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把英语课代表按在我快 霸道皇叔别乱来

幸好兰若达是个头脑清醒的人,她和乔明月一合计,晚上来了一个瓮中捉鳖,果真将试图杀连城棠的扈傲以及他的亲信给抓住了。

不等连城棠处置他,被关押起来的扈傲突然开始身体抽搐,口中吐出白沫,身上以肉眼所见的速度迅速便红,看样子痛苦到了极致。

乔明月不计前嫌,主动为他诊治。

把脉过后,乔明月心下一沉,“这种病疑似带有传染性,从今天开始,将他隔离在这所房间,日常吃食只放在门口,不要和他多接触。”

连城棠第一反应自然是不愿意相信,“乔姑娘此举,连城某有些不明白,为什么要救他?”

乔明月是真的很讨厌别人怀疑自己作为一个医者的专业性。

“连城公子若是不相信的话,大可以亲自照顾他,看看这个病到底会不会传染到你身上。”

连城棠略微有些迟疑,有些事情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他盯着扈傲,眼神忽然变得阴狠起来,“既然他感染了瘟疫,那不如直接将他杀了,杜绝别人被传染!”

乔明月冷声说道:“连城公子就是这样解决问题的?即便他死了,曾经和他接触过的人,照样有感染的嫌疑,难道感染一个人,你就要杀掉一个人么?”

兰若达一脸头疼,“你们两个都不是当事人,有什么好吵的,这个扈傲死不足惜,但是传染了别人就不妥当了,月儿不计前嫌只是为了救人性命,有你什么事儿?你怎么还这么生气?”

连城棠一看兰若达这么生气,再大的怒火也都在一夕之间被熄灭了,“兰儿,我不是那个意思,只不过山寨中人先前和扈傲接触过的不在少数,如果她只是危言耸听的话,那有多少人会深陷困顿?”

兰若达嘴角抽搐,“人家也没有逼着你相信这件事,你若是不相信大可以不管,就放任你山寨里的人死光,大家都落得一个轻松自在。”

乔明月感激的看了兰若达一眼,这个朋友交的倒是不会令人后悔,至少她愿意无条件相信她所说的话。

连城棠连忙服软,“是我错了好不好?你别生气,我方才说话没过脑子。”

瞧着他们两个人之间的相处模式,乔明月恍惚想到了自己和祁景云,她看人一向准确,这个连城棠这么喜欢兰若达,将来多半是会在一起的。

大约是觉得乔明月的神情充满了挪喻,所以兰若达尴尬的咳嗽了几声,表示自己不会再插手这件事。

反正在这里遇到连城棠是意外,况且这些人的死活和她也没有关系。

连城棠仔细的想了想自己方才的话,确实有些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乔明月如此大度,不计较扈傲曾经对她的不敬,想要救人,他这个做兄弟的,反倒想要杀人以绝后患。

“乔姑娘,”连城棠是真的知道自己错了,也是真的想要好好解决这件事,“请您救救这里的人吧。”

他笔直就要给乔明月跪下,着实将乔明月吓了一跳,连忙伸手拦住他。

“连城公子知道错了,改正就好,不需要做到如此地步。”

她也没做什么,身为一个医生,救人是她的职责,不管他求还是不求,她都不可能眼睁睁的看着他们死去,也不会看着这种传染病肆意蔓延下去。

“连城公子先起来,按照我的吩咐去妥善安排扈傲,切记限制他的行动,不要让他接触到别人。”

“好。”

乔明月和兰若达打了一声招呼,便去后山采药去了。

连城棠有些奇怪的说道:“这姑娘当真有些奇怪,看着年纪不大,可是对她说的话,我却莫名的想要信服。”

兰若达悠悠的说道:“若非如此,我也不会付出这么多只会交她这个朋友了。”

连城棠狐疑的看着她,“付出这么多?你做了什么?”

兰若达摸了摸鼻子,有些心虚的否认道:“其实也没做什么,就是帮她做了一些小事。”

连城棠对她是什么心思,那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

若是让他知道,自己一开始打的算盘是同时勾引两个人,让他们内讧,只怕她浑身都是嘴都解释不清楚了。

“兰儿,这里的病情若是抑制住了,你愿意和我一起回匈奴么?”

兰若达往外走的脚步一顿,人并没有回头,明知故问:“回去做什么?”

时间一下子好像是凝固了起来,兰若达听到一声轻缓微弱的叹息声,连城棠有些认命的笑了笑,“就是想让我的青梅竹马参加我的婚宴呀。”

兰若达心中咯噔了一下,下意识的询问道:“你怎么又想成亲了啊?”

“因为啊,浮屠次居真的等了我很多年了,你说说,就算是一块冰,也应该被焐热了不是?”

兰若达明白,他这个话是说给她听的,可她根本就不知道自己的感情,他说喜欢她,须卜毅也说喜欢她,难道她就要两个人都同意么?

“是啊,她真的等你了很久了。”兰若达眯了眯眼睛,既然成亲是连城棠的选择,那她当然是祝福了。

只不过心中的苦涩,也就只有自己知道而已。

“只不过,现在匈奴和大周朝的三皇子还有合作,我在这里还有更重要的事情去做,怕是不能和你回匈奴,参加你的婚宴了。”

连城棠瘪了瘪嘴,强忍着不让自己丢脸的哭出来,他算是看明白了,这么多年,兰若达当真是一点都没喜欢上他,甚至有些不留情面。

他说这些话原本是为了刺激她,让她明白自己的心意的。

他连城棠到底喜欢谁,难道她还不清楚么?

如果决定要和浮屠次居成亲的话,他何必等到现在?何必因为她在周朝,就干巴巴的带着一堆人跑到这个人生地不熟的地方来立寨?

兰若达当真是受不了连城棠那委屈的视线,浑身一哆嗦,然后大步离开。

屋子里是不能待了,自己这份郁结的心情也没法子对其他人说,能开导自己的人,也就只有一个乔明月了。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糖三藏故事网 » 我把英语课代表按在我快 霸道皇叔别乱来

顶 (0)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置顶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