乖乖不哭一会就好了,宝贝儿说你要我

田沁沁整容事情影响很大。

《PE》周刊停刊。

当天还看到的女生,后面接连几周都没有看到身影。

学校论坛有关的帖子也是在当天下午就被全部清除,查无踪迹。

校方对这件事情也是极为关注,应当事人要求要一查到底。

随着时间的推移,学生们渐渐淡忘此事,12月初的学术比赛和各类考级准备让学生们也无暇分心。

日子在忙碌而充实中行云流水般的度过。

冬日。微雨。

从远处望去。

校园里的枫树叶脱离了枝头,跌落在泥土的怀抱里,等待来年重新抽枝发芽。

却也有四季常绿的万年青、罗汉松、茶花树等装点着校园,一点不显冬天的单调沉闷。

但微雨的天空总是不如暖阳让人心生明媚。

宿舍楼下。裹在白色毛绒大衣里的女生,用双手来回摩擦哈着气。

冬天。真冷。

女生抽了抽鼻子,害怕自己感冒又要被某些人说教了。

“雪妮,冷不冷?”想到某人某人就心电感应地到了。

韩雪妮开心地打开宿舍楼的门,有些撒娇道:“末萧,我都等你半天了。”

“阿嚏!”女生小小的打了一个喷嚏。

“给,拿着。”夏末萧撑着伞,担心地将水瓶递给女生。

温暖的暖流来袭,水瓶热乎乎的,“末萧,你真好。”

收到夸奖的男生耳朵微红,“我可不想照顾某个生病的家伙。”

女生嬉皮笑脸道:“放心放心,我生病了一定会传染给你的。”

男生轻轻敲了敲女生的脑壳。

宿舍楼离图书馆有些远。

上午他们到时稍晚了些,图书馆的位置所剩无几。

“末萧,我去二楼看看有没有座位?”

“好,我去一楼里面看看。”

说着,韩雪妮便去了二楼,正好看到右侧角落边有一个座位,又恰好隔了一个人也有一个座位。

因为图书馆的座位实在宝贵,两个相连位置的座位不太好找。

所以,韩雪妮想看看能不能和座位上的人商量一下。

目测下来,应该是男生。拿着一本计算机二级的书。整个脑袋埋在书里,看不真切。

“同学,同学。”韩雪妮轻轻叫了叫他。

男生懒洋洋地从书本里抬起头来,微微打了个哈欠,“谁啊?”

“马……中海?”

“哎……雪妮啊。”马中海刚还有睡意的眼神立马清醒了,连忙抹了抹自己的嘴角。

这别到时候出洋相了。

韩雪妮也从吃惊中微微一笑。这几周篮球社的队员们一直在打训练赛。

末萧常常拉着她去,美其名曰给他呐喊助威。

所以,现在她和几个社里的队员也相对更熟悉了。

“副社长没有一起来吗?”马中海略有些八卦地四周左右地瞅着。

篮球社现在哪里有副社长的身影,哪里就有韩雪妮的身影。

刚开始队员们还怂恿他去问清副社长的感情状况,没想到被副社长一句:“无可奉告”碰的一鼻子灰。

自此,自己还成为了副社长的眼中钉,肉中刺。

每天比其他队员多做50个深蹲,多跑10圈长跑,周末都被拉出来训练。

马中海深深知道,自己现在在副社长的心里是负值。

但,虽然没人问。但大家每次看到韩雪妮,都已然是心知肚明。

“末萧他在一楼,也在找座位。”韩雪妮微笑道。

“找什么座位啊?我这不是有吗?我马上去叫副社长上来。”这会儿,马中海特别有眼力见。

正巧,这是夏末萧从一楼上来。

“副社长,这里这里。”

夏末萧略有些困惑地用眼神询问情况。

“正好两个座位……”马中海顿了顿,这要坐副社长旁边他也坐不下去啊,“副社长,我正要去篮球社锻炼呢。”

夏末萧将学术资料放在座位上,皮笑肉不笑地说“今天去篮球社这么积极了?”

“必须的。”

“挺好,再接再厉,你是篮球社的中流砥柱,所以……你懂的。”

“副社长对我的要求我今天一定严格执行。”马中海立马表忠心,“那副社长我先走了。”

“嗯。”

韩雪妮看着匆忙落荒而逃的马中海,不禁失笑。这怎么有点像老鼠见了猫啊。

“别笑了。快看你的二级书。”夏末萧弹弹脑门,示意女生赶紧投入学习。

“哼。”有时候感觉末萧管得真宽,真快赶上……爸爸了。

韩雪妮轻轻晃了晃脑袋,内心叹着气,那些不好的回忆在末萧在的日子里已经淡忘了许多。

只有在2,3周回一次的家里,那些回忆才会如决堤般向她席卷而来。

但在幸福面前,我们往往会选择逃避,逃避得希望把它们永远掩埋起来。

就像现在一样,赖在末萧身边真好。

时针温柔地慢慢走着。

微雨后的天空慢慢放晴。

一丝阳光从窗户透进来。照在睡着的女生的侧脸上。

夏末萧微微转头去看女生。

美好而安静。

男生那一瞬间的想法是:谢谢你,还能重回我身边。

等到晚饭时间肚子咕噜噜叫时,女生忍不住抗议了,“末萧,好饿啊。”

“饿了?那我们去吃饭。”

“好嘞!”说到吃东西,女生飞快地开始整理自己的东西,一边整理一边说:“末萧,我们去拔草学校门口的那家麻辣香锅吧,据说特别好吃。”

“有多好吃?”

“好吃到你都停不下来,配2碗白米饭都不够。”

夏末萧看着女生这夸张样,挑了挑眉,“那去尝尝?”

“嗯嗯!”

学校门口的小饭店。

“啊呀呀……怎么这么辣啊?”夏末萧赶紧给女生递上水去。

“但是好好吃啊!”

看着女生一边往嘴里塞,一边又辣的流眼泪。

夏末萧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末萧,你觉得辣不辣?”

“还好吧,可以接受。”

“啊?末萧你原来这么能吃辣啊?看来我以前都小瞧你了!”女生有些咂咂嘴,早知道就不点这么辣了。

但虽然很辣,真的味道是一级棒!

韩雪妮还想多吃一点,夏末萧把香锅往自己身边挪了挪,“少吃点,你胃本来就不好。”

“不,我就想吃!”说着,女生又夹起了许多。

夏末萧把香锅推到女生面前,用眼神示意女生可以都吃了。

见男生貌似有些生气,韩雪妮连忙扬起笑意,“少一点,少一点。”

夏末萧妥协似的点了点头。

待两人吃完,女生有些意犹未尽。

“我想吃冰糖葫芦。”

夏末萧记起离这里左拐右拐再右拐的街尽头有一家专门做冰糖葫芦的店。

“有点远,要去吗?”

女生棕褐色的眼睛亮了,“嗯,想去。”

“好。”

走了大约15分钟,又排队等了10分钟,女生手里终于拿到了心仪的冰糖葫芦。

这家冰糖葫芦很有特色。山楂是用进口的,并且是剔除了籽的,淋在上面的是有些微甜的麦芽糖。

酸甜综合,味道让人很喜欢。而且它是一个个独立放在纸袋里面,并非用棒子窜在一起的。

“可好吃了,末萧,你尝尝?”

韩雪妮往男生嘴里直接塞了一颗冰糖葫芦。

手指划过嘴唇的温度,微微让女生有些红了耳朵。

夏末萧微笑出声,“很甜。”

“是吧是吧,果然我们不虚此行。”

韩雪妮一边吃一边走,一边往末萧嘴里塞冰糖葫芦。

好像要下雨。韩雪妮脸颊感到有轻微的凉意。分不清是水还是什么。

“雨晴,下雪了。”夏末萧望着女生,温柔地勾起嘴角。

后知后觉的女生,又抚了抚脸上一颗凉凉的小冰晶,才确定真的是下雪了。

雪花轻轻柔柔地飘洒在空中,一片两片。

每一片雪花都像一只蝶儿,那么自由又空灵地落在大地上。

“下雪了下雪了。”

“哇,也太幸福了吧,今年的第一场雪。”

“真漂亮啊!”

行走的人群纷纷发出感叹,这第一场雪实属难得啊。

韩雪妮抬头,看着漫天的雪花飘落而下,伸手去接它们,看着它们在掌心融化,扬起孩子般的微笑:“末萧,真好看!”

女生的双眸亮如星辰。

“哎,等等,别动。”

那么措不及防的,女生转身靠近,踮脚,“末萧,你脸上有东西。”

皮肤接触到了微凉的手指。

两个人的鼻息近在咫尺。

四目相对,昏黄的灯光下眼里倒影出彼此。

那么自然的,男生吻上了女生。

这个吻不似蜻蜓点水般,却是有了些力道。

韩雪妮有些紧张地抓着夏末萧的衣角。

等夏末萧身上的橘子香味慢慢远了些,女生才敢慢慢睁开双眼。

夏末萧从害羞到有些好笑地看着她。

女生佯装生气地瞪了他一眼。

夏末萧温柔地笑,顺手拉过女生的手,牵住。

韩雪妮害羞地低了低头,心里有甜蜜在爆炸。

偷偷去看男生的眉眼,又怕被发现般的,马上眼神躲闪。

“知道我长得帅,可以多看几眼的。”

以前怎么没发现这家伙痞痞的样子,这么欠揍呢。

韩雪妮用眼神示意,才不想理他。

正巧,电话铃声响起。

接起,男生简单地回复:“好,我知道了。”

“辅导员让我和雨晴去一趟办公室,去拿一周后学术比赛的参考资料。”

“好啊,那你快去吧。”

“不急,我把你送到寝室楼下我再走。”

韩雪妮调皮地点点头,顺从地被男生牵着往前走。

办公楼外。

夕雨晴和夏末萧各取了一叠学术资料。

看着走在前面的,眼角染上快乐神色的少年,夕雨晴咬了咬嘴唇。

“末萧,我有几道学术题不太会,你有空能教我吗?”

夏末萧顿了顿,“你还记得题目吗?”

“记得,我今天还拿了这套题目。”稳定的表情中,夕雨晴内心不知藏了多少的小心翼翼。

夏末萧指了指旁边的教室,“正好教室空着,我直接在黑板上教你。”

“好啊!”没由来的,内心升起一丝雀跃。

将学术资料放下,夕雨晴翻开了之前碰到的那道难解的高数题。

字迹清秀,夏末萧将题目抄在了黑板上。

思考了几分钟后。

男生拿起粉笔,“雨晴,你看啊,这里你可以设置一个变量参数Y,假设存在……”

夏末萧头脑清楚地一边写一边给女生分析。

夕雨晴却始终集中不了精神,解题思路只听了一个开头。

夏末萧见女生没有多大反应,想是自己讲太快了没有讲清楚。

便又细细地重新讲了一遍。

夕雨晴勉强自己去听题目,听了一半也就明白了解题思路。

“原来是这样,只要交换两个变量的值……”

夏末萧微微一笑,“对。”

“交换变量的值……”夕雨晴回味了一遍这句话,抬头,目光正视男生,“假设存在……”

说着,便在黑板上清楚地写下了这样的公式:

x^2+(y-(x^2)^(1/3))^2=

等号后面的数值,夕雨晴没有落笔,转身去看夏末萧。

聪明如他,应该明白。

夏末萧没有说话,拾起粉笔,绕过讲台。

黑板上出现了一个不被期待的数值:0

并且男生在后面加了备注:有且仅有

夏末萧拿起学术资料,经过女生身边时,轻轻地说了句:“抱歉!”

空荡荡的教室只剩下了女生一人。

夕雨晴看着那行公式,原来结尾的1是不被承认的存在。

盯着盯着,眼睛开始发酸。

女生拼命拿手背去擦眼眶里的眼泪。

却发现怎么擦都擦不完,止也止不住。

悲伤在内心积聚而起,狂风般席卷。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糖三藏故事网 » 乖乖不哭一会就好了,宝贝儿说你要我

顶 (0)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置顶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