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长室里的放荡 男友晚上教学楼要我

“三王兄的日子似乎过的还不错啊。”

原本宁兰洛还想直接给北夜威说一说自己的想法,一想到北夜威竟然如此态度,她就决定逗一逗这北夜威。

“哼,那是自然的了,本王作为当朝的王子,自然过的可以。”

北夜威冷笑一声,“倒是你,来这里做甚。”

“我就来看看你,既然你的日子过得不错我也就放心了。”

宁兰洛笑了笑,随即准备转身假装离开,她就不信了,这个北夜威会如此没脑子。

“等一下!”

北夜威看着宁兰洛就这么转身了,突然察觉到了事情似乎有些不对劲,宁兰洛不应该是这种闲人才对。

“三王兄还有什么要说的?”

宁兰洛并没有转身,而是悠闲的问了一句。

“这话不应该我问你才对?”

北夜威皱了皱眉头,“依着你的性子,总不可能就来调侃本王两句吧?”

“三王兄果然聪明!”

宁兰洛听了这话之后,不由得笑了笑,随即转身看着北夜威,“如果三王兄没有这句话,兰洛可就扭头走了。”

听到这里,北夜威的心中不由得一喜,果然!这宁兰洛当真是来救自己的。

不过,他心里同时也是好奇的很,这宁兰洛如何能够救的了自己?

“是谁让你来的?”

北夜威看着宁兰洛不由得问了一句,如果没有北夜天的支持,只怕宁兰洛救不了自己。

可是,如果北夜天支持他,又为何不让心腹大臣来?

“这个三王兄就不要多管了,只要三王兄按照我说的去做就可。”

宁兰洛自然明白北夜威的心思。

“行,那你说说,我该如何听你的。”

一听这话,北夜威的脸色虽然难看了一些,不过还算是过的去。

毕竟让他听一个小辈的话语,他心里还是有些过不去的。

“三王兄附耳过来。”

宁兰洛朝着周围看了看,此时并没有其他人在场,而那几个三王府的家丁似乎也没有被关在这里。

“什么!这怎么可能!”

北夜威附耳过去过去之后,一听宁兰洛的话,气的差点跳起来,一双眼睛死死地顶着宁兰洛。

“三王兄千万不要激动,这只不过是权宜之计罢了。”

宁兰洛看着如此激动的北夜威无奈的叹了口气,她来的时候也想到过北夜威的反应,只不过有点出乎她的意料了。

“让那些家丁守灵倒也还说的过去!本王身为康朝王爷,皇亲国戚!岂能受到如此的奇耻大辱!不可!万万不可!”

北夜威冲着宁兰洛吼道,“我还以为你有什么好计谋,如此计策,有何用?”

看着如此激动的北夜威,宁兰洛不由得皱了皱眉头,这个性子,以后如何合作?

如果不是看在北夜威在军中的威望和权势,宁兰洛是死也不会来救他的。

“三王兄,你暂且信我一次。”

宁兰洛自然不能将全部的计划都告诉北夜威,免得到时候北夜威装的不像,那么就功亏一篑了。

“不行,不行。”

北夜威摆摆手,根本不想理会宁兰洛,让他给一个小孩子守灵,而且没有任何身份地位的家伙,他怎么忍的住?

“行,既然如此,我也不多说什么了,三王兄,你就在这里待着吧!”

宁兰洛一看软的不行,只能来硬的了。

“不过,我可告诉你,你现在在大牢里,那可是案板上的鱼肉,任人宰割!查不出真凶来,恐怕这一世英名,就要毁于一旦了。”

“正所谓大丈夫能屈能伸,你连这点委屈能忍受不了,以后如何能成大事?”

说完之后,宁兰洛也不管北夜威了,扭头就朝着外面走去。

“等一下!”

北夜威看着宁兰洛准备走了,不由得叫了起来。

听到这里,宁兰洛心里不由得一喜,这么看来,北夜威是心动了。

“三王兄,你还有什么要说的?”

宁兰洛转过头瞥了北夜威一眼。缓缓开口道。

“行,我可以听你的。”

北夜威脸色难看的瞥了宁兰洛一眼,“不过我可说好了,查出来是哪个家伙下的手,那可由我处置!”

“这个自然没问题。”

宁兰洛听了这话之后,不由得点点头,随即说道。

“行,你这么说我就放心了。”

北夜威随即松了一口气,“让牢头来,把门打开,本王爷要出去了。”

“没问题,我立马让牢头过来!”

听到这里,宁兰洛激动的差点跳起来,只要北夜威出了这个牢房,那么以后她做事那就简单多了,毕竟北夜威的权势不小。

牢头听了宁兰洛的话之后也是无可奈何,既然北夜威要出去,他这个小小牢头肯定拦不住的,更何况宁兰洛的手中还有北夜天的腰牌。

把北夜威放出来之后,宁兰洛又去放了家丁。

毕竟要查出凶手来,只能从家丁这些人里面找,北夜威不可能自己会傻到那种程度的。

结果,几个人一出大牢门口,突然就看到曾文静领着一群太子府的侍卫堵在了门口。

“任何人不得出大牢!违令者斩!”

曾文静提着火把,冲着大牢门口叫了一声。

因为这天色太暗了,所以他根本看不清楚这里面到底有谁。

“我……”“三王兄不急,让我逗逗这老头。”

北夜威原本准备上前去骂人了,这曾文静可把他坑的太惨了,而宁兰洛却是一把拦住了他,示意他不要乱动。

“来者何人?”

曾文静看到有人走过来了,用火把照了照,看到是宁兰洛,心里不由得一沉,不过嘴上依旧当做不认识他。

“曾大人,您真是贵人多忘事啊,今天乾清宫刚刚看到过本王妃,何必假装不认识?”

宁兰洛瞥了曾文静一眼,没好气的说了一句。

“见过王妃。”

曾文静无奈的冲着宁兰洛行了行礼,不过眼睛却是死死地盯着宁兰洛身后的那一群三王府的家丁,毕竟这些人对于他来说,实在是太重要了一些。

“不知道王妃要带着这群人去哪里?”

“自然是交到我这里了。”

宁兰洛挑了挑眉毛毫不在意的笑了笑,“不然我来这里干什么?”

“王妃,你这话可不对吧?”

曾文静一听这话,声音立马沉了下来,“这些可是太后点名下狱,交给大理寺处理的,你这样带走了,太后那里不好交代。”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糖三藏故事网 » 校长室里的放荡 男友晚上教学楼要我

顶 (0)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置顶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