睡眠中忽然高潮,拥挤的时候被几把顶着

那人哦了一声,然后讽刺的笑开:“行啊,正好今天老子有时间,那就陪你玩玩。”

苏语然一看这来势汹汹的几人就知道不好对付,可眼前是在苏瑾言面前,她也不好摆出退缩的模样来,只好硬着头皮上去。

“要我看一下苏妈妈,不然您就道个歉吧……”

幼儿园老师在一旁看到情况不对劲,立即就开口劝慰:“毕竟陆总可不是一般人,反正就道个歉的事……”

“那也不行。”苏语然的态度很坚决:“一码事分一码事,我儿子虽然打伤了人,但我并不觉得他有任何不对的地方,既然你们觉得不行,那就得给我一个理由来。”

说着她又上前一步,双手拍在办公桌上,一圈冷烈的目光扫过去,最后定格在贵太太面前:“你这话的意思想让我儿子给你道歉,那也没问题,除非……”

“除非什么。”

“除非你死了。”

“你这个该死的贱人……”

女人再次咆哮着,然后到一旁去告状,“老公,你看这人咱们现在怎么办呀……”

苏语然咬咬牙,当真是遇到无赖的人了,恨不得上去狠狠给他两巴掌。

苏语然被这人左一言右一语地数落着,正在不耐烦之际,门口忽然传来男人的声音。

“原来陆老板很有本事,连我都不放在眼里,那这最近的合作是不需要做数了。”

门口传来一道调侃的声音,送人循着视线望去,只看见宋凛深懒洋洋地倚靠在门板上,脸上没什么幅度,反而那一双眼可怕的吓人。

那陆老板一看是宋凛深立即就精神了,大半哈着腰过来赔礼道歉:“哎哟,原来是宋总啊,宋总您怎么会在这怎么大驾光临也不提前说一声。”

“我如果提前了,还听不得这些真心话。”

宋凛深一边说着朝他的肩头拍了两下,重重的饱含深意,那人的脸色一点点随着垮掉。

“宋总,您听我说不是这个意思,我不过是开个玩笑而已。”

宋凛深却当他说话是放屁,径直走过来,目光犹如探射器般,当看到苏瑾言额头上的伤口时目光中的火苗就烧得更烈了。

苏瑾言好歹是他宋家名义下的儿子,怎容许别人欺负,只要是打上了这个标签,就算是垃圾,也不容许别人来欺负。

那陆老板一看是宋凛深真的来了,就知事情不好办,额头一粒粒的冷汗滚下来。

“这都是小孩子之间的误会,您大人不计小人过就不要放在心里,毕竟……”

“如果我非要呢。”

宋凛深冷冷的丢下一句话,竟然让那路老板直接就陪脸笑了起来。

“宋总我们错了,你想怎样都可以,我明天就带着我儿子离开,请您千万不要取消合同的事情……”

这个合同他们已经跟很久了,眼看就要签约,如果非要在这个节骨眼上出问题的话,那公司以及董事会的人都不会放过他……

想到这里,他的脸色瞬间就变得苍白。

宋凛深懒洋洋的站起身子,他在此刻表现的犹如一个随时能对人作出判决的惩罚官。

妇人看到自家老公居然被一个年轻人怕成这样,在一旁不解:“我说老公,这到底谁呀?那么有本事你怕他干嘛?咱们可背后有陆氏集团啊!”

陆老板狠狠的瞪了她一眼:“瞎说什么呢,还不赶紧给我一起赔礼道歉,跟我说咱们错了。”

情况就在转瞬即逝间发生了变化,就连幼儿园老师都在一旁愣愣的瞪大了嘴,刚才还嚣张跋扈的两个人,怎么瞬间就熄灭了焰火。

这宋凛深到底什么来头?

宋凛深坐在位置上,食指有节奏的打着节拍。

陆老板又接着说:“您看看我明天就带我儿子离开这学校绝对不会再出现在您面前,求求您不要再怪我们家。”

说着还赶紧用手走,推了女人一把,她这才不情不愿的说:“都说到这地步了,不要太得寸进尺了。”

苏语然在一旁冷笑,果然花瓶就是花瓶,这都什么节骨眼上了,她居然还敢理直气壮。

只可怜她儿子脸上还挂了彩。

“如果这就是贵公司的诚意和态度,那么我们将取消所有合作资格,终身不予合作。”

宋凛深说着站起身语气带着一股不容拒绝,然后就往外走。

女人听了顿时就怒道:“不就是打了一下这贱人的儿子,有娘生没爹养的贱种子。”

苏语然忍无可忍,握紧拳头走上前一步就狠狠的扇过去了。

空气间的蠢蠢欲动,在这一刻降到了冰点。

女人瞬间大吼大叫:“你这个不要脸的臭女人,你居然敢打我老娘弄死你……”

苏语然拍拍手头也不回的就离开了。

坐在车上,车内的空调开得很足,苏瑾言一双眼睛亮晶晶的,说起刚才的事就忍不住激动兴奋。

“哇塞,妈咪你也太厉害了,刚才一巴掌就过去,都直接把那女的打懵了,哼,让她敢欺负本宝宝,别以为我是好欺负的,我可有妈咪在。”

苏语然就算经历了刚才的事,脸色也没好看 ,她严肃地扳正苏瑾言的脸:“我告诉你在外面也不要给我瞎惹事,我们家没有那么多的能力可以去帮你摆平后事。”

就像今天如果不是宋凛深及时出来救场的话,恐怕他很难从那们的手掌心逃脱出来。

不过好奇的是宋凛深怎么会在这?

思考还未完,忽然就听宋凛深不悦的转头视线投来:“我宋家的人怎么不能猖狂?难道还得让别人欺负不成。”

苏语然都无语了,这人未免入戏太深一些,再怎么说他的孩子依旧是霍南希。

不过苏语然也不打算在苏瑾言面前和他吵架。

两人坐在车上,宋凛深在身侧开着车,此时夜色很晚了,两人在车上,没怎么说话。

苏瑾言似乎意识到自己惹到苏语然不高兴,小心翼翼的扯着她的衣袖。

苏语然也满怀心事,半句话都说不出来。

如果说非要在他们之间抉择,一个苏语然一个也不想放开。

车子一路在高速路上平稳的行驶着,等到过了会儿苏语然从思绪中回神过来,才意识到一个严重的问题。

“你把我带去哪了?”

宋凛深带他去的,不是老宅,不过这里好像只有他一个人住,进门时也只有一个管家。

这次换苏语然冷着张脸,从头到尾都没有搭理过。

不过宋凛深像换了副心情一样,跟管家吩咐:“给苏小姐收拾间房。”

管家的没事,默默的就答应了,不过在看苏语然的眼神时有些古里古怪的。

苏语然逃避了这种眼神,这时候正在别墅区,位置本就偏远,也不好回去。

这个该死的男人就是为了来套路她了吧。

苏语然不好多说什么,跟着管家就进去。

直到苏语然走后,车上才又缓缓进来,一人助理面色复杂的关上了车门。

“已经教训过了,不过这样下来必定会得罪到那方的人,先生您确定……”

这话带着多半犹豫,宋凛深从嘴角勾勒出一抹冷笑来:“我做事什么时候需要考虑的后果?”

助理顿时就闭上了嘴巴。

“给我传下去,以后要是谁再欺负苏瑾言,那就是跟我过不去。”

苏瑾言大概也知道母亲是真的生气了。

要不然之前两人见到都彼此恨不得黏在一块,而这一时半会居然就趴在床上不说话了。

苏瑾言就变得更紧张了起来。

早知道就不跟幼儿园的同学们打架了,要不然妈咪就不会这么生气了。

可这又有谁能知道呢,毕竟幼儿园那群同学也不是吃素的,如果不是非扯到爸爸的问题,他也不会……

.苏瑾言在心底下犹豫着又立即说:“妈咪你放心,以后就算是别人欺负我,我也肯定不回首了,你能不能不要生我的气……”

苏语然的思绪被打断,回过头就看见自家儿子一脸小心翼翼的模样,又是生气又是心疼,忍不住伸手摸了摸他的秀发。

“你个小傻瓜母亲什么时候会生你的气了。”

她只是在懊悔和自责,自己没有本事可以足够的保护好苏瑾言而已。

“妈咪你不要难过好不好?你这样宝宝也会难过的……”

苏瑾言一边说着使劲的抓着她的手,愧疚的头都抬不起来。

“知道啦,你别瞎想。”

苏语然怎么也想不到自己平时和宋凛深战火连天,这一时半会怎么就平和的相处在一块了。

“可是你这样让宝宝觉得你会把宝宝丢掉。”苏瑾言说这话时口吻里带着委屈,连语言都是小心翼翼的。

苏语然也跟着不禁心疼,她用力的抱紧孩子:“放心,等妈咪有钱了一定把你带回家,等我……”

等她有那个能力可以打倒别人。。

可如今看苏瑾言那难过的模样,居然也说不出来。

这事儿必须得到一个解决,不然的话,终究是要出问题的。

早起,苏语然醒来一下楼就看见宋凛深整装打扮的在客厅。

他名下的房子并不少,每个地方都放了他的衣物,就是等待着随时回去。

苏语然不用猜也知道松山别墅估计是帮新人进来了,不然他也不会放这么多东西。

如果是这样,那未免也太幼稚了。

苏语然不禁冷笑着。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糖三藏故事网 » 睡眠中忽然高潮,拥挤的时候被几把顶着

顶 (0)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置顶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