头就这副模样!

心生后怕,赵氏和周芦花推搡着就灰溜溜的跑了。

院里总算是清静了,唐初瑶这才搀扶着柔氏进了屋。

“娘,你先去陪陪爹,我去换身衣服就来。”

安顿好柔氏,唐初瑶这才回了自己的房间,简单处理了一下身上的伤口,换了一身干净的素衣。

明日就要去签约了,她这糖果量的供应还是个大问题呢!

穿好衣衫,她摸了摸腰间的玉佩,有些发愁。

仅靠空间灵气来制作糖果,会供不应求!

一边琢磨着糖果供应的事,她一边朝着唐春仁的房间走去。

刚到门口,房内就传来了她熟悉的声音。

柔氏担忧的推了推床上的唐春仁。

“她爹,你说初瑶这夜不归宿到底是干什么去了?”

唐春仁半躺在床头,伸手拍了拍柔氏的肩头。

“你莫要担心了,初瑶不是已经安然无恙的回来了吗?”

门外的唐初瑶鼻头一酸,一阵感动,随即推门而入。

“爹娘,你们放宽心了,我不过是去给镇上顾员外的独女顾曼曼看病去了,你们知道的,我受高人指点得了神通之事。”

唐初瑶故意把最后一句说得极轻,还故意做了噤声手势。

闻言,柔氏这才放下心来,拉着唐初瑶的手,让她坐到身边。

“辛苦初瑶了,以后出门提前知会娘一声,省的娘担心。”

“知道了!”唐初瑶靠在柔氏肩头柔声道。

享受着天伦,唐初瑶给唐春仁换了药,又替柔氏检查了下胎儿情况,处理好一切,便回房休息了。

翌日,唐初瑶向柔氏说明缘由,背着一袋子糖果就朝着镇上去了。

来到顾家的店铺门口,只见朱门紧闭,门口却聚集了不少人。

路人们纷纷指着唐初瑶窃窃私语,好几个人明显眼神不善。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糖三藏故事网 » 潇湘溪苑亲哥是班主任 别怂,上!(穿书)

顶 (0)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置顶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