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上醒来很大 乳奴极度催乳小说

七歌此时正端站在镜前,让一旁的几个嬷嬷为她一层一层的穿上量身所作的衣裳。

那最外的丹红锦衣上面有着随处可见的用金丝绣着的凤样,可谓是栩栩如生。

裙边袖口处绣着粉白色的花,胸前的一簇花像是从金黄的凤凰背后斜倚而来,左右蜿蜒着朝上走着,直至衣襟交叠处。

七歌伸出柔荑般的手撩起袖摆,那袖口像是比往日做的还要宽些,若隐若现的花伴着上面印着的薄纱,却也让本就宽大的袖子,显得小巧朦胧。

小蕊轻手将金色头冠放在七歌早已绾好的发顶,而后便习惯性的往后退了一步,仔细查看自己戴上去的有没有歪斜。

那金色头冠上面藏着镂空的凤凰,还星星点缀着珍珠玉翠。两鬓边摆下的金质流苏丝点分明的垂在耳边,让本就端正大气的服饰妆容显得有些许调皮随意。

这边,阮府

阮霜霜早已穿好了大红嫁衣,坐在梳妆台前,让身旁的侍女仔细描眉点唇。即便她此刻正坐着,可收缩有质的衣料将她凹凸有致的身姿凸显的愈发曼妙。

按照婚嫁礼仪,她因是侧妃,头上的冠饰不能过于奢侈,身上的嫁衣尾摆,也不能长处二寸。

可一向争强好胜的她,此刻脸上却丝毫没有一丝不快,反倒嘴角按耐不住的上扬。

她轻抬纤手,拿起盒中叠摞的大红唇纸,眉眼带笑着将纸抿入唇畔。

那唇色映的镜中的新人气色更佳,看上去像是比以往都来的妩媚艳丽。

“小姐,您今日可真美!”一旁的侍女见阮霜霜的妆容,生发感慨。

阮霜霜闻言,却无奈的笑了:

“但愿他也会这么觉得。”

“奴婢看来,王爷一会见了小姐呀,必定是会被您所吸引的!”

阮霜霜低眉摆了摆长袍,而又望向镜中人,扬起了嘴角:“会的!”

终有一天,他的心里会有她的…

艳红的长炮被顷刻点燃,响彻大街小巷。城里的人围在街道两边,不时越过前面挡着自己的人张望看着前面的情况。

皇宫大门骤然推开,从里面出来一行人。只见里面先走出来八人四对红装男子,领着后面顶着轿子的宫人。

那顶轿子是以红绸玉珠装饰而成的顶盖,四旁以立柱为支。红纱为墙,那飘逸的红色纱帆,随着风动而扬。

纱帆飘扬间,若隐若现着轿里端坐的红装新人。

一对杏眼两边瞄临着略微上扬的墨线,大红色的唇畔扬起,只见那头顶着的凤冠肆逸张扬,以凤样为体划至边缘,又以形似泪珠的流沙珠坠为尾。

看着两旁齐齐看着轿中的她,七歌却依旧保持着目不斜视。

早在一月前宫里的嬷嬷每日都来她宫里教习她这些成婚的细则。

其一,便是在行轿途中不得随意观望,该时刻保持着皇室风范礼仪。

从远处向城里看去,只见满城的人像是都聚集在街两边,便只为一睹王妃容貌。

今日远边的天,像是比往日都要更晴些。不一会儿,天中便出了柔和的暖阳,那光亮照在城中的万人空巷,照在那顶轿上。今日的行轿一程,便也显得愈加阳光温暖。

七歌缓缓低目一直盯着不远处那抹轿子投射在地上的影子。

“一”

“二”

“三”

“…”

七歌一路都在心里默数着数,她印象中北贤王府离晟宫不远,可为何今日她倒竟觉得像是走了许久。

她虽心里唠叨着,可还是依旧保持着起初的模样。

七歌看着那影子,渐渐地,她像是出了神。

“母妃,今日歌儿可成了新娘子了。您若是看见我这般装束打扮,想来必定会高兴许久。”

这样想着,眼眶不由得泛出些许泪花,却也没有到克制不住地流下来那般地步。

便就在那双杏眼里,一直打转。

母妃,歌儿想您了…

等到府时,一旁跟轿的小蕊便将她端着一路的喜帕上前盖在了七歌冠上,掩住她的容貌。

“北贤王妃到!”

只见李㫥㬐一身红袍走了出来,他眼中的欣喜难耐,早已溢出了眼睛。

他本想快步上前,却被一旁的元逸拦住。

见他这般着急,元逸低语:

“克制!克制!”

李㫥㬐瞥了眼轿子里的人,低下了头,又像是有些害羞的咳了咳:“对,对!”

便又抬眼看了看元逸:“你说得对!”

最后站在原地,静静地看着轿子。

“克制…”

便就看着身后的嬷嬷按着礼数,走上前去,撩起了帘子。

“王妃!请!”

李㫥㬐便看见掩着喜帕的他的王妃,缓缓从轿里走了出来。

等走到他的面前,他低头看了一眼自己接过的红绸,而又目不斜视地看着眼前的人。

二人等站在一排后,便缓缓齐步走进殿中,走向那在上位坐着的,一直盯着他们的人。

李㫥㬐此刻顾不得旁人,只不时侧目瞥着一旁的人,满目柔情。

往后,她就是他的妻子了。

这样,真好!

晟帝看着朝他走来的两人,视线却不时落在盖着喜帕的七歌身上。

他眼中的愤怨慢慢倾出,椅把搁置的双手早已握地死紧,倒也不留一丝缝隙。

他的思绪被迫拉回他目睹着岚筱出嫁那日,虽已过去十数年,可于他而言就像是昨天发生的一般历历在目。

他无助的看着胤国太子安远邺亲自亲娶着岚筱。

他却什么都不能做,只是因为他要想得到皇位,只能娶一个自己不爱的女人!

为什么?!!

为什么他安远邺可以轻而易举的得到他心爱的人,可他却这般求而不得?

但明明是他杀了那个岚筱的贴身宦臣!为什么尽管如此,她都愿意嫁给他?!!

一定是她不知道这件事!一定是这样!!!

所以,他暗中安插眼线,四处派人寻找证据。就为了让她恨他!

世人说他疯也罢,痴也罢。他都无所谓,只要看到他安远邺求而不得,他就欣喜畅意!

他本想通过亲娶七歌,最后伺机夺回岚筱。

可为何?为何岚筱…

褚家!!!

李㫥㬐!!!

为何总是这般没有眼色的做他的绊脚石?

让他异常嫌弃恶心。

此刻他看着她的女儿嫁给了李㫥㬐,就如同那时看着她嫁给安远邺一般。

可今时不同往日,他势必不会让他如意!

所有绊他阻他的人,最终都不会有好下场!

必须!!!

元逸暗中看着晟帝,早已看出出他此刻眼中的杀气,他沉目看向缓缓走来的李㫥㬐和七歌。

但愿,李㫥㬐有办法对付他吧…

如今他自身都难保,也已经抽不出身顾忌他们的事了。

他下意识看向正殿与他相隔数人的梓㬐,却发现她正看着他们,像是正在流泪。想来,她必定是触景生情。

都怪他没用!都怪他!!!

元逸此时更加坚定了自己对助李㫥㬐称帝的信念,如今只有他做了皇帝,推翻了上座那人,他们才能在一起…

“梓㬐,你再等等,就快了…”

他望着梓㬐低声呢喃着,那声音像只有他自己能听到一般。

“一拜天地!”

“二拜高堂!”

“夫妻对拜!”

等这寻常的礼数行完后,那嬷嬷便更高声笑喊:“送入洞房!”

李㫥㬐窃笑着看着眼前正对着他的人,暗自想着:“七歌,从此以后,你就是我的妻子了!我的!”

深夜

七歌突然觉着自己有些饿,却害怕坏了规矩,便只能低声唤着:

“小蕊~小蕊~”

“公主~怎么了?”小蕊上前应道。

“没人吧?”她颤颤巍巍的低声打探。

小蕊回头瞧着身后的殿门,而后回头道:

“刚走!公主!您是不是有些饿了?”

七歌揭起帕子,撂在了一旁,四处张望搜寻看着殿内有没有吃食。

小蕊见状,着急拿起榻上的帕子:“公主!”

七歌看到了远处的食盒,两眼放光,便站了起来。

却又像是觉得头顶着的发冠太沉了,便自己抬手拿下放在了一旁的桌上,径直走向那台面。

“公主!”

“诶!小蕊,这儿有栀子花糕诶!!!”

她端起玉盘像是寻见宝贝一般,回头朝小蕊示意。

“公主,想来您也是饿了!那小蕊就去帮您把风好了!”说罢,七歌抬眼只见小蕊朝门口走去,她急声制止。

“小蕊!”

“公主?”

“过来!”

可小蕊却还是站在原地,丝毫未动。

七歌便只能走上前去,将她拉了回来。拿起一块糕点塞进了小蕊的嘴里,便又转身自己四处寻着。

“小蕊~我这从早起就没有吃过一口东西了!忙到了现在都已经深夜了!你忍心让我饿死么?”她回过头来,眨巴着眼睛看着小蕊。

小蕊看着一脸无辜的七歌,便也只能嚼着嘴里的糕点,低头哼应:

“…嗯”

“这…这才对嘛!”七歌嚼着嘴里的东西,回过头来夸赞着小蕊。

“小蕊,这个宫里好像没有,你来吃一个!”

“给!”七歌端起盘子递给了小蕊。

小蕊便也加入了她,低头寻觅着偌大殿中的盘点。

“公主!你看这儿!这是什么啊?”

“哎呀!小蕊,这是西域的玉哨!”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糖三藏故事网 » 早上醒来很大 乳奴极度催乳小说

顶 (0)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置顶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