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学校被老师做了,娘啊娘娘在儿身上

可能是观察的久了,四十分钟的一节课整整有二十多分钟的时间在偷看他,所以一下课就躲得远远的,生怕对方会找上门。

下课铃响过,刘晴天就附在孙小美的耳边说道,“陪我去上个厕所。”

褚文瀚刚说完‘下课’,刘晴天就急急忙忙的拉着孙小美向厕所跑去。大概和自己班级隔了差不多一个班的距离,这下放慢脚步。

“怎么了你?”孙小美不解的看向她。

刘晴天这才稍微喘息了几下,“跑不动了”。说着不放心的向身后偷偷瞄了一眼,就这一眼,还被孙小美抓到了。

“老实交代,到底怎么了?”孙小美装作一脸恶狠狠的表情说道。

“哎呀,快走吧!”刘晴天拉着孙小美就往厕所里走,死活不回答她的问题。

孙小美努力了几次,还是没有从她的嘴里问出半个自己想要的答案,只能暂时告一段落,不过这个可没完。

第四节课,也就是上午的最后一节课是历史老师张明的。

说来也怪,张汉月的六位教课老师除了地理和英语外,其他的竟然都是女老师,她们仿佛是约好似的都带着一副眼镜。而且班里的女生数量也和小学初中的不一样,足足有二十个人居多,占了班里的五分之二。在张汉月刚踏进教室的时候,仿佛自己进了女儿国那般。

乐陵一中是一所寄宿制的学校,高中的三个年级分别各自在这里占据着一栋四层高的教学楼。每个年级至少有二十几个班级,笼盖了周边几十个乡镇的孩子。

他们每两个星期放一次假,周日准时到校开班会上晚自习,下下周五下午第二节课后准时再放假回家。如此轮回,直至高考结束。

寄宿制的学校有一点好,大大节省了学生们的时间。比如说他们,早上六点半起床洗漱吃早饭,七点十分准时上早读,从八点开始到中午十一点四十分一共有四节课,中间还有一次大课间的跑操。

吃完饭十二点半准时回宿舍休息,一点半再回教室上课,四节课上完,外加一场眼睛保健操,时间就到下午五点多,然后吃晚饭。

吃完饭从晚上六点一直到差不多八点半的时候放学,这期间还有三节晚自习,上完以上的十二节课,这一天才算是彻底结束了。

尽管有些累,但这里的每个人都过得很充实。不管是学习的,还是不学习的,花费的都是一样的时间。

下了历史课,刘晴天就和孙小美携手向学校食堂走去。高中就没了以前的那些纪律,不用因为吃个饭而排队去食堂,大家都是些大孩子了,不需要在这方面再费心。

而一旁的张汉月也正和樊景云一起收拾东西朝着那里走去。

“吃什么?”

“米线吧,我请你。”

虽然在学校里的一切消费都需要刷卡,但是里面的东西一点不比外面的差。

因为学校里的学生比较多,所以食堂也比其他学校多建了一个。食堂被学校外包出去后,相应的,里面的吃食种类可谓是笼络了天南海北的美食,只要是叫得上名字的,都可以在这里看到。

米线在二食堂的二楼,张汉月和樊景云在摊位面前正排着队,孰不知身后有人正在注视着他们。

“哎,你男人来了。”孙小美用胳膊肘捅捅身边的刘晴天,示意她往那边看。

果然,打眼一瞧,是那个人。

刘晴天默不作声,但是脚下的步子却越迈越小,最后仿佛是鞋底蹭着地板走动。

终于在看到张汉月坐下的位置后,快步挪到他的不远处,找了一个绝佳的位置坐下。

“看什么呢?吃饭!”

孙小美敲了敲刘晴天盛饭菜的碟子,示意她赶紧吃饭。

可能是比她大一岁的缘故,她看刘晴天总是像看个长不大的妹妹一样,处处关心、关爱着她。

刘晴天不甘心的把目光收了回来,但是耳朵却还是偷偷竖着,想听听那边的声音。这一切,张汉月自然看不到。

“差不多得了啊!”

“要不要咱们和人家凑一桌啊?”

看着刘晴天吃一口,楞几秒的样子,孙小美的心里就有种恨铁不成钢的感觉。

你就是再喜欢人家,也不能不收敛一些吧?

这像什么样子?

刘晴天的心里可不是这样想的,听孙小美的意思还以为是真的往人家那边拼桌呢?不过在看到对方的表情后,刘晴天这才悻悻的缩了下脖子。

“天儿啊,咱能不能矜持一些?”

“咱是女孩子啊!”

“虽说咱长得丑,但是咱也不能上赶着人家不是?”

此时的孙小美就像是个老妈子,在对着自己的宝贝女儿循循教诲。

“我不丑。”刘晴天小声的嘟囔了一句。

“你说什么?”孙小美没有听清刘晴天说的什么。

刘晴天摇摇头,“没什么。”

看她的表情就知道没听进去,孙小美真是有种一拳打在棉花里的感觉,浑身的力气不知道往那边使。

“你跟我说说,你到底看上那傻X什么了?”

按耐不住下,孙小美爆了句粗口。话一出口,她自己就有些后悔。果然,对面的刘晴天的脸色一下子变了。

“你怎么能骂人呢?”

虽然自己身边的人都会说一句两句脏话,甚至自己有时候也会说,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此时听起来却很刺耳。

“哎哟,对不起,秃噜嘴了。”

看刘晴天撅着的小嘴,孙小美赶紧道歉。不过心里越发觉得对方陷得有点深,都快到了无法自拔的地步了。

听到道歉,刘晴天的脸色有了些缓和,这才开口接着说道。

“喜欢一个人哪有什么理由,有时候一眼望过去,是你的就是你的了。”

孙小美自然知道自己的这个同桌是个文艺范十足的女青年,在她的熏陶下自己也多少有了一丝文艺的气息,可她还是不能够明白她说的话里的意思。

“那咱矜持一些行吗?”

“你都不知道人家什么意思?”

“有对象吗?”

“人品怎么样?”

夺命三连问下来,就是刘晴天再自信顿时也没了主意。

思考了许久,才不确定的开口,“他没有”。

“好,就算他没有,那你也不自降身份!这让外人怎么看你?”

“喜欢就要大声说出来。”刘晴天倔强的反驳。

“那你倒是去说啊!”孙小美不自觉的顺着刘晴天的话说了出来,她的语气稍稍有些重,完全是恨铁不成钢。

“去告诉他!”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糖三藏故事网 » 我在学校被老师做了,娘啊娘娘在儿身上

顶 (0)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置顶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