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媳一个人,皇后的胸软软的

陈馨瑶:“……”

能把骚话说得像是工作的样子,也算是很难得了。

陈馨瑶想拒绝,但是拒绝不了,因为在钟铭的撩拨之下,她自己也渐渐的有了感觉,也被弄得身娇体软了。

她一副任人宰割的样子,时刻都在诱惑着钟铭。钟铭求之不得,于是迫不及待的上下其手,谁知,他刚刚把她的衣服脱完,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就响了起来。

“懒猪猪快起来接电话啦……”充满童趣的声音在耳边想起,仿佛要把他的脑子炸掉一样,钟铭一脸的黑线。

陈馨瑶看着他这一副呆呆的样子,忍不住笑了出来,从床上爬了起来,伸手就想去摸电话。

钟铭一把拍出她乱动的小手,“不准接,我给你挂了,现在什么事情都不能影响我们的好兴致!”

难得的今天陈馨瑶这么配合,错过了这个机会可就很难再有了。

陈馨瑶一脸的无奈,但是态度却十分的坚决,“不行,这个电话非接不可,是小雪打来的!”

对陈馨瑶来说,亲近的几个人就那么几个,为了让他们在打电话来的时候能第一时间接到,陈馨瑶对那几个人都设了专属的铃声,所以铃声响起的时候,她就知道是谁打来的。

唐欣雪?钟铭在脑子里搜索了一下对这个人的印象,很快就想起来了。

是之前在文颂阁碰到的那个女人。而且在后来,钟铭也特地去调查过陈馨瑶的过去,他心里很明白那个女人在她心里的重要性。

想到这里,他不禁有些吃味。没想到他竟然被一个女人比下去了……可是有什么办法呢?都怪他没有早一点儿认识她,没有早一点为她保驾护航,让她经历了那么多年的苦难,而她最苦的那几年,是唐欣雪陪着她艰难走过的。

钟铭明白,他不但不应该嫉妒唐欣雪,还应该感激她。

他故作不爽的放开了陈馨瑶的手,“行!你接吧!”

只是,在心里记下了这个破坏她好事儿的人。

陈馨瑶爬起来,安慰性的亲了一下钟铭的脸颊,才打开手机,便看到唐欣雪的第一个电话已经挂断。

陈馨瑶回拨了过去,那头似乎是一直在等着这个电话,飞快的接了起来。

“小雪,好久不见!”

听到熟悉的打招呼的声音,陈馨瑶心里一暖,脸上的笑容也越发的灿烂和真诚。

每每在和唐欣雪说话的时候,也是她最轻松的时候,不用算计不用隐瞒,只需要表达自己最真切的心情就可以了。

“是好久不见了,久到你一夜之间变成了大名人。”唐欣雪故作酸酸的说着,但陈馨瑶却知道她是在开玩笑。

“好了,你别取笑我了,我们的确是很久没有见面了,要不什么时候见一面吧?”

陈馨瑶说完,便等着对面的答复。

而那头的唐欣雪飞快的回答道:“要不半个小时之后吧?我去文颂阁找你!”

陈馨瑶愣住了。文颂阁?对了,她还没有告诉唐欣雪,她现在已经搬到了钟家老宅了。

当然,陈馨瑶也不想告诉唐欣雪这件事情,她还想维系自己最后的体面。

虽然她知道唐欣雪或许根本就不会在意这些,但是她自己却过不去心里的这个坎儿。

毕竟无名无分的却同居在一起,在别人的眼里也算是攀高枝了。

“怎么了?不可以吗?”见陈馨瑶久久没有答复,唐欣雪有些失落。

她忙于工作,一段时间以来都像是与世隔绝一样,一个项目结束,她终于有了休息的时间了,却在网络上看到了自己最好的朋友参加金曲奖并且获奖的信息。

之前陈馨瑶跟她说过要去参加金曲奖的事情,甚至还将歌唱给她听过,可是她太忙了,所以没有时间去关注更多。

不过现在好了,她总算是有休息的时间了。

陈馨瑶敏感的察觉到了她的心理变化,于是慌忙摇了摇头,“当然不是!只是我有一段时间没有回文颂阁了,那里肯定有点儿乱,要不我们去Y.W,我请你喝咖啡?”

Y.W是市内最有腔调的咖啡店,据说这背后投资的大佬也是一个不得了的人物,但是相对的,里面的价格也很贵,以前的陈馨瑶是绝对不会去这个地方的,不过现在好多了。

获奖之后的奖金不过半天就到账了,她总算是可以带着她的好朋友出去嗨一次了。

唐欣雪倒是在哪里都无所谓的,反正她也没有什么要求,于是便愉快的同意了。

电话挂断,陈馨瑶一转过头来,便看到了钟铭正眼巴巴的望着他,一副欲求不满的样子。

糟糕!光顾着和小雪约好,都忘了这个男人还在身后虎视眈眈了!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糖三藏故事网 » 儿媳一个人,皇后的胸软软的

顶 (0)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置顶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