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爱为刃

1

  安洁最近老做一些奇奇怪怪的梦,梦见很久没联系的初恋男友找上门来,想跟她重续前缘,可是她根本连对方长什么样都忘了;还梦见自己可爱的小狗在一个陌生的街角痴痴地等着她来寻找,可是她的小狗早在三年前就离开了她;甚至梦见自己的病人拿着刀威胁她,说她是入侵地球的外星人……诸如此类。

  以爱为刃安洁十岁的时候就被父母送到国外读书,十几年的留学生涯一晃而过,取得学位后她返回国内,现任职于一家知名的精神病院。

  梦境里发生的故事安洁早已抛在脑后,可当她看完面前的病历,又勾起了她对梦的兴趣,她不禁思考着:如果一个人无法区分梦境和现实,会发生怎样的事呢?假如梦境中安洁的初恋男友重新俘获她的芳心,她无法分清这是梦境,在现实中如果真的再次遇见初恋男友,那将会发生怎样一段有趣的故事?她不禁莞尔。

  敲门声响起,安洁放下病历,喊了一声,“请进。”

  一个身着白色病服的高大的男人走了进来。

  安洁问,“宁浩?”男人点点头,“请坐。” “我叫安洁,现在接手你的病例。我看过你以前的病历……”

  话还没说完,宁浩打断道:“我是妄想症?又叫我吃药?没用的。”

  安洁诚恳地望着他的眼睛,没有退缩,“能再说说你的经历吗?”虽然她已经掌握了他的病情。

  “我说了又能怎么样?你不相信我,又怎么能帮我?”宁浩有些不耐烦。

  “我相信你。”安洁温和地望着他。

  宁浩似乎被她的诚意打动了,问道:“你知道庄周梦蝶的故事吗?”

  安洁不太了解,“请说。”

  “庄周就是庄子。有一天,他做梦变成了蝴蝶,醒来后发现自己还是庄子。他不知道是庄子做梦变成了蝴蝶,还是蝴蝶做梦变成了庄子。”宁浩停了停,用询问的眼神望着安洁。

  “请继续。”

  “所以,我不是宁浩。”

  安洁点了点头,“你的意思是某个人做梦变成了你。”

  “对,那个做梦的人叫王杰。那才是真正的我。我现在只是在梦里面。”

  2

  遇到这一名分不清梦境和现实的患者,安洁心里嘀咕着:“按照他的逻辑,我又是谁变的呢?我难道也是在梦境里?”

  “看来你不相信我。”宁浩发现安洁久久不语,打断了她的思绪。

  “那么我也是在你的梦里了?”安洁顺着他的思路假设着。

  “不是,梦境是一个共通的世界,所有人做梦的时候都会进入这个世界。”

  “那如果我们现在在梦境里,可是晚上的时候,我为什么仍然会做梦呢?”

  宁浩愣了一愣,他似乎早有准备,从容说道:“那是梦中梦,第三重梦境。”

  安洁话锋一转,“你怎么知道你是王杰梦里的产物?”

  “我醒过来一次,醒来的时候我躺在病床上,我好像出了意外,身体一动不动。我看见我的女朋友钟灵就在我身旁,她不停地抹着眼泪。我想叫她,可惜我还没来得及开口,又晕了过去。再次进入了这个梦境里,变成了宁浩。”

  “可是你来这里应该快一年多了,难道你昏睡了一年?”

  “梦境中的一生,在现实中可能一夜之间就能完成。”

  安洁无奈地点了点头,“所以,你想醒过来?”

  “嗯。你能告诉我怎么样才能从梦里醒过来吗?”

  安洁皱了皱眉,她回想着自己的梦境,虽然她不认同宁浩的话,但仍然试图以他的思路来思考问题,“外界的干扰,比如闹铃,或者有人来叫你起床。”

  “如果是在半夜了,没有人,外界又很安静。”

  “有时候,梦到了一个阶段,会自然醒过来。”安洁试图安慰他。

  “可我在梦里呆了很久了,它一直没有结束,我不能让我的女朋友担心我,我必须醒过来。”

  “所以,你用自杀来唤醒自己?”安洁把话题转到了重点上,这个男人曾经自杀过几次,在离鬼门关一步之遥,又被救了回来。

  “可是没用,我还在梦里……为什么要救我呢?”

  “你还打算用这种方法?”

  “你能教我其它方法吗?”

  安洁岔开话题,“有没有可能现在的你是在现实中,而那个王杰才是在梦境里呢?”

  “这,这……”

  “你不是说庄子也分不清他究竟是庄子还是蝴蝶,那你又怎么能断定自己一定正确呢?”

  宁浩有些激动,双手不停地捏来捏去,“不,我应该有女朋友的。我的人生不应该是被困在这家医院,这里的一切都是假的,是梦。” 安洁在病历上做着批注:妄想症症状依旧,有严重的自杀倾向。需加大用药量。

  3

  安洁在护士站查看病人的档案,不经意间发现了杜锋投来的目光。

  安洁没在意,继续手中的工作。当她再次抬起头时,杜锋的目光仍然在她身上游移。

  安洁大方地冲他一笑。杜锋没有表现出一丝的尴尬,反倒回之一笑,甚至走了过来。

  “安洁?”杜锋搭讪道。

  安洁点点头,四目交错,她又埋首继续看手中的档案。

  “我始终觉得以前在哪儿见过你。”杜锋说,“虽然你来这不到一个月。”

  “这就是你认识女孩的方式?”安洁说着,没有看他。

  杜锋没有理会她的揶揄,“就好像你第一次看到某个事物,却似曾相识。”

  “我才从国外回来。”

  “我知道。”杜锋耸耸肩,“你在我梦里出现过,你信吗?”

  不远处,一群病人围在一起,突然欢呼了起来,为首的宁浩似乎在对他们演说着什么。

  “你知道宁浩吧?”杜锋问。

  “我的新病人。听说以前是你负责。”安洁转过身来,定定地望着杜锋。

  “按照宁浩的理论,姑且称为理论吧,”杜锋笑了笑,“也许,我们在另一个世界里见过。”

  “那我真希望快点醒来。”安洁笑,语带讥诮。

  “按照他的理论,这是可以的。”

  安洁皱了皱眉,“是吗?结束自己的生命?”

  杜锋没有直接回答,反倒问了一个奇怪的问题,“如果你的爱人身在地狱,只有死亡能拯救他上天堂,你会杀了他吗?”

  “我不会。况且,宁浩没有在地狱,他只是病了。请注意你的言行,杜医生。”安洁有点生气。

“你会明白的。”杜锋抛下这句话便转身离去。

  4

  昨晚,安洁又做了一个奇怪的梦。她梦见了杜锋。在梦里杜锋是医生,她则成了病人。在治疗中,她拔出了藏在衣襟下的匕首,缓缓地向他靠近,就在她扬起匕首的时候,她惊醒了过来。她不知道她为什么会杀杜锋,梦境里既没前因,又没结果。

  安洁深深地吸了一口早晨新鲜的空气,把梦抛到了脑后。她搭乘电梯上到了第三层,这里是第三病区,她工作的地方。

  当她跨入封闭的铁门时,两个身着白衣的病人扑了上来,用匕首威胁她,并用绳子绑住了她的双手,把她押到了活动室。

  活动室里已经聚满了这层楼的医生和病人。医生们被缚住了双手。一群手执匕首的病人欢呼着。为首的病人正是宁浩,只见他身上捆着炸药,手上拿着一支黑色的手枪。

  匕首、炸药和手枪根本不可能在医院里出现,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发生的。

  “大家安静了。”宁浩站在一张桌子上高呼,“相信大家都明白了我们是在梦境里,现实中我们在同一辆公交车上,因为发生了车祸,其中的我们陷入了深度昏迷,才来到了这个空间。”

  安洁翻看过宁浩以前的病历,这应该是他第一次说出关于公交车的妄想,这是怎么回事?

  “为了让大家苏醒过来,回到大家的亲人身旁,我们会集体在这引爆炸弹。只有死亡才能唤醒我们的灵魂。”

  病人们一阵欢呼。安洁的心高高地悬了起来,宁浩居然策划出集体自杀,这是始料未及的。

  这时,角落里,杜锋发出了一声惊呼。虽然极其微弱,可还是被宁浩发现了。“你们在干什么?”

  宁浩从桌上跳了下来,朝杜锋走去。杜锋身后的另一个医生刘渝浑身颤抖,他被绑住的手拿着手机,拨打着电话。

  宁浩一脚踹在他身上,拿起手机一看,已经接通了110,正在通话中。

  “先送你回去吧。”宁浩举起了手枪。

  “不,不要。”刘渝满脸惊恐。

  一声刺耳的枪响,刘渝永远地闭上了双眼。

  宁浩没有丝毫的负疚,这不像屠杀,倒像是某种恩赐。他转头对一个病人说,“人齐了没?”

  “还差王医生和刘护士。”

  “那再等等,我们一起脱离梦境。”宁浩话音未落,又响起一片欢呼声。

  这时,紧靠杜锋的安洁小声说道:“你为什么要出卖他?”

  “什么?”

  “为什么要出卖刘医生?”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你就是故意的。”安洁狠狠地瞪着杜锋。

  5

  时间在一分一秒地流逝,每个人都被死亡的气息所笼罩。

  一个病人大叫着跑了进来,“我们被包围了。”

  又一个病人跟着跑了进来,“楼下全是警察。”

  “大家不用怕,我们本来就是等着死亡的洗礼。”宁浩镇静如常,“他们来了,也不能阻挡我们的步伐。”

  病人们又跟着欢呼起来。

  “里面的人听着,放下武器投降。争取宽大处理。”高音喇叭传出的声音从楼下传来。

  病人们对此无动于衷,仍然各自说笑。

  警察已经慢慢地开始朝第三病区接近,不断有负责侦查的病人回来报告情况。宁浩召回了所有人,“人是到不齐了,情况紧急,我们准备上路。”

  安洁的心一紧,难道自己就如此葬送在这个疯子手上?

  病人们簇拥在宁浩身边,围成了一个圈。

  “大家和我倒数,十、九、八……”

  安洁额头已布满汗珠,死亡渐渐逼近。她紧紧地闭上了双眼。

  “四、三、二……”

  安洁突然睁开了双眼,想最后看一眼这个世界。她看到的是宁浩倒了下去,头上布满了血。远处,某一个狙击手把众人拽出了鬼门关。

  宁浩解脱了,他如愿以偿,他是否回到了那个所谓的“现实世界”?

  病人们乱作一团,医生们使劲挣脱缚住双手的绳索。

  安洁长长吐出一口气,杜锋突然凑到了她的身前,安洁皱着眉正想问他做什么,杜锋手上已多了一把匕首,眨眼之间,已经刺上了她的心口。

  “你……为什么?”安洁按住心口上的匕首,全身仿佛被抽干了。

  “你其实叫高燕,是我女朋友。如宁浩所说,我们在一辆公交车上出了车祸,陷入了深度昏迷来到了这个梦境中。炸药、手枪都是我准备的。我必须救你出去,虽然你现在不相信,但你醒过去就会明白了。我爱你。”

  这是安洁在这个世界上听到最荒唐的一句话,这句话还成了杀死她的正当理由。她将死不瞑目。

  6

  她听见呼吸的声音,那是她的呼吸声。视线中白白的一片,那是天花板,正一点点在她的视线中变得清晰。

  “她醒了。”一个声音尖叫着,然后是凌乱的脚步声,人仿佛越来越多。

  有人在翻她的眼皮,有一束光射进她的瞳孔里。

  有人在哭,有人在笑。她看到了父母,她想说话,可惜发不出声音。

  高燕完全清醒后,便坚持下床,径直来到了男朋友杜锋的床边。她依稀记得那个梦,杜锋让她脱离了梦境,把她送回了现实。可为什么杜锋没有醒来?

  她想起了庄周梦蝶的故事,她发现自己有点分不清究竟是高燕变成了安洁,还是安洁因为那一刀陷入深度昏迷变成了高燕?

  杜锋就在身旁,他真的是自己的男朋友?

  高燕在另一间病房看到了宁浩,现实中他叫王杰。王杰正和他的女朋友庆祝着自己的苏醒,两人拥抱着,喜极而泣。

  当看到高燕时,王杰冲她会心一笑。那一个荒唐的梦是他们共有的秘密。

  那一场车祸,五人死亡,三十多人重伤。现在,仍然有二十多人在深度昏迷中。

  杜锋为何迟迟没有醒来?他在梦境里又遇到了什么事?

  高燕守候着他,不分昼夜。

  时间一天天过去,高燕做过几次梦,可她没有回到那家精神病院,也没有再见到杜锋。

  现在,除了陪着杜锋,她抓住一切机会睡觉,希望能在梦里遇见杜锋。可越是如此,她越无法入眠。

  高燕决定吞服一些安眠药,可依然无效。看着杜锋依然像个活死人一样躺在病床上一动不动,她心里一阵阵地抽痛,自己的苏醒,医生说是一个奇迹。而她希望创造另一个奇迹。她下定决心,她必须回去找杜锋。

  高燕加大了剂量,最后她把整瓶安眠药吞了下去。她感到眼皮如铅般沉重,她看到一束光,那光影中有一个身影,她笑了。

  7

  杜锋做了一个奇怪的梦。在梦境里,他和一个病人抱有同样一个理论,弄来炸药想炸死第三病区的所有医生和病人,只为了脱离所谓的梦境。最终,他还杀了一个人。

  这时,传来一阵敲门声。

  “请进。”

  一个身着白色病服的女孩走了进来。

  “安洁?”杜锋问。

  女孩点点头。

  “请坐。”杜锋扫了一眼病历,抬起头,“我叫杜锋,现在开始,我接手你的病例。”

  女孩无所谓地笑笑,“妄想症?又叫我吃药?”

  杜锋冲着她温和地笑着,“那我听听你的故事。”

  女孩睁大了眼,她很乐意宣讲自己的理论。“好吧,你知道庄周梦蝶的故事吗?”

  两人在平静的气氛中交流着彼此的观点,杜锋抛下医生的身份,全身心地从病人的角度来分析这个病人。

  “看来你对庄子的学说很有兴趣,我这里有一本《庄子》,我找找看。”杜锋站了起来,走向左手边那一排书架。

  这时,杜锋身后的安洁跟着站了起来,她的右手放在了身后,从衣襟下拔出一把明晃晃的匕首,缓缓地向着杜锋靠近,最后她扬起了右手……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糖三藏故事网 » 以爱为刃

顶 (0)

相关推荐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置顶文章